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体面人」俞敏洪体面地退出教培行业

除了研学项目,新东方也正在布局成人教育、素质教育,并开辟新赛道。虽然俞敏洪的“体面”博得一众好评,让外界对新东方重新寄予希望,但俞本人似乎挺坦然:“大不了尝试所有业务都失败了,新东方账上没钱了,我们喝顿大酒就散伙。”
2021-11-10 14:19 · 凤凰网  欧阳   
   

“教培时代结束。”

俞敏洪在朋友圈写下这句话,并宣布向贫困地区捐献8万套课桌椅时,他也许不会想到自己和新东方会再上热搜,且引发一场争论。

近期关于俞敏洪的两篇文章刷爆朋友圈,一篇是脆皮先生写的《俞敏洪,我敬你是条汉子!》,文章认为俞敏洪“落幕”时捐助桌椅、结清员工工资、对消费者无条件退费等行为展现了一个教育家的胸襟和气度,更展示了俞敏洪难得的体面、温度,与情怀。

另一篇是燕梳楼写的《我一点也不同情俞敏洪》。文章认为,教育的本质,归根结底是公益的。脱离了这个本质属性,充满了资本的泡沫,不仅摧毁了最基础的教育公平,还带来了可怕的道德坍塌。而俞敏洪和新东方,正是打破这个公平的罪魁祸首。两篇文章各有拥趸,随后在网上展开了激烈争论。

与此同时,风波中的俞敏洪在11月7日直播时表示,新东方未来计划成立一个大型农业平台,自己将会和几百位老师通过直播带货,帮助农产品销售,支持乡村振兴事业。随后11月8日,新东方成立新公司销售农产品的消息不胫而走。这意味着俞敏洪教育之外的新赛道—电商直播,已经迈出了第一步。这是新东方开辟的全新赛道。

“双减”政策落地后,新东方的K9业务缓慢摁下了暂停键,随后新东方开始向成人教育、素质教育转型。凤凰网《风暴眼》发现,虽受政策冲击,但目前的新东方仍有“转向”的余地和实力。内部人士告诉凤凰网《风暴眼》,其旗下国际留学业务正在扩张,2022年可能会把该项业务覆盖到所有年龄段的青少年学员。

内向的俞敏洪也做直播

北大时期的俞敏洪应该不会料到三十多年后的自己会去做直播卖产品。那时的他内向、自卑,普通话蹩脚、上课不敢发言、看到喜欢的女生不敢表白......而后来能够在公共场合谈笑风生的他应该也不会料到耳顺之年还要重新学做主播。

随着东方优选(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新东方正式进军电商直播。这家注册资本达1000万人民币的公司法定代表为孙东旭,孙栋旭是新东方在线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销售鲜肉、禽蛋、水产品、新鲜水果、新鲜蔬菜、食用农产品、饲料、化肥、低毒低残留农药等。

招聘工作也在同步推进。凤凰网《风暴眼》发现,在多个招聘平台,新东方已经开始招聘“直播运营”、“直播运营经理”、“直播带货-供应链端负责人(农产品)”,还有带货直播/短视频的编导负责人岗位,负责抖音、快手、小红书等短视频的策划、制作等。

此前还有新东方年薪100W招聘一位私域流量负责人的截图在网上流传。截图显示,该岗位将负责俞敏洪直播带货抖音和快手流量承接、用户增长和二次复购,对用户增长量和GMV负责。

早在9月17日的新东方高管会议上,俞敏洪就表示过要做直播,现在终于落地。而有其他教育机构卷钱跑路的前例,俞敏洪的这一行为被网友普遍赞赏。

有人认为,俞敏洪发现了新商机,如果能够建立起农民-新东方-直播-消费者的模式,那无异于把其他的中间商都给取代了。各方都将获益。

也有人觉得,俞洪敏作为领头羊在教培转型这条道路上探索,才是最值得鼓励的事。

有人认为,俞敏洪这一行为不好不坏,之所以转直播,是因为这行有钱赚。

电商直播不是新鲜事,业界商人通过直播的方式东山再起的例子也有不少。锤子科技罗CEO罗永浩因自己的6亿巨债,也不得不“委身”电商直播。“我对这个事儿(直播)本身是兴趣不大的,但招商证券的报告里提到了它的核心价值,我被报告分析得出的结论说服了,所以才决定做。”罗永浩曾表示。当年4月,罗永浩开启了直播首秀。

然而不到半年时间,罗永浩就成了“真香”系列中的一员。在去年9月份的综艺节目《脱口秀》中,罗永浩表示,所欠的6亿元债务,至今还债已超过4亿,还在线预测一年多之内就能还清。

无独有偶,雷军李国庆都开始了电商直播。去年8月16日,小米集团CEO雷军以超两亿的销售额完成直播首秀;今年4月,李国庆加入电商直播大军,虽然数据不算“漂亮”,但是也在一个月内实现了两千多万的销售额。

张朝阳不是新晋加入,作为个人爱好,他从2016年就加入该领域,从带货直播、综艺直播,到活动直播、知识直播,张朝阳已经驾轻就熟。

财经评论员张雪峰表示,俞敏洪,张朝阳等大佬直播带货的目的未必是一样的。俞敏洪可能是在整个双减政策对于教培机构打击之后,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而张朝阳可能未必是出于商业目的,有可能是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与外界进行接触,来寻求自身新的突破。

“体面人”俞敏洪体面的退出教培行业

11月4日,俞敏洪在朋友圈转发了新东方公众号当日的文章《当一辆红色卡车,驶向远方》,并附以上文字。

随着双减政策的落地,属于新东方的时代已经过去,让故事“更完美”的是,新东方将退租1500个教学点,清退后的新桌椅,捐给了乡村学校,并且有序裁员、结清员工工资;为消费者“无条件按比例退款”。

俞敏洪称光教学点装修费就花了六七十亿元,再加上赔偿相关违约金、押金,还有处理学费退款以及离职教师工资等等。同时,俞敏洪还在11月7日的直播中透露,将再有8万套桌椅捐献。因于此,网友称其“体面”、“悲壮”、“自己淋雨还想着为别人撑伞”。

而至今新东方账面未出问题的原因,俞敏洪透露是因为他坚持公司账面上必须能够满足如果有一天新东方突然倒闭或者说突然不做了,账上的钱必须能够同时能退还所有学生的学费并且能够支付所有员工的离职工资。

可以看出俞敏洪骨子里还有老派知识分子的担当,这种“体面”是多数动辄就破产的商人所不具备的。行业退潮、企业破产时,昔日风光无限的企业家有的卷钱逃跑,有的成为老赖,像俞敏洪这样能相对完美“收尾”的商人并不常见。

俞敏洪曾说过,人的生活方式有两种,要么像草一样活着,吸收阳光雨露,但是长不大;要么像树一样活着,即使被踩到泥土里,依然能够吸收泥土养分,长大后为他人遮风挡雨,死后还可以是栋梁之才。他鼓励人们做后者。

俞敏洪不仅鸡汤,而且毒舌。虽然现在备受瞩目,但之前的毒舌发言曾为他惹了不少祸。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前,俞敏洪虽然演讲、活动不断,但顶着“励志教育家”的光环,言论也没有引发太多反感。直到2018年“火药味十足”的“女性堕落致国家堕落”论,让俞敏洪苦心经营几十年的形象瞬间坍塌。

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在2018第六届学习力大会上。当天大会,俞敏洪发表了“在变革中教育领域的机遇与挑战”的主题演讲,说到激动处,俞敏洪脱口而出:“中国女人挑选男人的标准是要男人会赚钱,至于良心好不好不管,所以中国女性的堕落导致了国家的堕落”。

该言论一出,舆论立刻发酵。女星张雨绮首先发博诘问,“我只能说,北大的教育和新东方的成功都没能帮你理解女星的价值、没能让你理解什么是平等的两性关系、甚至没帮你明白什么是平等”。

伴之而来的讨伐声、质疑声不绝于耳,迫于压力俞敏洪当晚发微博道歉,称是想表达“一个国家的女性的水平,就代表了国家的水平”,但似乎于事无补,第二天(11月19日)美股开盘暴跌,中概股跟跌,与2018年6月15日108.23美元的股价相比,彼时已经跌到54.83美元,5个月时间股价腰斩。

不到一年,俞敏洪再度翻车,2019年9月19日,俞敏洪在2018年度寻访“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活动总结分享会上表示,“钱是个人能力的一种证明,当你的工资比同学少一半时,你的生命已经浪费了一半”。言论发出后引发官媒质疑,人民日报发文批评太偏激,在“给自己挖坑”。

今年以来,因为“年轻人不能躺平”、质疑某些教师素质,俞敏洪也多次遭网友群嘲,虽然一些言论并不全错,但当一个企业家建议年轻人不能躺平时,网友总会将之放在对立面进行嘲讽:

俞敏洪和他的江湖

俞敏洪北大期间的敏感、自卑源于出身。他来自江苏省江阴市普通农村家庭,父亲是木匠,母亲是当地的生产队长,姐姐是一个赤脚医生。1978年恢复高考,俞敏洪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了名,结果英语只考了33分,毫无意外落榜了。但俞敏洪不甘心,连续复读两年,终于在第三年考进北大。

进入北大后,看着那些那些衣着光鲜、家境优渥、外语流利的同学,俞敏洪的自卑感更甚。活动能躲就躲,人能不见就不见,用他后来的话说:“就是因为害怕失败,所以干脆不做”。

在后来的新东方“三驾马车”中,徐小平是北大团委文化部长,王强是北大艺术团团长,而俞敏洪,按照徐小平的描述,则是一名观众,“而且是大礼堂某个角落里的站票观众”。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出国热席卷全国,有条件的知识分子都在毕业后选择出国深造。俞敏洪的同学也纷纷出走他国,这让俞敏洪内心蠢蠢欲动。毕业第三年,即1988年俞敏洪开始准备留学事宜。然而世事难料,1989年国内的一些变化让美国收紧了对华留学政策,俞敏洪的早期出国梦就此夭折。

这也让俞敏洪看到新商机,意识到留学市场的广阔,于是1993年俞敏洪在北京创办了北京新东方学校。随着1996年老同学徐小平和王强的回国,“新东方的三驾马车”时代正式开启。

三驾马车合力将新东方送上教培行业老大宝座。但随着新东方的壮大,三人在价值观和利益上出现分歧,2006年新东方美股上市之际。徐小平和王强先后退出新东方。

退出的徐小平带着40亿成立了真格基金,后来王强加入,成为联合创始人。虽然王强鲜少露面,但二人带领的真格基金在完美日记、小红书、依图科技地平线、云天励飞等投资大案光环下,成了国内名列前茅的投资机构。在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活跃投资机构百强榜》,真格基金排名第18位。同年徐小平以60亿元人民币在胡润富豪榜排名684位。

上市后的新东方在遭遇浑水做空时,徐小平、王强也曾下场助阵。2012年7月18日,浑水机构向美国纽交所所有的注册读者发布了一份有关新东方的调研报告,报告认为新东方将加盟店业绩当作直营店对待粉饰报表、认为新东方利润率远高于同行,高得不正常等,审计机构德勤的联名让这份报告更加逼真。

随后新东方股价暴跌57.32%,市值蒸发近20亿美元,股价降至9.5美元。

“当浑水来了,我手上的新东方股票暴跌巨额数字的时候,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给俞敏洪打电话,看需要我做什么。”徐小平回忆当时浑水公司做空新东方时的情景。

随后俞敏洪开媒体发布会澄清浑水质疑,在徐小平等一众朋友的支持下,新东方成功反击。2012年7月19日,新东方股票大涨17.89%,报收于每股11.20美元。

这场战役中,还有一位值得大书特书的功臣—柳传志。当时的柳传志凭借自身影响力,号召企业家俱乐部中多位大佬出手,以3亿美元买入新东方股票,保住新东方。

时过境迁,当俞敏洪和在线教育行业因为双减政策大势已去,苦求转型时,当年伸出援手的柳传志,也因为联想科创板上市的风波再度卷入舆论漩涡。这一次,谁能救谁,谁能援助谁?

“双减”落地,新东方何去何从?

“双减”政策落地,让新东方暂时中止,这是新东方的无奈,也是它的命运。

从近几年营收和净利润看,新东方保持了较为稳定的增长,在企业运营上并没有太大问题。而此次“双减”政策对新东方有多大影响呢?

7月26日,旗下品牌新东方在线对外发出公告,表示积极接受配合,并“正考虑采取适当的合规措施”。随后又有媒体曝出,早在9月17日举行的新东方高管会议上,俞敏洪就曾宣布,秋季课程结束后将停止小学和初中学科业务的线下招生。同时会议披露了最新的裁员计划,据参与会议的高管表示,到年底新东方将裁员超过4万人。

不仅如此,“双减政策”后的股市也迎来大跳水,截至目前新东方在线股价跌超80%,市值缩水2300多亿港元,新东方暴跌50%。

10月25日,新东方在线在港股发布公告,称新东方在线将停止经营中国内地K9业务,终止时间为11月底。之前就有媒体报道,新东方在线旗下的东方优播已经关闭K12阶段学科类培训业务,多地东方优播已陆续关停。

根据凤凰网《风暴眼》梳理新东方在线8月份发布的2021年财报发现,K9业务占K12业务营收的58%至73%,而K12业务占总营收的55%,推算下来,K9业务占新东方在线总营收的30%左右。

不仅如此,新东方各地校区已经陆续有裁员消息传出,南京新东方学校工作人员告诉媒体,目前南京已经开始裁员,裁员岗位主要是教师岗,还有市场岗和营销岗等。北京新东方学校已经向家长明确表示,2021年秋季周末将停止义务教育学科类培训,同时将合规开设部分周内学科课程、周末素质类课程。广州新东方校区负责人也表示目前没有规划秋季后义务教育学科类课程情况。

虽然各地校区也澄清 “新东方在线”不等于“新东方各地分校”,没有关停K9 业务,但“双减政策”下,各地校区K9业务受影响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而根据9月24日新东方公布的2021财年年报,新东方业务中,包含K9业务在内的“K-12 AST、备考及其他课程的营收”占总计净营收的85.8%,约为36.69亿元美元。财报还表示,疫情期间海外备考的营收损失也是由这一部分补足,净营收不降反增了21.9%。足见K9业务对于新东方及新东方在线的重要。

虽然主营业务受损,其他一些业务并未受影响,业内人士告诉凤凰网《风暴眼》,新东方旗下艺术留学公司—斯芬克未受双减影响,目前正在扩建新校区,业务处于上升势头。他还表示,2022年新东方可能会把该项业务覆盖到所有年龄段的青少年学员。

除了研学项目,新东方也正在布局成人教育、素质教育,并开辟新赛道。虽然俞敏洪的“体面”博得一众好评,让外界对新东方重新寄予希望,但俞本人似乎挺坦然:“大不了尝试所有业务都失败了,新东方账上没钱了,我们喝顿大酒就散伙。”

【本文作者欧阳,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凤凰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