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58岁手机教母,做出人生第一个IPO:估值120亿

现在,中国芯片圈正涌现出一位位“铁娘子”,堪称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2021-10-29 15:48 · 投资界  张继文 刘博   
   

昔日手机教母重出江湖,即将坐拥一个IPO。

昨日(10月28日),唯捷创芯(天津)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唯捷创芯”)科创板首发顺利过会。这家鲜少被关注的芯片公司,背后掌舵竟是一位60后女性创始人——荣秀丽,她还创立过曾风靡一时的天语手机。

1963年,荣秀丽出生在河南一个工人家庭,16岁便考入了湖南大学。毕业后,她先在家乡的拖拉机研究所工作了十年,才开始了下海经商之路。在那个使用BP机的年代,荣秀丽开始做手机代理,后来创办盛行一时的天语手机,销量一度位居国产手机第一名。但随着智能手机兴起,天语手机落寞,荣秀丽转身进入芯片领域,在2010年创办了唯捷创芯。

一路走来,唯捷创芯身后集结了一个投资方军团——既有华芯投资、国科嘉和、元禾璞华、华登国际、贵人资本等一众VC机构;也不乏联发科、华为、OPPO、VIVO、小米等国内知名手机厂商。今年3月,唯捷创芯投后估值飙升至120亿元。

透过荣秀丽,我们梳理发现了偌大的半导体圈出现了多位铁娘子身影——执掌海思的“芯片女皇”何庭波,车规级芯片独角兽芯驰科技的CEO仇雨菁、AI芯片公司爱芯科技的掌舵者仇肖莘.....当然,还有全球半导体最有权势的女人AMD当家人苏姿丰。

“国产手机教母”投身芯片

58岁,她即将收获人生第一个IPO

这是一个河南小镇姑娘白手起家的创业故事。

1963年,荣秀丽出生在河南新乡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从小就学习成绩优异,她在1979年考入湖南大学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学习内燃机专业。大学毕业后,荣秀丽被分配到了老家一个拖拉机研究所当工程师,主要工作是研究拖拉机的内燃机,一干便是10年。

期间,她从工程师到高级工程师,一路做到所里的中层干部。但荣秀丽并不喜欢这种按部就班的生活,看到身边的人纷纷下海经商后更是按耐不住内心的想法。于是,敢闯敢拼的荣秀丽来到北京,考取了中欧商学院的MBA,并利用求学生涯游历了法国、意大利等国家,开阔了眼界。

1994年,荣秀丽进入香港隆成贸易公司北京办事处工作。这一份工作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一次客户调研过程中,荣秀丽发现手机在中国市场存在巨大商机,便建议公司老板拿下百利在中国的代理权。但没曾想,这个建议让荣秀丽所在的公司亏损了160万。

心存愧疚的荣秀丽咬牙决定承担这笔债务。1995年,荣秀丽接手了公司的存货和百利丰的代理权,成立了百利丰通讯公司。经过3年的调整,荣秀丽拿下了三星、爱立信等品牌的代理权,创办的公司每年销售额已经突破10亿元。

但荣秀丽很快意识到手机代理商的市场空间终究有限,于是决定做自己品牌的手机。2002年底,荣秀丽拿出全部家底1000万元,注册了天宇朗通通信设备公司,走上了自主研发之路。

创业初期,荣秀丽曾不惜重金聘请硅谷专家研发手机。但第一批天语手机的产品质量有着严重问题,让荣秀丽亏了整整8000万元。迫于高昂的研发成本,她转而选择外包,引进当时刚刚起步的中国台湾手机芯片企业联发科。

凭借市场营销和低价策略,天语手机从众多国产山寨机中脱颖而出。天语手机出货量达到1700万台,2008年更是达到2100万台,实现销售收入80亿元,市场占有率位列国内品牌手机第一位。这一年,胡润IT富豪榜发布,荣秀丽以财富42亿元排名第11位,人称“手机教母”。

令人惋惜的是,在功能机向智能机过渡的过程中,天语错过了转型的最佳时机。2010年后,苹果手机进入中国市场,小米、魅族等互联网品牌又迅速崛起,天语手机节节败退。然而,就在大家还在为天语手机的落寞唏嘘不已时,荣秀丽转身进入了芯片行业。

2010年,荣秀丽创办了唯捷创芯,扎进了射频前端芯片领域。与上一段轰轰烈烈的行事作风不同,荣秀丽这一次创业经历显得十分低调。直到今年6月,上交所正式受理了唯捷创芯的科创板上市申请后,作为唯捷创芯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之一的荣秀丽才算正式走进大众视野。

昨日(10月28日),上交所发布科创板上市委会议审议结果:唯捷创芯首发获通过。这意味着,几经波折后,58岁的荣秀丽即将迎来迎来人生第一个IPO。

三年半卖出13亿颗芯片,一年入账18亿

小米、OPPO、VIVO都是客户

向来低调的唯捷创芯,靠什么撑起一个IPO?

招股书显示,唯捷创芯是专注于射频前端芯片研发、设计、销售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主要为客户提供射频功率放大器模组产品,同时供应射频开关芯片、Wi-Fi 射频前端模组和接收端模组等集成电路产品,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无线路由器、智能穿戴设备等具备无线通讯功能的各类终端产品。

这里需要展开说明一下:唯捷创芯主要销售的射频功率放大器模组(PA 模组)是射频前端信号发射系统中的核心元件,作用是将信号放大,使信号功率达到天线发射以及被通信基站接收的功率要求,直接影响手机、平板电脑等设备的通信质量和续航能力。

目前,该公司射频功率放大器模组产品已应用于小米、OPPO、VIVO 等智能手机品牌公司以及华勤通讯、龙旗科技、闻泰科技等领先的ODM 厂商,其他产品也已实现对终端品牌厂商的大批量供应。

招股书显示,唯捷创芯报告期内4G射频功率放大器模组累计出货超12亿颗,5G射频功率放大器模组累计出货超1亿颗。根据 CB Insights 发布的《中国芯片设计企业榜单 2020》,公司的 4G 射频功率放大器产品出货量位居国内厂商第一。

芯片销量稳步提升直接体现在营收上。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2021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 2.8亿元、5.8亿元、18.1亿元和 17亿元,其中,2018 至 2020 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 152.48%。值得注意的是,唯捷创芯的净利润却没有同步增长。招股书披露道,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028.32万元、-3295.44万元、-10082.74万元、-1650.41万元。

近年来,国内企业仍在中低端领域充分竞争,面对头部厂商的竞争压力,公司可能采取为客户提供更佳性价比的策略获取订单。这一策略压缩了公司盈利空间,导致公司毛利率偏低。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分别为21.89%、18.04%、17.92%以及26.61%,低于境内同行业上市公 司和境外领先厂商。

与此同时,芯片研发往往需要长期消耗大量资金。据招股书披露数据,唯捷创芯的研发总投入分别为1.20亿元、0.73亿元及4亿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13%、12.52%和22.02%。最近三年,公司的研发总投入为 37,245.83 万元(含股份支付费用),但仍与国际厂商每年高达数亿美元的研发投入存在较大的差距。

如果唯捷创芯想要提升自身盈利水平、争取更高的利润空间,需要抓住5G时代的机会。目前,该公司于2020年初实现5G射频功率放大器模组的量产销售,并已应用在知名终端客户的多款产品中。

随着唯捷创芯即将挂牌科创板,或将能够为本土射频芯片行业带来新一轮变革,加速国产替代。

身后聚集一众知名半导体VC

今年估值飙至120亿元

自成立至今,唯捷创芯已至少完成8轮融资。投资方阵容中,既有华芯投资、国科嘉和、元禾璞华、华登国际等一线VC,还包括手机产业链上下游厂商,如联发科、华为、OPPO、VIVO、小米等。

股权结构显示,Gaintech为唯捷创芯第一大机构股东,在此次IPO发行前持股比例达28.12%。低调的Gaintech实则大有来头,是IC设计厂商联发科旗下公司,而这笔投资要追溯到2019年4月。

唯捷创芯在招股书中也透露,当时联发科基于其全球领先的SoC芯片设计企业的产业地位,长期看好射频前端芯片行业未来的发展前景,同时也在持续寻求射频前端产业内的优质成长型企业的投资机会。最终,经过长期跟踪和持续沟通,出于对唯捷创芯产品和技术的认可,双方签订了《Gaintech增资协议》,联发科子公司Gaintech以财务投资方式入股发行人。

随后在2020年10月,华为旗下的哈勃投资、OPPO移动、VIVO旗下的维沃移动、小米基金以18.85元/股的价格获得了相应的股份。按照股权转让价格计算,唯捷创芯此时的整体估值为10.35亿元。

今年3月,Gaintech又与昆唯管理等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由昆唯管理斥资1.8亿元持有唯捷创芯发行前1.50%的股份,入股价格为33.33元/股。值得一提的是,唯捷创芯此次投后估值已飙升至120亿元。这也意味着,不到半年时间,华为等手机巨头对唯捷创芯投资的浮盈已接近11倍。如若唯捷创芯最后成功登陆科创板,恐怕将不止11倍的回报。

当然,荣秀丽的身家势必也将水涨船高。招股书显示,荣秀丽直接和间接持有唯捷创芯24.19%的股份;总经理孙亦军直接和间接持有唯捷创芯14.1%的股份。双方通过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一共持有38.29% 的公司股份,为唯捷创芯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半导体隐藏一群铁娘子

她们,亲手缔造了一只只独角兽

而荣秀丽也并非个例。现在,中国芯片圈正涌现出一位位“铁娘子”,堪称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先放眼全球范围内,在芯片巨无霸AMD的传奇故事中,罕见地出现了一个中文名字——苏姿丰(Lisa Su)。1969年出生的苏姿丰,在24岁时就拿到了MIT的电机博士,曾在多家半导体巨头工作。2012年,AMD面临生存危机,为此重金挖来了苏姿丰。来到AMD后,苏姿丰一路升迁,并在2014年6月的改组中,成为公司历史上首位女性CEO。至此,AMD迎来了“苏姿丰时代”,此后更是实现扭亏为盈。去年10月,AMD正式宣布成功收购赛灵思,苏姿丰又开始了一场新的战役。

颇具戏剧性的是,就在苏姿丰出生的同一年,日后被称作“芯片女皇”的何庭波也出生了。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的何庭波,是一位通信和半导体物理专业硕士,她在1996年就加入到华为工作,一干就是20多年。何庭波历任华为芯片业务总工程师、海思研发管理部部长、2012实验室副总裁等职,并最终担任海思总裁。在她的执掌下,海思半导体静悄悄地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半导体公司之一,并进入全球芯片设计公司前五名。这两年,何庭波也频频从幕后走向了台前,渐渐开始为外界所熟知。

今年7月,车规级芯片迎来一笔重磅融资——芯驰科技获近10亿元B轮融资,创始人之一是一位深耕行业超过20年的女专家——仇雨菁。本科毕业于东南大学的仇雨菁,1996年进入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继续深造,并获硕士学位。此后,她在美国硅谷工作超过十年,并在2018年回国创业,与老朋友张强共同创办了芯驰科技。成立仅3年时间,芯驰科技已完成4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17亿元。

仅仅10天之后,AI芯片公司爱芯科技也宣布完成数亿元A+轮融资,背后的掌舵者同样是一位女性。1991年,刚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的仇肖莘去到美国南加州大学深造,获得了博士学位。毕业后,她先后在美国多家巨头公司任职,直到2018年回国担任紫光展锐CTO一职。2019年,她毅然辞职创业,成立了爱芯科技,专注于研发高性能、低功耗的AI视觉处理芯片。

以半导体为代表的的硬科技,长久以来被视为由男性主导的行业,理工男无数,鲜少女性角色。但现在,这一刻板印象正在被逐渐打破。“巾帼不让须眉”,这些高学历的铁娘子们,正在用自己的智慧开拓一番酷炫的事业。她们,值得成为更多年轻一辈的偶像。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