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从巅峰跌入谷底,校外教培等待重生

目光由微观至宏观,从教培行业整体来看,整个行业的变革已成为必然。大换血之后,能否迎来一个更健康的生态?
2021-12-23 18:19 · 微信公众号:锌刻度  锌刻度   
   

两年前,新冠疫情将在线教育行业推入了一个鼎盛时期,线上教育的巨头们短时间内取得数量级的突破,行业增长可以用爆发来形容。

然而,两年后疫情再次“反扑”,从学龄段启蒙教育风声见紧,到一则“双减”政策的落地,让线上教育的境遇大不同两年前,一时间兵荒马乱,行业跌入冰点。

2021年,寒冬、转型、裁员、活着,成为了整个教培行业的关键词。行业的大势已变,彼时铺天盖地的在线教培宣传广告,也紧跟着“隐身”了。企业忙于另寻出路,“裁员潮”中的从业者也不得不转身而去。

最近的消息来自于好未来,12月22日10点,好未来举办了一场线上全员告别会。按照之前的公告,一周之后( 即截止2021年12月31日 ),好未来将正式关停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服务。这也就意味着,所有中小学教培老师约2万多人会全体离职,高中将暂时保留。

“大换血”之后,一个更健康的行业生态会出现吗,校外教培能否迎来一个更好的未来?

关键词1

大象转身

叫停K9业务,走向素质教育

回顾2021年,在“双减”政策之前,转型的苗头出现得更早一些。

彼时,监管的着力点集中于启蒙阶段。早在今年3月30日,教育部发布的《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违规进行培训。5月,由于针对启蒙阶段的校外培训监管日趋严苛,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于今年 6 月 1 日实施,其第 33 条规定,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

于是,学而思网校等多家在线教育平台纷纷下架学前年龄段课程,众多AI课品牌则先后更名试图规避“学科培训”的风险。

高途集团方面当时表示,基于上述原因,公司决定停止小早启蒙面向 3-6 岁儿童的招生工作,并据此对组织架构和人员进行调整,“我们还是要响应政策号召。”;火花思维旗下的 “小火花 AI 课” 更名为 “小火花启蒙”;作业帮旗下的“鸭鸭 AI 课”更名为“鸭鸭启蒙”,还将覆盖年龄由“2~8 岁”升级至 “3~8 岁”。

与此同时,以美术、写字为代表的艺术类课程却持续瞄准着幼龄儿童,并以“AI课”的形式迅速走热。正如锌刻度此前报道提到,美术宝1对1和小熊美术AI课二者累计付费学员超50万。

真正“寒冬”是在“双减”之后。如锌刻度在提到,“双减”后,从新东方在线,到卓越教育,各大教培机构叫停K9业务,转型便成为了不得不做的选择。

新东方在线终止K9业务的公告

成人教育成为转型的方向之一,早在2021年3月,网易有道便对外宣布成立“有道成人教育事业部”,且在西瓜视频、抖音等众多短视频平台增加网易云课堂的广告投放;不久后,高途教育也宣布调整业务,打造了专注成人业务的高途学院;作业帮则早在年初就上线了成人教育品牌“不凡课堂”;就连字节跳动也上线了“不倦课堂”,主打教师培训。

但更多的在线教育机构开始转向素质教育。新东方、好未来等赶在“双减”意见发布前,就集体变更了经营范围,其中新增了艺术、体育、科技类培训。

其中,新东方推出的素质教育成长中心下设艺术创作学院、人文发展学院、语商素养学院等六个板块。而锌刻度此前的一文也提到,新东方在其他城市已经陆续有素质教育课程落地。南京新东方在更早些时候就成立了素质教育发展中心,主要聚焦语言、艺术、科技等领域,并上线了面向3-12岁孩子的素质类课程,包括儿童美术课程“泡泡美术”和口才表达课“博文妙语”。

而新东方、高途和网易有道,布局STEAM课程和研学游的脚步最近也尤其密集。锌刻度在中也曾写到,据爱企查相关工商信息,近日,网易旗下全资控股公司成立有道研学(杭州)旅游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有道研学”),注册资本500万元,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网易有道CEO周枫

除此之外,保高中段,发展托管业务也成为了在线教育的主要战术。其中,好未来就推出了课后托管班“彼芯”,主要以开设线下课后成长中心为主要业务模式,招收小学生,提供放学接送、餐食、课内作业、自主提升等服务。

总的来看,无论是向成人领域开拓,还是竭力保住高中和素质教育阵地,都不算容易,但校外培训赛道的玩家们别无选择。

关键词2

裁员之后

降薪转行还是留下转岗,何去何从

教培企业转型的过程中,裁员大潮袭来,在线教育从业者们也难逃这一粒时代的沙。

“亲爱的同学……今天的别离是为了更好的未来。”此前,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在裁员风波下写给员工的信件中如此写道。

而这仅是一个缩影。7月30日晚,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发布的内部信坦言,“我们之所以做出如此艰难的决策,核心动机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运营模式,我们必须聚焦我们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我们必须为未来的发展备好充分的弹药和资金。”

而好未来创始人、CEO张邦鑫在内部沟通会中也坦陈:“裁员肯定还是会裁员的……没有需求的业务肯定会被关掉,相应业务上的员工能内部转岗就先转岗,不能转岗的公司会按照国家法律给予赔偿。”

好未来的线上告别会

“线下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3.8%,线上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4.1%。”12月21日,教育部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负责人在教育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上,介绍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有关情况时表示,目前,校外培训治理工作取得了明显进展,学科类培训大幅压减。留下的培训机构一部分转为非营利性机构,不适合转非的将被进一步注销。

而据光明日报此前报道,“这意味着未来一个时期或有三分之二左右的学科类培训机构面临关停并转的局面,与此相对应,在扣除部分兼职和灵活就业人员后,可能还会有300万到400万人需要从现有岗位上进行转岗再就业或转型再发展。”

锌刻度此前曾在报道中多次提到,教培机构此前主要分为“辅导教师”和“任课教师”两类,负责上课的在线老师们在这些免费的公开课中展示自己的教学成果,吸引学生,教授一些知识点之后再推荐“完整版”的收费课程。而负责课堂维护的辅导老师或助教老师,则需要做好社群维护,教学反馈以及正式卖课。“底薪+绩效考核+续报率”的工资体系,决定了他们“老师+销售+客服”的职业身份。

这意味着,销售人员在教培企业中的占比不容忽视。而这个岗位既不属于教学岗,又不属于单纯的行政岗,很难定位,导致很多人在离开教培行业后不知如何选择匹配的岗位。

“尤其是在这么多和你差不多工作经验的教培从业者一时间都涌入市场后,很多人一看你的工作经历,可能就直接划过了。”此前被字节跳动裁掉的畅畅如今已经找了近三个月的工作,“好在赔偿费用都按照规定发放了,靠着这笔钱我还能再投一段时间简历。”

对于此前主要负责上课的老师们而言,如果不彻底转行,路径则无非是转岗、考取公办学校在编教师岗位、进入民办中小学校、还有一些目前打算休息之后再深造。

其中,转岗的机会似乎并不小。毕竟,目前许多在线教育机构都在招聘素质教育类目的老师。据锌刻度此前报道,8月份多地的新东方都发出了对美术和口才教师的招聘信息,而招聘要求也有所差异。其中黄石新东方对口才教师的要求并无学历要求,并提出可以接受应届毕业生。

锌刻度在中也提到,作业帮在8月初密集发布了多条对高中教师的招聘信息,其中包括高中各科教研老师和高中各学科的主讲老师。

只不过,从学科教育转向素质教育或者其他学段的教育,其实几乎意味着整个组织结构的变动。校外培训机构的老师即便是此前有学科教育的教学经验,也还需要一定的学习时间来适应新的课程等。

关键词3

行业重生

集中资金和实力换血,或许还能换来“新生”

目光由微观至宏观,从教培行业整体来看,整个行业的变革已成为必然。学科类培训由周末转至周中放学后,成为大势所趋,甚至有不少教培机构选择断腕结束K9业务。而素质教育则成为另一片竞争激烈的主战场。

风暴来袭,船大难掉头,无论是往哪条路径上转型,都绝不容易。但也不必过分悲观,过度唱衰教培行业。从某个角度来看,“双减”这个转折点,或许能让此前教培行业失控的脚步暂停,重新思考一个更能长远发展的方向。

在危机面前,若是能潜下心,集中资金和实力经历一场换血,或许还能换来“新生”。

正如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此前所说,“校外培训机构在转型时,一定要搞清楚一个基本事实,做大教育生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果还想通过搞教育培训做大机构、上市,可能怎么转型都会碰壁。继续做教育培训,必须坚持做教育,那么,站在做教育为受教育者提供差异化教育选择角度,还是可以有所作为。”

此外,家长们的态度也或将影响这个行业的走向。政策落地后,家长们的焦虑却仍然存在。所以,另一种可能性是,从短期来看,周末或许会由素质教育来弥补补习空档,但从长期来看,亦有可能在以后,“隐身化”的学科培训会占据周末。

打击补课多年的韩国的现状,或许能够给中国的教育一定警示。尽管韩国政府此前多次发布教育改革政策禁止课外补习,提出无论提供辅导的老师还是聘请老师的家长,都将受到处分。韩国当局还派出“课外辅导打压队”,来对老师和学生进行震慑。

但据凤凰网此前报道,“此次打压的确极大地缩小了私人补习的规模,但并没能根治课外辅导,也没能阻挡寻求课外辅导的学生家长。家长们规避政府“课外辅导打压队”的方法也是千奇百怪:让老师在深夜11点到家里提供辅导、把老师伪装成亲戚或家政阿姨、躲到郊外别墅进行辅导、甚至在轿车或汽车上进行辅导等等。”

韩剧《天空之城》截图

事实上,在中国,这些现象已然有了端倪,“黄山老师别墅内补课被查处”等新闻早已见诸报端。

所以,一如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要真正规范培训市场,缓解家长焦虑,最重要的还是改革体制机制,打破唯分数论。”

只有当上层机制有所改变,教培行业进一步规范,一个更健康的行业生态才有望成为可能。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锌刻度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