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迅速崛起的欧洲生命科学及医疗保健中心

2021-04-27 15:54 · 互联网     

一年多以来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使人们被各地疫情、相关医疗器械及各款疫苗的研发试验、生产供应、批准上市和接种进展的报道所笼罩,欧洲药品管理局(the 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 EMA)因而频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但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家负责欧盟地区药品科学评估、监督和安全监测的官方机构,在新冠疫情暴发前刚刚完成了一次搬家壮举。

EMA迁址使荷兰发达的生命科学及医疗保健产业如虎添翼

受英国脱欧影响,经欧盟国家投票决定,欧洲药品管理局(EMA)于2019年将其总部从英国伦敦搬迁至荷兰阿姆斯特丹。随之一并来到荷兰的,还有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简称 FDA)欧洲办公室。

624c83be755d57b17662bec985a3d0a4

这次迁址既体现了国际社会对荷兰生命科学及医疗保健(Life Sciences & Health,简称 LSH)产业优势的肯定,又无疑为荷兰的LSH产业带来又一重大发展契机,这些世界级的药品管理局,将与荷兰的药品管理局-荷兰药物评估委员会(MEB)一起,推动荷兰进一步成为欧洲生物科学及医疗保健中心。

据为国际企业提供免费咨询服务的阿姆斯特丹官方平台 Amsterdam InBusiness披露,在新冠疫情暴发前的2018和2019两年中,有超过60家国际生命科学及医疗保健企业在荷兰新设了办公室。而根据荷兰外商投资局(the Netherlands Foreign Investment Agency,简称 NFIA)提供的数据,其中约两成的企业将英国脱欧列为其迁址或在荷兰增开办公室的原因。

由此可见,各国生命科学及医疗保健企业纷纷搬到荷兰,其背后必然有着更深层的原因。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荷兰吸引这些企业到此投资的四大优势。

1.

荷兰本已欣欣向荣的

生命科学及医疗保健产业

作为欧洲领先的生命科学和医疗保健产业国,荷兰全国范围内都遍布了集群化的专业科技园,在癌症研究、心血管疾病、传染病、神经退行性疾病、临床研究、预防保健和卫生保健系统的医学成像等领域具备完善的知识体系和顶尖人才。

荷兰政府每年投资约20亿欧元支持生命科学及医疗保健领域的研发创新工作。持续扶植得到了相应的回报:荷兰目前在医疗技术专利申请方面排名全球第四,生物技术专利排名第六,医药专利排名第八。

而提到医疗保健产业,一定绕不过荷兰皇家飞利浦(荷兰文 Koninklijke Philips N.V.,即Royal Philips N.V.,简称飞利浦)。

直到上世纪末,飞利浦还一直是全球最大的电子企业。但从1990年代末起,飞利浦经历了两次成功的战略转型,在实施了一系列并购、剥离大量非核心业务后,成为如今的全球医疗行业巨头。

作为“一家领先的健康科技公司”(飞利浦官网语),飞利浦提供的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覆盖医疗保健全领域,其主营业务可分为诊断和治疗(Diagnosis Treatment,包括诊断成像、超声技术、图像引导治疗、远程医疗和医疗信息服务等)、个人健康(Personal Health,包括个人护理和家用医疗器械等),以及互联护理(Connected Care,包括患者监测与分析、睡眠与呼吸护理、医疗护理、互联医疗信息学与人群健康管理等)三大块。

2020年的全球新冠疫情证明这样的全面战略部署是有远见且有成效的:当飞利浦的前两块业务受到疫情冲击之际,其互联护理业务却实现了高达22%的销售额增长率,成功帮助飞利浦2020全年整体销售额和利润保持双增长趋势(销售额同比增长3%;净利润同比增长近1.9%),表现远优于其主要竞争对手 GE医疗和西门子医疗。

9c4b9d7f96c4a64623487a902c91c0af

去年3月新冠疫情全球暴发后,飞利浦积极响应国际社会需求,通过大量融资、新增雇员等方式,在短短5个月内将其呼吸机产量提升了4倍。

飞利浦所做的贡献还不仅在于提供了大量与疫情相关的关键医疗器械,还在于其领先全球的远程医疗解决方案,如整合了 Collaboration Live协作平台(由 Reacts提供技术支持)的 Lumify手持式超声仪——全球首个真正意义上的集成式远程超声解决方案。

该解决方案使医务人员可以对病人进行实时远程超声诊疗,在疫情期间为患者、孕妇等人群提供了极大的帮助,不久前获得由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Frost&Sullivan)颁发的2020年全球客户价值领导奖。

今年3月,飞利浦又宣布与以色列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DiA Imaging Analysis达成战略合作协议,致力于将上述远程超声解决方案与DiA的人工智能自动化解决方案库相结合,进一步提高诊断效率和准确度。而这只是飞利浦众多人工智能合作项目中的一个。

荷兰不仅有飞利浦这样的行业创新领跑者,还有一批同样具有创新精神的新生代力量——50名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学生,在新冠疫情暴发后短短数周时间内,以一台借自博物馆的1960年代老式机械式呼吸机为蓝本,研制出一款技术门槛、资金门槛、原材料门槛、使用门槛都较低的民用呼吸机。

59444219a33b12577b06d245818dcbdd

当荷兰因疫情得到控制而减少了对呼吸机的需求后,学生们又将目光投向呼吸机短缺问题更严重的发展中国家:他们将一套完整的呼吸机捐赠给了危地马拉的一家非营利组织,并帮助当地团队建立生产线进行组装。截至2020年末,危地马拉团队已完成约100台呼吸机的交付,并计划于今年5月底之前再交付160台。

最近,美国药品监管局(FDA)批准了在美国市场上允许使用来自荷兰莱顿的制药公司Janssen杨森制药的疫苗,短期内可以为数百万人接种。欧洲药品管理局(EMA)也已于3月11日批准强生疫苗。这是欧盟批准的第四款新冠疫苗,也是首款只需注射一剂的新冠疫苗。

2.

产学研良好互联

吸引全球企业入驻

目前,荷兰拥有3100家研发型生命科学企业近4万名员工,以及420家生物制药企业约6.5万名员工,是全球生命科学与医疗卫生企业最为集中的地区。在过去的四年里,荷兰的生物技术公司的数量翻了一番,其中生物制药行业正以每年6.2%的速度快速增长。除了荷兰本土企业,更是吸引了全球企业的入驻:Abbott雅培、Boston Scientific波士顿科学、迈瑞、Medtronic美敦力、 Amgen安进、 GSK、 Stryker史塞克等。

同时,荷兰还有13所从事生命科学研究的大学,7家大学医疗中心和26个生命科学产业园区——这些园区设计合理,使区内企业、大学和医疗中心等机构群之间,形成往来活跃、合作紧密的良性生态系统。由于国土面积不大,铁路及高速公路网络发达,各合作伙伴之间通常最多也就两三个小时的车程。

2cf3e9fb3270c53cb2fb8cab465dee14

比如创建于1984年的莱顿生物科技园(Leiden Bio Science Park),它是荷兰最大的生命科学产业集群,集结了包括莱顿大学、莱顿大学医疗中心在内的教育科研机构,以及约150家生物医学企业——其中就有研制、生产强生新冠疫苗的强生旗下子公司杨森制药,以及总部位于南京的金斯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迄今为止,莱顿已成功孵化约40家创业企业,并与近2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保持合作。

3.

卓有成效的PPP项目

和四倍螺旋创新模式

欧洲药品管理局的迁址决议甫一出炉,荷兰政府旋即启动“生命科学及医疗保健优势产业新机遇(New Opportunities for Top Sector Life Sciences & Health)”行动计划。该项行动计划的宗旨是通过政府与社会资本间广泛深入的合作(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简称 PPP),各方协同达成创新目标,在实现技术突破的同时创造商业价值。

PPP项目之所以能在荷兰获得巨大成功,关键在于荷兰积极采纳了四倍螺旋(the quadruple helix)创新合作模式,即在研发创新的过程中,使政府、知识/研究机构(如大学、研究中心)、企业、公民/民间组织(如健康基金会)四方人士均被纳入其中,真正做到联合协作。

这种合作模式对生物制药领域的助力十分明显,为各方协同开发复杂疾病——如阿尔茨海默病、抗微生物耐药性和癌症——的药物提供了更多机会,并有望缩短开发时间。

在新冠疫情大暴发期间,荷兰人更是意识到了这种通力协作的紧迫性。2020年,来自荷兰皇家艺术科学研究院 Hubrecht研究所和丹麦 Genmab生物技术公司的研究人员,与许多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开发了一款名为 STRIP-1的机器人。

这款机器人于去年年底正式投入使用,每天能处理2万份新冠病毒样本,并能完成从采血到化验再到结果传输的整套动作,提高检测效率和准确度的同时大大降低了人力、物力成本和传染风险,甚至彻底改变了医院的流行病检测操作流程。

目前,荷兰LSH领域有Lygature、RegMed和Oncode等近300个仍在进行中的PPP项目。除上述有望在中短期内实现目标的研发项目外,政府还将支持约35个放眼长期战略的大型全国性专题项目。

由于这种模式的运作卓有成效,荷兰生命科学与健康领域PPP项目津贴的预算上限已从2013年的400万欧元增加到2020年的近6100万欧元。

4.

欧洲中心和交通枢纽地位

促使全球企业纷纷来荷兰建厂

荷兰素有欧洲门户之称,不仅拥有全球最繁忙机场之一的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和欧洲第一大港鹿特丹港,还有着极为发达的近洋、内河、铁路和公路运输网,能在2-4小时之内到达布鲁塞尔、巴黎、伦敦等大城市,24小时之内触达95%的欧洲发达消费市场。

凭借上述地理位置和物流交通方面的优势,再加上发达的数字基础设施,荷兰一直是欧洲第一大医疗器械进出口国,每年出口的产品价值超过317亿欧元。

而中国首家在纽交所上市的医疗设备企业——迈瑞医疗,也看中这一优势,将其欧洲市场的仓储、分销和转运中心建立在荷兰。

加上当地销售团队和经销商的通力协作下,欧洲市场成为2018年迈瑞增长最快的海外市场。而迈瑞的监护仪在欧洲市场的占有率也于2016年达到10%,成为继飞利浦、GE后的第三大品牌。

因为同样的原因,来自上海的移宇科技(一家致力于糖尿病领域的高端医疗器械企业),在荷兰成立了分公司和欧洲物流中心。至今,凭借其持续的创新能力,逐步进入各欧洲国家医保体系,全面在欧洲市场打开局面。

对于制药企业来说,快速高效及专业的物流,更是重中之重。而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的地理位置和交通便捷就能极好地满足这样的需求。

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全球癌症细胞疗法领头羊,吉利德旗下的凯特制药(Kite Pharmaceuticals)为癌症病人提供嵌合抗原受体T(CAR-T)细胞疗法。该疗法从癌症病人体内分离、提取出免疫T淋巴细胞,通过技术手段制成CAR-T细胞,再输回患者体内——整个过程必须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完成。

凯特制药在欧洲16个国家及以色列拥有近90个治疗中心。尽量减少CAR-T细胞制造工厂与各治疗中心间的往返时间,成为其欧洲工厂选址最重要的考量指标。2018年,凯特制药欧洲工厂在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附近落成。如今,这家工厂已拥有超过400名员工,每年能为4000名患者提供治疗。

8953209c987fac80a96a084272537150

通勤便利也是吸引人才的一大利器。凯特制药阿姆斯特丹工厂负责人路易斯·范德维尔(Louisvan de Wiel)表示,该厂之所以能吸引到来自25个不同国家的优秀员工,正是由于其在整个欧洲所处的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便捷的交通,更得益于荷兰对开放、包容、透明、专业的国际营商环境。

而对于海外员工来说,荷兰优良的英语环境也是吸引国际人才汇聚于此的一大原因。荷兰是英语水平最好的非英语母语的国家,九成荷兰人能说流利的英语,且口音不重,日常工作和生活交流完全不成问题。

正如专注于开发治疗自体免疫疾病和癌症的差异化抗体疗法的荷兰生物技术公司argenx欧洲负责人阿南特•穆尔西(Anant Murthy)所说,“人才,科学,研究成果的开放获取,资本的获取——创业所需的一切,这里都能提供,而且,还将越来越丰富便捷。”

会议邀请:

第84届中国国际医疗器械博览会CMEF

中荷医疗器械法规与投资论坛

(线上+线下同步 5月14日)

微信图片_20210426140524

近几年,中国高端产品医疗器械产品在国际市场的认可度逐步提高,出口处于良好的增长态势。根据中国医药保健品商会2019年的统计,荷兰是中国医疗器械出口前10大市场(位列第八),达到7.8亿美元。同时,越来越多的中国医疗器械公司开始寻求进一步地海外拓展。其中,荷兰因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一流的物流基础设施、绝佳的商业环境等,成为众多海外企业选择开展欧洲、国际业务的首选投资目的地。 2017年底,欧洲药监局迁至荷兰。荷兰的本土企业飞利浦,以及来自世界各国的医疗器械企业,大学医疗中心和研究机构集聚荷兰,使其成为世界上最集中的生命科学区域之一。与此同时,荷兰医疗器械企业也携带着以高科技创新为特色的产品谋求在中国市场的机遇与合作。此次活动‘中荷医疗器械行业法规及投资论坛’为第84届中国国际医疗器械博览会论坛之一,分为上下两部分:上半场将面向中国企业,聚焦中国医疗器械企业走出去、荷兰的投资环境、以及今年即将实施的新版欧盟医疗器械法规(MDR)和体外诊断器械法规(IVDR)的解读;下半场将面向荷兰企业,介绍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发展趋势、从法规角度解释如何进入中国市场、及从中国投资者角度谈国外项目的选择策略等。

组织机构:

主办单位:荷兰王国驻中国大使馆、荷兰外商投资局、荷兰王国驻上海总领事馆

支持单位: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医疗机器人产业创新中心

会议时间:

5月14日 13:30-17:15

线下会议地点:第84届中国国际医疗器械博览会CMEF--M302会议室,国家会展中心 (上海市青浦区徐泾镇崧泽大道333号)

会议议程: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做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