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美团慢下来

慢下来、收缩之后的美团,还能以2万亿港元市值,成为BAT的最佳接班人吗?
2021-10-11 09:08 · 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     
   

王兴迎来了自己的敦刻尔克时刻。

携“边界论”四处出击,以美团式打法攻克一个个堡垒,形成如今的美团系生态系统。

10月8日,对美团的反垄断调查结果出炉,公司因存在“系统、全面实施‘二选一’行为”,被处以34.42亿元罚款,并被要求业务整改和全面自查。

这一脚刹车,或许会让公司现有业务和战略布局,都慢下来。

慢下来、收缩之后的美团,还能以2万亿港元市值,成为BAT的最佳接班人吗?

罚款34.42亿元

6个月后,美团反垄断调查的靴子终于落地。

10月8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对美团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全额退还独家合作保证金12.90亿元,并罚款34.42亿元。

这是继阿里巴巴182.28亿元的百亿罚单之后,又一家互联网巨头因反垄断被处以重罚。这也是美团自成立以来收到的最大罚单。

其实,处罚不是重点,定性才是关键。

2021年4月开始,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据《反垄断法》,对美团展开调查。

中国市场的反垄断调查,聚焦两个关键点:是否具备市场支配地位,是否滥用了市场支配地位。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中国网络餐饮外卖服务平台市场的市场集中度指数一直逼近100%。也就是说,除了大家熟知的美团外卖和饿了么,行业几乎没什么别的竞争对手。

两大巨头中,美团又是强势的一方。同期,美团外卖收入在中国网络餐饮外卖服务平台市场中的占比分别达到67.3%、69.5%、70.7%。

经过有关部门调查,美团自2018年以来,“系统、全面实施‘二选一’行为”,违反《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关于“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的规定,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公司推出以差别费率为核心的独家合作政策、通过对非独家合作经营者拖延上线等方式,促使平台内经营者签署独家合作协议。同时,通过建立考评制度、强化代理商管理等形式,系统性推进“二选一”落实。

在签署独家协议时,美团通常要求商户缴纳数百到数千元不等的保证金,并规定“商家违反协议约定,美团有权扣除保证金”。2018-2020年,163万家商户向公司缴纳保证金合计12.90亿元。

今年9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向美团送达《行政处罚告知书》,公司放弃陈述、申辩和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10月8日,相关处罚正式对外公布。

外卖业务往哪走?

此次反垄断调查,聚焦中国网络餐饮外卖服务平台市场,针对的正是美团的核心——外卖业务。

美团外卖2013年11月正式上线,如今已成为美团旗下最大的业务板块。今年上半年,公司收入807.75亿元,其中餐饮外卖业务437.00亿元,占比54.10%。

此前多年,外卖一直是美团旗下最大的亏损源头。以2018年为例,外卖业务收入381亿元,但当年仅270万外卖骑手,就从公司获得了305.16亿元的佣金。

近几年,得益于其“市场支配地位”,美团外卖实现盈利,尽管还难言丰厚。2021年1-6月,美团外卖收入437.00亿元,同比增长81.82%,净利润35.63亿元,同比增长201.30%。

随着美团前些年的狂飙突进,美团外卖用户、商户等维度的运营数据,增速出现大幅下滑,高增长难以持续,下半场的重点在于精细运营,通过流量变现实现盈利。

反垄断调查及相关处罚落地,有关部门要求美团,保护中小餐饮经营者的合法权益,保障外卖送餐员的劳动收入。杜绝“二选一”,给参与者让利,或将影响公司核心业务的盈利情况,也有可能让外卖板块的增长速度继续下滑。

同时,在此次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行政指导书中,第一条就是要求美团对照《反垄断法》,“对各项业务开展全面深入自查,严格检视并规范自身经营行为”。

2010年以团购业务出道后,美团已将业务拓展至票务、酒店、旅行、打车、共享单车等诸多赛道,成为本地生活领域的超级平台公司。在票务和共享单车等市场,美团仍然具备“市场支配地位”。

如果不是当年猫眼从美团架构中剥离,获得腾讯和光线传媒的加持,独立成长为影视行业的全产业链巨头,对美团的反垄断调查,恐怕早就要开始了。

上述业务的推进过程中,是不是存在同样的问题?整个美团体系各大业务板块,可能都会迎来一个降速的过程。

当美团被设限

作为企业家中的思想家和战略家,王兴在江湖中流传最广的便是“边界论”。

“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这种战略被贯彻到美团的运作中。先有团购,从“百团大战”中脱颖而出后,依靠用户积累,推出了票务、酒店和外卖。老业务为新业务提供流量池,新业务促进用户的留存和变现,且不断有更新的业务加入进来,如现在的社区团购、即时电商、移动出行,实现正向循环。

尽管遭遇反垄断调查,美团的边界扩张仍在继续,今年以来的重心是,美团优选,以及美团闪购、美团买菜。近年,美团推出【Food+Platform】战略,扩大对零售业务的投资。

以零售业务为主的新业务及其他板块,上半年实现收入218.88亿元,同比增长123.30%,但亏损额达到172.83亿元,主要原因为新业务烧钱,仅销售及营销开支就增长至108.49亿元。新业务及其他板块的亏损,导致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为-82.03亿元。

不过,酒店之后,美团的边界扩张,似乎并没有那么顺利。

王兴需要的是像到店和酒店那样稳定的盈利来源,而不是移动出行、社区团购这些烧钱货。

如今,美团稳定的盈利来源仍然是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上半年以151.87亿元收入实现了64.12亿元净利润,净利率高达42.22%——还是坐着收佣金舒服啊。但是,公司投入上百亿的社区团购业务,一直看不到盈利的希望。更为关键的是,整个社区团购行业已开始退潮,美团最终能否剩者为王?

随着反垄断调查及之后的行政指导,美团的战略布局可能也会逐渐慢下来。

之前,字节跳动、美团、滴滴合称TMD,被看做是BAT的接班人,现在,大家再也不提这样的说法了。

王兴删除了在饭否的所有发言,静静等待诺曼底登陆的时刻。

【本文作者,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