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狂揽4800万,培训机构盯上毕业生钱包

随着考研、考公培训这块蛋糕正越做越大,试图瓜分蛋糕的人越来越多。
2022-06-24 08:27 · 微信公众号:创业最前线  付艳翠   
   

6月23日,全国1193万高考生翘首以盼的高考成绩正陆续公布,千万家庭随之欢喜或忧愁;与此同时,今年1076万高校毕业生也迎来了毕业季,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将走出大学校园,面对多元化的求职之路。

“高考出分了,考生们别开心得太早,因为4年后你们还要考公考研。”有网友戏言道。

457万人考研,300万人落榜;210万人争抢19万个公务员岗位——这组对比强烈的数据,正直观地反映出当下考研和考公的火热程度,而这也是众多毕业生的“常规选择”。

有需求则有生意,在考公考研愈发火热的背景下,相关的培训课程的费用越收越高,有创业者看中考培行业的机会,在疫情还未结束时毅然选择创业;另有创业者已经开始享受红利,公司的学员人数增长了2倍多。

不过,随着考研、考公培训这块蛋糕正越做越大,试图瓜分蛋糕的人越来越多。有创业者对「创业最前线」表示,不仅有K12教育机构转型做职业教育,连此前专做考研的机构也开始做公考教育了。

在行业扩张的背面,各种乱象也时有发生。黑猫投诉平台上,不乏针对考研教育平台退款问题、诱导消费、虚假宣传的“讨伐”,甚至还有质疑一些考研、考公教育协议班是骗局的声音。

这届00后应届毕业生们进一步助推下的考研、考公热,能否让职业教育行业高飞?他们在选择职业教育机构时更看重什么?职业教育行业的实际竞争情况如何?

1

Z世代延缓就业的统一选项

今年3月,李昭下班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查询考研的初试成绩——英语59分,政治70分,334和440(新闻与传播专业课的代码)分别考了116分和96分。

“以14分之差落榜,看到这个成绩我就大哭了一场。”李昭就读于广西一所二本院校的广告学专业,在高考填写志愿时,李昭为了上大学不用学习数学而选择了广告学专业。

但几年的学习后,李昭越发不喜欢广告,“感觉没有自己的时间,客户和领导给到的压力也让我感到很压抑。”

2020年12月,学院里学长们考研给了李昭启发,她也要通过考研换到自己喜欢的新闻学专业。于是,李昭开始找学长问考研的注意事项,准备考研学习资料。2021年3月中旬,李昭就正式开始了考研生活。

但近一年的努力却并没得到李昭想要的结果。

“英语和政治的分数我都能接受,但我比较放心的专业课却拖了后腿。”一方面是不甘心,另一方面是想要学习自己喜欢的新闻学,李昭擦干眼泪后就决定,等实习满3个月就辞掉工作,准备二战考研。

与李昭这样在大学期间就明确考研目标不同,刚刚大学毕业的张媛媛算是“半路”决定考研的。

“参加工作才知道,学历到底有多重要。”张媛媛就读于北京某普通本科院校,从去年下半年,她就开始往互联网大厂求职,但好不容易通过各种关系找到学长帮忙内推,最后往往在学历那里就被“卡住”了。

张媛媛发现,即便她放低要求开始去一些创业公司面试,但对方的要求也很高,“要求我会PS、写文案、做PPT,还要求有工作经验,最重要的是薪资水平却连农民工都比不上。”

这些情况都让她觉得,找一个合适的工作太难了。

“后来我就随便找了一家公司实习,拿到实习证明后,我就决定考研了。”张媛媛半是无奈地笑着说,她查询过研究生们的薪资往往比本科生更高,而且她相信,等到她研究生毕业,疫情正好可以缓解,从而就业形势也会比现在更乐观。

事实上,根据麦克思的调研数据,在2020年,C9(九校联盟)毕业生在国内5家“互联网大厂”的应聘求职中,硕士毕业生的录取比例大约是本科毕业生的2.5倍。

相比于考研,刚刚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的李涛则更倾向于选择眼前的“铁饭碗”。且早在大三下学期,李涛就开始备考公务员。

“当时也考虑过到底是考研还是考公,我还去各种培训机构转了一圈,发现考公的题型更多的是考思维比较多,而考研就较‘死板’,我觉得自己还是适合考公。”李涛向「创业最前线」透露,为了增加“上岸”的几率,他甚至报考了国考以及三个省份的省考。

一时间,考研、考公、考编,就成为这届Z世代们的“普遍选择”。

“我们宿舍8个人,其中有3个人准备考研。”李昭表示,“我们班选择参加工作的同学并不多,反而考研、考公和考编的人多,还有参加大学生‘西部计划’的人也挺多。”

6月初,长沙芙蓉区事业单位笔试,其中一个“人才专员”岗位,只招聘2人,却有4000人报名。对此,公职考试教育行业创业者刘伟也不得不感慨,“考研、考公确实越来越卷。”

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考研报名人数达457万人,连续7年保持高增长趋势。国家公务员招录考试报名人数已经连续13年超过100万,今年更是达到212.3万人。

而在2022年,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预计为1076万人,毕业生人数增多叠加上疫情的影响,一些企业收缩甚至没有开放招聘岗位,这都加剧了毕业生的求职难度。如此一来,寻求一份稳定工作或继续提升学历,就成了多数毕业生的首要考量。

不过,不管是为了延缓就业,抑或是为了自己的人生理想,考研、考公和考编俨然成为这届年轻人的“首要目标”,而这也为各路培训机构带来了新商机。

2

掘金职业教育的机会来了?

随着竞争加剧,研究生和公务员的录取率也变得极低——今年457万人考研,有300万人落榜;200多万人考公务员,而今年预计公务员的招录为19万人。

考生们为了顺利上岸,报培训班几乎成为他们的共同选择。甚至在职业教育机构的眼里,还将这群00后应届毕业生们称作“优质群体”。

“职业教育的获客分线上和线下,考生分在职和全职,但主要是大学生群体。”刘伟对「创业最前线」解释,因为大学生考研和考公的人数多且占比高,参培意识强,具有充分时间和金钱报长线班、高价班。同时,来自高校的营销获客稳定,一直都是考研和考公的优质群体。

“我在今年4月初选择了一家线上考研机构,我们学号都是按照报名顺序排名,我的学号是6009。”李昭透露,这家线上机构在新闻专业考生中知名很高,所以每年报考的学生人数都很多。

李昭透露,她报名这家考研机构就花费了8000元。照此计算,仅3个月时间,该考研机构的营收就超4800万元。

而李涛也表示,他通过知乎、论坛等线上平台的一些“前辈经验”帖子去选择培训机构进行备考,为此,他花了接近1万元。

职业教育创业者王凡向「创业最前线」透露,今年他们公司的学员人数增长了2倍多,其中,研究生业务的学员更是增长了3倍多。

在考研和考公的培训上,从业者“掘金”的程度从行业头部机构的营收数据中也能寻到些苗头。

中公教育发布2021年年度报告显示,2021年Q4,中公教育实现营收6.11亿元,2021年实现营收69.12亿元。

粉笔教育招股书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从2019年的11.60亿元快速上升至2020年的21.32亿元,实现83.7%的同比增长。同时,截止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总收入26.33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了79.5%。

在此背景下,有创业者看中公职考试教育行业的机会,在疫情还未结束时毅然选择创业——刘伟正是“疫中创业”的一员。

刘伟曾在国内头部职业教育机构有过工作经历,他发现,公职教育行业的毛利率并不低。“一般的培训机构毛利率能达到40%,规模越大,毛利率越高,50%-60%都有。”

他认为,如今行业虽然头部效应明显,但中小创业者依旧有创业空间。

“中小职业教育机构价格可以对标中公教育等头部机构,但课程服务等方面能够更极致,满足学员个性化需求,让学员通过率较高,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刘伟表示,大机构囿于成本原因,不方便实现个性化需求,反而小机构会尽量服务好学员需求。

他举例称,由于疫情原因,公务员考试已经延迟了几个月的时间。学员的课程都已经完成,这段时间学生不会再进行报班,但还是需要继续学习。“我们中小机构就可以合理布置作业,安排学生自习,时不时还会提供模拟和免费直播课,安抚好学生情绪。”

除了专业外,00后学员们确实更看重“个性化”培训方案。

“我第一次考试时,没舍得花钱报考研机构,平时学习就是学累了一科就换一科的混着科目学习,每天尽量做到对所有科目雨露均沾。”李昭谈到去年没有规划的考研经历,依旧有些后悔当时没有报考培训班。

今年,报考考研机构后,李昭明显分辨出自学和有人辅导的区别。

“我报考的机构是我们一位学长创办的,里面有好多学长和学姐,大班课的老师更厉害,有清华、人大的学生,还有在读博士给我们讲课。”李昭表示,有人辅导讲课,显然比自己自学更高效。

“而且,学姐不仅会针对我报考院校做课程讲解,还会分阶段安排学习计划和答疑。”李昭最满意的是对方能够进行情绪疏导,“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都可以找对方沟通,且随时在线。”

显然,由00后应届毕业生助推起来的“考研热”“考公热”,也让一众创业者们嗅到了机会,并开始“掘金”职业教育。

3

大混战下乱象多

《中国考研培训行业白皮书2021》显示,中国考研培训市场规模已超110亿元,年增长达30%以上。而据国信证券测算,2025年公考市场规模或达到280亿元。

不过,试图去瓜分这块大蛋糕的人太多了。

“现在行业的竞争实在太激烈了,之前K12教育行业因为政策原因,大批机构转型切入职业教育,这就包括公考行业。”刘伟表示。

例如,在去年“双减”政策落地后,在线教育机构高途集团逐步转型,培训内容涉及考研、英语、财会、公考、教资、留学及小语种等课程。

“此前专做考研的机构也进入公考教育了,如今行业已然进入混战模式。”刘伟再次强调。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7-2021年我国新增考研相关企业分别为79家、93家、184家、81家、85家;而新增考公相关企业分别为20家、18家、39家、48家、59家。

当众人争相涌入一个行业里掘金时,注定会产生一些乱象。

在考培行业中,“盗版教辅材料”是最突出的乱象之一。“我去年没报考考研机构时,其实有买盗版课程。”李昭直言,她的同学中,就是不报培训班也会买盗版课,而这种盗版课只要花三四十元,就能在淘宝、咸鱼等买到。

“毕竟就是一个链接的事情,差价却是8000元和30元。”李昭表示,她对比过正版和盗版课程,区别就是更新时间比正版内容稍晚,没有专门院校的在读学姐帮忙辅导和批改作业。

相比消费者,创业者们能更加直观地看到行业的乱象。

刘伟透露,有些大机构的师资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只经过半个月左右的内部培训,就去给其他毕业生上课了,“他们收费往往2万~3万元,课程本来就贵,授课效果不好就罢了,还影响考生的时间。”

不仅如此,有些机构利用协议班“圈钱”。

“2018年的时候,广东选调面试,一个学员收费29800元,一个小班收30个人,只有一位老师培训。一般的通过率为1/3,包赚不赔,还能短时间进来大量运营资金。”刘伟解释,“现在价格比2018年又要高出许多。”

此外,还有机构在学员报名前给出承诺:“考试不过,在出成绩后的10天-30天退费。”但实际的退费周期长达几个月,甚至半年以上。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不乏针对考研教育平台退款问题、诱导消费、虚假宣传的“讨伐”,甚至还有质疑一些考研、考公教育协议班是骗局的声音。

更重要的是,疫情虽然让职业教育迎来一波红利期,但由于疫情反复,职业教育行业也并非一帆风顺。

以公务员考试为例,今年上海疫情超出了预计,导致国考面试至今仍未完成。省考联考本来是3月26日进行,现在已近6月底,却还没有公告发布重启时间。

正常情况下,每年省考国考时间相对固定,国考结束又进入省考,培训周期相互衔接,报名培训和课程资金循环流动。现在考试时间不定,机构没有新资金进入但是各种成本依然需要支出,“这使得机构的现金流并不健康,如果没有新的资金进来,极易使公司的资金链断裂。”刘伟说道。

他告诉「创业最前线」,如今因为考公时间不确定,机构也不知道一个课程设置多长时间,如果早了,冲刺达不到应有效果;如果晚了,还没学完课程可能就考试了。

“这是很影响学员报考热情的事情。”刘伟补充说。

显然,考研和考公的培训机构虽有不小的发展前景和“钱景”,但创业者们想要持续吸金还是任重而道远。若想要在行业深耕,不仅要提升专业能力,还要在此基础上,服务好每一位学员,保证升学率,才是职业教育最根本的生存之道。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创业最前线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