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媒体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小米造车,吉利做机,都是转型下的焦虑对冲

小米造车,呼声不断,吉利造手机,则出人意料。一家正在新造车浪潮冲击下的车企,吉利做手机是认真的吗?
2021-09-29 16:50 · 36氪Pro  李勤   
   

小米造车,呼声不断,吉利造手机,则出人意料。

9月28日,吉利宣布造手机,项目落户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实体为李书福创办的湖北星纪时代,定位高端智能手机。就在不久前,已经有吉利做手机的消息传出,但业界更多是当做笑话。

这不难理解。近几年,在特斯拉和几波新造车浪潮牵引下,汽车的科技密度快速增加,被认为会和消费电子逐渐趋同。小米、苹果 、华为在汽车领域摩拳擦掌,都是这个基础。

虽然科技公司们在汽车制造上的经验欠缺,但能带来新的产品和用户运营理念、渠道体系,甚至团队管理方式。蔚来、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能从百十家造车公司中突围,站在今天的头部阵营,莫不如此。

而吉利作为一家老牌车企,做手机的战略就刚好出现在行业的共识盲区里。

一家正在新造车浪潮冲击下的车企,想在新能源和智能化方向上努力转型,甚至还未看到拔尖的成绩,又突然进入一块已经格局稳定、征伐激烈的红海市场。这不能不让人疑惑,吉利做手机是认真的吗?

谁在为吉利做手机?

在吉利的公告中,负责手机业务的公司“星纪时代”CEO由王勇担任,这是一个在汽车圈和手机圈都相对低调的角色。有业内人士向36氪透露,王勇的履历可以追溯到中兴通讯,曾担任中兴TD-SCDMA产线负责人,后来加入华硕集团,此后创业。

同在星纪时代高管团队的还有张亚东,经36氪初步了解,此人与王勇一样,出身中兴通讯,曾任中兴手机副总裁,此后创业。

而值得关注的是,有不少小米背景员工也已加入吉利手机团队,例如系统和软件负责人汪文俊,其2010年就加入小米,此后转战OPPO手机,如今已参与到吉利手机项目。

此外,小米的武汉公司也成为吉利手机项目的人才来源,有小米人士向36氪透露,“对方正用2到3倍的价钱从小米挖人。”不过,也另有小米员工认为,这对小米尚不构成困扰,手机主体研发团队并不在武汉。

四处招募手机老将,高薪攒研发团队,吉利的手机项目显然是在全力筹备中。但相比于雷军造车,投入百亿美元、亲自下场操盘的决心,吉利的手机战略似乎保守了许多。甚至,雷军在辗转全国之后,将汽车总部落在北京,而吉利的手机项目则放在距离广深地区较远的武汉,后者正是硬件产业链的最大集散地。

跟传统意义上的车企不同,吉利一直在拓展科技版图。就在9月27日,吉利的全国首个商业化卫星工厂首星下线,覆盖了卫星设计研发、制造、运维服务等产业链。此外,吉利还布局了飞行汽车领域,不久前,吉利旗下沃飞长空宣布将与德国小型飞行器设计公司Volocopter组建合资公司。

但是与上述前沿的、向上增长的领域不同,手机行业早已高度成熟,小米硬件利润率至今还在1%附近徘徊,甚至成熟到,雷军放言,三年内可以拿下全球出货量第一。

有手机行业资深人士告诉36氪,手机圈几乎已经过了拼制造、供应链的阶段,长续航、高清拍照、全面屏,一轮一轮的技术卖点宣讲完之后,行业已经进入品牌和渠道的角逐地带,而且每家都已经形成自身的独特打法。像OPPO和vivo,已经告别传统线下圈地阶段,转向熟人圈层推荐的导购模式,而小米则将重心瞄准核心商圈,囤积优质流量。

“几乎看不到新手机品牌的机会。”上述手机人士向36氪评论,何况车企做手机,在渠道和品牌方面的能力难以复用,几乎要重建。

简单来说,卫星、飞行汽车,都可以从外部撬动资源,减轻研发投入负担,但手机项目如果要在苹果、华米OV等巨头中,取得一席之地,必然需要吉利母体的大量输血。

吉利手机的故事

或许,吉利手机的故事要和亿咖通一起来讲。据多位吉利内部人士透露,吉利旗下的另一家车联网公司亿咖通,早已在酝酿手机项目。而通过公开信息也能看出,星纪时代与亿咖通有不少联系:都拥有同一波控制团队,即吉利董事长李书福、亿咖通CEO沈子瑜等,同样,公司都落户于湖北。

公开资料显示,亿咖通于2016年创立,主要业务聚焦于车联网、智能座舱系统、自动驾驶系统、中央计算机系统产品的研发,为吉利汽车的智能化提供了重要支撑。

亿咖通同样定位的公司,行业并不少见,例如长城旗下的仙豆智能、阿里旗下的斑马网络等,这类公司面临的通病是可以依靠资本绑定,获取车企股东的订单,但走向平台化,则面临难题。车联网的门槛不高,且与用户界面直接相关,车企大部分转向自主研发和掌控。

一位尽调过车联网行业的投资人告诉36氪,从去年开始,包括仙豆智能在内的多家公司,要对外融资,都开始积极拓展ADAS(高级驾驶员辅助系统)业务,而不是局限在车联网领域。

亿咖通几乎是这个典型,今年7月,亿咖通又战略投资沃尔沃旗下自动驾驶软件开发子公司Zenseact。更早的2020年10月,亿咖通与Arm中国共同出资成立芯擎科技,进军智能座舱、自动驾驶、微控制器等汽车芯片领域。

从一家车联网为主营业务的公司,亿咖通快速具备了芯片和自动驾驶业务能力。

9月7日,吉利汽车控股宣布,与亿咖通科技正式签署战略投资协议,领投亿咖通科技B轮4321521股份,投资金额约5000万美元,相当于亿咖通科技总股份约1.51%。以此计算,亿咖通估值达到33亿美元。

从芯片、系统到终端,亿咖通似乎帮助吉利完成了智能化布局。手机在这个版图中角色,或许是和汽车共享研发成果的同时,作为一款高频出货的终端,摊薄研发投入。

正如李书福在手机项目官宣当天所表示,手机是快速迭代的随身移动终端,是电子产品市场验证及软件创新的应用载体,既能让用户尽快分享创新成果,又能把安全、可靠的一部分成果转移到汽车中应用,实现车机和手机软件技术的紧密互动。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有不少特斯拉手机的概念视频流出,但溯源下来可以发现,这则视频和特斯拉官方并无太大关联,来源于一位设计师的创意产品。

总结下来,小米造车相对于手机,是一个手机业务即将见顶之下的扩张战略,这也是雷军独立成立汽车公司,亲自操盘的原因。而吉利做手机,逻辑类似,汽车智能化浪潮下,通过涉入科技富集度高的手机领域,保持对行业趋势的嗅觉,寻求破局机会。

不同的是,一个方向明确,一个还在摸索。

【本文作者李勤,由投资界合作伙伴36氪Pro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