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父子联手,今天拿下一个疫苗IPO

父亲专注科学研究,90后儿子负责业务,联手做出155亿市值药企。
2021-11-05 15:57 · 投资界  刘福娟 刘凯程   
   

今天,又一家疫苗企业站上了IPO敲钟舞台。

投资界11月5日消息,三叶草生物今日正式在港交所上市,此次每股发售价为13.38港元,首日股价平开,按此计算,市值达到155亿港元。

三叶草生物的背后,是医药圈一对父子接力创业的故事。2007年,在生命科学领域久负盛名的顶尖科学家梁朋回国创业,与多位同领域知名科学家(包括百济神州创始人王晓东)一道创办了三叶草生物,打算将其此前发明的突破性Trimer-Tag©(蛋白质三聚体)技术产业化,随着COVID-19的爆发,该技术后来用于研发针对新冠疫情的重组蛋白疫苗。

梁朋专于科学研发,对业务开拓却不擅长,最严重时期公司账上只有100万美元。艰难之际,2016年,梁朋之子梁果应邀接手管理三叶草生物,他曾在美国投行从事生物制药领域的投资并购,对于公司战略了如指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梁果帮助三叶草生物扩张了团队,吸引来了多轮投资,并最终将公司带到了IPO敲钟的舞台,王晓东曾评价,自梁果加入以后,“三叶草生物开始腾飞了。”

与大多数生物医药企业一样,招股书显示,三叶草生物仍未实现盈利。不过,这并未浇灭VC/PE们的投资热情,出于对疫情持续期的判断,高瓴、淡马锡奥博资本、海松资本等众多知名机构一路加持投资,截至IPO前,三叶草生物共完成五轮融资,其中高瓴连投三轮,成为三叶草生物全球发售完成后的第一大机构股东。

父亲专注科学研究,90后儿子负责业务

他们联手做出155亿市值

三叶草生物的掌舵者是一对父子——梁朋和梁果。

从招股书和过往的媒体报道中,我们可以大致窥得父子两人创业的历程。梁朋,1961年出生于四川成都。1982年,他在北京大学获得生物学理学学士学位后,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留学生,远赴美国深造。1990年5月,他取得伊利诺伊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五年后,他又到哈佛大学医学院生物化学专业完成了博士后研究。他还曾获得美国华人生物医药科技协会颁发的科技创新奖及德国生物化学及分子生物学协会颁发的分子生物分析学奖。不仅如此,梁朋还曾在范德比尔特大学担任副教授。

读书期间,梁朋便发明了“基因差异显示技术”,1992年,他成立GenHunter公司成功将该技术商业化。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三叶草生物独有的技术平台——蛋白质三聚体化技术(Trimer-Tag)也是由梁朋发明。2007年,梁朋出资联合多位科学家,在家乡成都创办三叶草生物。同年11月起,梁博士还担任四川大学客座教授一职。

由于梁朋专注于科学研究,并不擅长业务拓展。他的儿子梁果,恰好弥补了自己的不足。目前,梁果担任三叶草生物的执行董事兼CEO,是一位90后,刚刚29岁。梁果从小在父亲的实验室中长大。由于父亲曾在大学担任副教授,他从小就有大把的机会接触基础生物学研究。高中时期,梁果在研究肿瘤坏死因子相关凋亡诱导配体(TRAIL)重组蛋白的时候,无意中,他得知母亲确诊乳腺癌的消息,因此坚定了自己投身生物技术领域的决心。

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生命科学和工商管理学的双学位后,梁果先后在多家银行实习,也曾在福泰制药Vertex Pharmaceuticals从事基因表达的研究工作。后来,他决定从更广泛的角度了解生物制药行业运作情况,因此加入了Centerview Partners。

梁果曾参与过的最大一笔交易是艾伯维(AbbVie)收购Pharmacyclics,当时出价210亿美元。据悉,这笔交易的中心就是轰动一时的BTK抑制剂Ibrutinib。而当时百济神州的主要候选药剂也是BTK抑制剂,王晓东在2016年为百济神州做路演时,梁果与他见面,并且聊起了三叶草生物的境况。

王晓东何许人也?在业界,他以创立百济神州而闻名。作为三叶草生物的联合创始人,他也是梁朋一家的挚友。聊天中,他们谈到,三叶草生物由梁朋主导科学研发,他们全是实验室里的科学家,公司业务拓展、融资方面需要人来掌舵。此外,公司的资金也很紧张。据悉,当时他们在银行里总共只有100万美元。公司成立10年来,他们只筹集到了1000多万美元,公司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三个月后,梁果决定发挥自己的特长,从美国飞到成都,加入三叶草生物团队,成为三叶草生物的首席战略官。尽管当时,他中文交流并不流利。

梁果的加入,给公司带来了新气象。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三叶草生物在多次筹得资金,用来开发疫苗和癌症治疗的研发管线。比如,梁果发现公司没有可靠的生产生物制剂的CDMO,于是就启动了一个为期三年的自有生物制药生产基地的建设。现在,三叶草生物在澳大利亚及其他多个地方设有子公司,并在澳大利亚开展了新冠候选疫苗的初步试验。

来自成都,新冠疫苗预计年底上市

如何撑起一个IPO

搭乘新冠疫情带来的疫苗风口,三叶草生物能起飞吗?

作为一家致力于为传染性疾病、癌症和自身免疫性疾病开发新型疫苗及生物治疗候选产品公司,凭借其独有的Trimer-Tag平台,三叶草生物有望成为首批在全球范围内商业化COVID-19重组蛋白疫苗的公司之一。

据介绍,三叶草生物新冠候选疫苗是首批在随机双盲临床试验中对德尔塔(Delta)毒株展示出具有显著保护效力的新冠疫苗之一。此外,它其对Gamma变异毒株的保护效力为92%,对Mu变异毒株的保护效力为59%。该候选疫苗预防任何毒株引起的重度和需住院治疗的新冠肺炎(COVID-19)保护效力为100%、中度至重度新冠肺炎的保护效力为84%。这也是全球首个在既往被新冠病毒感染人群中,通过随机双盲临床试验显示出能够显著降低新冠肺炎风险的新冠候选疫苗。

虽然凭借研发新冠疫苗被外界所知晓,但除新冠疫苗外,三叶草生物还启动了其他疫苗项目研发,包括狂犬病和流感疫苗等。在肿瘤和自身免疫性疾病治疗领域,也布局了多个治疗品种。

除COVID-19候选疫苗外,公司进度最快的项目是SCB-808(一款恩利(依那西普)生物仿制药,采用可立即注射的预充式制剂),公司正在国内进行SCB-808的关键性III期临床试验,预计将在2022年提交新药申请,准备商业化。

截至目前,三叶草生物的产品管线包括:六种Trimer-Tag©亚单位候选疫苗,两种Trimer-Tag©肿瘤候选产品,三种Fc融合候选产品。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在全球范围内,Trimer-Tag©是唯一一个使用人源三聚体化标记,设计及生产重组共价连接三聚体融合蛋白(三聚体标记蛋白)的三聚体化技术平台。

三叶草生物的新冠候选疫苗预计最快将于今年年底获批。招股书显示,在产能上,三叶草生物有四台2000升生物反应器,按最高产能未来有潜力每年生产超过10亿剂的SCB-2019。

由于从创立至今,三叶草生物还没有任何一款商业化产品,因此,它的收益主要来源于政府补贴和利息收入。根据招股书,2019年、2020年公司的营收分别为1690.8万、2434.1万。没有产品收入,它的亏损也在扩大,从2019年净亏损4863万元暴增至2020年前四个月的9.09亿元,两年多来,公司累计亏损约18.7亿元。

一年半估值翻8倍,

高瓴、淡马锡为前两大机构股东

尽管持续亏损,三叶草生物仍备受投资机构青睐。

IPO前,该公司共经历五轮融资。2017年12月,三叶草生物制药完成628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投资方为四川天河生物医药产业创业投资基金。2019年11月,三叶草生物又宣布完成3.04亿元B轮融资,由龙磐投资(Lapam Capital)和康禧全球投资基金(Delos Capital)领投;四川省健康养老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北京中关村创投、贝达生物医药产业基金以及金龙集团跟投。

值得一提的是,三叶草生物完成B轮融资后不久,恰巧2020年新冠疫情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爆发,于是仅仅过了6个月的时间,2020年5月,三叶草生物完成1.72亿元B-2轮融资,由高瓴创投独家投资。

谈及投资逻辑,高瓴创始合伙人、联席首席投资官易诺青在高瓴HCare2020全球健康产业峰会上这样解释道:“三叶草生物研制的重组‘S-三聚体’疫苗因其保留了新冠病毒S-蛋白抗原天然的结构,很可能是匹黑马。”

高瓴的罕见出手吸引越来越多投资方将目光投向三叶草生物。2021年2月,该公司获得史上最大一笔融资——2.3亿美元C轮融资,这次的投资方十分豪华,高瓴创投和淡马锡共同领投,海松资本和奥博资本参投,原股东康禧全球投资基金继续加持。此时,三叶草生物估值达到60.7亿元人民币,较前一轮B2轮融资完成后的16.3亿元估值增长了近3倍。

2021年10月25日,奥博资本、高瓴、淡马锡等领投并加码三叶草生物Pre-IPO基石投资,合计出资1.385亿美元(约10.77亿港元),占发售股份54.7%,按最终确定的发售价每股13.38港元算,此次IPO估值15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28亿元),相当于大半年左右时间,公司估值再翻一倍。

截至全球发售完成后,高瓴通过JNRY持有三叶草生物8.53%的股份,同时通过AUT-XXI持股6.29%,共计持股14.82%,成为三叶草生物第一大机构股东。淡马锡紧随其后,为第二大机构股东,通过Aranda持股8.53%。此外,Delos Capital、龙磐基金等也是重要股东之一。

“随着“S-三聚体”新冠候选疫苗临床开发的快速推进,三叶草生物在过去一年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易诺青表示,“我们非常高兴支持三叶草生物依托其创新的Trimer-Tag©(蛋白质三聚体化)技术平台,继续推进富有前景的研发管线开发。高瓴将持续支持三叶草生物,尽快为全球有需要的人群提供急需的新冠疫苗。此外,三叶草生物强大和差异化的疫苗和生物疗法研发管线,有极大可能在其他传染病、肿瘤等疾病领域取得新的突破。”

从开始爆发至今快两年时间,新冠疫情的阴霾仍未散去,给全球经济、民生造成了巨大打击,不过与此同时,也意外为中国疫苗企业创造了发展机遇期,如今从企业到创投机构,纷纷行动起来重仓“押注”中国疫苗的未来黄金十年。

三叶草生物制药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执行董事梁果表示:“本次香港上市是三叶草生物发展历程中的重要里程碑,感谢三叶草生物团队的精诚奉献和投资者的信任与厚爱。三叶草生物未来可期--近期我们有望通过提交附条件上市批准申请将我们的新冠候选疫苗商业化。公司上市是三叶草生物成为全球领先的生物科技公司的重要一步。”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