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今天,一个超级IPO诞生:商汤市值1400亿

当一家中国科技企业艰难穿越一切障碍,毫无疑问会鼓舞更多后来者。
2021-12-30 10:30 · 投资界  刘博   
   

年末最大硬科技IPO来了。

一声锣响,备受瞩目的商汤科技正式挂牌港交所。此次IPO发行价为3.85港元/股,发行规模57.75亿港元,开盘上涨1.56%,最新市值超1400亿港元。基石投资阵容同样亮眼,中国诚通旗下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基金、徐汇资本、国盛集团、上海人工智能产业投资基金、上汽集团、国泰君安、香港科技园、希玛眼科、泰州文旅共9家基石投资者参与。

商汤科技,诞生于香港中文大学的一间实验室。出生于辽宁省鞍山市的汤晓鸥,在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本科毕业的次年,远赴美国深造,一口气拿下了硕士和博士学位。从麻省理工博士毕业后,汤晓鸥决定回国加入香港中文大学,并一手创立日后赫赫有名的港中大多媒体实验室。正是在这间实验室,汤晓鸥带出了商汤科技的创始团队。

一路走来,商汤科技身后集结了一支豪华投资人队伍,不乏阿里巴巴、春华资本、IDG资本、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上海国际集团、赛领资本、鼎晖投资、StarVC、基石资本、五源资本、松禾资本、深创投等知名机构的身影。

“用我百点热,耀出千分光。”商汤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徐立博士在上市仪式引用歌曲《男儿当自强》一句词。今天,商汤科技上市敲钟令人振奋——当一家中国科技企业艰难穿越一切障碍,毫无疑问会鼓舞更多后来者。中国年轻的硬科技独角兽,正是一股挡不住的力量。

3500位理工学霸坐镇,

教授天团做出一个IPO,市值超1400亿

众所周知,这是一个艰难的IPO。

如果按原计划,商汤科技本应在12月中旬就已完成IPO。早在12月7日,商汤就正式开启招股,包括中国诚通发起设立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基金、国盛海外香港、上海人工智能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上汽香港、广发基金、Pleiad基金、WT、Focustar及Hel Ved等机构均位列商汤科技的基石之列。

然而12月10日,这个本是商汤科技计划确定IPO价格的日子,美国财政部却将突然宣布商汤列入“非SDN中国军工复合体企业名单”。这一突发变故,让商汤科技不得不被迫紧急调整,宣布延迟IPO,令人唏嘘。

这是一场生死博弈。正如商汤科技紧急回应,认为该决定与相关指控毫无根据,反映了对公司根本性的误解,“科技发展不应该受到地缘政治的影响。”与此同时,公司依旧坚定不移推进IPO——仅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整,再次宣布重启公开招股,发行规模、募资金额及定价区间方面均与此前保持一致。但基石投资规模则较早前提升至5.1亿美元,中国诚通旗下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基金、徐汇资本、国盛集团、上海人工智能产业投资基金、上汽集团、国泰君安、香港科技园、希玛眼科、泰州文旅共9家基石投资者参与,阵容依旧豪华。

如今回过头看,这一次风波为何偏偏发生在商汤身上?一切恐怕要从商汤的诞生故事说起。

这是一支AI天团的创业故事。在创立商汤科技之前,汤晓鸥在2001年一手建立了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MMLab),专注于计算机视觉领域研究,也正是这间实验室孕育出了商汤科技。

商汤科技创始人及执行董事 汤晓鸥教授

在港中大,汤晓鸥结识了一位年轻人——。来自上海的徐立, 天赋极高,2000年被保送至上海交大计算机系,四年后更是又直接被保送研究生。随后,他在香港中文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取得博士学位。

2014年,商汤团队发表DeepID系列人脸识别算法击败Facebook全球首次超过人眼识别率。但研究成果如果不能商业化落地,所创造的价值也将大打折扣。于是,商汤科技,在2014年10月正式成立,志在开创AI新的时代。

后来,汤晓鸥和徐立组建了一支豪华的AI军团。在几位联合创始人中,王晓刚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并先后获得了电子工程与信息科学学士学位、香港中文大学硕士学位和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博士学位;徐冰同样来自港中大多媒体实验室,他在上大二时,就修读了汤晓鸥的计算机视觉课程,之后加入多媒体实验室;而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多年的杨帆,也加入这支创业团队。

正如徐立所说,“人工智能的竞争是人才的竞争。”截止今年6月底,商汤科技拥有一支囊括了40位教授、250多名博士和博士生,以及3593名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技术研发团队,占比公司全员超三分之二,且平均年龄仅为31岁。

时至今日,商汤科技已成长为一只超级独角兽。招股书显示,公司在2018年、2019年及2020年的营收分别为18.5亿元、30.3亿元和34.5亿元;2021年上半年营收为16.5亿元。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报告,按2020 年收入计算,商汤科技已是亚洲收入排名最高的 AI公司,同时也是中国最大的计算机视觉软件提供商,占据国内计算机视觉市场11%的份额。

招股书还透露,截至今年6月底,商汤科技通过AI大装置,已开发超过22000个用于不同应用的商用人工智能模型,涉及多个垂直行业。商汤科技软件平台的客户数超2400 家,同时赋能超过4.5亿部手机及 200多款手机应用程序。

回顾创业时,徐立曾感慨,创业就像跑百米一样,要跑的非常快,第一个到达终点才可以活下来,但是这个跑道并不是塑胶跑道,而是满地都是坑的土路。“这场赛跑有两个结局,一个是全力跑到最快,另外一个是刚起步就掉到坑里了。” 今天,商汤科技终于闯过所有难关顺利登陆港交所,市值超1400亿港元

融资12轮,VC/PE阵容豪华

他们为何都投了

自诞生以来,商汤科技就是创投圈的现象级项目,身后的融资故事同样精彩。

据投资界统计,商汤科技成立至今完成多达12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达到52亿美元。我们从招股书看到了阿里巴巴、春华资本、IDG资本、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上海国际集团、赛领资本、鼎晖投资等知名机构的身影。

时间回到2014年,在看到港中文多媒体实验室轰动一时的人脸识别算法论文后,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决定去亲自拜访。来到香港后,牛奎光发现过去三年的全球29篇深度学习论文中,有14篇是商汤团队发表的,这大大增加了他对商汤科技研发实力的信心。于是,只看了五六个计算机识别技术的Demo,IDG资本就决定投资数千万美元,“这是IDG唯一一个没有看产品就投资的项目。”并给出了2亿美元的估值。

商汤科技从创立之初就开始坚定打造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并持续进行了大量的研发投入。期间,由演员任泉创立的StarVC,出手了对商汤科技的数千万美元A+轮投资,这也是StarVC首次投资AI领域的创业项目。

作为一名投资人,任泉多次分享投资商汤科技的逻辑,原因是他认为AI在10年周期上是绝对不可逆的趋势,一定会有下一个BAT级别的企业出现。在他看来商汤在学术研究上已经有这样的征兆,没有人可以在学术研究上与之对抗。

紧接着,2016年12月,商汤科技又宣布获得1.2亿美元B轮融资,鼎晖投资、万达集团、IDG 资本、StarVC等机构共同参与。“PE投资的是成熟型企业,需要有相当的收入与一定体量的利润。当时仍是初创企业还没有盈利的商汤科技,对鼎晖PE团队来说的确是一个非常另类的项目。”回顾当时押注商汤科技的点滴,鼎晖投资团队十分感慨。

谈及商汤科技,鼎晖投资董事长吴尚志寄予厚望,他曾直言在互联网时代,中国以人口红利+微创新的方式孕育出了BAT等世界级的公司,与谷歌、亚马逊、Facebook同台竞技。“人工智能时代,我们更希望看到打着中国标签的世界AI巨头。”

押注商汤,某种程度是大家在豪赌下一个时代。

当年创下AI公司单笔融资纪录

这是一群坚定的战友

随后几年,商汤继续席卷VC/PE圈,融资故事仍在上演。

仅2017年,商汤科技就连续完成三轮融资。这一年7月,商汤科技获得2.9亿美元B+轮融资,由赛领资本领投,华融国际、东方国际、TCL创投、盈峰控股、五源资本、基石资本、著名投资人梁伯韬等近20家顶级投资机构、战略伙伴参投

事实上,商汤科技最早是在2016年就进入基石资本团队的视野之内。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表示,商汤科技虽然是典型的科学家创业企业,但除了技术能力,同时还具备非常强的商业落地能力,技术高度结合商业直觉,注定商汤科技会成为一家世界级、平台级的公司。因此基石资本从2016年的B轮开始连续三轮重仓商汤科技,首轮即投资4000万美元,累计投资上亿美金。

随后2017年12月,松禾资本宣布投资商汤科技。对于这笔投资,松禾资本表示,这不仅标志着松禾在人工智能产业的布局向纵深方向迈进一大步,还为商汤及其他松禾被投企业带来“人工智能+”的想象空间。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厉伟强调,松禾未来将会助力商汤以市场需求为牵引,积极培育人工智能创新产品和服务,进一步促进人工智能技术的产业化,服务实体经济,推动我国产业结构转型升级。

时间到了2018年4月,商汤科技宣布完成6亿美元C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集团领投,淡马锡、苏宁等跟投,这也创下了当时AI公司的单笔融资纪录。对于此次领投,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认为,商汤科技积极拓展人工智能领域,尤其在深度学习和视觉计算方面,科研能力让人印象深刻。

危难之时方显真情。虽然商汤科技的IPO之路生变,但幸运的是,背后还有一群坚定的战友。就在商汤科技宣布推迟IPO的同一天,多家商汤投资方集体对投资界表态,这一突发的变故正说明商汤的技术领先性,会一直坚定支持商汤。

“在新的全球环境下,商汤必将发挥举足轻重的更大作用,在业务上迎来新的重大机遇。祝福商汤和团队一切都好,我们始终和商汤在一起。”来自大湾区一个主权基金的负责人表示。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是一家长期陪伴商汤的投资人写下的寄语,也代表了商汤背后投资人的共同心声。

中国硬科技,一股挡不住的力量

无数个商汤正在崛起

商汤成功IPO,只是一个开始。

这一次IPO,对商汤来讲可能只是一小步,却是为整个行业划出了一道光。当一家中国科技企业鼓起勇气穿过美国障碍,毫无疑问会鼓舞更多后来者。

AI不仅仅是一个赛道,更是一个时代的大的篇章。曾几何时,无VC不投AI。数据显示,在2018年最高峰时,AI领域投资总额过千亿元,投资笔数接近500笔。但在烧钱、亏损的质疑下,国内AI行业一度迎来沉寂期。

如今,如商汤一般的AI独角兽正不断涌现——“AI四小龙”之一的云从科技,在2020年12月申请科创板IPO获受理,并于今年7月成功过会,目前IPO状态更新为提交注册;同样冲刺科创板的旷视科技,也在今年9月初过会,同月30日提交注册。可以预见,身处硬科技的黄金时代,真正的AI企业终于要熬出头了。

但打铁还需自身硬,谁都不能在AI这场战役中掉以轻心。就在商汤延迟IPO之后,美国财政部又宣布将旷视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等8家中国公司列入非SDN中国军事综合体清单,限制美国投资者对上述公司投资。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场关于商汤科技自己的战争。正如一位投资人所言,这一事件也给了我国科技圈敲响了警钟:AI,在当今世界的战略意义绝对不容忽视。

掌握AI的话语权,一定程度上就掌握了未来的主动权。今年年初,国家工信部在发布的文件中也再次指出,要加强工业互联网基础支撑技术攻关,支持工业5G芯片模组、边缘计算专用芯片与操作系统、工业人工智能芯片及工业视觉传感器等基础软硬件的研发突破。这也意味着商汤科技等硬科技企业,将继互联网企业之后成为新的核心资产。

尽管中国AI技术起步较晚,但应用环境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得益于此,AI正深度驱动中国经济智能化转型,实现弯道超车。据德勤发布的《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白皮书》介绍,中国部分关键应用技术已居世界先进水平,其中视频图像识别、语音识别技术全球相对领先,人工智能论文总量、高倍引用的论文数量和发明专利授权量均在世界第一梯队。《2020年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报告》数据也显示,在过去到截至目前的十年时间里,中国人工智能专利申请的数量为39万件,占据了全球总量的74.7%,是排名第二美国的8.2倍

这是为数不多中国可以开始引领全球的科技领域,自然会引起其他竞争者的忌惮。回首一路走来,中国AI的蓬勃发展,离不开千千万万科技创业者、投资人、政府机构的努力。正是这一股团结的力量,才造就了中国科技史上最大的飞跃。

AI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我们不仅不能输,而且还要赢得遥遥领先。这一场艰难的旅程,也是一场浩浩荡荡的接力赛。如今迈过IPO,又一段新征程正等着他们了。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