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大融资之一:85后理工男掌舵,镁伽拿下20亿

镁伽完成新融资的背后,是生命科学智能化赛道愈发火爆的一抹缩影。
2022-06-15 14:40 · 投资界  刘博   
   

又一笔重磅融资诞生了。

投资界6月15日消息,镁伽科技今日宣布完成新一轮3亿美元融资(约合人民币20亿元)。本轮投资阵容十分亮眼:由高盛资产管理亚投资本纪源资本联合领投,老股东创新工场持续超额加注,新加坡蘭亭投资(Pavilion Capital)、史带资本(Starr Capital)、雨盟资本鸿为资本园丰资本泰合资本等跟投。同时,国内一家生物科技领域的龙头企业也参与本轮融资。这是迄今为止,2022年上半年科技创新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

成立于2016年的镁伽,由黄瑜清、张琰和乔志新这三位老同事联手创立。三人曾在一家电子制造企业共同工作8年,在判断机器人自动化将成为“新基础设施”后,果断投身创业,杀入生命科学智能自动化赛道。

VC们真的已经转行了,而且远比外界看到的还要早——2018年1月,愉悦资本A轮投资了镁伽,这时镁伽创建也才一年半;2019年6月,镁伽获得了来自合作伙伴博世旗下创投基金的A+轮投资。此后,镁伽融资步伐明显加快,半年内完成1.2亿美金的B轮融资,生命科学龙头公司药明康德也参与领投。生命科学智能化终于从“非共识”变成了“共识”。

镁伽完成新融资的背后,是生命科学智能化赛道愈发火爆的一抹缩影。近两年来,多笔亿元级别的融资纷纷在这一赛道诞生。一时间,几乎有头有脸的VC/PE都来了。

85后学霸创业6年

杀入生命科学智能自动化赛道

镁伽的故事,离不开背后的85后掌舵者黄瑜清。

时间回到2008年,22岁的黄瑜清从西安交大毕业,来到一家北京的电子制造企业工作。正是在这里,他结识了日后的两位创业伙伴——张琰、乔志新。

镁伽创始人、CEO黄瑜清

尽管三人分属不同产品线,但却共同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即2010年前后,劳动力成本增长得非常快,制造成本占比不断提升;同时互联网时代的新经济商业形态大规模兴起,许多有经验的工程师都纷纷投身新经济。

在黄瑜清看来,机器对人的替代,使其正在成为下一个时代的“新基础设施”。他大胆预测:十年之后,遍地都将是机器人。同时,他也发现,生命科学领域的自动化程度远远低于汽车制造业、3C制造业。例如在生物制药、化学材料应用等行业,虽然聚集了一批高学历、背景好的顶尖人才,但从业者80%的时间却都在做重复性工作。

于是,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行研之后,黄瑜清决定带领团队独立创业,在2016年正式成立了镁伽科技。对于公司名字的来源,黄瑜清解释为来自于英文“Mega”的音译,本身是“百万、兆”的意思,用来形容数据量大,进而延伸到自动化、机器人、超级进化等方面。

在镁伽创办伊始,创业团队只有黄瑜清与张琰、乔志新三人。因为黄瑜清在三人中最早提出想法,加上性格中“有一点乐观主义和理想主义”,而被推举为CEO;张琰“喜欢且擅长钻研产品和技术”;乔志新则是“非常有韧性,很能担当大事”。

一开始,镁伽选择从非常底层的技术切入,做出来的产品在技术上比较超前。但很快黄瑜清意识到,客户想要的不是一个机器人本体,而是一个解决方案。尽管镁伽在创业早期资源有限,想要转型成提供解决方案的公司,会有很大困难,但创始团队还是决心转型,希望交付给客户的更像是一个“机器人科学家”。

时至今日,镁伽也从创立伊始的3个人,壮大至拥有一支近千名跨领域人才团队,其中研发人员占比60%。谈及镁伽与行业内其它企业的最大不同之处,黄瑜清认为在于智能化与对行业的know-how,即除了自动化之外,还需要有思考的能力,结合很多行业知识。

“这是镁伽能从非常底层的技术切入、在客户的业务流程中成为基础设施的关键。我们的产品服务的是科学家,解放的是科学家的时间。”

VC/PE 豪华阵容

齐聚硬科技

机器人不是个新领域,新的是“生命科学智能自动化”,用智能化的技术改造生命科学这个壁垒极高、又相当传统的产业——这其实也是过去几年间,投资行业正在发生的故事。

自2016年成立至今,镁伽共计已完成8轮融资。背后的投资方中不乏愉悦资本、药明康德、博世创投、高盛资产管理、亚投资本、纪源资本、创新工场、经纬创投、明势资本、英诺天使、戈壁创投等知名VC/PE及产业资本的身影。

2018年1月,镁伽完成了由愉悦资本领投的A轮融资。这轮融资进行的很顺利,从愉悦资本看到BP到完成交割,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在黄瑜清看来,镁伽团队既没有海归、也没有标杆客户、刚刚一年半,能够如此迅速地拿到融资,这一速度出了黄瑜清的预料。

实际上,2017年正是移动互联网最辉煌的时期。彼时共享单车激战正酣、外卖送餐再次上演“D轮合”,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投资金额动辄数亿美金。

但市场的真实走向往往藏匿在细节里。当大街上彩虹单车连颜色都不够用了,餐厅的桌子上一溜排开6、7个不同品牌的充电宝时,也就意味着把钱花在这里的效率大大降低,从1998年开始的“互联网时代”接近尾声。换言之,尽管“硬科技投资”在过去两年才逐渐火热,但嗅觉灵敏的投资人实际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悄悄布局了。

在A轮融资之后,时隔一年半,直到2019年6月份,镁伽才迎来了一位有重要意义的投资人——德国博世旗下的创业投资基金。彼时,博世创投表示:“镁伽研发的机器人已经应用于博世家用电器生产线。双方基于业务层面的合作得到了这家老牌工业制造领域翘楚的认可。”于是,博世旗下创新基金领投了镁伽的A+轮融资。

可以推想,从2018年1月A轮到2019年6月A+轮的这一年半里,镁伽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位置”。

的确,从镁伽整体的发展历程来看,最重要的转折点正是发生在2019年。公司从一个比较大的职能型组织转变成事业部,彼此相对独立。黄瑜清认为,这样的转变可以让每一块业务都能去不断探索专业度和商业模式。

也是在那时,镁伽才有了真正进入了行业头部客户的机会。同一时间点,镁伽迎来王承志博士(现任镁伽首席科学家)加盟。而镁伽原有的自动化平台,与以王博士为代表的镁伽生物学团队的结合,才有了鲲鹏实验室。

“人每天的工作时间和他能并行做的事情非常有限。一个中心实验室,可以做上百万次的这种实验,希望镁伽能把鲲鹏实验室建设成为生命科学行业的一个基础设施,把这种实验能力以很多的形式去开放利用出来。”黄瑜清表达了自己的期待。

药明康德和博世

产业资本为何也投了?

2021年年底,黄瑜清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段类器官心脏的视频,这个类心脏是镁伽鲲鹏实验室取得的最新进展。

据了解,目前镁伽已成功培养出具有 2 波段跳动和显著腔室结构的心脏类器官、具有脑室和清晰神经结构的脑类器官等数十种具有极高价值的类器官模型。

但其实在2020年6月份之前,黄瑜清去融资时,总要花很长时间去讲生命科学领域不是一个伪需求,因为这个领域“太难了”。

众所周知,生命科学本身对环境和操作的要求极高,这使得尽管信息技术已经成为整个社会的新基础设施,但在生命科学行业,自动化普及率依然非常低,现在做化学实验的方法与100年前整体没有太大区别,做生物实验的方法和20年前也没有太大区别。各种专业工具固然越来越发达,但设备跟设备之间的连接环节仍存在瓶颈。反观汽车制造、半导体制造等行业,它们的自动化发展已经非常成熟,人力被很好解放了出来。

那么刚刚成立六年的镁伽是如何做到的?答案是:到产业里去。

黄瑜清曾感慨:“镁伽还是幸运的。我们有两个来自产业的投资人,一个是药明康德,它代表了生物制药领域对镁伽的认可;另一个是德国的博世,它从先进制造业角度给我们提供了强有力的背书。”

据黄瑜清介绍,镁伽的工程师会在一线和客户一起打磨产品,花费很多时间去深入应用场景、理解需求,因此积累了大量数据,而这一过程是钱所不能买到的,也让镁伽积累了足够深的行业know-how。

“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头部客户,每一家都经历了12-18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产品试用、打磨以及技术的迭代升级。你帮他们加快了研发进程,提高了研发的准确率和效率,这就是我的行业壁垒。”

也正因如此,镁伽才能又完成3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作为本轮投资方之一,亚投资本创始合伙人兼首席执行官刘二飞表示:“亚投资本长期关注产业自动化智能化升级的机会。镁伽凭借突出的技术和商业能力,在生命科学领域已经获得了众多龙头客户的认可。我们看好镁伽在自动化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复合能力、多年深耕的行业经验、以及持续探索前沿领域的创新精神。镁伽将以自动化、数字化为基础,推动生命科学行业的智能化发展,持续拓展业务深度和广度,为行业发展提效赋能、创造价值。”

高盛资产管理专注医疗行业私募投资的执行董事丁一鸣也表示:“全球生命科学自动化市场规模发展前景广阔。随着生命科学领域持续的高速发展,我们预计生产规模和研发人才瓶颈将推动自动化渗透率在该领域显著提升。镁伽为客户提供完整的自动化解决方案并显示了持续创新和产品迭代能力,作为全球生命科学领域的长期投资者,我们很荣幸可以参与和支持镁伽的未来发展。”

扎根于生命科学产业,镁伽在成立之后的六年里先后做了三件事:2016年初创-2018年年底 为生命科学实验室设计和研发机器人本体,从非常底层的运动控制开始做起;

2018年底到2020年6月 转型为一个面向终端客户提供全面解决方案的公司,这也是镁伽业务层成长最快的时期,几乎做到了生命科学里所有业务板块的头部;

2020年6月到现在 搭建起完全自研的智能自动化生物实验室,打造下一代生命科学基础设施,积极探索生命科学前沿研究。目前已在类器官、细胞基因治疗、基因编辑等多个生命科学垂直细分领域取得重要进展。。

回首过往,黄瑜清一直有感于有太多人愿意去支持镁伽做各种尝试,这让团队一直能保持着创新的热情。而面对创业征程中的未知,黄瑜清最常与团队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可以接受做10件事情有9件都失败,这是必然的代价。要永远保持Always Day One的心态。”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刘博,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6/494123.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