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上市,估值几何

显然,抖音BU的整体IPO,意味着将字节跳动国内广告业务的核心部分推向二级市场。在快手股价低迷,市场情绪普遍悲观的时间点,抖音能否拉动投资者信心回归,仍然有待观察。
2022-05-09 07:01 · 微信公众号:新熵  作者丨白芨 月见 编辑丨月见   
   

高准担任字节跳动CFO短短两周,字节跳动上市又有了新的大动作。

近日,香港公司注册处网站显示,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已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

除了香港外,注册地为北京的多家公司也进行了名字变更。

成立于2016年5月,办公地址位于海淀区北三环西路43号院2号楼5层503室的“字节跳动有限公司”,已于2022年5月更名为“抖音有限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抖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此次更名正被外界解读为字节跳动拆分抖音单独上市的强烈信号。

早在2020年,字节跳动便传出分拆抖音赴港上市的消息。随后2021年3月24日,小米前CFO周受资走马上任担任字节跳动CFO,上市传闻甚嚣尘上。

而对此次公司名称变更,抖音方面表示不予置评。这意味着,抖音的IPO进程正在靠近。

01 抖音急赴港交所

上月底,「新熵」曾报道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准加入字节跳动,并担任CFO。

这与一年前小米前CFO周受资加入字节跳动的动作如出一辙。根据彭博社在2020年10月的报道,字节跳动计划推动抖音业务在香港单独上市。

此后一系列人事更替、寻找承销商、注册名称变更等动作,均表现出字节跳动急于上市的愿望。

问题是,对抖音的背后投资方而言,抖音已经错过了上市最佳时间点。

首先,当前中概股整体估值偏低,港股科技互联网企业同样未能避免。

由中证指数有限公司编制的中概互联50指数囊括了国内主要互联网巨头,中证指数官网显示,截至5月5日,该指数点位为6335.30点,相当于2017年初水平,近一年跌幅高达50.78%,PE为17.22倍。而去年同期,该指数PE在50倍以上。

抖音的主要竞品快手也在该指数的成分股之列。去年年初上市后,快手市值一度抵达1.8万亿港币,而截至5月8日,市值仅剩2566亿港币,近九成市值在这场中概股危机中消失。

如果抖音在2021年初,没有受到网络安全数据风险问题困扰,并与快手同步上市,其估值水平大概率将超过快手。尽管抖音同样躲不掉本轮中概股的集体回撤,但IPO初期的减持套现机遇已经错失。

从快手市值历史走势看,根据2021年5月一季报披露,快手净亏损额为577.5亿元,经调整亏损额49.18亿元,同比扩大13%,这成为快手市值大幅下挫的开端。从去年7月起,快手市值进入约2700亿港币的理性区间,但低迷势头仍然持续。

从具体业务看,抖音面临的增长问题同样不容乐观。

招股书显示,直播收入占快手营收比重超过80%。与快手刚好相反,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占营收比重高达77%。

而抖音的国内广告增长正在放缓,2021年11月18日,字节跳动商业化产品部会议确认,字节跳动国内广告收入在过去半年的时间内停止增长。

与此同时,快手正在侵蚀广告市场份额,2021年财报显示,快手线上营销服务业务营收额达到427亿元,同比增速高达95.2%,Q4线上营销收入为132亿元,同比增速为55.5%,增长主要源于快手的自然流量增长,和公域、私域流量组合提升的广告主体验。

背后逻辑是,随着快手在推荐算法、产品结构等领域“抖音化”,两款产品的相似度正在提升,随着快手的增长重心从直播转移至广告,抖音面临的竞争压力增大。随着线上教育等广告主投放预算缩减,抖音的广告收入增速或将受到冲击。

在电商业务上,抖音通过兴趣电商对抗快手的信任电商,快手2021年年报显示,其全年电商GMV为6800亿元,同比增长78.4%;抖音方面,根据「晚点Lastpost」报道,抖音2020年电商GMV超过5000亿元,同比增速超300%。

对于这家以人工智能平台自居的企业来说,在新冠疫情的市场变化下,如何优化广告主体验,并开拓电商等广告以外更多业务,将决定其IPO后的估值水平。

02 抖音值多少钱?

今年4月,《南华早报》援引多位私募股权投资人消息称,字节估值接近4000亿美元。

字节跳动这个估值有多高?可以做个简单的对比,2020年,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GDP为3412亿美元,新加坡2020年GDP为3430亿美元,马来西亚2020年的GDP为3190亿美元,全都低于字节跳动的估值。以色列2020年的GDP为4020亿美元,和字节跳动估值相当;希腊2020年的GDP只有1894亿美元,不到字节跳动估值的一半。

据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九年的9年的字节跳动已融资超过九轮,但官方并未对外透露后几轮的融资金额。

2012年,字节跳动凭借今日头条起家,当年7月即获得了SIG海纳亚洲等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随后便以每年一轮的速度向前飞速狂奔,截至目前,根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全球独角兽指数2021》,字节跳动已经长成2.3万亿元估值并超过蚂蚁集团的全球最大独角兽。

此外,字节还是美团、拼多多、滴滴这些巨头中唯一一家没有接受BAT投资的公司。目前字节跳动由四家美国投资机构占股40%。除创始人张一鸣外,字节跳动董事会成员分别为红杉资本中国董事总经理沈南鹏、海纳国际集团(SIG)创始人亚瑟·丹奇尔、泛大西洋投资CEO威廉·福特,以及美国对冲基金Coatue创始人菲利普·拉丰。

有业内人士分析,拆分抖音单独上市,意在让正处于增长势头的Tiktok,储备的子弹再多飞一会。

抖音已不是一款App,而是字节跳动最大的事业部(Bu)。它包括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番茄小说等产品,还有多个中台业务。

抖音与它所在的事业部贡献了这家公司近70%的收入,而其余五个Bu(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还远没有到贡献足够收入的时候。但是抖音目前的日活已经停留在6亿以上一年多时间,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产品也已增长乏力,而TikTok面对全球化市场仍处在凶猛增长阶段。

对于抖音的估值,「新熵」认为,抖音BU的三大核心业务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可以分别对标快手、B站、百度信息流产品的估值水平。

从短视频产品看,如果用简单的P/MAU方法估算,根据易观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抖音月活用户为6.5亿,而快手2021年平均月活用户数为5.78亿,据此推算,抖音估值约为2885亿元港币,仅略高于快手。

但从营收角度看,两者的体量显然不同,根据CEO梁汝波披露,字节跳动2020年实际收入为2366亿元,按抖音贡献60%收入估算,抖音营收约为1416亿元,而同期快手仅有587.76亿元。抖音约为快手的2.4倍。根据快手当前估值,抖音估值约为6181亿元港币。

从中视频产品看,易观千帆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月西瓜视频MAU为1.68亿,高于B站的1.51亿,据此推算,西瓜视频估值应略高于B站,约为700亿港币。

但根据外媒报道,2020年,西瓜视频对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贡献不到3%。此外,两款产品的营收侧重点不同,B站强调游戏收入及增值服务收入,西瓜视频则偏向广告。业务逻辑的差异,将导致两款产品的估值逻辑不同。

从信息流产品看,2021年百度移动生态大会披露,百度APP月活用户数为5.6亿,而梁汝波在2021年6月披露,今日头条月活接近3亿,即估值约为百度信息流广告业务的一半左右。而根据申万宏源估算,百度线上营销业务整体估值约为3371亿港币。

而百度线上营销收入由搜索和信息流两部分组成,据此推算,今日头条的估值或将低于1685亿港币。二者的不同点在于,线上营销是百度的“现金牛”,是主要利润来源,而根据字节跳动内部会议披露,今日头条处于亏损边缘。未来,盈利能力的差异将进一步影响两款产品的估值水平。

二者的不同点在于,线上营销是百度的“现金牛”,是主要利润来源,而根据字节跳动内部会议披露,今日头条处于亏损边缘。未来,盈利能力的差异将进一步影响两款产品的估值水平。

显然,抖音BU的整体IPO,意味着将字节跳动国内广告业务的核心部分推向二级市场。在快手股价低迷,市场情绪普遍悲观的时间点,抖音能否拉动投资者信心回归,仍然有待观察。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新熵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