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我在「国内首款正经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现在借着虹宇宙这个新“红人”,最要紧的目的已经达到。而最终这个劣质的元宇宙产品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是10年前的QQ飞车,或是现在的贝壳VR看房?
2021-11-25 10:08 · 品玩  油醋   
   

来来来,元宇宙又上新了。

这个概念的菜篮子还没织出个底,里面的鸡蛋是越来越多了。

几天前一支上热搜的宣传片,把「虹宇宙」(Honnverse)推了出来。甚至有人说这是国内第一款正经主打元宇宙的游戏。

我也去试了试,让我们看看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进入游戏,首先需要创建一个形象,选个性别,调个眉毛鼻子嘴巴脸型,大差不差。

没有人对能立刻马上找到一个让自己在虚拟世界里沉浸下来的元宇宙抱有幻想,但我也没想到接下来会是这样一个接近网页时代的远古界面,还出了Bug。

从个人页面退出来后,「宇宙搜索」通向一张模拟人生风格的地图,地图上有两处被标记的地点,但都不能进入。简单来说,这更像一个静态页面,不过从这里可以回家——虹宇宙分了我一套房子,一个数字房产,名字是花园洋房户型A。进去是一个开间,两扇落地窗,除了窗外有一个花园以外,家徒四壁。

我花60个钻石买了张桌子,然后就没有钱了,甚至没钱买把椅子。那个“我”在屋子里走动,猫步加上外八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跳上桌子,原地升空不屈膝,非常诡异。

并且第一次跳起不小心停在空中了,因为这个宇宙还有点卡。

公共聊天室里很多人在问,“我进来了,可以做点啥?”,回答是装修房子,或者给自己买点装饰,但这都要钱,没有钱的话,你可以去逛逛别人屋子。

我去一个装修精致的房子里逛了逛,房主是个卖衣服的,我怎么知道的呢,因为她买了个电视,然后把自己推销衣服的短视频放在了里面。这很有意思,跟在堡垒之夜看Travis Scott一样。并且这一看就是个有钱人,因为电视要花好几百钻石,而且她住在SS级的环岛海屿里。

现在这世道,世界的尽头不是乌斯怀亚也不是铁岭,而是元宇宙了。脸书从Oculus切进去,微软给出了在虚拟空间做PPT的办公场景,还有林林总总一大堆以社交和游戏开头的新故事。

而我们眼前这个虹宇宙靠什么?

好家伙,房地产。

现在中国有几个年轻人有房子的,这一把酸楚的刀子算是干进咱们租房客的心坎里了。

准确来说,在注册账号后,我还等了几天才进去玩,和17万同样提前预约了的人一起。为啥等呢,因为我没有房子。

虹宇宙在10月28日开始内测,用户在线上预约抢购虚拟房产,有幸摇到号的用户就可以比大部分人提前进入游戏。虚拟房产根据房型和地貌从SS、S开始递减到C级,一共分为五个级别,公测前释出的房子只有3500套,一般是较高等级的虚拟地产。

在一个新宇宙先搞饥饿营销,很精明的冷启动策略。

好房子给分走了,并且分到的人可以提前发育。没房子的得等着,等到公测这天,一人一套A到C级的经济适用房,奋斗在个人。

等到大部分人开始准备奋斗的时候,阶层差距已经出来了,并且先发育起来的那一批已经赚一票开始退场了。

他们怎么“套现”呢?答案是闲鱼。

世界的尽头在元宇宙,而虹宇宙的尽头在闲鱼。英伟达的黄仁勋还在开发连接元宇宙和真实世界的虫洞,殊不知一个闲鱼已经足够。

“买房吗,极地木屋,超级稀缺,买两套送台钢琴,只要999,懂得都懂。”

炒房团,虹宇宙里也有,这倒是有虚拟映射现实那味儿了。

闲鱼上现在已经有无数的虹宇宙虚拟数字藏品卖家,大多数是来卖房的。现实里真金白银交出去,回头在线上对方把不能买卖的房产赠送给你。一套房低的两三百,高的挂到万元。还有手上握着四十套准备一次性出手的,虹宇宙自称NFT的数字资产暂时还没能摆脱现实。

我试着和一个卖家聊了聊,事实上最终更像是他履游戏客服之责给我介绍了下这游戏该怎么玩,以及向我又强调灌输了一次虚拟房产在其中的核心地位。过了几天他1500把两套S级房卖了,然后索性120块钱把游戏账号都出了。

在公测第一天就出现大批玩家挂东西往外卖,这种场面总让人感觉怪怪的,但这种击鼓传花的事在元宇宙游戏里可能会成为平常事。游戏厂、币圈链圈、VR/AR外设厂商,大家突然默契地给元宇宙拱火,其中有不少股价和钱的味道。这是一个让未来足够美的概念,但这先是一个赚钱的生意。

桌子和钢琴可以买,房产不可以,于是这些稀罕的高级别房产就成了这款游戏的基本盘。只要这些房产能被不停高价转手,这个游戏就能一直玩下去。

一个元宇宙的游戏,也首先是个赚钱的游戏。学会向下割韭菜,大家都不傻。

另一方面,当敏锐的第一批玩家不是奔着游戏性来的,游戏的粗糙和卡顿就是被允许的了。

这好像是近来出现的所谓元宇宙产品的默认风格。虹宇宙并不独行,百度的元宇宙产品「希壤」也是一副糙的不行的样子。人走路是漂移的,遇到空间里的其他玩家也不能讲话,甚至连最基本防止模型穿插的碰撞器都没设置。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逛冯唐艺术展的时候,会不小心整个人长到了冯唐身上。

这种倾向并不奇怪,毕竟「我的世界」和「动森」从表面看也是画面粗糙的像素风。Facebook都改名Mate了Horizons Workrooms里的小人也还是没有腿不是?甚至,你也可以这样解读这种粗制滥造:这种粗糙感反而刺激神经,一副天地混沌未开的样子,顺带着给人一种自己走在Web3.0这片希望的田野上的错觉。

理性点看,「我的世界」里每块砖都可以动,因此画面不得不降低要求来保证整个大沙盒的流畅度。可是我的花园洋房户型A(包括窗外的风景)里除了那张桌子,以及希壤眺望台上看到的景观,这些可全是不怎么浪费算力的贴片。我甚至没法打开自己家门看看家外面是什么样子。

希壤的粗糙让人很怀疑百度对这款作品的认真程度,而相比之下,虹宇宙的粗糙更真实一点,它可能就是身体跟不上意识。

天下秀董事长李檬在11月18日发布了公开信,声称虹宇宙是一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 虚拟社交产品,并且搬来VR、AR和MR(MIXreality混合现实)以及材料科学、分布式科学、AI 算法甚至量子计算来为自己背书。

这位董事长还在信中画了一张更大的饼。

“我相信很快我们就能在虹宇宙里建设一栋天下秀的‘大楼’,天下秀的全体员工要在虹宇宙的虚拟世界里共同办公一天,未来在虹宇宙里面也能够有更多的企业和机构,这样也是符合中国未来的低碳环保的大主题。”

但信息发布一天后,天下秀就收到了上交所的监管警示。原因一是天下秀涉嫌通过非法定信息披露渠道自行对外发布涉及公司经营业务等重要信息,存在误导投资者的可能;二是天下秀的主营业务并不涉及公开信中所提到的内容。

11月19日晚,天下秀迫于压力只好贴出澄清公告,表示这只是一款实现了基于3D的场景社交的测试阶段产品,尚未接入公开信中提及的硬件技术,并且公司“并未参与 AR、VR、MR 及相关硬件技术研发,亦无相关硬件技术储备或专利”

简单来说,天下秀直说了虹宇宙目前只是一个蹭元宇宙热度的初期产品,至于虚拟沉浸式社交的事儿,八字还没一撇。

不过反正股价是抬上去了。

在10月28日虹宇宙公布内测之前,天下秀的股价在过去一整年都呈下跌的趋势。傍上元宇宙之后短短20个交易日里,这个主业做“红人经济”的公司迎来7个涨停板。目前的股价比起10月末几乎翻倍,也超过去年同期的股价。

以“红人经济”为标签的天下秀,在2020年借壳A股上市后营收增长一直无法兑现成股价的提振。李檬一直试图揭下天下秀“传媒公司”的标签,塑造一个“平台型公司”的形象,也有希望借此拉高公司整体估值想象的原因。与此同时发生的是,红人经济甚至直播电商本身正在遭受越来越多的质疑。主业不稳的天下秀,需要一个够有嚼头的新故事。

现在借着虹宇宙这个新“红人”,最要紧的目的已经达到。而最终这个劣质的元宇宙产品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是10年前的QQ飞车,或是现在的贝壳VR看房?

本身已经不重要了。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品玩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