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复制」了一只独角兽,估值260亿

又一只超级独角兽诞生,这些在国内已经被验证过的模式,正在海外生根发芽。
2022-03-06 17:33 · 投资界  刘福娟,杨文静   
   

又一只超级独角兽诞生。

投资界-野性消费吧获悉,美国生鲜电商Weee!本周完成4.25亿美元E轮融资,领投方软银愿景基金,跟投方为Greyhound Capital和包括国内投资机构XVC在内的老股东,投后估值达到4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60亿元)。

有意思的是,Weee!身上带着浓厚的中国烙印——三位创始人都是毕业于上海交大的学生,2015年微信开始在美国华人圈流行,他们从国内社交电商大潮受到启发成立了Weee!,创办了华人自己线上生鲜超市。起初,中国的团购模式在美国水土不服,Weee!几经转型,最终成为北美最大的少数族裔零售和食品电商。

Weee!的成功并非偶然,眼下中国消费互联网大举出海——印度版小红书、印度版美团、东南亚版喜茶、奈雪、英国版饿了么.....那些已经在中国被验证的模式创新项目,正在异国他乡生根发芽,缔造一只只我们似曾相识的独角兽。

三位交大校友,在美国做出一只独角兽

估值260亿元

独角兽Weee!的故事,要从三位上海交大学子说起。

他们分别是Larry Liu、谢祖铭和王炯,都是上海交大的电子工程专业的学生。早年毕业后,Larry接到了英特尔的offer,而谢祖铭到复旦读硕士,王炯则到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读博,再之后他们两人分别成为华为和飞利浦的工程师。

2014年,微信正式上线;2015年,微信席卷美国华人圈,彼时国内团购微信群兴起,这一股风潮也传到了美国华人圈,经常有当地华人求购活海鲜、羊肉、手工包子、饺子等,被美国主流市场忽视的需求。在电商行业摸爬滚打10余年的Larry看到了国内社交电商创业火热,敏锐地嗅到了机会。

Larry决定和昔日两位搭档谢祖铭和王炯再联手,2015年,Weee!成立。早期,Weee!采用的是华人团购的模式,发掘当地有影响力的团长,而Weee!在某种程度上担任了供货商角色,将联络到的供货商货源送到团长家,再让会员去团长家取货,配送时效为T+N。

但问题很快来了:要在用户住址太分散,运费高,物流成本也高的湾区,将蔬菜生鲜和餐馆菜隔日送达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2017年,Weee!开始转换成自营生鲜电商模式,大仓供货,兼职司机配合送货,配送时效最快为T+1,并重新搭建了一套供应链、物流和仓储体系。

自成立以来,Weee!已经完成8轮融资,资方覆盖国内外知名机构。2015年6月,Weee!完成15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有众麟资本等,次年8月,Weee!又完成760万美元的A轮融资,背后机构有Goodwater Capital、丰元资本等。

2019年3月,Weee!完成千万级美元的A+轮融资,Goodwater Capital、iFly、vc、微光创投、Silicon Valley Bank等;2020年3月底,Weee!宣布连续完成了B及B+轮总额近5000万美元的融资,本轮融资由著名投资机构XVC和VMG领投,Goodwater,Lightspeed Ventures和Silicon Valley Bank跟投,iFly继续加持。5个月后,Weee!宣布完成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著名投资机构DST Global领投。

2021年3月,Weee!又完成3亿美元D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老股东DST Global领投,新投资方Blackstone Growth,Tiger Global和Arena Holdings跟投,XVC继续跟投。值得注意的是,此时Weee!的融资高达28亿美元。如今,完成最新一轮融资后,Weee!估值已经达到了人民币260亿元。

“生鲜杂货电商在全球主流市场都是巨大的赛道”,XVC合伙人胡博予曾如此感叹。不同于中国生鲜电商日趋成熟完善,软银执行合伙人Lydia Jett表示:“目前美国的少数族裔零售和食品市场市场供给严重不足。”

疫情下,美国人民第一次线上买菜

生鲜电商开始爆发

Weee!的崛起,算是美国生鲜电商爆发的一缕缩影。你可能不知道,我们习以为常的生鲜网购,在海外却还依然是一个新鲜事物。

2021年11月中旬,美国生鲜电商配送平台GrubMarket完成2亿美金E轮融资,估值超过12亿美元,成为新晋独角兽。由BlackRock领投,Gaingels、Pegasus Tech Ventures、Japan Post Capital在内的共14个机构参与了本轮融资。在此之前,GrubMarket也不乏GGV纪源资本、上汽集团、复星集团天使投资人王刚等中国投资方的身影。

GrubMarket创立于2014年,创始人徐敏毅是硅谷华人,毕业于厦门大学生物化学和计算机专业,本科毕业后到美国威斯康星麦迪逊分校留学,并拿到了计算机硕士学位,曾在甲骨文、eBay等硅谷知名工作多年。GrubMarket采用农场直采模式,致力于对美国食品供应链行业进行数字化转型。2021年底,GrubMarket的年销售额已经突破10亿美元大关。

GrubMarket的投资方凯尔特亚洲管理合伙人陈洁曾表示,在寻找标的时,他尤为关注华人及中国模式出海的项目,往往能寻找到增长势头强劲的投资标的。除GrubMarket之外,他们还投了北美中央厨房及外送平台盐语、北美版的“美味不用等”Snappy等。

在美国,生鲜电商是一门新生意。据Statista数据显示,美国生鲜电商市场从2015年的70亿美元,增长到了2020年的180亿美元,市场占比也从3%左右上升到了10%,预计未来还有更大的增长空间。

过去几年,国内生鲜平台厮杀残酷,一只只独角兽大举撒钱补贴,完成了用户教育。但在美国,直到2020年北美疫情爆发后,许多美国居民才第一次尝试线上买菜,这使得生鲜电商在美国的总销售额在当年经历了54%左右的涨幅。

与此同时,亚马逊公司旗下的亚马逊生鲜,以及沃尔玛旗下的沃尔玛生鲜超市大举发力,凭借成熟的供应链体系、丰富的推广资源和雄厚的资金夺得头筹,成为中国版的美团优选和多多买菜。

然而,这一被疫情带火的赛道能够持续吗?我们把目光拉回国内,生鲜平台倒闭屡见不鲜,而成功IPO的每日优鲜与叮咚买菜股价惨淡。正如京东副总裁、京东生鲜事业部总裁王笑松曾坦言,生鲜创业的艰辛。这一门生意,在物流和支付渠道相对匮乏的美国无疑更加辛苦。

中国消费互联网出海潮,来了

正在批量诞生独角兽

透过Weee!这个案例,我们看到一个崭新的趋势——中国消费互联网大举出海,跑出一个个中国基因的独角兽。

2021年底,高瓴创投悄悄领投了一家奶茶品牌ZERO&,这是一家借鉴了中国模式的新式茶饮品牌。出生于深圳的创始人Toby因在美国多次为妻子买奶茶时的不佳体验,决定自己开干,为妻子开一家奶茶店。去年夏天,Toby在斯坦福购物中心开出第一家门店ZERO&,开店仅两周门口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被称为“海外版喜茶”。

ZERO&第一轮融资高达千万美元,投资方除了高瓴创投,还包括北极光创投、IDG资本、弘毅创投、IMO、德迅投资、Uphonest、加州大学伯克利Skydeck Fund等知名机构参与。在国内被验证成功的互联网+茶饮模式,正结合当地的本土化尝试走进美国市场,验证着另一场浪潮的到来。

北极光创投合伙人吴峰将这一类可以在海外成长起来的模式称之为具有“普适性”的商业模式,他对投资界表示:“中国某些成功的商业模式是可以搬到海外去的,比如在中国已经成功的外卖、生鲜等项目。”

他认为,这些产品都有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普适价值,这与文化、种族没有太大关系,反而可以在另一个不同的文化空间里得到发展。借鉴中国已经发展完善的互联网创业模式,再加以当地本土化创新,大大提升了创业成功的概率,这便是“Copy from China”。

带着中国烙印的新项目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国内某头部VC机构已经专门设置了投资团队,重点关注“Copy from China”的项目。这是属于中国VC们的一个黄金领域——毕竟亲历了中国模式创新时代,国内投资人能够更早发掘项目,也能够提前预知企业的发展空间以及潜在风险。

事实上,“Copy from China”模式已经在多个海外市场得到验证,背后簇拥着众多来自中国的投资人。

2016年,“印度版小红书”Trell横空出世,成为印度第一个以本地语言分享生活方式的社区。随着印度互联网不断普及,Trell的用户数在6个月内实现近5倍增长,其中80%用户为自然渠道获取,获客成本不到0.1元。成立至今,Trell拿下超6000万美元的融资,其中不乏红杉资本、复星锐正资本等投资方。

2017年,在世界的另一头,英国诺丁汉上线了“海外版饿了么——熊猫外卖(Hungry Panda)。在疫情风口下,有着外卖基因的华人用户减少,而熊猫外卖在各国业务营收增长量却达到了280%至400%,成为海外中餐市场上的中坚力量,并拿下多家海外投资机构超9000万美元的融资。

两年后,云集前员工林子在北美开始会员制社交电商的尝试,“北美版会员电商”OSCART成立。成立半年多,OSCART用户留存率高达70%,人均月消费也达400美元,并在初期就获得了高榕资本经纬中国的千万美元级天使投资。

2021年,印度创投圈最热项目“印度版美团”Zomato成功实现在本土IPO,上市当日收盘价较发行价上涨65%,市值达到132亿美元。成立至今,Zomato先后获得蚂蚁集团、老虎环球基金、Temasek淡马锡、Kora Capital等一众资本加持,借用中国已经跑通的模式,印度新一代企业家的影响力和财富的实现了飞速跃升。

同样在2021年,东南亚超级独角兽Grab成功登上纳斯达克,市值345亿美元,一举创下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SPAC合并交易。Grab打造了一个专属东南亚的超极APP,自成立以来,Grab已获得软银、Uber、滴滴、丰田、老虎环球基金、GGV纪源资本、高瓴、Coatue等数十家全球知名投资机构的支持。这个融合了“滴滴+美团+支付宝”的APP,造就了一个东南亚创投传奇。

回想20多年前,肯德基、麦当劳、可口可乐、星巴克等消费品带着先进的消费理念进军中国市场;沃尔玛、家乐福等商超模式曾经被认为是“洋气”的代名词。曾几何时,国内的前沿消费一直都在追随欧美与日韩的脚步。而如今,中国消费互联网开始成批走出国门,这些在国内已经被验证过的模式,正在海外野蛮生长,成为下一批独角兽。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