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充满希望的“精神乌托邦”:有趣的另一种元宇宙视角

2021-11-22 16:28 · 互联网     


近期,一则源自股市的消息,引发了互联网领域的广泛关注:深交所就11月以来部分涨幅超过60%甚至80% 的“元宇宙”概念股公司下发关注函,要求具体说明主营业务与“元宇宙”的相关性,是否能形成稳定业务模式,是否存在“蹭热点”行为等。政府监管部门的重视,恰恰在侧面反映了“元宇宙”已经从一个单纯的互联网概念,升级到了全民概念。

图:元宇宙畅想——电影《头号玩家》海报

毫无疑问,如果要评选2021年最热的一个词,相信非“元宇宙”莫属。自 3 月 10 日 Roblox 在纽交所直接上市以来,元宇宙热度持续上升,众多相关概念公司纷纷获得大笔资金。

海外方面,游戏平台 Rec Room 在 3 月底完成高达1 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该公司以 VR 社交游戏起家,用户已突破 1500 万;4 月中旬,Epic Games 融资 10 亿美元用于元宇宙相关业务开发,创下元宇宙赛道最高融资纪录。

国内方面,3 月 11 日,移动沙盒平台开发商 MetaApp 宣布完成 1 亿美元 C 轮融资,成为国内元宇宙赛道迄今最大规模的单笔融资;4 月 20 日,游戏引擎研发商代码乾坤获字节跳动近 1 亿人民币战略投资;5 月 28 日,云游戏技术服务商海马云完成 2.8 亿元人民币新一轮融资;8月,字节跳动又宣布收购VR龙头公司Pico。

与此同时,Facebook、英伟达、微软、谷歌、百度、网易等各互联网巨头纷纷宣布进军“元宇宙”,从VR设备等硬件到相关的游戏、虚拟人物等软件领域进行了全面的版图争夺战:

图:涉及“元宇宙”概念公司及所在领域(源自网络)

腾讯更是早早铺设了自己的元宇宙版图:

图:腾讯宇宙|Not Boring by Packy McCormick

巨头们激战正酣,尚未并入巨头版图的小公司们,在“元宇宙”的滚滚浪潮中,又该何去何从?——近几日虚拟美妆博主“柳夜熙”横空出世、迅速走红,也许是对此指出了一个方向。结合当下的“元宇宙”热潮、虚拟偶像与真人结合的故事性内容糅合而成的“柳夜熙”,可以说是“元宇宙”中人物形象的一大尝试,也证明了元宇宙生态对于优质内容的渴求。

图:虚拟美妆博主柳夜熙

1.“宇宙”初开,硬件先行,内容急缺

尽管当前对于“元宇宙”的具体实现方式以及对未来的影响还存在各种争议(例如罗永浩老师就在说完“不相信元宇宙会成为未来”几天后的清晨发微博:下一个创业项目是“元宇宙”!),但对于“元宇宙”是下一代的超级平台这一判断,已经形成了一个普遍认知。

对于“元宇宙”这个新兴平台来说,目前行业公认的基础设施是“BAND”,也就是Blockchain(区块链)、Game(游戏化)、Network(网络计算)、Display(显示),而每一个领域都有着重要的细分赛道,需要进一步的发展。 虽然当前的“元宇宙”还仅仅是一个雏形,但随着巨头入局、大笔资金注入,在基础设施软硬件方面相信可以得到迅速的突破,VR/AR/XR交互设备、网络建设以及AI算力、引擎及NFT等技术底座有望率先爆发。

图:元宇宙基础设施BAND

与基础设置软硬件设备在技术、成本等各方面有诸多限制不同,内容与生态拥有更为广阔的想象空间。也因此,内容与生态体系对“元宇宙”的支撑,显得尤为重要。而从Facebook改名META后创立「脸书情境实验室(Facebook Reality Labs,FRL)」,试图要吸引更多年轻人群;今年8月,爱奇艺、快手等纷纷注册元宇宙商标、大力宣传元宇宙概念;腾讯除了高举收购大旗,还在9月申请注册了近百条有关元宇宙的商标,其中包括“和平精英元宇宙”、“绿洲启元宇宙”、“王者元宇宙”、“天美元宇宙”、“逆战元宇宙”、“腾讯音乐元宇宙”等。

而和元宇宙相关的虚拟美妆博主“柳夜熙”的横空出世,也凸显了虚拟偶像在元宇宙内容构建中的日渐风靡。去年10月,爱奇艺率先推出全球首档虚拟人物选秀综艺《跨次元新星》,通过AR实时渲染并和真实场景结合,让虚拟人物和真人明星进行互动。今年10月22日,江苏卫视首播原创动漫角色竞演节目《2060》,把虚拟偶像带入人们的视线中,进一步拉近了虚拟和现实的距离。随着近两年数不胜数的明星“人设”崩塌,人设永远不会“出错”的虚拟偶像与仿真人,相信会随着“元宇宙”的浪潮撬动一个难以估量的市场空间。

图:爱奇艺虚拟人物选秀综艺《跨次元新星》

图:江苏卫视原创动漫角色竞演节目《2060》

腾讯等巨头近期在内容上的动作、各大视频平台近两年推出的虚拟偶像节目、虚拟偶像的入局等,说明了巨头或新公司们,大都从游戏文娱的角度切入“元宇宙”的内容构建。这也难怪乎被称为“中国第一位元宇宙架构师”的《三体》作者刘慈欣近日不无担忧地表示:“元宇宙将是人类文明的一次内卷,而内卷的封闭系统的熵值总归是要趋于最大的。如果人类在走向太空文明以前就实现了高度逼真的VR世界,这将是一场灾难。”

难道未来真的又是熟悉的那一番论调,Z世代在元宇宙的充分沉浸感之下,是真正“垮掉的一代”?

2.“元宇宙“的另一种内容构建:从积极心理陪伴与UGC进入

“元宇宙第一股”Roblox 在招股书中给“元宇宙”列出了八个要素: 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从这一“元宇宙”的未来形态分析来看,其实“社交”或许会是“元宇宙”内容生态的第一需求,而UGC是“社交”的重要实现方式之一。

图:Roblox招股书中的“元宇宙”八要素(来源:网络)

然而,无论是结合VR、AR等设备来开发相应的游戏、文娱生态,还是基于区块链等技术来实现身份唯一性等,都凸显了当前各方在“元宇宙”内容构建时候的忽视点:更多从技术角度来考虑内容构建,追求在“元宇宙”中酷炫的呈现效果,因此由于技术限制等原因,较难让普通用户参与,所以目前为止大都是PGC内容,且基本以娱乐方向为主。但对于如何更多让用户参与UGC,并且能够给予用户真正的现实帮助,还未得到重视,或者说尚未找到更好的办法。

与此同时,一家专注于积极心理学内容的小公司,在各大巨头尚未找到太好的“元宇宙”UGC落地方案之前,从“精神乌托邦”方向,用一款名为hope的APP,为元宇宙的建设提供了另一种视角:

在中国TOP级心理学专家洪新老师的参与指导下,hope围绕Z世代人群,融入积极心理学作为产品内核,以用户的成长时间轴,用户关系链,以及基于场景的“时间胶囊”为核心业务,建立了用户的真实人生映射,为用户带去一个个真实的“希望”,而这其实就搭建出了可以映射到“元宇宙”的UGC内容,而且是具有一定意义的高质量内容。而用户在hope所创建的时间胶囊等UGC内容,则记录了自己的成长、承载了对未来的期望,随着时间的增加,内容对于用户的价值成几何级数增长,并成为最好的产品壁垒。

图:hope时间胶囊功能

除了核心的时间胶囊功能,hope的APP内还有诸如一年之约、胶囊日记、21天陪伴等融入积极心理学原理的板块,也在潜移默化中陪伴和帮助用户成长。而能让人更直接联想到“元宇宙”的,则是hope里的小精灵。从原本用户一开始接触产品就出现的单一NPC,到近期新迭代的版本中,更为丰富的小精灵形象选择,和更多的功能抑或说是责任承载——通过用户为精灵起名、日常养成式的不断互动与升级,小精灵借助AI技术为用户塑造了一个温暖的陪伴角色,并正在基于社区塑造一个健康的“精神乌托邦”:不仅让Z世代能沉浸在平行世界,更能让她们在回归现实之后,心怀希望砥砺前行。

图:hope小精灵

而除了对APP本身进行持续打磨精进,hope还从今年开始,基于时间胶囊的使用场景拓展了B端的合作,通过与景区、酒店民宿、沪上阿姨奶茶等各大品牌、校园等的合作,在更为广阔的时间、空间维度,开始构建可以接入“元宇宙”的UGC内容生态,你可以理解为实景虚拟的Roblox,很多创作者在hope的景区等实景场中创造出虚拟的故事玩法,供游客玩家具身沉浸体验,还可以沉淀出丰富的数字资产。与美团点评等生活服务类应用不同,hope所构建的内容生态,是通过积极心理学原理,让用户珍贵的内容与关系链在hope沉淀,并通过时间轴、空间场景进行内容与人、场景与人、人与人的链接,成为有价值的数字资产,时间沉淀越久越珍贵。

3.hope的坚持与价值

hope是上海爱练科技有限公司所创建的app平台。这家2015年成立的公司,从2017年开始推出hope,锁定Z世代人群作为自己的主流用户人群,并专注于产品的创新,针对他们的精神诉求不断进行优化。作为一款由小团队开发的创新软件,hope凭借创新的产品设计和充满未来感的体验,在各大应用市场收获海量用户的极佳口碑,并被众多用户誉为“宝藏软件”,更成为了国内主流应用市场史上首位创新奖项“大满贯”得主,先后斩获vivo“极光奖”、OPPO“至美奖”、三星“星光奖”暨三星年度推荐12佳App、小米“金米奖”、 华为“匠心奖”。

图:hope启动页获奖截图

据hope创始团队透露,目前hope刚刚又完成数百万Pre A轮融资,未来将继续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产品研发,对“hope精灵”进行全方位的优化与迭代。新版本中的“hope精灵”是与用户产生更深情感连接的“虚拟偶像”,从真实世界,到进入平行世界,再回归现实,hope更关注回归现实后,给用户的帮助与反馈,并希望在这一过程中,给到用户尤其是Z世代人群心灵上的自我成长。hope小精灵这一定位,与游戏娱乐类的NPC就有了本质的差别。

与此同时,hope也将继续拓展B端合作,更多将情感连接应用于景区、品牌等线下实际场景的验证之中,提前为数字资产的创建与转化、与B端合作方的价值共创打下基础。

图:hope与沪上阿姨的合作截图

对于这些UGC内容价值与这种内容的稳固关系链进行的最好诠释,则是围绕“时间胶囊“的一个讨论:2020年中旬,一个用户的丈夫联系到hope团队,因为妻子不幸去世,希望hope方可以提前解锁她妻子埋下的“时间胶囊”,并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但hope的运营方经过漫长的内部讨论,还是决定尊重她妻子当初创建“时间胶囊”时的遗愿,到原定的时间再开启胶囊。或许这就是hope这个名字的意义:“Where there is life,there is hope.”

4.“宇宙”动力强劲另一种视角亦有可为

诚然,当前对于“元宇宙”的看法还存在分歧,毕竟有对游戏产业的争议与质疑作为前车之鉴。人们在沉浸平行世界后,如何回归现实,并将收获用于现实更值得所有生态公司考虑。

但从各大巨头对于“元宇宙”的大举投入来看,“元宇宙”或将成为不可阻挡的一大趋势。未来可能成为“元宇宙”与现实宇宙高度重合的二元世界。而在逐步“元宇宙化”的过程中,大胆猜测,hope的这种独特的积极向上价值观与高粘性社区属性UGC内容生态,可以与不同公司主导创建的“元宇宙”进行内容上的嵌套合作,增强“元宇宙”与现实关系链之间的稳固联系,未来也将成为“元宇宙”生态的重要组成。“元宇宙”不仅仅是一个娱乐的世界,更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平行世界。

图:hope启动页

当前,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接近尾声,近几日字节跳动旗下两款最核心产品(抖音、今日头条)DAU 都增长乏力足见一斑。在用户数增长乏力的阶段,追求更高时长以及更高的ARPU成为重点突破指标,“元宇宙”无疑成为科技公司当前重点布局的方向。作为新兴赛道的“元宇宙”领域,业已被各个技术领域顶尖的公司所接纳,并得到了资本的认可,这为未来“元宇宙”的发展提供了强劲的动力,与巨大的想象空间。 而在这种想象空间之中,换一种“元宇宙”的视角,或许亦大有可为。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做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