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媒体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华为,刚刚又投了一位科学家

过去半年,哈勃投资仅公开的投资公司就已经有18家,平均每个月投资3家公司。
2021-08-03 16:25 · 投资界  刘博 张继文   
   

一笔冷门的融资悄悄浮出水面。

投资界获悉,昨天(8月2日),青岛天仁微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天仁微纳”)股东新增为华为旗下哈勃投资。此前,天仁微纳拿到中芯聚源独家战略投资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

鲜为人知的是,这家不起眼的公司背后,有着一位科学家出身的创始人——冀然。

资料显示,天仁微纳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微纳加工设备和解决方案提供商。作为公司的灵魂人物,冀然当年放弃德国上市公司首席科学家职位归国创业,在青岛创立了天仁微纳。苦守了6年后,冀然和公司终于迎来了行业的爆发,实现了国产替代。用他的话来说,“坚持,最终把冷板凳坐热”。

冀然是华为投的又一位科学家。此前,哈勃投资密集布局半导体,投了一大批技术背景出身的创始人。过去半年,哈勃投资仅公开的投资公司就已经有18家,平均每个月投资3家公司。意外闯入VC圈,华为正静候一大波IPO排队敲钟。

又一位隐形冠军浮现:

华为,悄悄投了一位科学家

华为又悄悄地出手了。

天眼查APP显示,8月2日,青岛天仁微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股东新增华为关联公司深圳哈勃科技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意味着,华为投了这家半导体公司。

这已是天仁微纳今年完成的第二轮融资。今年1月,天仁微纳获得了中芯聚源独家战略投资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

这家企业有何来头?官网显示,天仁微纳是一家微纳加工设备和解决方案提供商,专注于纳米加工领域,尤其是纳米压印技术。公司产品与服务涵盖纳米压印相关的设备、模具、材料、工艺以及生产咨询服务等。说起江湖地位,这是一家纳米压印光刻领头羊企业。

而天仁微纳的背后,离不开一位科学家出身的行业老兵——冀然博士。

时间回到2000年,冀然从北京科技大学本科毕业后,选择奔赴德国亚琛工业大学留学深造。他师从欧洲纳米压印之父Kurz教授,研究纳米压印设备与材料,自此与该行业结下不解之缘。读研期间,冀然与导师成功开发出世界第一台软膜纳米压印,包括设备、工艺和材料的全套技术。

左一为冀然(图片源于青科大中德科技学院公众号)

2004年硕士毕业后,冀然来到德国哈雷马普微结构物理研究所攻读博士,并在毕业后加入丹麦纳米压印模版制造商。2008年,世界半导体设备领头羊公司德国慕尼黑苏斯公司向冀然发出邀请函,担任纳米压印技术首席专家,主要负责纳米压印设备开发与市场推广。在苏斯公司工作的这7年,冀然将该公司纳米压印技术设备从无到有,带到业界领先地位。

与此同时,纳米压印在微纳光学晶圆级加工领域日渐兴起,市场前景广阔。2015年,冀然决定辞去苏斯公司首席科学家一职归国创业,成立了青岛天仁微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带着一腔热血、两门技术、三国语言,每天四点起床、开车五十分钟、领着六个人的团队、每周工作七天,干着别人看来八字没一撇的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自己十分快乐。”冀然曾回忆归国创业时的情景。

创业维艰,天仁微纳成立之初的几年,冀然一度陷入事业低谷。彼时,纳米压印技术主要应用于科研领域,工业领域应用较少,市场有限。天仁微纳面临研发投入大、产出小的多种挑战。为此,冀然的应对之策是从研发、制造、销售、服务、管理等全价值链出发,潜心研发技术。

“坚持,最终把冷板凳坐热。”冀然曾如此总结自己的创业历程。2019年下半年,沉淀多年的天仁微纳终于等到时机爆发。国产设备加工3D传感所用的衍射光学器件成为刚需,天仁微纳抓住机遇,打入衍射光学器件量产生产线,拿下大部分市场份额,从而实现了国产替代。至此,又一家“隐形冠军”企业渐渐崛起。

揭秘华为创投版图:

密集投半导体,半年出手18家

无独有偶,哈勃投资另外一笔投资也浮出水面。

欧铼德,这是一家成立于2019年的OLED显示驱动芯片研发商。天眼查APP显示,北京欧铼德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股东新增华为关联公司深圳哈勃科技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瀚澜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同时公司注册资本由3765万元增至约5706.28万元。

欧铼德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控股股东张晋芳,同时也是北京集创北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成立于2008年的集创北方,主要为LED显示屏、LCD面板以及新型显示屏等提供完整的显示芯片解决方案,在行业内积累颇深。

自此,华为围绕半导体产业链的投资版图渐渐清晰起来。当然,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一位接近华为高层的人士曾对投资界表示,华为投资不是出于财务投资目的,而是其构建产业生态布局的抓手。2019年4月,哈勃投资横空出世,这家以太空望远镜命名的投资机构,其作用就是为华为探索新的可能性。这也一举打破了外界对于华为“不做股权投资”的固有印象。

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仅从今年年初至今,哈勃投资已密集出手18家企业,覆盖了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EDA工具、芯片设计、激光设备、半导体核心材料等多个领域。且多家企业主打自研高新技术,在各自的细分领域里均有一定的优势地位,堪称“隐形冠军”。

以哈勃今年6月投资的科益虹源为例,这是一家光刻机核心零部件公司,主要产品为DUV(深紫外)光刻光源产品系列,国内首台高能准分子激光器就出自其手;同月获得哈勃投资的强一半导体,则是国内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具备MEMS探针卡技术研发能力的企业;哈勃投资还在7月加码了天域半导体,后者是国内首家专业从事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外延片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在国内拥有最多的碳化硅外延炉设备,月产能5000件。

与此同时,哈勃投资的注册资本也由两年前的7亿元,在今年5月增至30亿元,俨然成为华为对外最重要也最隐秘的武器。

“我曾经在五年前就与华为沟通过,提醒他们要做投资,要支持国内产业链,但他们还是迟了一步。”元禾璞华管理合伙人陈大同指出,所谓半导体2.0时代是产业链中每一员相互支持、相互配合、抱团取暖的时代,而利用各自的平台成立基金投资半导体,可以更好地布局整合,这将会是一种潮流。

一战回报30多倍

即将坐拥9家上市公司

闯入VC圈,华为开始收获一个个IPO。

2020年9月,哈勃投资迎来了第一家上市公司——思瑞浦。成立于2008年的思瑞浦,是一家集感知、计算、控制于一体的全信号链模拟芯片设计企业。在这条隐秘的细分行业里,素有“北有圣邦,南有思瑞浦”的说法。

正因如此,哈勃投资在成立仅仅22天的时候,便拿出 7200 万元,认购了思瑞浦224.1147万股。一年以后,思瑞浦成功登陆科创板,哈勃投资持有前者6%的股份,为公司第六大股东。截至8月3日,思瑞浦的市值超为420亿,哈勃投资的持股市值高达25亿元,投资回报超30倍。

思瑞浦为首,一众哈勃所投公司正排队IPO。今年6月,国内射频前端芯片公司唯捷创芯科创板IPO申请正式获得上交所受理。这家公司的投资方阵容堪称豪华,联发科、华为、OPPO、小米、vivo等一众巨头均已入股。

唯捷创芯背后还有一位女老板——荣秀丽。作为唯捷创芯的掌舵人,荣秀丽曾于2002年创办天语手机。此后一段时间,天语手机国内销量达1700万台,仅次于诺基亚。因产品主要是基于联发科芯片方案的功能手机,故而被业内称为“山寨机教母”。

受智能机冲击,天语手机优势地位受到冲击。荣秀丽转身踏足芯片领域,在2010年的时候创办了唯捷创芯。历时11年,荣秀丽的唯捷创芯正式开启了IPO的征程。上交所官网显示,该公司IPO审核状态变更为“已问询”。

在哈勃投资的版图里,同样耀眼的还有半导体新材料领域的“隐形冠军”山东天岳、国产功率半导体厂商东微半导体、射频芯片公司好达电子。此前,5G滤波器厂商灿勤科技和国内存储新势力东芯半导体均已提交科创板IPO注册申请,离上市成功只剩临门一脚。

前方紧张备战IPO,华为哈勃在后方不断输送后备军——今年1月,中科飞测已接受国泰君安证券辅导。此前,哈勃投资曾入股这家半导体封装检测设备商;4月,哈勃投资两次投资的杰华特也开启了上市辅导工作,并计划在科创板上市。截至目前,华为哈勃至少有8家公司即将奔赴IPO。

这样的成绩,已经毫不逊色于一线VC/PE机构了。短短两年,华为VC的足迹已经遍布产业链,密集出现在投资机构的视野里。一向神秘的哈勃投资,已经崛起成为创投圈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