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刻机巨头ASML爆料:芯片太缺,都开始拆洗衣机了

Gartner的分析师Richard Gordon,针对此次ASML放出的“搜刮洗衣机”一事认为:引用的例子似乎有些极端,不能代表现状。由于电动汽车、工业物联网、5g等新应用的出现,半导体产业的长期前景看起来是乐观的。
2022-04-22 14:09 · 微信公众号:量子位  金磊 梦晨   
   

芯片不够,洗衣机来凑。

没开玩笑,这话可是光刻机巨头ASML的CEO——Peter Wennick,在最近的财报电话会议中亲口说的:一家大型工业集团的高管告诉我,他们正在大量购买洗衣机,把里面的半导体“抽出来”,放到自家的芯片模块里。

Peter还补充说,“这种事,到处都在发生”

消息一出,立刻成为了半导体圈里的“今日头条”:

全球缺芯,已然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但竟连巨头ASML都能曝出这种猛料,现在芯片真的缺到这种地步了吗?

以至于面对这种奇闻异事走入现实,有网友甚至都在怀疑ASML有炒作的嫌疑……

也有人从中发现新的机会。

那么我们不妨从ASML财报入手,来看看这件事的原委。

中国大陆成ASML第一季度最大客户

2022年第一季度,ASML净销售额35亿欧元,净利润6.95亿欧元,毛利率49.0%。

相比上一季度均有所下降。

交付至中国大陆的产品占比从22%上升到34%,中国大陆成为本季度第一大客户。

预订情况来看,第一季度净预定量70亿欧元,其中25亿来自EUV光刻机。

其中包括更先进的下一代EUV,采用0.55NA(数值孔径)。

NA值越高,所制造芯片上的电路分辨率也就越高。

首批高NA光刻机订单由英特尔抢购成功,台积电甚至都没拿到。

下一代EUV光刻机最快将在2024年底正式投产。

对于未来,ASML预计第二季度销售额在51亿-53亿欧元之间,全年收入预计会增长20%。

在ASML眼中,2022财年的前景似乎相当稳定。

但在投资市场上,受宏观经济衰退的预期所影响,半导体行业似乎开始遇冷了。

有人在会议上向Wennink提出这样的问题:是投资人太悲观了,还是你们太乐观了?

Wennink认为从市场需求来看,足够乐观。

ASML今年能完成全部订单的60%就已经很不错了。

也就是在接下来的回答中,爆料了洗衣机的事情,试图表达需求没有减弱的迹象。

那么,问题来了:

回收洗衣机芯片,真的靠谱吗?

一台洗衣机,即使是非智能不联网的那种,用到芯片的地方还挺多的。

首先,要自动执行洗衣程序,各类传感器得有吧。

压力传感器负责给衣服称重、液面传感器控制水位。还得有测水温的、通过光线透射率判断是否洗干净了的……

要是再高端一点,还会用到自动检测布料材质的。

接下来,所有这些传感器检测到的数据,传输到处理器里去计算,通常是用单片机完成。

数据处理好之后,再给控制单元下达指令,执行转速调整,进水放水等操作。

另外,操作面板上也得单独来一块负责人机交互的单片机,负责按钮或触摸操作,以及显示屏驱动等功能。

洗衣机还有两个特点:内部环境潮湿,以及运行起来震动大。给芯片提出了额外的抗干扰、出错后有能力复位等要求。

这些要求拉高了洗衣机所用芯片的质量,不过也给回收利用增加了一些难度。

为了防水,通常会灌注树脂等材料把洗衣机电路板包裹起来,像这样:

这要想批量处理掉,拆出里面的半导体元件难度不小,成本恐怕也不低。

就这,也有公司要特意收购洗衣机来拆,足见缺芯情况之严重了。

甚至有人顺着这个思路开始怀疑,ASML的CEO怕不是讲了个段子?回收洗衣机芯片的成本之高,只有用于生产售价超过100万美元的产品上才make sense。

但实际上,对洗衣机“下手”可能只是整个行业的一个缩影。

ASML的CEO后面补充道,半导体回收技术15-25年前就有了,现在正在世界各地得到应用。

物联网是主要应用方向。

物联网设备数量大,所用的芯片又不那么精密、复杂,使回收利用成为可能。

比如洗衣机常用的瑞萨电子RX系列单片机,就能同时用于各类家电,甚至工业设备和机器人。

就连ASML自己,也在2020年交付了一种复用旧传感器、旧零件生产的SMASH扫描设备。

全球缺芯愈演愈烈

虽说此次ASML首席执行官所爆料的半导体领域“搜刮洗衣机”事件,更像是一件奇闻趣事走入现实。

但其背后所影射出更深入的话题便是——全球芯片愈演愈烈

正如Peter在此次财报电话会议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即便是像ASML这种段位的选手,自家的产能也只能满足60%光刻机的订单需求。

而且他还透露中国一家主要芯片制造商已经售罄了到2023年底的全部产能。

无独有偶,美国半导体蚀刻机供应商泛林集团CEO,同样是在最近的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在需求方面整体环境仍然十分强劲。而与供应相关的持续延误,可能会限制今年年内有关晶圆设备的实际投入。

台积电方面,CEO魏哲家也强调供应商所面临的挑战,劳动力和芯片方面的限制导致交付时间延长,其产能在2022年仍然紧张。

除了半导体龙头设备商发出的这些重要信号之外,国外一些研究机构所发布的调研也是与缺芯现状相契合。

例如Susquehannna金融集团的研究表明,3月份半导体交互等待周期上升,达到26.6周的新高。

而在2019年的时候,当时的正常“芯片交付周期”,还是停留在6至9周;到了2021年7月,芯片订单的平均交付时间已延长至19周

再具体到细分领域,汽车行业在“缺芯”浪潮中的体现可以说是最为直观。

就在最近,三大汽车厂商纷纷下场对此表态:

丰田:本周将今年的产量目标下调了约10万辆。

特斯拉:公司的生产仍受到芯片短缺和关键零部件涨价的影响。

大众:缺芯的负面影响可能会持续下去

……

之所以会出现“芯片荒”,一个主要的大原因便是全球疫情的爆发。

生产芯片离不开代工厂,不过芯片的正常运行,同样需要上游化学产业的支持,例如氢氟酸、光刻胶、硅晶体等,都是不可或缺的关键。

疫情的爆发不仅让芯片代工厂出现停产,上游的产业同样面临这个问题。

即使在疫情得到相应控制,代工厂逐步开始复工,但与之“配套”的其它产业似乎并没有跟上步伐。

其次便是天灾,光刻胶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在去年受日本强地震的影响,市场近八成的光刻胶供应告急,像供货商“信越”更是一度宣布关闭厂区。

除此之外,整体产业的需求失衡也是疫情带来的一个“副作用”。

因为居家办公、居家上学在疫情之下成为了人们生活工作的一种主流方式,随之而来的便是对电子消费级产品的需求暴增。

这就使得原本根据需求环境划分的军工级、车规级、工业级和消费级芯片,其产能出现了“抢夺”的态势。

……

然而,即便是主流芯片设备厂商、代工厂齐发声将“持续缺芯”,但还有一些调研机构却持反对意见。

例如Gartner的分析师Richard Gordon,针对此次ASML放出的“搜刮洗衣机”一事认为:引用的例子似乎有些极端,不能代表现状。由于电动汽车、工业物联网、5g等新应用的出现,半导体产业的长期前景看起来是乐观的。

并且Gordon对近几年半导体市场分析后表示——“我们已经度过了芯片短缺的高峰期”

那么对于缺芯还将持续多久,你持什么观点呢?

参考链接:

[1]https://www.theregister.com/2022/04/21/asm_ceo_industrial_conglomerate_buying/[2]https://seekingalpha.com/article/4502395-asml-holding-n-v-s-asml-ceo-peter-wennink-on-q1-2022-results-earnings-call-transcript[3]https://www.extremetech.com/computing/332352-tsmc-executive-says-chip-shortage-to-last-several-more-years[4]https://www.forbes.com/sites/jonmarkman/2022/01/24/buy-lam-research-to-exploit-lingering-chip-shortage/[5]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2-03-11/wait-times-for-chip-deliveries-grow-again-as-shortages-persist#:~:text=Lead%20times%20%2D%2D%20the%20lag,sign%20of%20improvement%20since%202019.[6]https://www.azom.com/article.aspx?ArticleID=20788[7]https://www.asml.com/en/news/stories/2021/fellow-simon-mathijssen-aligning-lithography-nanometer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量子位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