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80后创业天团敲钟:曾被VC/PE联合封杀,市值550亿

上市才有希望上岸,随着图森未来成功上市,恐怕又一波自动驾驶IPO正在悄悄驶来。
2021-04-16 11:00 · 投资界  何彩俪 刘博   
   

一群年轻人掌舵,全球自动驾驶第一股诞生了。

投资界4月16日消息,无人驾驶卡车独角兽——图森未来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此次图森未来IPO发行价为40美元/股,截至收盘收平,市值84.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53亿元)。

图森未来身后是一群青年才俊——36岁联合创始人兼执行主席陈默,曾创立过多家公司;36岁联合创始人兼CTO侯晓迪,便是当年赫赫有名的人大附中少年天才;38岁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吕程,曾在中金公司旗下KCA Capital、厚朴投资、中信资本任职。此外,COO郝佳男、首席科学家王乃岩都是圈内年少成名的技术大神。

背后的融资故事也颇具戏剧性。由新浪、英伟达、UPS、Navistar、大众集团TRATON、鼎晖投资等组成的投资方阵容,6年时间为图森带来了超6亿美元(约40亿元)。然而在2016年,图森未来因为“要价太高”,一度遭到圈内投资人联合封杀。后来因为新浪的力挺,才渡过了这一关。凭借这一战,新浪曹国伟斩获超200倍的账面回报。

一群80后创始天团,

杀入自动驾驶,6年缔造550亿市值

图森未来的背后,是一群年少成名的80后。

图森未来创始人兼执行主席陈默是一名连续创业者。14岁移民加拿大,20岁回国创业,在创立图森未来之前,他曾有过三次创业经历,足迹从户外媒体到游戏公司。

彼时,特斯拉、Uber和英伟达等巨头纷纷布局无人驾驶。陈默意识到,无人驾驶的大潮即将拉开序幕。但“门外汉”难以杀入自动驾驶,创业得先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经过多方打听,他找来了美国计算机视觉和认知科学领域的华人专家侯晓迪,后来侯晓迪成了图森未来的联合创始人兼CTO。

侯晓迪是一位技术大神,身上有个十分著名的标签:“少年黑客”。十三年前一本《校园"黑客"侯晓迪》曾风靡校园,写的便是这位天才少年的成长故事。2003年,侯晓迪从人大附中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后又在加州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毕业后专注于计算机视觉研究。

于是,侯晓迪和陈默一拍即合,决定联合创业。紧接着,又有一批计算机识别和人工智能领域的优秀技术人才陆续加入,其中就包括了图森未来后来的COO,毕业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博士郝佳男。

队伍集结完毕,2015年9月图森互联科技公司诞生,总部设在美国圣迭戈,主要为新浪等互联网巨头提供以图像识别为主的技术服务。2016年,图森互联科技公司正式转型为图森未来,定位为一家致力于自动驾驶技术研发与应用的人工智能企业。

图森未来团队

创业初期,陈默曾算过一笔账,公司要实现无人驾驶卡车货运赚钱,大概需要10亿美元。但要在乘用车赛道赚钱,则可能需要500亿美元,因此他为公司选择了一条最直接有效的商业化路线:吃运输业的蛋糕。因此,图森将产品定位为“L4级自动驾驶技术+卡车”,杀入面临司机短缺、事故频发、承运碎片化等问题的传统卡车货运市场。

从研发到上路,图森未来进展神速。2016年9月,图森未来科技在一场全球知名的自动驾驶算法评测中获得多项世界第一;不久后,公司在美国加州取得无人驾驶牌照,并完成加一段长距离路测。同年11月,图森未来在上海举行L4 无人驾驶货运卡车全国首次公测。短短一年后,图森未来拿下了中国第一张卡车自动驾驶公开道路牌照。

期间,图森未来的创业团队不断扩大。比如图森COO郝佳男、首席科学家王乃岩,年纪都不大,却已经在业内颇有名气。还有2019年加入的CFO吕程,毕业于哈佛商学院的他曾在中信资本和 KCA Capital等有过任职和经验。

如今,图森未来的团队们终于登陆了纳斯达克的敲钟现场。此次图森未来IPO发行价为40美元/股,开盘价报40.25元/股。截至收盘,图森未来平收,报40美元,市值84.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53亿元)。这支当年被临时凑起来的华人团队,做出了“自动驾驶第一股”。

招股书背后,

自动驾驶还在等待赚钱的临界点

尚未盈利的图森未来,靠什么支撑起一个IPO?

在招股书中,图森未来这样定义自己:一家自主技术公司,正在彻底改变估计达4万亿美元的全球卡车货运市场。自成立以来,图森未来已经开发了完全集成的软件和硬件解决方案,这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先进的L4无人驾驶自动半卡车技术。

此外,图森还手握一系列半卡车专用的技术秘籍,包括图森未来的1000米感知范围,35秒的计划视野,5厘米以内精度的高清地图以及包含完全冗余传感器的集成L4自主半卡车设计套件和组件。

在官网上,图森未来把自己的优势总结为“看得更远”、“处理更多”、“反应更快”,并且“不惧黑暗”——多传感器全覆盖使得无人驾驶系统在几乎任何条件下都可以平稳运行,不分昼夜、无惧风雨。

简而言之,图森主要通过两种服务模式获得收入,一是做“货运版滴滴”,使用在无人驾驶货运网络中运营的自有无人驾驶车队,为托运人提供按里程计算的无人驾驶货运服务;二是承运人可以购买无人驾驶货运卡车,在无人驾驶货运网络里运行,并在必要时接入图森未来的无人驾驶系统。

但是,目前图森未来的微薄营收与大幅亏损,还是令人咋舌,堪称自动驾驶创业烧钱的真实写照。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三年间,图森未来的营收分别是:9000美元、71万美元、184.3万美元。与之对应的是,这三年间其净亏损分别为:4503万美元、8488.3万美元、1.77亿美元。尽管图森的营收在不断增长,但却并未形成规模,同时亏损也逐年扩大。

那图森未来的钱到底都花到哪里了?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0年,图森研发投资分别为3227.8万美元,6361.9万美元,1.32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60.4%。伴随着公司在研发领域随着技术研发费用支出水平逐年不断上升,卡车以及订单销售收入仍处于发展起步时间阶段。这也是为何公司在过去三年中,会一直面临巨大亏损经营压力。

目前,图森已收到了超过5700个无人驾驶卡车的订单。而截至去年7月,图森未来的自动驾驶车队规模已超过50辆,并已服务于包括UPS、McLane在内的18位客户。公司官网显示,图森未来正与Navistar合作开发无人驾驶卡车,预计将于2024年开始生产,Navistar是美国市场四大主机厂之一,排名第三。未来客户将可直接从Navistar在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经销商处购买无人驾驶卡车。

图森未来的优势在于在垂直领域掌握了诸多专利,最接近商业化。虽然还未真正实现商业化,不过在图森和投资人面前,看到似乎是一条康庄大道正在铺开。

根据图森未来的规划,在规模化后,一辆自动驾驶卡车一年大约可以实现 6 万美元的营收;而当车队规模达到 5000 辆之后,每年的营收规模就将达到 3 亿美元,而这个临界点就是图森赚钱的开始。

一度面临VC/PE圈联合封杀

新浪多次力挺,一战斩获超200倍回报

站在图森未来背后,是一个颇为豪华的投资方阵容。

据不完全统计,图森未来成立至今共获得了10轮融资,总融资额超过6亿美元(约合40亿元人民币)。不乏新浪、英伟达、UPS、大众集团TRATON、鼎晖投资等科技巨头和投资机构。

其中,新浪对图森未来尤为力挺,连续加注4轮融资:2016年1月,图森未来获得新浪微博创新基金5000万元A轮融资;2017年4月,图森未来获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投资方为微创投、英伟达、治平资本;时隔半年,图森未来又迎来了5500万美元C轮融资,微创投、治平资本再度出手,复合资本也加入其中;仅仅三个月后,新浪微博创新基金又给予图森未来9500万美元加持。

当中,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插曲。有知情人士对投资界透露,图森未来曾在2016年一度遭到投资人的联合封杀,“不是融不到钱,而是要价太高。”因为估值过高,VC/PE圈联手抵制图森未来,公司曾面临着资金危险。后来正因为有大股东新浪的扶持,图森未来才度过了这次难关。

坊间流传,彼时新浪曾对陈默放话,图森未来只管把估值谈得高一点,缺钱新浪有,新浪盘子这么大,不差这点。“于是,便有了后来由新浪方面领投的B轮融资。”投资圈知情人透露。而复合资本决定投资的原因则更为直截了当——其投资人在2017年11月试乘了图森未来自动驾驶汽车,在高速上跑了一段距离,便果断决定联手新浪、治平资本出资。

招股书显示,新浪为图森未来第一大机构股东,A类股占比达20%,有7.91%的投票权。新浪集团董事长兼CEO、微博董事长曹国伟,也获得了图森未来董事会席位。凭借连续4轮出手投资,曹国伟这一战可斩获超200倍的投资回报。

除了新浪,国内外知名机构都争先拿下自动驾驶入场门票。2019年9月,图森未来获得了来自UPS、MandoCoporation、鼎晖投资等机构的1.2亿美元D+轮融资;2020年11月,图森未来又完成了E轮融资,融资金额3.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Traton集团、Navistar和VectoIQ等。

图森未来的融资不仅仅为了拿钱。例如,图森未来的B轮投资方之一的英伟达,这家芯片巨头不仅能为图森未来优先提供抢手的芯片,还能凭借自己在自动驾驶领域芯片上的强大实力,为图森未来提供定制化服务。

而战略投资方美国物流巨头UPS,当时宣布投资的时候,正在和图森未来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一条线路上进行无人驾驶卡车试点路测,以评估无人驾驶技术如何提高UPS运输网络的服务和效率。

如今,随着图森未来成功登陆美股,创始团队在一夜之间跻身亿万富豪。IPO后,公司控制权依然仍掌握在创始团队手中。其中陈默持有7.6%的A类股,及50%的B类股,有31.4%的投票权;侯晓迪持有7.1%的A类股,及50%的B类股,有31.1%的投票权。以收盘市值计算,陈默持股身家达到约6.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2亿元;侯晓迪持股身家则约为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9亿元。

4个月融资过百亿,华为大疆入局

自动驾驶上市潮,来了

2021年,被视为自动驾驶行业爆发元年。回顾这几个月,自动驾驶领域一笔笔融资神话诞生。

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进入2021年以来至今,在自动驾驶领域已发生15笔融资,总额超过百亿元人民币,不乏多笔过亿元大额融资。

其中,文远知行今年1月总额3.1亿美元(约合20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成为自动驾驶开年第一笔融资;随后,驭势科技宣布获得了超10亿元的新一轮融资;紧接着智加科技在3月底完成了总计4.2亿美元(约合27亿元人民币)融资,这也是目前全球重卡自动驾驶公司单轮最大融资额。

站在背后的投资方,有首次投资自动驾驶领域的国家队——国开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也有进行产业协同战略布局的宇通集团,还有低调出手的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当然,一众知名VC/PE机构更不会缺席。

谈及自动驾驶融资大爆发的背后原因,北京某知名VC投资人曾分析,随着特斯拉市值一度登上全球车企第一,资本市场的红利已经体现出来。“电动汽车销量从去年开始在全球几大市场都大幅上升,再加上政策法规的不断完善,汽车智能化就受到了资本的青睐。而图森未来成功上市,也让一级市场看到了退出的希望。

这是一块各方垂涎的大蛋糕。比如百度亲自下场,其自动驾驶技术Apollo已跻身全球三强。据悉,Apollo在2018年估值曾达到105亿美元,但在进入2021年后,估值便一路上涨,瑞穗最新研报给予其400亿美元估值,两年间暴涨近四倍。

还有滴滴出行,早在2016年便组建团队投入自动驾驶研发,并于2019年将该部门分拆,今年1月刚刚完成3亿美元的融资。4月8日,滴滴自动驾驶还发布了全球首支自动驾驶连续5小时无接管视频。

就连坚称不造车的华为,也一直在深度参与自动驾驶。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日前表示,华为会帮助车企造好车,并已经与北汽新能源、长安汽车、广汽汽车3家汽车厂商进行合作,未来将共同打造三个子品牌,将会应用华为高阶自动驾驶系统。他甚至放言,“团队表示在市区可以做到1000公里无干预的自动驾驶,这比特斯拉好多了。”

与此同时,无人机巨头大疆也将触角由天空伸到了地面。4月12日,“大疆车载”在官微发布消息称,将在上海车展发布相关产品。早在2018年,大疆就已经拿到了深圳的第二张自动驾驶路测试牌照,仅比腾讯晚了近一年时间。

可以预见,2021年自动驾驶赛道将变得愈发拥挤。而上市才有希望上岸,随着图森未来成功上市,恐怕又一波自动驾驶IPO正在悄悄驶来。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