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投资减持大消费

在当前的宏观消费环境下,腾讯的消费投资瘦身计划将不止于步步高。
2022-04-30 11:07 · 36氪  彭倩   
   

入股四年后,腾讯首次减持步步高。

近日,步步高发布大幅亏损的业绩预告及致歉公告,这是步步高上市14年来首次亏损。

步步高表示,随着审计工作的深入,因对公司部分业务活动的会计判断和原预计存在部分偏差,在与会计师事务所沟通确认后,公司预计2021年度亏损1.7亿元至2.1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52.17%至287.98%。此外,步步高预计2021年扣非后净亏损为4.1亿元到4.5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8510万元。

在连续10个交易日走出8个涨停板之后,发布亏损预告当天,步步高以跌停收盘。而就在亏损预告发布前几日,作为步步高的战略投资者,腾讯和京东则刚刚进行减持。

回看2018年2月,林芝腾讯(由腾讯产业基金100%控股)与京东邦能(京东成立的投资公司)分别拿到步步高6%和5%的股权,转让价格均为17.11元/股,二者分别支付交易对价8.87亿元、7.39亿元。在交易完成后,2018年6月,腾讯也凭借其手中股份,成为步步高前十大股东。

翻看腾讯近2年消费投资的诸多大事件,步步高并非其减持的首家公司,同样属于线下消费品牌的海澜之家也于去年遭腾讯减持。此外,腾讯已经清仓京东股份。

接连减少对消费公司的股份占比,腾讯在打什么算盘?

减持再减持

此次减持后,腾讯和京东在步步的股权均低于5%,这是一个颇为微妙的数字。

大部分上市公司股权较为分散,持股达到5%及以上属于大股东,按照《公司法》规定,持有上市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每减持达到5%时须在3日内披露,在披露前及披露后2日内不得再行买卖公司股份。目前腾讯的股份低于5%,这意味着其以后若想继续减持,限制少了很多,被减持公司也无需再对外披露。

不止步步高,2021年11月,腾讯曾通过大宗交易将其名下的海澜之家股份折价-7.93%以5.92的价格转让了3.778亿元,占股比例降至5%以下。

和京东等公司相比,腾讯在步步高、海澜之家的股份占比本身就少,在响应国家反垄断政策之余,减持股份这类公司股份更是基于腾讯对这类投资项目回报率较低的预测。

从腾讯减持两家公司的时间点来看,都在二者业绩或股价明显下滑的时刻。2021年,海澜之家股价自5月创下14.51元新高后一路下跌,至11月,股价腰斩,市值蒸发300亿元,而“接盘者”腾讯普和浮亏超21%,亏损额达5亿元。在海澜之家股价接连新低后,11月30日,海澜之家宣布腾讯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

从海澜之家目前的业绩和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腾讯去年的减持无疑是明智的。2022年Q1,海澜之家营收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双降。截至今日,海澜之家股价仅5.19元,只剩去年腾讯减持时其股价时的三分之一左右。

四年前则完全是另一番光景。

自马云提出新零售概念后,互联网大厂纷纷盯上了线下业态,2018年新零售浪潮掀起。找到新切口的阿里巴巴和腾讯均在此领域招兵买马。阿里巴巴新零售板块中,银泰、苏宁、盒马鲜生、三江购物、百联集团、联华超市、新华都和高鑫零售等先后加入。

腾讯也紧随其后,入股每日优鲜、永辉超市、万达商业、家乐福中国、海澜之家、步步高等。腾讯2019年终止了对家乐福中国的谈判,最后家乐福中国由苏宁收入囊中。

但从目前的结果来看,双方在新零售领域的投资都不算成功。

阿里巴巴新零售板块里,头号项目盒马至今没有探索出稳定的商业模式,盈利情况堪忧,而为了给集团减负,2021年6月,阿里巴巴CEO张勇宣布将推行集团责任制,各个业务部门将自负盈亏,而盒马就是其中之一;被视为阿里消费领域最大投资的苏宁则经历了多方收购和重组董事会等重大变故;剩下的高鑫零售、银泰、三江购物、百联集团、联华超市虽已被整合,但如何盘活这堆线下资源,仍待时日,且这部分业务目前对整体营收的增速在下降。

在腾讯新零售投资版块下,每日优鲜上市后破发股价一路下跌,前置仓模式的盈利能力也备受质疑;永辉超市是典型的传统公司转型新零售,但大量的关店、多个业务裁撤,已经说明其转型并不顺利;而海澜之家和步步高的当前业绩也不算乐观。

腾讯新零售失算了吗?

此时减持部分项目,腾讯在为此前“撒钱盲投”的消费投资行为买单。

作为腾讯庞大投资业务最前端的一部分,林芝腾讯对外投资75笔,多布局新零售和文化娱乐产业。然而在市场的多次验证中,新零售等板块业绩不如预期,甚至让腾讯亏损严重。

以每日优鲜为例,其整体融资额约140亿元,公开信息显示腾讯参与了5轮融资——据招股书,腾讯在每日优鲜的占股达到8.1%。仅在上市当日,每日优鲜就让腾讯浮亏3亿元。截至今日,每日优鲜股价已不到1美元,市值仅剩1.68亿美元,而从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腾讯尚未退出,可以说是“血亏”。

一位腾讯投资部门前员工告诉36氪,作为一个内容起家的公司,腾讯内部实际较为缺少真正了解消费赛道逻辑的专业人士,众多起消费投资一方面是为了应对竞争,占好地盘,一方面则是投资部门有一定数量的KPI需要完成。

事实上,各类新零售业态本身没有探索出稳定模式,也没有形成一套行业标准,身受其累的不只腾讯。以阿里重注的盒马为例,其被称作新零售首个新业态,但孵化数年来,盒马的模式一再变化,内部孵化出十几个业态,但大部分都无法持续下去。目前,盒马暂时将宝押在社区零售——盒马邻里上,然而多个城市受疫情影响关店、政策的不确定性都成为该业务发展的阻碍。

持续不断的反垄断政策出台无疑是悬在所有大厂投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大公司对外投资的热情。不过,反垄断在抑制大厂投资的同时,也客观上促进理性投资。尤其在如今消费业态集体不景气情况下,降低股份占比其实也帮助大公司及时部分止损。

接下来的情况仍然不算乐观。新冠疫情再度来袭,零售重镇上海的经济陷入停摆,多个消费品牌和百货业态都遭到重创,其他受疫情影响的城市居民外出积极性不高,消费需求也遭到抑制。

从工信部发布的2022年3月社零总额数据来看,当月社零总额整体下降3.5%,多个重要品类消费情况表现不佳,鞋服纺织品类同比下降12%,化妆品类下降6.3%,家具品类下降8.8%,汽车品类下降7.5%,珠宝金银品类下降17.9%。

从四年前大举进入消费领域到如今不断收缩投资规模,腾讯消费投资的变化与消费和消费投资行业的命运变化紧密相连,可以预见,在当前的宏观消费环境下,腾讯的消费投资瘦身计划将不止于步步高。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36氪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