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成立17年,两次梦碎IPO,虎扑仍旧找不到“钱景”?

原有的商业模式已经进入瓶颈,新的商业模式也还未成熟,虎扑的上市之路注定坎坷,但如今的虎扑,上市已经成为其最优选。
2021-11-01 18:15 · 新熵  新熵   
   

2021年了,我们还是没能看到虎扑体育成功上市。

19年前,一个中文名字出现在了大洋彼岸的休斯敦中心体育场上,NBA火箭队选中了来自中国上海22岁的篮球运动员姚明,点燃了国人对于NBA的激情。

当时在芝加哥留学的公牛队粉丝程杭嗅到了一丝商业机会,开始利用业余时间鼓捣一个篮球论坛,hoopCHINA,虎扑前身,主要内容是翻译和整理NBA新闻。

前期的论坛算不上活跃,据虎扑创始团队成员奥贝斯坦对媒体回忆,2005年全站也只有上百名活跃用户。

但虎扑赶上了NBA在中国热度不断上升的期间,2006年,虎扑更是独家跟进了滞留美国的男篮球员王治郅回国的消息,使其一战成名,随后大把资深球迷涌入,虎扑也开始了社区粉丝维护和扩展之路。

截至目前,虎扑月活用户最高时已经触及千万,虽目前处于下降阶段,但不能否认虎扑仍是最大的篮球垂直类社区。

NBA永远在挑选能将其商业价值最大化的平台,然而在虎扑聊篮球,却可以在很长时间内成为一件较为稳定的事,这也是虎扑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但这不意味着,作为一家商业公司,虎扑的发展就足够安全,尤其是在迟迟找不到更好变现途径的社区论坛领域。

虎扑艰难“求生路”

事实上,在很早之前,虎扑其实就已经被规划好了未来。现在它所走的每一步,都在既定框架之中。

2005年,虎扑上线步行街板块,当时主要用来存放一些和主题无关的水帖;2006年,虎扑延续至今的主要商业模式诞生,迎来了第一个广告客户阿迪达斯;2007年之后,虎扑开始公司化运营,开辟出赛车、足球等多个运动版块;2009年虎扑推出独立电商平台,只不过上线两年后就关闭了;2012年,虎扑将社区已有版块统一,试图做一个综合性的体育网站。

然而,前些年虎扑无论怎么发展,始终是围绕新闻资讯+图文直播+实时交流的形式展开,这也是在虎扑的框架之内,并且从从结果来看,虎扑的转型效果并不成功,多年后程杭接受采访谈到这一弯路时称,转到移动端才发现,做媒体的空间不如社区大。

确实是这样,移动时代媒体的功能已经被稀释替代了,新闻开始在社交媒体和社区平台传播、引爆,纯门户媒体已经被时代抛弃,虎扑向综合性体育网站努力了多年也没能壮大成为一个体育社区。

其实道理很简单,尽管虎扑已经有多项运动的讨论区,但包括足球、羽毛球等运动在各自领域都有自己的专业垂直交流平台,也是虎扑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程杭在2018年底接受采访时也提到体育产业爆发期的问题,同时也表达出一个观点,那就是,体育各细分行业是互相不关联的。

可以简单理解为,很少有用户同时是多项运动的热爱者,所以也很少有人会因为虎扑有多项运动的讨论区而去选择使用虎扑,他们更愿意与自己圈内人进行较为纯粹的交流。

当然,体育网站的愿景不成功,虎扑还有电商。

早在2007年7月,虎扑便推出了交易区,为用户之间进行商品交易;2009年3月,虎扑推出了自家电商平台卡路里商城,但彼时淘宝等综合平台已风生水起,并且2009年正是“双十一”购物节的元年,各大电商平台混战,卡路里商城也在坚持2年后宣告倒闭;此后直到2012年6月 “识货”平台推出,虎扑的电商业务才算是正式稳住。

虎扑的社区垂直运动,虎扑的电商垂直运动装备,怎么看都是一门好生意,并且彼时的识货还有鉴别真伪这一竞争优势,使其迅速在内容电商平台中脱颖而出。

但无论是识货还是得物,本质对虎扑商业收入的帮助都不大,因为这些平台已独立运营,财务也与虎扑完全分开,在公司层面已经与虎扑无关,由此也无法计入虎扑财报。所以对于虎扑来说,这些电商业务能够给虎扑带来最直接的收益或许就是提升其在资本市场的价值。

只可惜,现在的虎扑已经两次无缘资本市场。

虎扑两次折戟IPO

2016年4月,虎扑首次报送IPO招股书,拟在上交所上市,当时虎扑拟募集资金4.2亿元,主要用于为互联网技术平台升级改造和补充流动资金。而根据招股书介绍,2015年虎扑的总营收为2.01亿元,净利润为3157.61万元。其中,来自广告业务的营收占比在2013年到2015年分别为55.64%、56.14%和60.78%,呈现出逐年上升的态势。

这绝非是一个稳健的营收结构,因为营收结构单一意味着抗风险能力差,以及成长空间有限,即便上市,利润可持续性也是个问题。对于大部分投资者而言,在选择类似投资标的的时候就会十分谨慎,而对于证监会而言,也会要求企业就营收结构单一等风险进行说明,甚至终止其上市。

果不其然,2017年3月,证监会公布了当年首批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终止审核企业名单,虎扑赫然在列。

证监会认为虎扑存在应收账款余额较高、周转率下降、业绩波动较大等问题。招股书显示,2013至2015年,虎扑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55.19万元、-2,324.73万元、320.24万元,远低于同期净利润1518.02万元、750.37万元、3157.61万元。不难看出各年数据变化巨大,净利润先下降超过50%,后又增长超过300%,可见虎扑经营状况确实不够稳定。

2019年4月,虎扑在中金公司东方财富证券的联合辅导下,再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当时两家保荐机构共委派17人组成虎扑IPO项目辅导工作小组,然而2021年6月,虎扑终止了IPO申请,疑似遭到字节撤资。最初得到字节投资时的大规模扩张,又以大规模裁员告终。

两次上市未果的虎扑,似乎已经来到绝境。

进入2021年后,“变动”成为了虎扑的主基调。据连线Insight独家获悉,今年初,虎扑开启了第一波裁员,当时整体裁撤了20%左右的人员,而到了今年6月,虎扑又开启了第二波裁员,此次也是裁撤20%左右的人员。

一位虎扑内部人士表示,最近这波裁员已经结束,但人员交接离职要到7月才会全部结束,预计到时候只会留下500左右的人员,而从2019年宣布启动上市至今,虎扑人员总数最多时达到了900多人。

此外,2019年的肖华事件导致众多NBA合作方纷纷暂停了NBA相关合作与传播,虎扑也受到打击;然而,虎扑还未等完全从莫雷事件中恢复过来,就遇到了突发的疫情,各大赛事的延期,也间接打击了虎扑;2021年3月,耐克、阿迪达斯等国际运动品牌被曝曾发出抵制新疆棉花的声明,瞬间引起一片声讨,虎扑也停止了耐克、阿迪的效果广告。

虎扑的主要营收本就来自广告,特别以体育品牌居多,一下子失去耐克、阿迪两大客户后,虎扑的营收可以说降至低点。

事实上,现在虎扑面临的困境,实际上与绝大多数互联网垂直社区无异:相关领域内用户规模已迫近上限,突破遭遇瓶颈,作为收入支柱的广告业务逐渐乏力。

不得不承认,当用户增量速度放缓,虎扑商业模式依旧被桎梏的情况下,多年来探寻的垂直社区红利正在走下坡路。虽然许多老用户随着年纪增长,财富积累、消费力逐渐提高,可能成为流量变现的潜力股。但从社区当下的风气、氛围来看,虎扑的情怀还剩多少也是未知数。

总之,目前虎扑已经处于多层求变的状态,只是改变的方向有些偏激,甚至为急于出圈做出一些可能并不适合虎扑的事,与饭圈群体的多次大战就是很好的例子。原有的商业模式已经进入瓶颈,新的商业模式也还未成熟,虎扑的上市之路注定坎坷,但如今的虎扑,上市已经成为其最优选。

【本文作者新熵,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新熵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