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3天逆转大脑衰老?谷歌耗资百亿的“长生不老药”已进入I期临床试验

这种补充剂由不受药品监管方的管控,因而可在短时间内传播给更多的受众。但是由于监管松散等问题,其质量与安全存在隐患。
2021-06-13 15:25 · 微信公众号:腾讯科技  DeepTech深科技   
   

来源|DeepTech深科技

作者|Cici

近日,谷歌公布旗下科研机构 Calico 的最新科研成果:一种能够干预人类身体老化的物质 ABBV-CLS-7262。谷歌称这种物质能在 3 天内逆转小白鼠大脑老化过程。目前该物质正进入到 I 期临床试验阶段。

由于该研究有 “准诺奖” 级别的科学家彼得・沃尔特(Peter Walter)教授参与,实验结果一经发表便引起反响。研究者发现,通过外源性补充 eIF2B 的激活剂 ABBV-CLS-7262,可以引起神经系统的应激反应,使其在极短时间内清除大脑中的错误蛋白结构等 “无用物” 和 “污染物”。

研究小组认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包括 eIF2B 在内的一些蛋白质会不断发生突变、堆积,使生物关键器官的组织修复能力下降(老化产生机制之一)。研究团队发现,口服 3 天 eIF2B 的激活剂 ABBV-CLS-7262 后,可以让模型动物的大脑能力重新回到年轻水平。这意味着这种药物后期或能抑制一些神经退行性疾病,具有治疗阿尔兹海默症、帕金森等疾病的潜力。

Calico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阿瑟。莱文森(Arthur D. Levinson)博士对此说道:“临床前的种种数据让我们看到 eIF2B 激活剂的显著效果,我们期待之后的临床试验结果。”

全球富豪们都在追捧的 “长寿药”

接下来,谷歌 Calico 将对该物质继续进行研究,以助解决老龄健康问题。莱文森的话语中透露着极大的信心。因为通过外源性因素干预生命老化已有成功先例。

早在 2013 年,哈佛大学医学院遗传学系教授、Paul F. Glenn 衰老生物机制研究实验室主任大卫・辛克莱(David Sinclair)在动物实验中发现 β- 烟酰胺单核苷酸(NMN)能够延缓衰老,并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与年龄相关的疾病风险,如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随后在 2014 年,大卫・辛克莱被 Time 评选为全球影响力 100 人。

迄今为止,日本应庆大学在内的多所科研机构都对其进行了深入研究,多项实验都证明了该物质具有延缓衰老的作用。

大卫・辛克莱现已 52 岁,但因长期服用主要成分为 β- 烟酰胺的 WLNAD,配合间歇性断食和运动,他比同龄人显得更为年轻。和谷歌的 ABBV-CLS-7262 相比,WLNAD 的研究试验已经基本完成。价格高昂的 WLNAD 受到欧美和亚洲地区的富豪们的追捧,马斯克(Elon Musk)现任女友格莱姆斯(Grimes)、香港首富李嘉诚、潘石屹等都曾公开服用过。伴随着技术的成熟,生物企业莱特维健将 WLNAD 量产化,普通大众也可购得,各地区开始大规模使用该产品来抗衰老。

相关数据报告显示,以 Wright Life 为首的 WLNAD 受邀入驻后,引发了一二线城市青年、中老年的追捧,中国整个行业的市场规模在 2023 年将突破 270 亿。

2018 年,Nature 在创刊 150 周年之际,总结了 7 种相对较为靠谱的能延长生命的物质。二甲双胍、锂元素、派洛维分子等进入名录,后者在此后更多次在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等学府研究课题中 “露脸”。

总部位于北芝加哥的艾伯维公司(AbbVie)是 Calico 的长期合作伙伴之一。2013 年,Calico 从谷歌的生命科学实验室分离出来,一年后开始了与 AbbVie 公司的合作。到 2017 年底,AbbVie 已在研究中投入了 7.5 亿美元, Calico 投入 2.5 亿美元。

两家公司的合作协议在 2018 年 6 月到期后又延长了三年,且双方承诺各自再投入 5 亿美元。Calico 的研发工作预计持续到 2022 年,并计划在 2027 年前完成 IIa 期试验,之后艾伯维将可对该产品申请独家许可证。

Calico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阿瑟。莱文森(Arthur D. Levinson)博士表示:“我们相信,医学上每一次重大进步,都源自对特定疾病治疗背后的生物理论的更深一层理解。追求这种深度理解是 Calico 在人类衰老及其相关疾病领域的早期目标。”

对抗衰老的跨世纪之战

1939 年,科学家发现限制老鼠的热量摄入可以延长其寿命。该研究被视为衰老研究领域里的一个关键发现。后来学者们在其他生物中也发现了类似的相关关系,包括最近对恒河猴和倭狐猴等灵长类动物的研究。值得注意的是,科学家们认为,控制饮食不仅一定程度上延长寿命,还抑制了与年龄相关疾病的恶化。

早期,人们延缓衰老多依赖于调节饮食和生活状态,然而这些并不足以预防老年疾病。因此学者们转向对直接干预衰老进行探究。

1961 年,微生物学家列奥那多・海佛烈克(Leonard Hayflick)和保罗・穆尔黑德(Paul Moorhead)创造了 “衰老”(senescence)一词,该领域的研究随之而来。目前干预衰老的路径种较为成功的有:抑制营养探知网络、清除衰老细胞、逆转干细胞衰老、微生物组抑制、引导自噬以及减少炎症。

去年,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布莱恩・肯尼迪(Brian Kennedy)教授在Nature上发表了名为《通过药物发现延缓衰老的探索》(The Quest to Slow Ageing Through Drug Discovery)的论文。

文中列出一系列目前较为 “可靠的” 最接近临床应用的抗衰老物质,并将这些物质按照延寿效果、副作用程度、可接受的毒性等指标进行评级并分为了两个梯队,评级较高的第一梯队抗衰老物质包括雷帕霉素、senolytics、二甲双胍、阿卡波糖、亚精胺、NAD + 补充剂和锂。

图 | 论文《通过药物发现延缓衰老的探索》(来源:Nature)

动物模型为我们提供了大量可选的抗衰老策略,但是这些物质多大程度上在人类身上奏效仍待探索。与动物模型相比,人类寿命极长,这使得科学家难以在人类身上直接测量这些物质的延寿效果。

当前,间接评估抗衰物质功效的方式主要有三种。

一是测量特定物质对特定衰老相关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效果。这是目前的主流方式,但该方法是否能反应物质在健康人群的效果存在争议。

第二种是通过观察某种药物同时预防多种慢性疾病和衰老相关症状的能力,以此判断它延缓衰老的功效。该方法由于成本高昂,对参与者数量和质量的要求偏高,因而难以大规模应用。

第三种则是近年开始出现的新兴方式:直接对能够反映年龄的生理指标进行测量,通过对比干预前后的变化来判断其有效性。目前这些生理指标中最被科学界看好的是 DNA 甲基化时钟。

不同于用药物来抗衰老,通过类似 NAD + 等天然物质的食品补充剂来延年益寿成为另一种思路。这种补充剂由不受药品监管方的管控,因而可在短时间内传播给更多的受众。但是由于监管松散等问题,其质量与安全存在隐患。

【本文作者DeepTech深科技,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腾讯科技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