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年轻人的飞盘和骑行火了

继露营热之后,飞盘、桨板、骑行、陆地冲浪等成为憋疯了的年轻人们的新宠。
2022-07-02 15:19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Mia   
   


“盼了一年的海边大戏没有了,蹦迪也没有了。”

早在去年便摩拳擦掌决心要去阿那亚的橙子,两周前最终等来了戏剧节取消公告,外加工体疫情致使娱乐场所集体停摆。飞盘成了她和朋友们*的娱乐选择。

疫情阴影下,这个春天和夏天对北京、上海及其周边地区的实体店铺并不友好:在“堂食暂停”后,北京一些酒吧宣布停业,阿那亚各家酒吧、餐厅经历了长达半年的萧条——作为网红打卡地标的阿那亚,从建设之初,便定位于主要辐射北京“新中产”群体,北京疫情防控情况直接决定着其营业状况。

3万游客消失,去年酒店价格飙升10倍的盛况已不复存在(娱乐独角兽去年关于阿那亚戏剧节报道:),School、DDC等多家Livehouse在“仰卧起坐”式营业一天后,再次“躺下”,只能选择登陆外卖平台卖薯条啤酒续命。即便近日宣布“行程卡摘星”,出京难、娱乐场所停工等状况仍无太大改变。

憋疯了的年轻人们仍旧需要一个情绪出口。报复式路边野酒、野餐、野迪之外,继露营热之后,飞盘、桨板、骑行、陆冲(陆地冲浪)等成为他们的新宠。小众运动的出圈密码是什么?我们试图还原答案。

从飞盘卷到陆地冲浪,

“出片率”是硬通货?

阳光,草地,河流,大自然,青春的气息。这一切和居家隔离形成了强烈对比。同露营一样,高出片率的户外运动走红,更像是年轻人们无法旅游之后找到的“平替”。

与露营差不多同一时段走红的飞盘,起源于1968年的美国高中,一度深陷舆论漩涡中心。网络上关于“飞盘媛占领足球场”与“污名化运动女性”的争论一直未曾停息。但在喜欢飞盘运动的兔子看来,上述描述更像是刻意夸大,表示并未在生活中见过网红摆拍。“随时随地找片空地就能玩,规则跟橄榄球差不多,跟一群人打羽毛球没啥差别,如果正经比赛就需要交钱去俱乐部。”

此外,今年从护城河到什刹海,处处可见桨板。水下曲棍球运动员 Hoscar被自己俱乐部的朋友带进了桨板坑。他们一般会在小红书上搜比较好的下水点,北京周边的开放水域,如顺义潮白河、上庄水库。会有先遣队提前去踩点,看看哪里比较好停车,有平坦开阔的河滩好下板子。“1200左右买的板子,国产或者二手收的,加上电动充气泵、救生衣2000元以内。然后就可以一直快乐玩耍。”夕阳是桨板的构图出片关键词,而水上运动,也带给她看待城市完全不一样的视角。

飞盘、桨板的热度正在退却,骑行成为当下最当红的运动。休闲放松之外,其流行的理由或许是实用便利性更高,可以出行、锻炼身体,也能改装、聚会,以及与服饰组合形成自己的搭配风格。

近日,一篇名为《在北京,你已经买不起自行车了》的文章刷屏,有玩家认为,“5000以下不要买,玩自行车门槛也挺高,2-3万可以整个不错的,和摩托车差不多了。”一辆小布*一万五以上,部分公路车甚至高至10万乃至几十万以上。相比汽车价位,大部分自行车价格仍然在普通人可以承受的范畴。

当前骑行圈主要分为两派,一派是便于城市休闲骑行的折叠车,以当下最火来自英国的Brampton小布为主,被推崇的理由包括方便好看,喜欢复古风格,或是追求轻量化三类;另一派是功能性更强的专业公路车。有人认为复古钢架车可以类比追求工艺格调、手工精神的机械表,碳纤维车则相当于偏科技功能的数码表。

曾在三里屯知名自行车店“而意”工作,自己也是小布玩家的草莓,深刻感受到了骑行热度飙升:“之前小布卖不动,2020年*次疫情爆发就开始疯狂排队预定了,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现在,车店都很少能买到现车。今年疫情再次激发了那些想买但没买的人的冲动,上个月天天有人问我哪儿能买小布现车。”

潮流服饰品牌“吉考斯工业”主理人泡泡,则指出了自行车在不同时代的符号意义变迁:“我们作为一个自行车大国,可能对自行车有一些偏见。八十年代,自行车还属于三大件之一,现在到处都是共享单车,大部分国人可能还是觉得自行车是代步工具,不太能够理解骑行,还是偏小众。今天我们应当重新审视一下这个所谓的交通工具了,它可能更多地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他本人入坑的原因是十几年前玩死飞,身边有人开始玩折叠车,随后了解到当下最火的Brampton小布,“鄙视链顶端”的Alex Mountain。

在他们看来,小布也存在着鄙视链,玩儿改装车的高于原厂配件,配件也分多种等级,有的追求轻量化全钛,碳纤维的轮子,还有追求独特配色的,或是合作款、限定款等等。

这个圈子卷的不仅是配件,更是“越轻越好”。草莓提到:“他们小布拼装备的,精确到按克来算,每减掉一克的重量,需要花费几百上千。身边最多的有人花了4万多,把闸都拆了,就只剩了一个闸。”

普通款可能也要等三四个月,不想等就需要加价。疫情更加剧了进口商品的供不应求。产能与市场不匹配,使得小布在二级市场上相对保值。“闲鱼上能看到零几年的车也能卖到一万块钱左右,限量款、联名款、停产色溢价空间很大,有的车能翻三四倍。”草莓表示,自己曾经抽到一台全球限量2022台的东京奥运限定款,但出手太早,至今想起仍然后悔。

泡泡和他的朋友们组建了一支十多人的车队,一起环二环,穿过长安街,与角楼合影。他说,最快乐的时刻便是“在自己掌控下体验这种速度感,夏天傍晚吹着小风,骑着车,三五好友相聚,然后畅快淋漓出点儿汗,然后一起喝点儿冰啤酒,这种感觉就特舒服。”

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网红。即便是热度惊人的骑行,或许过一段时间也将冷却下来。草莓感知到,冬奥带起来的“冰雪热”之后身边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爱上了陆冲。《向往的生活》里刘昊然玩陆冲,天猫数据显示,国际进口滑板品类销售额同比有3位数的增长,其中95后和00后是消费增速最快的人群,即陆地冲浪的主力消费人群。

小众运动真的迎来了

千亿市场爆发吗?

小众运动刷屏,风口顺势而起,多家厂商也逐风而来。

据京东618预售数据统计,京东运动的户外装备整体预售订单额同比增长71%,整个骑行品类预售订单额同比增长240%,是销售情况*的品类之一。统计数据显示,国内桨板市场年均复合增长率已达11.9%。 

如果说飞盘利润主要存在于培训俱乐部,“飞盘经济”更像是一个伪命题;桨板依赖于水域,受限较多;“火到堵车”的“骑行经济”无法产生场地费用,主要贵在配件;从相关品类丰富度、合家欢属性等方面考虑,露营经济或许是商业价值最高的一项。

开车店能否赚钱?草莓表示,车店可能比想象当中“更重资产”,毛利率并不高,订货周期普遍在三个月以上,且有售后服务要求,有冬夏淡旺季之分。他们有自己的直营店和库房,“一般经销商都是定完了,车到了就卖了,就没有现车。”

一种可能是将骑行文化与生活方式相结合,用骑行激活其他场景,例如“而意”便在店里售卖咖啡。

有趣的是,玩家们的共同认知均是上述几项网红项目受众有一定的重合性,从应用场景上来说也是如此,很多人选择自驾骑行加露营,到野外目的地再玩个飞盘,或是玩个桨板。作为生活方式的一种,玩法和拍摄打卡可以彼此融合打通,或许也能够推动产生一定的消费联动。

遗憾的是,国内整车出口量占比很高,但却未能形成品牌效应。*、凤凰等老牌国产自行车品牌未能及时转型,在这场骑行热中分得一块蛋糕。中国自行车协会数据显示:2022年*季度,自行车行业上游原材料价格同比上涨超过10%,包括自行车在内的耐用消费品出厂价仅同比上涨0.7%,企业利润空间进一步被压缩。

上述网红运动爆发背后,“精致生活方式推手”小红书或成*赢家。小红书上关于骑行的笔记多达94万篇。平台发布的《2022十大生活趋势》显示,2021年露营、浆板和飞盘同作为“山系生活”趋势,其发布量在平台上分别同比增长了5倍、5倍和6倍,其中飞盘增长量最高。今年清明假期期间,飞盘相关内容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约24倍。

这些运动真的有那么火吗?其热度在一线城市与二三线以下城市仍有区别。有玩家表示,每一次圈层爱好破圈,成为一种流行生活方式,通常都伴随着炒作与泡沫,很多新涌入的非核心受众只是短暂地追逐潮流,专注于社交媒体“出片率”,却未必能够持续投入时间精力。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疫情好转,城市解禁,季节更替,一批新用户将会“消失”。热闹过后,仍然是那些最核心的圈层留了下来,小众运动继续小众。

综上,目前断言“千亿市场爆发”或仍为时尚早。但无论如何,多项户外运动集体走红,意味着国民生活进一步趋向健康化,也意味着需求层次的提升。

人类学者项飙提出了“附近的消失”这一概念,即“对于自己周边世界,没有那种要浸淫进去,形成一个叙述的那种愿望或能力”。而骑行或桨板,正在以全新的视角,让参与者重新“发现附近”,看见自己的城市。

截至发稿前,阿那亚宣布对北京多个低风险区宣布恢复接待。橙子再次燃起了重回海边的希望:“终于重启了,不用再到处找地儿玩飞盘了。我下周末能去孤独图书馆了吗?”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