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又收编了一个团队

黑帕云被字节跳动收购,创始人陈金洲已入职飞书的消息不胫而走。
2022-03-25 14:59 · 投资界  纪桂子 杨继云   
   

这一次,字节跳动似乎故技重施——“买”来了一位创始人。

本周,无代码厂商“黑帕云”宣布将停止服务,随后有关黑帕云被字节跳动收购,创始人陈金洲已入职飞书的消息不胫而走。多方求证下,字节跳动方面至今仍然没有正面回应。

创投圈看来,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收购。2019年,连续创业者陈金洲做了一个企业级数据协作平台,便是黑帕云。值得一提的是,黑帕云的产品与字节跳动旗下飞书部分功能有着颇多相似之处。2021年7月,黑帕云曾获得字节跳动的投资——这也是陈金洲与字节最初的交集。没想到半年后,字节大手一挥直接把他收编了。

以收购代替招人,尤其是成熟的管理型人才,这在字节跳动的历史上屡见不鲜。如今字节跳动中国区掌舵者张楠,当年正是被张一鸣整体“打包”——产品和人直接并入了字节跳动,才缔造了庞大的抖音帝国。有趣的是,相似的故事也发生在腾讯和张小龙身上。通过收购招揽核心人才,已经成为互联网大厂一道神奇的风景线。

80后武汉小伙,刚被字节收了

黑帕云是谁?我们先从创始人陈金洲说起。

1999年,在武汉长大的陈金洲去了西安,他被保送到西北工业大学,学习航空动力工程。2000年,学校开了计算机专业,他顺势成为了第一批软件专业学生。他曾在一个专访中透露——大学期间,他足足写了30万行代码,并常常光顾CSDN论坛——中文IT技术社区。

2003年,一毕业他就创业了,专攻数据挖掘与处理。

但大学生创业艰难,他只坚持了9个月。2004年,他转头开始“打工”,先在中国农业银行架构组担任负责人,两年后,他发现论坛上的网友纷纷进入了国际IT咨询公司ThoughtWorks,他也去了。2007年,因公司业务调整,他从西安到北京。但2009年,他做了一个不寻常的决定——从北京回到西安,从零重新开始

直到2012年,陈金洲主导孵化了ThoughtWorks内部项目——金数据,主要应用于表单设计、数据收集和统计分析。从教育行业中的在线预约、收发试卷到婚纱摄影行业中的客户调查、预约外景拍摄、服务评价,再到企业内招聘、财务、行政管理,其应用场景多样。

凭借着二十多人的团队,金数据短短3年,拥有了百万用户,2015年,金数据被Admaster全资收购。AdMaster(精硕科技)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第三方营销数据技术公司,曾做到国内最大,获得过金沙江创投、蓝色光标等机构投资。

2019年,陈金洲再次创业,黑帕云诞生,定位是企业级数据协作平台。黑帕云的产品,相比 Excel 能做到多人协作和云端同步,相比软件开发商个性化定制的信息管理系统,搭建起来更为快速。线下门店实现订单从预约、到店、验收、到售后的全流程数字化管理,VC投后团队向项目创始人收集业务发展情况、重要人员异动情况、财务数据等其他信息,都有类似产品的用武之地。

2020年疫情期间是黑帕云快速发展的一年。那年10月黑帕云结束内测开始商业化,10月和11月营收、客户数量是2019年全年的总数,到2020年底,黑帕云已有近万家企业客户。这一年,公司也先后获得了盈动资本750万元天使轮融资,初心资本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

有趣的是,在被收购前,黑帕云已经被字节跳动投了。时间是2021年7月,黑帕云获得了字节跳动、老股东盈动资本A轮数千万人民币的投资。只不过,这一笔融资在当时并未引起太大的注意。

直到这一次被字节跳动收购,黑帕云才为人熟知。经多方求证,字节跳动收购黑帕云是由飞书业务团队推动,此前飞书内部已有多维表格等类似产品。公开消息显示,黑帕云即将在今年5月31日停止服务。

而陈金洲将进入飞书,直接向字节跳动副总裁也即是分管飞书业务的谢欣汇报。从结果来看,飞书少了一个日后可能的对手,多了一位战友。

这事不是第一次干

张一鸣已经“买来”多位猛将

陈金洲并非个例。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字节跳动的团队中,不少核心高管都是通过收购“买来”的创业者。

这也是字节跳动战投的显著特点:被并购后,原项目的创始人继续留在字节跳动各尽其才,甚至此后成为团队核心。

这当中最值得一提的便是张楠。2020年3月,张一鸣公开信宣布字节跳动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任命张楠为字节跳动中国CEO。这位80后女性并非由字节跳动内部培养的人员,却走出了从一个边缘产品负责人到字节中国业务总负责人的励志成长路径。

早在2013年,张楠创建的图片分享交流社区图吧被今日头条收购,她随即进入头条负责内涵段子。当时,内涵段子虽然是头条系的老产品,但却相对边缘,张楠凭借自己对UGC社区产品的深度理解,慢慢把这个产品“养”出了不错的成绩,并开始负责字节跳动的UGC业务。

2016年,字节跳动推出了抖音、火山等产品,而张楠麾下由艺术院校学生组成的运营活动功劳最大,推动了抖音从0到1。2018年,张楠担任抖音CEO兼字节跳动市场品牌负责人,随后又出任抖音总裁;2018、2019年,张楠还牵头字节跳动的相机业务,带领团队研发出轻颜、剪映等新产品。

字节跳动两大成熟产品体系,一个是抖音,另一个就是今日头条,这两个产品都与一个人密切相关——陈林。陈林是抖音冷启动过程中的推动者,抖音成长起来后他淡出决策,2018年接替张一鸣成为了今日头条CEO,如今他的身份是字节跳动教育和创新业务的负责人。

鲜为人知的是,陈林也是因为前公司被字节收购而加入张一鸣团队。那是今日头条才刚刚成立不久,他们收购了一个做漂流瓶和天气应用的小团队,陈林是这个团队的创始成员之一。

另外两个典型的例子则都出自Musical.ly,分别是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和联合创始人朱骏

某种程度上,Musical.ly算是如今备受关注的TikTok的前身。2018年8月,字节跳动把抖音海外版TikTok和曾10亿美元买来的Musical.ly(2017年并购)一起整合升级——双方联合推出全球短视频平台新TikTok。Musical.ly曾大肆流行于北美,抖音更是横空出世的现象级APP,TikTok在这样双重基因的加持下,迅速成为了字节跳动全球化的标志性应用。

此后,阳陆育和朱骏都留在了字节跳动。朱骏曾任TikTok总裁,2019年上半年,朱骏(Alex)开始负责抖音国内产品,向张楠汇报,而在2020年3月的人事调整中,张一鸣特意强调他会在当年“和Alex一起把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完善”。2020年7月,朱骏Alex担任字节跳动产品和战略副总裁,负责产品战略、公司战略和投资。

钟情于教育事业许久的阳陆育,在2020年率团队为字节推出了第一款直接面向用户的K12教育硬件产品,同阳陆育一起打磨教育硬件的是吴德周,他率领原锤子硬件团队(也被字节收购)为此加码。只不过目前吴德周早已离职,阳陆育也不再负责字节的受挫的大力智能业务。

这样的例子在字节跳动还有很多,一直为互联网圈津津乐道。

堪称神操作

当年,张小龙也是这样进入腾讯

通过收购招揽人才,这一神操作在中国互联网圈并不鲜见。

最经典的要数腾讯收编张小龙。1997年,张小龙开发的邮箱Foxmail面世。在短短4年时间内,Foxmail的使用者量即超200万,一度与微软Outlook并列。张小龙先是被博大公司盯上——2000年4月,张小龙以1200万元的价格把Foxmail卖给博大公司,并任公司副总裁。

腾讯推出QQ邮箱的时间更晚,是2002年,两年后腾讯做了QQ邮箱的web版,但当时QQ邮箱并未凭借QQ背后大量的用户迅速崛起,但马化腾看到了Foxmail的优势——技术和客户,2005年,腾讯趁机收购Foxmail,张小龙和团队加入腾讯,担任广州研发部总经理,全面负责并带领QQ邮箱团队。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张小龙又主导开发出了微信,获得“微信之父”的称号,为腾讯立下汗马功劳。他还被调侃为腾讯最嚣张的人,张小龙喜欢睡懒觉,上班迟到、打游戏,但马化腾曾说,不怕这些,就害怕他被挖走。

曾几何时,互联圈盛行了一种说法:消灭竞争对手最好的方法就是收购,打不过我就用钱买。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化敌为友。类似的案例很多,当年滴滴收购Uber,58同城并购赶集网,携程并购去哪儿……都有着相似的影子。

但字节跳动并非如此简单粗暴。其实在反垄断的大背景下,互联网公司买买买扩大和巩固护城河的做法已经行不通,这些并购背后,我们看到更核心的竞争——人才。

字节跳动9周年会上,张一鸣曾在主题为“平常心”的演讲中直言,竞争对手是很好的蓝军,不应该通过并购结束竞争。

他对人才的重视超乎想象。一度,张一鸣就是字节跳动的头号HR,很少有公司像他这样重视招聘。从2015年初到年底,今日头条员工从300多一下增长到1300多,其中不少实张一鸣亲自沟通的。

张一鸣有一句话至今依然经典,“我相信并不是每个CEO都是好的HR,但我自己在努力做一个认真诚恳的HR,披星戴月,穿过雾霾去见面试候选人。”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