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辣条能让二马和解

卫龙凭什么?互联网大佬们怎么就突然就争抢起辣条来,甚至抛下过去恩怨,一同站台。
2021-05-11 14:36 · AI蓝媒汇  杨雅倩   
   

真没想到,卫龙竟然让腾讯和阿里同时坐在了同一张牌桌上。

这几天,辣条届的扛把子卫龙启动了Pre-IPO轮融资,投资方阵容及其豪华——由CPE源峰和高瓴联合领投,红杉中国、腾讯、云锋基金等顶流机构跟投。

此次卫龙融资颇有看点。

第一,这是辣条一哥卫龙自1999年成立以来的首轮融资,也是上市前的最后一轮融资,一旦卫龙成功IPO,将成为“辣条第一股”;

第二,一袋不起眼的辣条,让顶级VC/PE集体入局;

第三,腾讯和阿里第一次在休闲食品赛道,挤上同一趟车。

卫龙凭什么?互联网大佬们怎么就突然就争抢起辣条来,甚至抛下过去恩怨,一同站台。

被腾讯阿里同时看中

创投圈,能被腾讯和阿里同时“看上”,那都是“天之骄子”,要么已经是覆盖电子商务、本地生活、大出行、大文娱的第一梯队巨头;要么是炙手可热的明星App;最不济也得是个独角兽企业……

根据IT桔子截至2021年4月整理的数据,被腾讯和阿里共同“看中”的企业一共有32家,其中,90%以上是互联网产业公司,大众比较熟悉的有美团、B站、小红书、滴滴、知乎等。

这次,这对冤家同时投了一家食品企业,还是low里low气的辣条,算的上开天辟地第一次了。

的确活久见。

毕竟,辣条作为90后人生当中的第一款零食,从诞生之日起,就被贴上了“脏乱差”的标签。“辣条是卫生纸做的”,“辣条里面的油是尸油、是地沟油”,“辣条都是大妈们用脚踩出来的”……光脑补,就已经想yue了。

更要命的是,这些坊间传闻,一次次被315晚会和食药监局证实,有图有真相。

据新京报报道,从2015年到2017年6月,全国有15个省份共计131家辣条生产企业的195批次辣条上了食药监局的“黑名单”。

甚至都2019年了,辣条还作为典型在315晚会上被拉出来游街。

作为辣条大哥大,卫龙也曾深受其害,差点就在小阴沟里翻了船。为了挽救被这些小作坊搞臭的行业名声,卫龙的创始人刘卫平从供应链源头实行一刀切,斥巨资建立了全自动化厂房,并专门找了摄影团队给辣条制作流程拍摄了宣传照。

但网上的质疑声还是不断,大多网友认为是摆拍。刘卫平急了,干脆在加工车间架起了摄像头,直播辣条的制作过程。

这种化危机为转机的打法,不仅给辣条行业重塑了标准,还让卫龙一举成为辣条届的“国货之光”,年纪轻轻的刘卫平也因此被网友尊称为“老干爹”,与老干妈陶华碧齐名。

只是,辣条生意做再大,也难跟高大上的互联网扯上关系。

毕竟在创投圈,从共享经济到AI,从互联网造车到新消费崛起,谁也不会想到,曾经5毛一包的卫龙能够飞上枝头,被众星捧月。

食品界网红

为什么是卫龙?

其实,这家发迹于河南漯河的辣条大厂,早已依靠营销实现了互联网化。

这一切,都源于其创始人刘卫平天才般的“自恋”。其自恋程度,从卫龙的“卫”,平平食品的“平”就可窥探一二。

也正是这种“自恋”精神,让刘卫平彻底放飞了自我。

当年,iPone 7火遍全国,苹果手机基本可以和成功人士、有品位划等号。

在iPhone7发布会的当天,卫龙辣条借势升级外包装,同步推出新品辣条7,在产品包装和宣传物料上,最大程度地还原了苹果官网的排版。

在线下专柜,卫龙也照猫画虎地将苹果旗舰店抄了一遍:极简风门店里,卫龙大辣条被亚克力罩在橱窗里,洗掉了5毛钱的排面。

在刘卫平亲自操刀下,卫龙从一家五毛辣条党转型成为国民网红,搭配表情包走进互联网,就连老外吃了都点赞。2015年,卫龙在亚马逊上售价一度高达10.49美元一包,身价大涨。据坊间传闻,代购盛行的那几年,有小姐姐就因代购卫龙实现了发家致富。

自此,卫龙又有了一个新的标签——辣条届杜蕾斯。

2017年,萨德事件让国民震怒,乐天玛特被国人抵制。其中,冲在最前线的,当属卫龙。卫龙官方发声:“民族的终归是民族的,撤就撤了。”

卫龙摇身一变扛起了“民族之光”的大旗。

看出来了么,在卫龙面前,当下新消费行业里常玩的碰瓷营销、跨界联名、国货回潮、民族之光等,都是弟弟。

即便卫龙已经是20多年的老网红了,但也完全可以跟的上现在互联网的玩法,一点没掉价。

2019年618期间,卫龙推出了一批家居周边。用大辣片做床单,大面筋做被套,亲嘴烧枕头,巨型辣条抱枕,刺激人们的感官神经,让年轻人直呼“辣眼睛”,但是又忍不住剁手买买买。

疫情期间,卫龙通过官微宣布,向武汉捐赠一批辣条、魔芋爽,支持一线医护人员。不仅如此,卫龙在疫情期间宣布给返岗员工平均涨薪30%,再次赚足眼球。

当然刘卫平本人,也一直跟互联网亲密接触。2018年3月27日,刘卫平成为湖畔大学第四期学员,与滴滴柳青、小红书瞿芳等成为同学。

而“辣条一哥”的称号,也是辣条粉真金白银支持出来的。

2019年,卫龙也以一己之力,为河南漯河市一年贡献了4亿税收。

按照刘卫平的说法,仅2019年,卫龙使用面粉、海带、大豆、辣椒、魔芋等农副产品近20万吨。

根据卫龙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的年营收达49.09亿元,较2018年35亿收入增长近43%。2020年,卫龙的营收目标设定为72亿元,根据其2018年的计划,2021年卫龙的销售目标是100亿。

100亿,足以预见一根辣条的野心。

同处零食赛道的7家A股休闲零食企业,2020年营收均未能超过100亿,卫龙在此行业深耕“辣条”类食品,相较于上述7家A股上市企业,SKU相对更少,凭什么有这样的底气?

图源:北京商报

或许,卫龙的底气正藏在这份投资人名单里。

试想一下,当马云马化腾沈南鹏张磊齐刷刷地站在卫龙IPO的庆功宴上,高举卫龙大辣棒,那画美不看。

【本文作者杨雅倩,由投资界合作伙伴AI蓝媒汇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