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中国,一只罕见新基金诞生

红杉中国历来被视作创投圈风向标,此次信号不言而喻:投资新基建。
2022-01-20 09:11 · 投资界  杨继云   
   

红杉中国刚刚募完了一只新基金。

今日(1月20日),红杉中国正式宣布完成了对红杉中国新基建股权投资基金(简称红杉中国新基建基金,SCIF)的募集。新基金吸引了包括国际主权基金、养老基金、资产管理公司等众多知名机构投资人。其中,博枫资产管理公司(Brookfield Asset Management)成为了该基金最大LP。

据悉,新基建基金将聚焦于助力数字经济新能源生命科学这三大领域的基础建设,助其高质量发展,促进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投资方向上,将主要涵盖新能源基础设施、高标准物流、冷库、数据中心、新经济产业园、高端制造厂房、生物医药产业园等。

这是红杉中国历史上一个堪称里程碑的新产品。新基建基金的成立,是红杉中国继科技、消费、医疗健康三大领域,从种子到成长期投资之外的又一新产品,标志着红杉开辟出了又一新的投资领域,将把过往17年的成功经验在这个领域复制。

红杉中国,联手“加拿大巴菲特

红杉中国新基建基金的LP阵容豪华,尤其是众多世界领先的投资机构入局,再次证明了国际投资者看好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看好中国新经济和新基建领域的长期投资机会,看好红杉中国在新经济和新基建领域的领先投资能力及生态圈协同效应,也给国内美元基金带来鼓舞。

其中,全球显赫的博枫成为了红杉新基金的最大LP,令人瞩目。资料显示,博枫资产管理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另类资管公司之一,总部位于多伦多,全球资产规模达到6500亿美金。也许会有人对博枫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但这是一家资产管理规模与黑石相提并论的巨无霸,首席执行官Bruce Flatt因独到的价值投资理念,被称为“加拿大的巴菲特”。

追溯起来,博枫与中国的渊源始于2014年。那一年,博枫收购中国新天地高端办公和零售街区股权,拿下瑞安房地产旗下上海新天地近22%的股权,由此诞生了瑞安广场、新天地、企业天地,还有虹桥机场附近的虹桥天地。

除了商业地产,博枫在中国的业务还拓展到了物流领域,例如开发、持有并经营管理沃尔玛在华南地区的旗舰冷库配送中心;将可再生能源作为全球投资战略四大关键板块之一的博枫,还在中国拥有并管理着许多大型风能和太阳能发电设施,2018年,他们与普洛斯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投资屋顶分布式光伏项目。

就在博枫于中国进行第一笔投资的同年,其在上海市黄浦区新天地注册成立办公室,这里也成为了博枫在中国的总部。放眼来看,中国毫无疑问成为博枫在亚太业务的核心市场,目前在华管理资产规模达120亿美元。

2019年3月,博枫与全球最大信贷投资机构之一的橡树资本(Oaktree)达成协议,收购了后者62%的股权,将业务拓展到了信贷资产(credit)投资领域。这也成为博枫在可再生能源、房地产、私募股权、基础设施之外的第五项业务。

那一年在中国市场,博枫收购了位于上海的绿地黄浦滨江项目(现名博荟广场)。2021年6月,博枫89亿收购了位于上海、北京、青岛、西安、重庆的五个购物中心资产包,出手十分阔绰,成为自疫情以来国内最大的商业地产收购。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博枫成为了此次红杉新基建基金最大的LP——这只新基金的主要投资方向包含新能源基础设施、高标准物流冷库、新经济产业园等,注重与实体经济的融合,与博枫重点投资方向不谋而合。

博枫资产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Bruce Flatt表示:“博枫与红杉中国的战略合作是强强联合,再加上博枫旗下橡树资本(Oaktree Capital)的业务实力,令我们能够为业务增长期的企业家提供整体解决方案。我们十分期待与红杉中国的合作,共同助力中国最具潜力公司的成长与发展。”

红杉全球执行合伙人、红杉中国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则表示:“在中国新经济持续稳健增长的背景下,红杉中国新基建基金将成为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企业愿景的又一有力选择。博枫是全球基础设施领域的专业投资机构,我们很高兴与其合作,共同给中国企业在发展道路上予以全方位的支持。”

红杉打响第一枪:

2022,新基建投资浪潮来了

红杉中国历来被视作创投圈风向标,此次信号不言而喻:投资新基建。

为什么是新基建?正如红杉中国所说,近年来,新基建投资正在为中国快速发展的新经济、高端制造行业提供坚实的后盾。新基建是从顶层设计到社会资源的“风向标”,牵动着盘根错节的供应链的各个环节。可以说,聚焦新基建,就是聚焦下一个增长点。

2020年4月,国家发改委首次明确新基建的范畴,包含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三方面的内容,在中央所提到的背景和内容中,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数据中心等新一代信息网络基础设施是“新基建”的重点领域所在。

简单来说,相比于传统基建,新基建主要发力于科技端,其科技性、创新性和赋能性更强。而不仅仅是互联网产业,从农业到工业,很多传统产业领域,也已经在推进智能化进程,新基建所发挥出来的价值正在显现。

从VC/PE的角度来看,每个领域的科技含量都更高,投资边际回报率则相对较高。

眼下,中国新基建投资迫在眉睫。2021年的一组数据显示,在我国总投资规模为17.6万亿的存量PPP项目中,传统基建约占7.1万亿元,占比接近41%,而在信息网络建设、光电、充电桩、生物智能、智慧城市、科技等新基建项目的投资则不足1000亿,占比只有0.5%。

从全球视角来看,美国、欧盟、日韩等发达国家和地区也高度重视对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产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布局。发力新基建,颇有些破局于当下、利在长远的意味。

因此,新基建提供了一个空前庞大的投资新领域。此次红杉新基建基金将重点投资于数字经济、新能源和生命科学这三大领域的基础建设。正如沈南鹏曾说,“过去二三十年里一股巨大的新型生产力蓬勃涌出——从免疫治疗、激光技术到基因诊疗、新能源电池,当然很多还在发展的早期,其中最重要的生命科学和信息技术正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主角。”

在这些攸关未来发展的方向上,红杉中国新基建基金已经到位,蓄势待发。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