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粮竞争后半场:国牌与洋牌的「信任保卫战」

眼下,进口宠物粮因疫情管控销量受到了影响,正是国产宠物粮“弯道超车”的绝佳时机。
2022-05-13 16:09 · 螳螂观察  图霖   
   

国产宠物粮,慢在「起步」,困在「标签」?

“信元发育宝事件”或将迎来终局。

5月9日,信元发育宝公布了其此前送检的数份产品的检测报告,结果是,总计31份卫生指标报告,合计检测88个营养与卫生风险指标(21项宠物饲料卫生规定强制指标,1项细菌总数国家推荐性指标,66项非强制性标准指标)已开封与未开封的检测报告均合格。

同时,在最新回应中,我们不难发现在产品检测合格的情况下,品牌坚持围绕“优先救治猫”展开了一系列工作,或许信元比消费者更想找到真相,从这一点看,这应该是和消费者的利益是一致的。

站在信元的立场,在笃定产品原料并无问题的的情况下,本可以无视公众的质疑。但眼下,信元坚持做了救治、同意饲主已开封产品送验、弥补等举动,也算对得起“五十多年制药企业”的“老前辈”身份。

而事件发生至今,在多份检测报告符合国标的情况下,部分人给信元贴上“毒粮”标签,这从法律层面看,除非有权威检测机构证明信元猫粮有问题,如果随意贴标签进行传播,是违法行为,另一方面其实也加剧了消费者对国产粮的不信任感。。

在部分国产宠物粮品牌正加速崛起的时候,传播环境的复杂化等问题也使得相关争议在增多。国产宠物粮的发展,似乎来到了一个略微尴尬的时间节点。

本文主要探讨以下两个问题:

1.国产宠物粮是怎么被贴上“毒粮”标签的?

2.后疫情时代,国产宠物粮有希望弯道超车吗?

一步慢,步步慢

部分国产猫粮被打上“毒猫粮”的标签,拖累整个国产宠物粮行业走向三聚氰胺事件的翻版。

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的猫粮狗粮黑榜或避雷榜单里,我们总能看到国产宠物粮品牌凯某思、麦某迪和国产皇家的身影。

而之所以容易被贴上“毒粮”标签,与国产宠物粮的起步晚有很大关系。

人类历史上第一份商业宠物粮来自美国。1860年,美国辛辛那提电工詹姆斯·斯普拉特偶然间发现自己的狗很喜欢吃被水手们丢弃的饼干。他由此得到启发,用面粉、蔬菜、肉和水混合,制作出了第一份犬粮,并开始售卖。

这款犬粮属于湿粮,之后更现代化的膨化干粮,最早也是美国推出的。

1956年,美国一个名为普瑞纳的品牌推出了以膨化干粮为主的狗粮品牌康多乐。随后,1963年,普瑞纳又推出了猫粮品牌妙多乐。这两个品牌,也算是现代宠物粮的鼻祖。

那么,国内的情况呢?

1992年,“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成立,标志着我国宠物行业的初步形成。1993年,国内首批宠物用品零售店开始陆续出现在北京和上海的街头。而此时,距离世界第一款商业宠物粮诞生,已经过去了133年。

任何行业的发展都得历经初期的缓慢探索,才能实现后期的快速发展。宠物粮行业亦是如此。国产宠物粮的起步慢,直接造成了之后的步步慢。在美国、英国等国家的宠物粮已经步入快速发展期之时,国产宠物粮仍处在质量良莠不齐、监管力度不足的探索阶段。

一方面,因为起步较晚,国产粮在品牌沉淀和市场口碑方面不及进口粮。

相较最近几年才逐渐有声量的国产品牌,以伟嘉为代表的猫粮品牌早在1996年就开始进入国内市场,在抢占养宠人群消费心智上占了先机。

而养宠人群在挑选宠物粮时,品牌口碑往往是决定性因素。“DT财经”发布的《2021养宠青年报告》显示,在购买宠物食品和保健品时,安全都是第一重要的。不同的是,购买食品时,养宠人会更在意成分和口碑,购买保健品时,则更看重功效。

品牌销量往往也能一定程度上反映品牌的市场口碑。根据“申万宏源研究”发布的研究报告,不论是2020年双十一还是2021年双十一,在天猫平台猫主粮销售榜能排到前五位的,基本都是以Go、皇家、渴望、爱肯拿为代表的进口猫粮。

另一方面,监管落地缓慢且约束力不足,个别劣质厂商打击了消费者对国产宠物粮的信心。

前面提到,我国于1992年成立了“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但同样的保护协会,美国和日本分别于1866年和1946年就已经成立。

而且,尽管在2018-2019年,我国相继出台了《宠物饲料管理办法》《宠物饲料标签规定》《宠物饲料卫生规定》等一系列规范性文件,并对宠物饲料标签开展监管执法工作。

以此次处在舆论中心的信元发育宝为例。一方面,信元作为一家历史悠久的老牌企业,并无理由生产问题产品自砸招牌。另一方面,我国目前宠物粮的生产均需遵循国标,但开头所示信元的检测结果是符合国标的。据了解,在宠食行业上海对厂商的监管相对更严格,就这件事情看,或许信元和我们一样疑惑,真相究竟为何。

故而,尽管目前信元尚未找到证据,但更大的原因只可能出在了某一中间环节的不良厂商身上,如物流 、仓储 、原料供应等等。至于为什么不良厂商会肆无忌惮,行业监管不力必然是关键原因之一。

道阻且长的「信任保卫战」

需要注意的是,国产粮陷入“毒粮”舆论,并不意味着进口粮就一定安全。素来被摆在神坛的进口粮,近些年也开始频繁出现信任危机。

更早的“Go!猫粮翻车事件”这里不多赘述,但今年仅过去4个月,就接连发生两起进口粮翻车事件。

2月份,海关总署通知,海关总署通知,国外目前爆发禽流感大批禽类死亡,肉体被拿来做宠物粮的原材料。2月21日后加拿大含禽类成分的宠物粮不允许进口国内。

此前,渴望、爱肯拿等加拿大猫粮品牌,一直被国内养宠人群奉为“良心粮”,该事件之后,不少人对前述品牌开始心存芥蒂,同时开始求助网友推荐新的猫粮品牌。

该事件过去仅一个月,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杭州创新发展中心发起的对跨境进口宠物食品等92批产品进行的抽样检测中,抽检的14款宠物食品里,有3款产品检出“猪圆环病毒2型”病毒,另有4款宠物食品检出转基因成分CaMV35S和NOS基因。

这些事件也意味着,在重建消费者信任这件事上,进口粮与国产粮已经站在了同一起跑线。

实际上,进口粮虽然素来口碑好,但也因为其单价和利润都较高,所以更容易出现假冒伪劣产品。更改出厂日期、虚标成分等现象并不少见。

此前几度被卷进“假粮事件”的渴望,就不得不对此采取过针对措施,不仅升级了包装袋上的防伪标识,每一袋包装上均有双标防伪贴,还在其官网对授权店家进行公示。为的就是保证产品品质,维护来之不易的消费者信任。

而在维护消费者信任这件事上,国产宠物粮品牌同样也使出了浑身解数。

前面提到,养宠人群在选择宠物粮时,最在意的就是安全性,而与安全性密切挂钩的,就是宠物粮的原料成分。凯某思的宠物粮之所以饱受诟病,就是因为其成分表不明、产地不明、营养成分不明,才导致不少猫狗吃完出现了不良症状。

要彻底解决成分和产地不明带来的一系列衍生问题,最直接的做法就是自建工厂,把选择权捏在自己手里。

除此之外,在这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品牌营销同样不能落于下风。相较在营销层面略微低调的进口粮,国产粮近几年正在营销层面持续加码。

表现之一是不少品牌都请来了明星代言,这之中既有流量派亦有实力派:麦富迪签约了谢霆锋作为代言人、卫仕找来了胡歌、帕特宠物食品签约了陈伟霆、顽皮官宣辣目洋子为产品体验官……

表现之二是国产粮品牌还加大了在小红书、抖音等养宠人士聚集地的投放力度。新榜发布的《新榜小红书营销洞察报告》,仅2021年上半年,在小红书投放的宠物品牌数据就增长了200%,宠物类商业笔记的平均互动量达到1698次,在各类商业笔记中排名第一。

好消息是,国产粮虽然起步晚且长期困于“毒粮”、“代工粮”等标签里,但部分良心国牌仍旧以一己之力带动整个国产粮市场加快摘掉负面标签,从进口粮手里夺回市场份额。

对国产粮而言,要重建消费者信心,更紧要的事成了加强对原料品质的把关。具体可行的措施包括:建立完善的有关宠物食品的第三方评价监测机构、引入保险机制等,以此让消费者更放心等。

信元发育宝就在此次回应中表示,“未来信元将继续严苛执行原物料供应商评审、内控与流程管理。”

“贝恩公司”在《中国萌宠经济崛起的品牌新商机》中预计,2025年,中国宠物食品市场规模将较2020年增加两倍,或将达到1500亿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市场。

眼下,进口宠物粮因疫情管控销量受到了影响,正是国产宠物粮“弯道超车”的绝佳时机。与其草木皆兵,多给国产品牌一定时间,也未尝不是个好选择。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螳螂观察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