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卖盲盒的85后男生,做起LP了

从泡泡玛特到喜茶、元气森林、茶颜悦色、蜜雪冰城,他们都闯入了创投圈——有的选择成为LP,有的则直接做起了VC。
2021-09-24 16:05 · 投资界  刘博 杨继云   
   

这位85后新贵又出手了。

投资界获悉,泡泡玛特透过间接全资附属公司,参与投资苏州黑蚁三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认缴出资金额为人民币 5000万元。后者正是知名消费投资机构——黑蚁资本。

这已是泡泡玛特掌门人王宁第二次出资黑蚁资本LP。早在去年9月,黑蚁资本官宣的人民币二期基金中,LP阵容就出现了王宁的身影。而泡泡玛特在IPO前,更是黑蚁资本连续四轮加持的明星项目。

卖盲盒的85后男生,做起LP了

此前,王宁已接连投了多家创投机构,比如金慧丰投资以及蜂巧资本。有趣的是,泡泡玛特做LP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王宁所选择出手的均是与自己产生过交集的VC机构。早年间,泡泡玛特起步于一家格子铺,彼时王宁和泡泡玛特融资屡屡受挫,正是多亏了身后VC机构及时出手,才有了今天的800亿市值,而王宁对应身家也超过400亿港元。

如今,创而优则投成为众多新消费企业的共同选择。从泡泡玛特到喜茶、元气森林、茶颜悦色、蜜雪冰城,他们都闯入了创投圈——有的选择成为LP,有的则直接做起了VC。这股新力量,不逊色于江湖中的那些专注消费赛道的VC。

一出手就是5000万

刚刚,泡泡玛特又投了一家VC

起因是一则公告。

泡泡玛特9月23日发布公告称,北京泡泡玛特(本公司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作为其中一位有限合伙人与其他有限合伙人,并与作为普通合伙人的共青城逸源签订合伙协议,参与投资基金,据此,北京泡泡玛特认缴出资金额为人民币 5000万元,约占基金总认缴出资额的6.25%。

此次泡泡玛特参投的基金为苏州黑蚁三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基金管理人正是黑蚁资本。

为何选择出资成为黑蚁资本LP,泡泡玛特在公告中给出了原因:基金管理人在消费领域具有丰富的投资经验,并已成为消费领域最具有前瞻思维 与认知深度的专业投资机构之一,基于精准投资策略,在约5年时间里共投资20 余家创新消费企业,其中绝大部分都成长为细分领域的领先企业,例如海伦司 Helens、喜茶、元气森林及本公司等等。

这并非泡泡玛特第一次成为黑蚁资本的LP。去年9月,黑蚁资本官宣的人民币二期基金中,LP阵容也出现了泡泡玛特王宁的身影。这当中有一个小插曲:王宁于去年10月15日从二期基金股东中退出,而同天新增的股东之一,则是由王宁实际控制的谦寻(天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实际上,王宁与黑蚁资本的渊源颇深。早在2015年,黑蚁资本管理合伙人何愚就与王宁相识。当时,还在字节跳动战投部的何愚认为泡泡玛特本质仍是一个零售生意,但王宁跟他讲未来一定是平台模式。随后在2016年2月,何愚离开字节跳动参与创办了黑蚁资本,并在2017年决定投资泡泡玛特。

“2017年我们投的时候,泡泡玛特整体数据其实也没有那么漂亮,但是如果我们只把这块新业务拿出来看,是非常有说服力的,增长比较好,从消费者的反馈和他的商业逻辑以及从数据来看,都是看的比较清楚了,我们就觉得他未来是可以做很大的。”何愚曾回忆。随后,黑蚁资本首次投资泡泡玛特,后来在2018年底、2019年初、2020年初又连续投资3轮。

而在出资黑蚁资本之外,王宁还投了两家VC机构。天眼查APP显示,从去年5月30日到6月3日短短五天内,王宁接连出手投资了宁波金慧丰伦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苏州蜂巧霁初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两支基金的管理机构分别为金慧丰投资和蜂巧资本。

今年6月,泡泡玛特再度出资蜂巧资本,同样是通过北京泡泡玛特与舟山蜂巧礼信签订合伙协议,参与投资基金,认缴出资金额为人民币5000万元,约占基金总认缴出资额的10.3125%。

与投资黑蚁资本类似,王宁所选择出手的均是与自己产生过交集的创投机构。其中,金慧丰投资对泡泡玛特的投资始于2015年6月,在随后的2016年又再次注资;而蜂巧资本创始人屠铮则在啟赋资本任职时便参与了泡泡玛特的多轮融资,在2018年成立蜂巧资本后继续选择投资泡泡玛特。

至此,王宁与泡泡玛特的LP版图渐渐浮出水面。

坐拥400亿身家

他靠卖盲盒做出一家上市公司

从一间格子铺到市值曾千亿,泡泡玛特的崛起历程堪称传奇。

出生于1987年的王宁,从小受家里做生意的父母的影响,对商业有着不小的兴趣。在2005年高中毕业后的暑假,足球踢得不错的王宁创办了一个足球暑期班,由此收获了第一桶金。

在这之后,王宁考入了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就读广告学专业。读书期间,他依然没让自己闲着,在2008年5月和几个同学一起开了第一家实体店,做格子铺。2009年,22岁的王宁大学毕业,折腾了近一年,创业的想法始终甩不掉——开一家零售店。

下定决心后,王宁和曾经一起开店的同学到各地去考察。在香港,一家名为LOG-ON的公司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这家店售卖一切有意思的、新奇的文创产品、玩具、杂货,王宁和团队也由此找到了自己的创业方向:像超市一样售卖潮流产品。

但在最初,王宁做的是一个让人直呼“看不懂”的生意,因此屡屡被拒绝。2010年11月,北京中关村欧美汇购物中心的一个小角落,泡泡玛特的第一家店落成,这是他们过去半年内被无数商场、购物中心拒绝后,好不容易为自己的品牌争取到的门店。

那是一段异常艰难的时期。泡泡玛特是个没人听说过的名字,没人理解他们到底是要卖什么,一度招不到店员,没多久连店长在内的员工又集体离职,没办法,他和团队的其他成员一起进货、卖货,自己当起了店员。

2011年底到2012年初,不见曙光的王宁几乎要放弃泡泡玛特,为了生存他们还做了针对小夫妻店的淘货网,直到遇到了天使投资人麦刚。对方告诉他,对淘货网不感兴趣,但对泡泡玛特感兴趣,还给了200万作为种子轮投资,这让王宁重新坚信泡泡玛特的价值。

更大的转机还在后头。有了资金,泡泡玛特又开了几家新店,2015年底做业务盘点时,王宁发现一款名叫Sonny Angel 的日本IP玩具销售额一直快速增长,单个玩偶占到门店收入的三分之一,敏锐的王宁当即跟团队说:“从今天开始,所有的品类都不做了,只做潮玩。”他事后回想,这是一场All in的赌博,但商业直觉和销售基础让他决定赌一把。

他把问题抛在了微博上:“大家除了喜欢收集Sonny Angel,还喜欢收集其他什么呢?”一半的回答都指向了Molly。三天后,王宁远赴香港去见了设计师王信明,经过多次谈判后,将他手中Molly的独家IP版权买了下来。2016年,泡泡玛特推出了首款Molly十二星座盲盒,结果一炮而红,销量暴涨。

泡泡玛特靠盲盒经济熬出了头。在2016年推出盲盒之前,这家公司仍处于亏损,到了2017年上半年成功实现扭亏为盈,后面更是一路飙涨。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泡泡玛特营收分别为1.58亿、5.14亿、16.83亿,净利润分别为156万、9952万、4.51亿,增速之高令人咋舌。

2020年12月11日,王宁率领泡泡玛特成功登陆港股,完成了从格子铺到“潮玩文化第一股”的蜕变,上市当天开盘暴涨100.26%,市值一举突破千亿港元。截止今日,其最新市值约为800亿港元。招股书显示,王宁持有泡泡玛特近55%的股权,以最新市值计算,其对应身家超过400亿港元。

有趣的是,泡泡玛特也将目光瞄向了主题公园。天眼查显示,北京泡泡玛特乐园管理有限公司近日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胡健,经营范围含城市公园管理;游乐园;票务代理;演出场所经营;演出经纪;游艺娱乐活动等。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由北京泡泡玛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全资持股。早在今年3月,王宁就曾在分析师会议上表示,公司计划逐步发展主题公园以及内容业务。目前来看,泡泡玛特乐园真的要来了。

新消费公司开始做VC

喜茶、蜜雪冰城、元气森林都来了

眼下,一大波消费公司开始杀入创投圈。

不只LP,泡泡玛特也做起了VC。仅今年以来,泡泡玛特就接连投资多个项目,领域涵盖了动漫、潮牌、二次元等。9月,武汉两点十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完成了B+轮融资,由泡泡玛特领投,这也是后者正式布局动漫产业。对于这次投资,泡泡玛特表示,潮玩IP天然具备很强的拓展与连接性,动漫影视是延长IP生命周期、让IP更加丰富立体的方法之一。此前,泡泡玛特还投了潮牌店铺Solestage、泛二次元零售品牌“猫星系”。

诞生于郑州大学旁边的蜜雪冰城,同样进军创投。9月13日,蜜雪冰城宣布成立雪王投资公司,一度登上微博热搜。天眼查APP显示,雪王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由蜜雪冰城持股100%,注册地位于海南省海口市,业务包括创业投资(限投资未上市企业);以自有资金从事投资活动等。

此前,茶饮赛道的两大玩家喜茶与茶颜悦色,分别出手了第一笔对外投资。7月21日,精品咖啡品牌Seesaw宣布已完成A+轮过亿元融资,喜茶作为战略投资方入股,老股东弘毅百福跟投。这笔投资完成的更是十分迅速。据虎嗅报道,直至完成签约,Seesaw咖啡创始人吴晓梅甚至都没来得及和喜茶创始人聂云宸见上一面,仅靠语音电话就搞定了投资。

同时,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在7月底通过朋友圈宣布,投了同为长沙本土网红的茶饮品牌“果呀呀”。果呀呀扎根于湖南,目前仅在湖南长沙、湘潭、衡阳和岳阳开出共50家直营门店。茶颜悦色表示,促成此次投资的部分原因在于,双方一直“互相看着成长”,并且许多观念和行为方式很适配。

而当红的元气森林,也悄悄做起了投资。天眼查APP显示,2020年12月30日,原北京晋恒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公司名称变更为山鬼(北京)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原股东詹亮亮退出,新增股东何玲、元气森林(北京)食品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时隔不到一个月,元气森林又完成了对观云白酒的新一轮融资,金额为数亿元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山鬼餐饮、观云白酒均为挑战者资本的被投项目,而挑战者资本创始人即为元气森林创始人唐彬森。有业内分析师曾这样描述挑战者资本和元气森林的关系:“是唐彬森的双核,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依靠着双核,唐彬森构建出一个庞大的投资版图。天眼查APP显示,仅挑战者资本公开投资事件就高达176起,涵盖了消费、企业服务、文娱、游戏等多个领域。

正所谓创而优则投,以泡泡玛特、元气森林为代表的新消费企业们,已成为创投圈一股不可忽视的新兴力量。他们,正来势汹汹。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