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教培,卷入考研考公大潮

在时代的大浪拍打之下,曾经的教培行业从业人员,又将走上哪些职业与人生的新路口呢。
2021-11-27 16:25 · Tech星球  乔雪   
   

向前回看,“双减”政策已经落地4个月;向后瞻望,今明两天(11月27日-28日),202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将进行专业科目及公共科目笔试。

据中公教育统计数据,2022年国考计划招录3.1万人,超200万人报名,创历年报名人数新高,热门岗竞争比达20813:1。

而不久后的12月,也将相继迎来教师资格证考试、研究生考试。其中,考研人数也在激增,对比2021年的377万人数、2020年的341万人数,甚至是过去十年的考研人数,2022年考研人数是创下了新高,达到了惊人的462万人。

考研、考公务员的双新高背后,也是更多互联网机构的教培人在选择新的命运出口,将奔赴人生的第2座考场。在时代的大浪拍打之下,曾经的教培行业从业人员,又将走上哪些职业与人生的新路口呢。

头发一把把掉,但我只能背水一战

讲述人:小羊,教培机构销售,25岁

我虽然毕业才3年,但是几乎做过这个行业内的所有工作,我本科就是学小学教育的,在教培机构当过作文老师,做过助教,做过幼儿园班服,最后一份工作是教培机构的销售。

“双减”,我记得还是夏天七八月份,那时候昆明还很热,我们的机构新建了一个校区,正是如火如荼想要搞大规模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曾期待着,随着机构规模的扩大,生源会越来越多,我的工资也会越来越高,生活也会越来越好的。

前提是,我觉得因为生活变好了,我的病情也能得到稳定。顺便说一句,我是一个有严重精神障碍的病人,“双向情感障碍”是写在我的病历上抹不去的一行字。

我们这个教培机构原来其实并不专注于做K12,这个新校区,是专门为了K12新建的。校区刚刚建好,“双减”政策就出台了,就是这么的巧合。

政策刚来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过立马辞职,只是想休息一段时间。因为,可k12生源全部都没有了,意味着做销售要背负的业绩就更大了,工作时间也调为了007,要随时在线,随时解决家长的各种问题要和家长保持交流。每周名义上有一天的休息时间,但是这一天也要随时保持工作状态。

“双减”之后,作为销售来说,如何去挖掘家长对素质教育的需求,这成了一个问题,我们需要想尽各种办法去挖掘家长这方面可能的需求,工作量就越来越大了。“双减”是7月底颁布的,8月困难就来了,整个8月我记得只休息了两天。

“双减”后很多大教培机构都在裁员,其实,如果我是大机构的,能拿到补偿我应该也会很开心,但是对于我们这种偏远地区的小机构来说,根本不会有补偿的,我离职之后还把绩效扣了。公司也没有明确说要裁人,但开始实行末位淘汰制,业绩不好直接干掉。

如果不是“双减”,其实我是准备一直干下去的,我还挺喜欢做销售的,我喜欢跟人打交道,但是病情又变得严重,所以只能辞职。其实摆在我面前就三条道路,考研、考编、考公。

我分析了一下自己,公立学校那套写教案写材料的我不喜欢,由于身体原因,考公的话体检一定会被pass的,所以就只能考研。这次我选择了自己更喜欢的历史专业,于是我变成了三跨(跨地区、跨专业、跨学校)考生。我想挑战自己,就选了学术硕士,但是悲催再一次降在了我的头上,学术硕士缩招了。

因为吃了镇定剂,所以常常睡眠很多。复习不进去的时候,就比较悲观,觉得身心俱疲。但现在也能回想起来,自己最痛苦也最充实的加班时光,每天都是凌晨才下班,天天都在冲业绩,但最后想想我用自己的努力挣了一万块,就还挺自豪的。

11月底复习进入冲刺阶段了,我就用那段时间的经历激励自己“我能行我能行”,隐隐的还有一种羞耻感,那种考不上的羞耻感、不知道过年怎么和亲戚聊天以及脱产半年一无所获的愧疚都在支持着我,压力太大,我的头顶有一块儿已经没头发了。

其实,我知道即便是考上了之后还是要面临找工作的问题,我喜欢大城市,喜欢人多的地方,考研就是想再提升一下学历,现在找工作研究生文凭不是还能比本科生多几百块吗?我想去北京,想去看看大公司是什么样的。

年纪大了,想考公都没有办法

讲述人:陈帆,教培机构合伙人,34岁

我是一个教培老人了,大概五六年前,就开始进入教培行业,一开始是自己做老师,后来直接加入了一家小创业公司,算是成为了一个小的合伙人,当时那几年给我的感觉是,整个行业都在欣欣向荣,我觉得自己入行入对了,以后的事业都会非常的顺利。

一个最直观的感觉是,我们的班在不停地增多,上个月才找够的老师,下个月又要再招,虽然很忙,但是其实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那时候太忙了,但我还是选择生了孩子,一是因为年龄,二是因为害怕以后会更加忙碌,就更没时间了。

还有一个小的幻想是,我觉得等过两年说不定我就能提早实现财务自由,到时候我就能专心在家陪伴小孩成长了。但是“双减”来得太快太猛了,有些梦突然间就击碎了。

像我这样的年纪,面临的是更大的压力,而且作为职业女性来说,我的年龄在职场上不具有任何优势,想要转换赛道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如何能在自己原本的领域上重新开始,这成为了一个之前完全没遇到过的命题。

之前想的总是如何招聘老师?如何招生?如何扩大生源,让家长满意,如何增加续课率这些问题。今天发现,当整个行业都化为泡沫的时候,曾经的问题不再是问题了。

“双减”之后,整个机构其实都是关停的状态,公司几乎没有进账,一直都是在倒贴钱,每次和财务算账都是一次崩溃,我知道公司的大股东只能比我更崩溃,更难受。

有一天我做梦,梦见有人来查封我们机构,我看着封条就一直推门,然后一直叫一直哭,最后是感受到眼泪打湿了脸,被惊醒了。

现在,我觉得调整自己比调整事业更重要。而且作为妈妈来说,你的情绪是能非常直接地传导给孩子的。既然事业上已经都落到低谷了,那么就还是好好提升自己比较重要。

考公的话,年纪上不允许了,我报了一所名校的MBA,一方面是提升自己,让自己静下来学习一些东西,我想要获得一点缓冲;另一方面,MBA上有可能帮助我打开思路,解决之前经营上遇到的问题,能够结交到更多的人脉,我觉得这个对以后的帮助还是很大的,无论之后是不是还做教育这行。

其实,我现在想明白了,很多东西都是命运注定,你要诚实勇敢地面对它。

当起“住家老师”,老有人说是保姆,这一次我只想找回自己

讲述人:笑笑,教培机构讲师,29岁

在“双减”之前,我不知道还有“住家老师”,这样一种职业。

这份工作是我之前在教培机构的家长介绍的,因为“双减”的原因,更多中产家庭为了不让孩子的教育受影响,就采用了这么一个折衷的方法。

所谓的住家老师,其实有点儿像担当了半个家长的角色。早上,我安排了早自习,所以我会提前起床,顺手做一些早饭,然后和小朋友一起吃,给他复习昨天的功课,然后送他去上课,之后的时间我就可以自己安排。

晚上,放学了再把他接回来,做作业辅导和补习,一直到晚上睡觉之前,因为在家里工作,不能什么时候都分得很清楚,所有,有时候我也会帮忙做一些家务。现在的这个小朋友其实挺乖的,家长也很好,工资比我在教培还要高一些,而且工作量也不是很大,整体下来我觉得这份工作还是蛮好的。

“双减”之后,一开始没想让家里人知道,但是新闻闹那么大,家人肯定多多少少知道,有一次我妈就问到我现在的近况,我就坦白跟她说了,但她不太能理解这种职业,她就觉得这就是在别人家里做保姆。

其实我还挺乐观的,我觉得一切都是一种经历,“双减”也好,失业也好,做住家老师也好,都是人生很宝贵的财富,很多人并不具备这样的被命运选中的机会。

因为我之前在澳洲生活在一段时间,英语是不成问题的,其实重新找一份工作应该也不是很难,但我觉得我需要找一段时间静下来。不要再进入一个循环往复的忙碌怪圈。

之前在教培机构的时候,如果一天的课排得非常满,一顿饭都吃不上,现在的生活比较自由,我能好好吃饭,看到一天到晚的阳光的变化,还能静下心来,真的了想自己想要什么。

说实话,我反思了一下,还是真的很喜欢教育这个行业的,我喜欢讲课的时候的感觉,就是对自己知道的事情非常有掌控感,也渐渐地开始对教育心理比较感兴趣。

我是在考研报名快结束的时候才报名的,其实备考比较佛系,主要是想系统地了解一下,教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其中的很多知识点我在教培机构都是知道的,现在能系统地了解和内化一下,加上我有一大块时间是自由控制的嘛,我也不想浪费。

我没想过考不上会怎么样,我觉得专注眼下比较重要,能够帮助我找回自己,找回信心,重要不是世界怎么样,是如何看待它。

退订特斯拉、在职偷偷摸摸学习,我想要一个稳定的未来

讲述人:晓奇,教培机构讲师,28岁

裁员大概分了4波,第一次是裁掉了一大堆销售,再是刚入职没多久的新人,然后是有些业绩不太好的,再就是整个部门的砍掉。现在留下的要么是一些很资深的老师,要么是以前业绩非常好的同事。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我也是留下的那一批。

考公务员的想法其实很早之前就有了。当时想的是再多赚半年的钱,等到省考前就离职。但“双减”的来临让我没办法多做选择,当时的考虑是,如果没有现金流,我会变得特别焦虑,给家里人也不好交代,留下了就算是收入少了,但我还能有时间复习。

但“双减”后的工资发出来,我就后悔了。比之前减少了一半还多。我一直想买辆车,夏天的时候我其实是订了一辆特斯拉的,已经交1000块定金,销售就一直催着去提车,但因为那时候正赶上暑季,工作比较忙,就想着拖后一点再去提,但现在,我已经不奢望我能开上特斯拉了。已经在拜托销售帮我把这个订单转掉。

我之前就已经有预感,这个行业不会做很久,现在看来这种预感是对的,从内心来看,我是一个蛮希望稳定的,公务员嘛,大家都知道是铁饭碗,我觉得比较能满足我这种求稳定的心态吧。而且“双减”过后,我真的是不想承受一点点的变化,我甚至是厌恶风险。

因为还在职,在公司里,我只能偷偷摸摸地去印资料,很像是做贼,在薅公司羊毛,然后就默默的复习。我估计,虽然我没有告诉谁我的计划,但我周围的同事应该都能猜出来,而且教育机构周末是最忙的,教师、考研、考公都安排在了周末,周末一请假,所有人都会知道的。

我已经在这个圈子里4年了,我知道我出去在市场上不会有什么好的工作等着我了,K12已经被打回原形了,转素质教育如果有疫情就要停课,成人教育的天花板又太低了,没什么油头,想在教育圈继续待着,我觉得基本就是死路一条了。

现在工作常常会很不开心,之前干的压抑、不开心起码工资是给到位的,现在还是做同样的工作,工资只有之前的一半不到,心理上是不容易转化,有时候感觉自己其实挺怂,挺懦弱的。但没办法,如果不在这里苟着,那我的社保公积金都要靠自己交,在北京的这几年真要重头来过,我觉得没必要吧,忍一忍什么都会好的。

先考编再考研,“马死落地行”

讲述人:小蔡,教培机构讲师,25岁

我大学学的是会计,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教培机构销售会计,后来,因为机构规模缩减调整组织架构,我就被开了,但我还是觉得教育挺有意思的,第二份工作我就直接应聘到教培机构,当小学数学老师,后来也教过初中英语。

那时候,我是非常认真且用心地对待这份工作的,为了把工作做好,我每天都去大平台上找对应年级的数学资料整理出来,我还把同一个知识点变着花样的整理出来不同类型的题目教学生。

但“双减”突然就来了,其实是在上半年刷微博的时候,我就看到网上有消息说北方那些机构在整顿,那时候就预感不对,之后就是广州先做试点,我们在隔壁城市,地方反应没那么快,大概是8月份我们也接到政策。

那时候,机构里有些消息的老师就另谋出路了,9月初的时候,我觉得可能会被辞退,但是没有,然后就熬着熬到了10月,接着又熬了一个月,11月初我自己主动离职。

公司是不想主动裁员的,因为要涉及赔偿,当时问的是老师们要不要转兼职,但如果转了兼职相当于就不是正式劳动合同的,最后就变成只有我一个试用期的老师还在代课。我也想走,但因为公司离我家非常近,我现在离职也不好找工作,我变成了一个老油条,死皮赖脸地赖在这里。

10月末的时候我考了教师资格证,考完教那天我还去上了课,第2天是调休,然后我就再也没来了。

其实,做教培老师的时候我就已经确定了,我一定要教小孩子,一定要做老师。本身我就很喜欢小朋友,对小朋友也非常有耐心。我还记得我第一份工作因为要跟很多不同的人打交道,我觉得特别累,人际关系让我特别累,但是转行之后就觉得跟小朋友在一起每天都很快乐,他们不会觉得你蠢,如果你很耐心的对他,他也会觉得你人非常好,不像成年人的世界那么复杂。

失业后的每天都都提不起劲来,每天还是会控制不住去刷像我这样的教培老师之后去做什么了,好像大家都差不多,非常的迷茫,现在基本没有收入,晚上会去做晚辅老师,3个小时100元。

前几天跟一个公立学校的老师交流的时候,我就觉得可能“双减”之后,学校的老师也不好做了。第一,公立学校你带的学生不再是教育机构里几个或十几个,学生是3~4量的增长。那么,怎么去控制好一个班40、50多个学生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讲课的时候你,你也要顾及到那些特别厉害的学生,和基础很差的学生,讲课的难度广度和深度,你都要去灵活把握。

其次,由于“双减”政策,现在公立老师不仅要上课,放学还要管着孩子写作业,下班了之后还有答不完的家长的问题,解决不完的学生的矛盾。虽然我刚考完教资,但现在也有点动摇,犹豫要不要做公立老师。

粤语中有句话叫“马死落地行”,意思就是说,当一匹马将要濒临死亡的时候,它一下地那个脚碰到地上还是能走路的。我想,还是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了,车到山前必有路的。接下来,还要继续复习考研的事情。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Tech星球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