极兔快跑:段永平扶持的这家快递,如何成为三通一达最大对手?

在每一次向前的路上,极兔都定下了“看起来不太可能完成”的目标。然而,极兔几乎每次都能卡在预期的时间节点前,超额完成任务。
2021-04-08 10:57 · 腾讯网  曹倩   
   

在新冠疫情和电商增长的双重因素作用下,中国的快递业正迎来新的增长机会。2020年,中国全年快递业务量完成830亿件,日均产生2亿多件包裹已成为常态;而在9-12月短短四个月内,中国快递业务量增速超过60%。

即使是在这样的行业增速下,提出100%的增长目标也稍显大胆妄为。

但是过去一年,极兔快递,这家在印尼创立,”回国“不久的新兴快递公司内部不断提出“用最短时间上到XX万日单量”的目标,在2020年6月、10月以及2021年初,极兔日单量分别达到500万、1000万、2000万的里程碑。

在快递行业,这样的增长速度是“不可思议”的。中通曾耗时两年,完成从1000向2000万日单量的飞跃,并因此成为行业内首家突破2000万日单的快递企业;但从0到2000万日单,极兔前后花了不到一年。

2020年3月,印尼物流品牌J&T Express创始人、OPPO印尼创始人李杰,带着J&T的“中国分兔”极兔速递撞开中国快递市场大门,把目光放在了电商市场上。

J&T是印尼快递物流行业跑出的一匹黑马,创建初衷本是解决OPPO手机在东南亚地区的运输问题,却借助OPPO遍布印尼的关系网络走上了发展快车道。自2015年8月成立的短短两年时间,J&T就成为东南亚市场单量第二、印尼快递行业单日票量第一的公司。J&T目前业务覆盖印尼、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等多个国家,已跃居东南亚第一大电商快递公司。

在每一次向前的路上,极兔都定下了“看起来不太可能完成”的目标。然而,极兔几乎每次都能卡在预期的时间节点前,超额完成任务。

如今,这只兔子提出了更为激进的战略目标:2021年底单量冲破4000万票/日,2022年年中冲击上市;用最短的时间成为位列中通、韵达之后的“中国加盟制快递第三”、用最短的时间铺开国际快递业务。

截至目前,极兔最高单天票量曾到达2500万,而据极兔内部人士预估,今年极兔速递的第一个“高潮”会出现在618期间,订单峰值预计去到3000-3500万票。

李杰作为典型的段永平系创业者,从OPPO东南亚到J&T Express再到极兔,他踩过的每一个脚印都有抹不去的“段系”烙印:性格低调谨慎,弱化个人色彩、恪守“本分”的价值观。因而在过去一年,我们几乎看不到李杰在公开场合的露面。腾讯新闻《潜望》致力于揭开极兔这家初创公司的神秘面纱。

在这篇报道里,作者采访了近20位与极兔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大区负责人、业务经理、头部加盟商、二级代理商、在职员工、竞争对手、天使投资人、物流专家,并通过各种渠道收集到极兔加盟商内部会议、内部大群的重要资料。通过这些切面,我们将大致还原出极兔这家号称“拼多多第二”的快递企业,如何从不计后果流血狂奔,到学会复盘反思,逐渐变得克制;以及作为快递界“初生牛犊”,极兔还需要拿出哪些非常规手段来吃掉老兵份额。

这只在中国市场飞速狂飙了一年的兔子,勃勃野心还在膨胀。

01 依靠OV系,低价抢占市场

“我当时认为极兔这么大的公司不会赖我这么点钱,直到我实在发不起工资了。”

2020年7月,胡喜宾在河北省燕郊镇盘下一处小网点,正式成为极兔的二级代理商。

刚开始,胡喜宾的网点每天只能派五六单,慢慢做到每天几十单、上百单,但前三个月基本都在亏钱,平均到每月只能赚取一千元派件费。直到第四个月,双11大促来临,胡喜宾忙了起来,最多一天派出去700多单,一个月跑下来竟然也有了一万元的利润。

“我以为这个快递点算是稳定下来了,没想到被结算绊住。”从10月开始,极兔一级加盟商开始要求胡喜宾先开发票后结算,但廊坊市税务局已不再开具派件费这种类型的发票。没有发票就无法结算,胡喜宾多次与上级负责人沟通结算问题,对方前后拖了半个多月,始终未给出解决方案。

顶着员工、租金、运营等成本,胡喜宾又咬牙坚持了两个月。直到有一天,胡喜宾从多个小区代收点处得知,极兔内部人员声称胡喜宾的网点打算退出,以后代收点直接同极兔直营点合作。随后,胡喜宾也多次被上级加盟商商暗示“不行就别干了,钱会结的”。

“实在没办法我就不做了,结果第二天,我们网点旁边就来了一家极兔直营的快递点,而一星期后我们的派件费全部结清。”

胡喜宾后来想明白,极兔是利用自己把快递线路、代收点铺设好后,等到网点开始赚钱了就一脚踹开,让直营点进来。没有过快递从业经验的胡喜宾,为此付出了15万元的代价。

极兔流血狂奔的路上,向来不缺少这样的残酷故事。多个极兔加盟商向腾讯新闻《潜望》表示,一些一级直营网点都在找人接盘,而且并不一定是自愿退出。

今年3月23日,湖北省十堰市一极兔网点的员工们拉起横幅,横幅上赫然写着“极兔速递卸磨杀驴,还我血汗钱”。一位了解内情的加盟商告诉腾讯新闻《潜望》,极兔又降了派费,现在基本和同行持平,没有多少优势了。

比起那些被迫清退的加盟商,极兔华南区一级加盟商张盛灿则幸运得多。张盛灿在行业里摸爬多年,有过通达系快递从业经验。

“OV系(OPPO、vivo)的‘手机客’是快递行业的‘新兵蛋子’,他们把小鸡养得很瘦弱,我们就接手买下这些小鸡,慢慢从直营转成加盟”,张盛灿很乐意接手极兔直营网点。张盛灿是极兔华南区为数不多实现了盈利的一级加盟商,每个月纯利润接近30万元。

极兔的经营模式原先定位“直营为主,加盟代理为辅”,直营区域由原OV系团队负责统筹,在城郊或边缘地区开放一二级加盟代理,但全部由总部按直营化标准管理。因此在最开始划分区域的时候,OV系老人就划走了最好的地盘,其他加盟商只能偶尔接到小产量区。

据张盛灿介绍,极兔会针对一些经营不善的网点启动强制退出机制、收回代理权,然后让做得比较出色的加盟商去接手这些网点。不过,相较于胡喜宾这样的二级代理商,OV系老人承担的风险要小得多。

“我们附近一个产量区日出货量大概10万票,每一票都在亏钱,人工5000元保底还要五险一金,OV系加盟商养了一段时间后,以1000万的价格转让出去,不仅能保本还有盈余”,张盛灿说。

在极兔出现之前,中国快递市场已经趋于内卷,长期陷于价格战泥潭。为争夺电商件,通达系企业前赴后继地加入价格战,致使快递单价一直处于下降通道,已经有中小企业跟不步伐,面临被淘汰的局面,市场集中度逐渐提高。

极兔加入后,“继承”了通达系价格战的衣钵。一般来说,快递企业给到加盟商的收件成本是1.5元/件,在价格战最惨烈的时期,极兔加盟商为了冲量完成目标,不惜以0.8元/件的价格亏本收件,造成大量失血。这几乎复制了拼多多的那一套打法——用巨额亏损,换指数级增长。不可否认,这一手段是行之有效的。

而极兔能在各大快递老兵拼命争夺存量市场的情况下,还有“挖墙脚”争市场的契机,除了步步高系创业者足够狼性,还在于快递旧势力里存在一个真空地带。快递终究是一门能赚钱的生意,渴望入局的人不在少数,但对于后来者而言,他们几乎没有分羹老牌物流企业红利的机会。

极兔一级加盟商毛乐进告诉腾讯新闻《潜望》,自己也曾想加盟通达系快递,但一级加盟权都掌握在通达系老人手中,即使愿意花几十万、上百万请求转让,对方都未必愿意卖,而“拿不到一级代理,做得再好都无法参与集团的政策分红,还得看上级脸色”。毛乐进最终成为极兔加盟商,多少有些无奈之举。

02 反思原有模式

熬过起步阶段的极兔,逐渐驶入深水区。从高层到加盟商,极兔开始了新一轮的复盘和反思,顶层设计的对与错逐渐得到验证。

一个变化是,随着OV系掌管的直营网点不断转让出去,极兔的经营模式也由“直营为主,加盟代理为辅”转为“加盟式网络,直营化管理”,核心是“加盟”,要将成本分摊给加盟商。

李杰曾在面向各区域负责人的宣讲中强调,有些OPPO加盟商拿走一个地市级,自营网点太多了,肯定需要拆分,且越早越好,“这不是好事,都要想办法加盟出去”。

此举参考了中通一些市县级加盟商的做法,他们几乎没有自己的员工、并非雇佣关系,而是全部承包出去、维持合同关系,靠提成养活自己,却也能做到严格考核。

经历了大量失血的阵痛期,极兔加盟商内部也逐渐形成一套淘汰机制:失败的人淘汰出局,成功的人会把经验复制到接手的失败区域,不断进行版图的扩张。

“优胜劣汰,强者恒强,这是极兔希望看到的”,张盛灿表示。

前文提到的派费降低,也是极兔阶段性优化的结果。李杰早在去年9月就表示,极兔前期快递量小,可以派费高一点、补贴多一点,后期需要逐步调整。而在后来的一些关键时间节点中,极兔很多操作都是“反其道行之”。比如,在双11、春节两个快递旺季控制订单量。

去年双11,极兔原本制定的目标是日单量保住1000万,冲击1500万,实际成果是日单顶峰达到1800万。一位接近极兔高层人士告诉腾讯新闻《潜望》,“这是控了量的结果”,不控制到达2000万没问题。

“控量只要是怕客户体验差,作为快递新军,快递爆仓、服务不好会搞死自己,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极兔当前面临的问题是自有车辆不足,货物拉倒分拨中心没法卸货,很多时候依赖租赁和承包。

因此在接下来几个月,极兔一边控量,一边大量投入车线、扩建分拨中心和集包点,按照原有规模5倍以上来租赁土地、建设厂房和购进设备。

一个案例是,广东省原本划分了广州分拨、东莞分拨、粤东分拨等多个分拨中心,但这里作为出港件产量区,体量足够大,极兔又成立了华南总部、设置华南区总负责人来进行资源优化整合、人员调配及规模化管理,这样从单线作战到区域统筹,都具备了更强的方向性和指导性。

同时,极兔还通过涨收件价格来筛选客户。多项举措之下,极兔便失去了部分单量,一个肉眼可见的结果是,极兔并未在2020年底达成日单2000万的目标,而是延迟一个月实现。

春节过后,极兔内部提出了更加精细的作战计划。

“春节不打烊今天就结束了,各位兄弟不可以等到明天再预热、联系客户,一定要在今天就行动起来!”一位极兔大区经理在极兔的市场部经理群里,针对节后业务恢复提出了几点针对性建议。

腾讯新闻《潜望》将其大致总结为:1.积极沟通现在发货、节前停发、未合作的三类客户,认真预测明天新增客户的量;2.明天恢复原价,但建议不要直接降到节前价格,尤其是新增客户,这正是涨价的好机会;4.仔细评估自己转运能力,不要做超出自身能力范围的事情;5.限制大货、抛货,不要来者不拒;5.科学做好流向分析定价,增量提价的动作必须贯穿全年。

“作为市场部经理,大家必须有前瞻意识,一切都要跑在总部前面……反之,今年很可能你的区域就歇菜了”,这位大区经理煞有介事地补充道。

一位物流行业人士向腾讯新闻《潜望》分析称,“如果你是商家,几乎不可能因为快递价格 提高两毛钱就离开拼多多或者是阿里平台,而任何一家快递企业,收件涨两毛就可能保本甚至盈利。极兔烧了一年钱,基本有了稳定的客源,提高一点价格有利于企业生存和健康发展。”

03 阿里缺席,拼多多低调合作

10个月前,极兔一级加盟商毛乐进还在为自家网点日单量达不到1万票的目标而发愁,因为极兔并未像预期中那样和阿里达成合作,从而有机会吃下淘系订单。而让毛乐进情绪降至冰点的一件事是,极兔各区要求加盟商自建集包点,这至少需要50万的成本投入。

对比通达系加盟商,都是在业务成熟、快递有量以后才建集包点,极兔恰好反了过来。彼时的毛乐进选择与制度抗衡,宁愿每票向分拨中心多付0.2元手续费,也拒绝自建集包点。

“单量不到3万以上建集包是没有意义的,这是不必要的成本消耗”,毛乐进一度认为极兔太冒进。最近,毛乐进却因为日单量水涨船高,开始主动筹划着自建集包点。

一些在那个时间背景下,看起来“不合时宜”的决策,如今却得到了验证。极兔过早要求加盟商自建集包点这一步,其实并没有走错。

毛乐进原本以为,网点快递量起不来,集包点过空会造一定成本消耗。事实证明,这种成本消耗完全可以在加盟商内部消化:建了集包点的加盟商拉其他加盟商共享集包,每票收取一毛八至两毛集包费来分摊成本——这笔费用即使不给集包点,也要付给分拨中心;而集包点由于购置车辆并不断优化线路、推动人员合理配置,能向客户提供更精细的服务。

毛乐进产生自建集包点想法的契机是,正月初八,毛乐进网点的日单量突破了5万票,目前基本稳定在3万票,而合作的集包点“从开始吃不饱,到现在顶不住”。毛乐进计划再融资150万元,建立一个能容纳10万订单规模的集包点,并共享给其他加盟商一起用。

一年以来,极兔一直避免站队任何平台、小心翼翼地与拼多多保持着距离,拼多多也不愿认领这位“嫡系”盟友。

这实际上是一个难以调和的多方选择。极兔渴望淘系订单的注入,但于拼多多而言,极兔一旦接入阿里,对方就可能掌握自己平台的出货、用户等核心数据,触发内部禁忌点。

拼多多还是悄悄给极兔开了一个口子。接近极兔高层人士告诉腾讯新闻《潜望》,拼多多平台有接近两成的单量交由极兔配送,约占极兔全部单量的90%,其余单量来自快手、抖音等渠道。“拼多多也要保证快递质量,先让李杰把内部事务理顺,再慢慢释放订单给极兔。”

2020年10月,拼多多现任CEO陈磊接手媒体采访时披露,拼多多每天发送的包裹数量超过了7000万个。而据华创证券测算,拼多多主平台全年包裹数大约为303亿件,平均每日8280万。

腾讯新闻《潜望》观察到,目前拼多多平台的订单大多由极兔和韵达快递承运,而拼多多在今年的“春节不打烊”官方宣传稿中,也特意强调了这两家加盟制快递,似是暗示拼多多与极兔的亲密关系。

今年7月,一封由圆通总部下发的通告显示,圆通禁止全国网点以任何形式代理极兔业务,终端不得为极兔提供代收代派服务。随后,申通、圆通、韵达等通达系均发布了类似通知。极兔与拼多多持续暧昧,或将加速极兔与淘系、通达系的对立。

快递物流专家赵小敏认为,极兔“搭便车”的情况确实存在,它还没有达到完全重资产的结构,而极兔有赖于低价抢占市场,这种价格杠杆模式会对其他快递公司造成一定影响,这种所谓的“封杀”情理上是可以理解的。

事实证明,加盟商们熬过极兔的起步阶段后,通过优化网点、改进服务、加大考核力度、强制建立集包点等措施,都有效缓解了分拨压力、降低运营成本。短期内看,加盟商虽在拼命失血,结果却是以低价抢占了市场,而低价其实也不算极兔最亏本的一个环节。

经过这一年的摸爬滚打,毛乐进最终想明白两个道理:自建集包点很有必要,以及没有阿里,极兔也能活下来,而且还能活得好好的。

04 低调的段氏传人

“能喝,特别能喝,白酒一斤起步”,张盛灿作为极兔头部加盟商,曾多次接触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李杰。

李杰给张盛灿留下深刻印象的三句话是,“加盟商先准备好亏两年”“极兔和别的企业不一样(有情怀)”“在一起,有未来”。

据这位加盟商描述,酒桌上的李杰性格豪爽,是一个非常容易亲近的人,对加盟商知无不言、兄弟相待;而在加盟商宣讲会上听李杰讲述极兔的策略布局,又能切身感受到他的格局。

“排除他和段永平、黄峥的联系,李杰本身也很有实力,绝不简单是一个卖手机的头头。”

李杰出身于代理商体系,因其出色的操盘能力,被一步步提拔为OPPO大区总负责人,并一手创立OPPO印尼和J&T Express,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段氏门徒”。但这位创始人从手机跨界物流领域,将业务范围从中国扩展至东南亚,再带着J&T Express杀回国内市场,踩过的每一个脚印,几乎都有抹不去的“段系”烙印。

从OPPO创始人陈明永、vivo创始人沈炜,到步步高CEO金志江,几乎每个步步高系创业者,都将段永平总结的二字成功哲学“本分”作为企业价值观,恪守于心,李杰也不例外。拼多多创始人黄峥自诩为段永平的第四个徒弟,也延续了这一企业价值观。

多位接近极兔人士告诉腾讯新闻《潜望》,极兔内部一直视段永平为祖师爷,或者尊称他为“段老师”,内部甚至印发了段永平语录,供员工学习交流。

再看黄峥与李杰两位创始人,身上也存在诸多相似之处:创始人性格低调谨慎,看重公司整体、弱化个人色彩,因而不愿意过多公开露面;在公司战略制定上,二者前期都采取了用巨额亏损换取指数级增长的打法,“路子很野”,擅长“打鸡血、洗脑式”作战模式。

但与黄峥相比,李杰更善于分配利益,这一点更是师承段永平。加盟商从OPPO到极兔一路追随李杰,都坚信“跟着李杰就有财发”,即使李杰总将“先亏两年”挂在嘴边,他们也义无反顾,“你不让我加盟,就是瞧不起我”。

接触过李杰团队的天使投资人曾向腾讯新闻《潜望》表示,OPPO有一种独特的文化,团队高管是不会跳槽到竞对的,会被鄙视,“这是一种信念吧”。

而一位极兔内部人士向腾讯新闻《潜望》透露,极兔的很多加盟商都靠卖手机赚了一大笔钱,他们带着这大笔资金转身又投入了极兔,即使扩张前期失血过多,极兔仍不是很缺钱,也不太愿意接触步步高体系及红杉资本(红杉投过J&T Express)之外的钱。

极兔虽正变得克制,不再是那个不计亏损冲单量、每票都带血的“脱兔”。但作为快递界新兵中的一员,极兔至今打法仍堪称疯狂。

05 战事未半

师从段永平的陈明永和沈炜,并不急着让OPPO、vivo上市。对比之下,李杰希望带领极兔创造一个上市记录,就像黄峥带领的拼多多那样。

腾讯新闻《潜望》从多位知情人士处了解到,极兔为今年定下了4000万日单的目标,争取超过圆通,成为排在中通、韵达之后的第三大加盟制快递,为2022年上市打好基础。

2020年12月,极兔在沿海城市启动了国际快递业务,并和多家国际货代公司、国际航班达成合作。2021年3月18日,极兔发布官方消息,极兔首架全货机首飞仪式在印尼唐格朗市的布迪亚尔托机场举行,正式开启了航空高端件时代。

仰赖J&T Express在东南亚市场打下的基础,极兔国际版块的业务能复制其经验至全球各地,更快实现面单系统的统一,即国际快递往来不必转面单,可直接送达目的地。也就是说,极兔走了一条出口转内销,再由内向全球拓展的路。

据腾讯新闻《潜望》了解,极兔国际业务更看重加盟商实力,将按照国家区域划分,以1000万保证金起步。

“想代理哪个国家,你得带上你的财务人员,带上资产证明去总部面试,有点像OPPO、vivo当年拓展国际业务那样。”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通过极兔层层考核后,加盟商将有机会和极兔总部合伙,以各50%的占比共同经营。

需要指出的是,国际物流并不等同于国际快递。通俗来讲,国际物流更慢,运输工具一般是货轮;如果要求时效性,客户通常会选择DHL、UPS、TNT、FedEx(美国联邦)等国际快递公司。在国际快递领域,谁拥有的飞机多、航线多,谁才有话语权,疫情当下,更为明显。

极兔尚未大面积铺开国际快递业务,目前仅起网巴西、墨西哥、埃及、中东等几个国家。可以预见的未来是,国际快递业务能避开价格战,还可能获得国家层面的支持。

06 新老交替

张安顺原是华北某市一名手机渠道商,去年他投入500万成本,拉上一个做过快递的合伙人就成了极兔一级加盟商。半年后,两人又拉来300万投资继续扩大规模。

随着资金注入,张安顺的快递网点日单量到达6万票,但张安顺将资金都投在了购置车辆和扩大区域覆盖上,因而在10-12月快递旺季,张安顺的网点并未能实现盈利。

“但这段时间极兔总共给我补贴了50万,包括客服补贴、车线补贴、扩点补贴、KPI考核补贴等,算起来我还是赚了”。在张安顺的认知里,以往其他品牌快递总部只会克扣加盟商的钱,极兔反而会大力补贴加盟商,鼓励他们好好干。

据张安顺介绍,加盟商每增设一个客服,极兔就会补贴3000元/月;每购入一辆快递车,极兔会补贴2万元;每扩张一个新网点,极兔会奖励5000元;完成KPI考核后,还能得到绩效补贴。

“这等于极兔花2万就买了一辆车,还不用自建客服体系,给他们也省了不少钱”,张安顺说,自己好像在吃大锅饭,按劳分配、多劳多得。随着规模扩大,极兔的补贴措施也更趋于规范化和制度化,这种打法区别于通达系老牌快递企业。

另一处区别在于,通达系内部讲求派系,老板是浙江桐庐人,各大区主管都是身边亲信,怎么都跨不出桐庐圈。江湖上甚至有,中国快递业只有“顺丰”和“桐庐快递”的说法。而极兔的基因是手机渠道商,卖手机的人来自五湖四海,一起经历过风雨,派系影响较小,加盟商只要努力就有机会上位。

“极兔想和四通一达较量,还真不能走常规路”,张安顺总结道。

行业里的新兵不止极兔一家,顺丰的丰网速运、京东的众邮快递都在陆续起网。快递行业此消彼长,增量市场尚无新的突破点,单量是永远的争夺点。老兵打仗已有了既定的套路,新兵要后来居上,都得拿出非常规的手段。

丰网速运是极兔之外,颇具实力的快递新兵。丰网启动招商最晚、加盟成本最高,起网速度却“快得离谱”,加盟商都抢着做。2020年12月中旬,起网两个月的丰网日单量达到200万。

“丰网控量了,不控很容易到500万,顺丰的配送员、分拨中心和网点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增量”。丰网一位大区总经理钟维贤告诉腾讯新闻《潜望》,丰网与顺丰共同一套大网渠道,分拨打通、末端共享,给到加盟商单票价格为1.8元,只比其他品牌贵三毛钱,且远远低于顺丰的价格,时效却和顺丰一样。

据钟维贤介绍,丰网的思路是:两年之内,丰网都可以依靠顺丰现成的大网渠道,等于“顺丰养着丰网”。但加盟商不能打着顺丰的名号,不允许和顺丰抢客户;更不能打着顺丰名义去收四通一达等其他品牌的件,一旦被发现就取消代理权。

"两年后断奶,丰网把自己的渠道建立起来后,便可枪口向内,同顺丰厮杀”,钟维贤表示。

对比之下,众邮快递想要稳扎稳打,便没有像极兔那样烧钱、烧流量扩张规模,只是依赖京东和京喜平台。2020年末,随着京喜平台升级为京喜事业群,众邮快递更名“京喜达快递”一并纳入该事业群,开始支撑后端供应链、拓展社区团购业务。

这让众邮没能在疫情快递发展的黄金时段,撕开一个口子。而据腾讯新闻《潜望》了解,众邮快递在收件一块会与加盟商签署对赌协议,如果量没有达标,便会进行处罚。

可以说,快递行业正处于一个新老交替的关键节点。这期间,一旦有新兵冒出头,必然会有老兵遗憾退场。随着极兔、众邮、丰网等新玩家逆势入局,快递行业的集中度进一步下降。

从日单量维度来横向对比整个快递行业,2020年12月份,顺丰、韵达、圆通、申通快递业务量分别为8.7亿票、15.41亿票、14.90亿票、9.64亿票,对应的日均业务量分别为2806万票、4971万票、4806万票、3110万票;而根据中通、百世2020年全年财报,快递业务量分别为170亿件、85.4亿件,对应的日均业务量分别为4645万票、2333万票。

极兔一旦在2021年底达成4000万日单的目标,再加上丰网迅速崛起,申通、百世将可能面临被淘汰的局面。而当下,申通刚经历一波高管换届,或将展开新一轮战略调整,百世快递则陷入“卖身”风波,不断传出接盘方。

天天快递基本游走在生死边缘,春节期间分拨中心大量关闭,此前也不断传出卖身消息。曾有传言称,顺丰将接手天天快递,但钟维贤向腾讯新闻《潜望》否认了这一说法。

毛乐进回想起几年前,自己曾找到中通、圆通高层请求加入一级代理,未能如愿。当时通达系一级转让费高达几十、上百万,还未必有人愿意卖。

“最近韵达快递开价300万一个区,圆通开价400万两个区,都是一级代理,问我愿不愿意接手”。考虑到极兔扩量、建集包都需要大量资金周转,单日常运营就需要保证300万的流动资金,扩大区域覆盖更是需要近1000万元,毛乐进拒绝了他们。

“我不能把子弹打在同一个区域的不同品牌,粥就这么多,何必多找个和尚。”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胡喜宾、张盛灿、毛乐进、张安顺、钟维贤均为化名)

【本文作者曹倩,由投资界合作伙伴腾讯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