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晨史上最大单笔投资:凌云光IPO了

回望过去22年,达晨在每次危机之后都能迎来爆发一样,这一次,应该也不会例外。
2022-07-06 10:54 · 投资界  刘博 刘全   
   

北京又诞生一个硬核IPO。

投资界消息,今日(7月6日),凌云光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凌云光”)刚刚成功登陆科创板。此次IPO,凌云光发行价为21.93元/股,开盘大涨52.67%,市值达到150亿。创业20年,57岁的北交大博士姚毅埋头干出了人生中第一个IPO。

这也是达晨今年收获的第7个IPO。“其实达晨上市公司数量挺多了,现在大家没那么兴奋,但这次感受还是不一样。”达晨财智执行合伙人、总裁肖冰向投资界透露,2018年达晨一举签下3亿支票参与凌云光A轮融资,这是达晨历史最大一笔A轮投资,也是达晨“押重注”投资策略的生动体现,极具里程碑意义。

成立于2000年,达晨今年22岁。这家本土创投拓荒者,历来为圈内熟知的是内部的铁三角组合——刘昼、肖冰、邵红霞。如今执掌近400亿的达晨,已投企业超660家,退出项目近250家,过去五年,达晨的分配金额一直大于投资金额,并且保持着平均每年增长近50%的纪录。过去一周,达晨15家企业A股IPO申报,用肖冰的话来说,人民币基金的时代来了。

65后,北交大博士创业

今天IPO敲钟,市值150亿

凌云光的背后,是一位工科博士的创业故事。

1965年出生于四川,姚毅本科就读于西北电讯工程学院,即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前身。1986年从激光技术专业毕业后,姚毅选择继续留校,在这里用三年时间完成了电子物理硕士研究。此后,他又来到北方交通大学攻读通信电子与系统博士学位,而后者正是现在的北京交通大学。

毕业起初,姚毅在学校带了几个硕士博士做研究,日夜专注于光纤陀螺及传感的研究。但姚毅慢慢地感觉到,只在高校中做研究,所获得的成果始终无法落地,不能走向社会去创造更大的价值。“我当时读到刘颂豪教授的一篇文章,文中提到未来中国的光子学将会开创大工业;同时看到杨振宁在与邓小平交流中提到应该有许多学物理、学工科的人去创业办公司,只有这样才能发展中国高科技”姚毅回忆道。

时值上世纪90年代,国内下海经商潮兴起,姚毅身边许多同学、朋友也都纷纷投身产业,这更加坚定了他创业的决心。于是,姚毅先是去到了国际知名的光学、光通信公司,做销售与市场工作。积攒了一定的经验后,他与几位伙伴正式创立了公司,利用自身的专业能力,围绕机器视觉和光通信领域开展业务。

成立之初,凌云光团队只有五人,他们一边从代理业务做起,一边逐步开始自主研发工作。之所以这样做,原因在于从代理国外公司的高端产品开始,可以逐步熟悉客户需求、市场、技术和产品;同时产品研发投入普遍较大,也需要通过代理业务积累原始资金,向国外企业学习成功经验。

凌云光先是与中国印钞总公司合作,开发了“国际上首套彩色人民币大张凹印在线质量检测系统”;随后又与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联手,研发出“钞票大张质量检查机图像检测系统”,该项目成为当时中国机器视觉领域应用的最大项目。逐渐站稳脚跟后,凌云光团队也从5人发展到了2006年的130人规模,迈入发展的第二阶段,围绕着先进成像、智能算法及软件、智能自动化方面加大投入,以下游客户工艺为基础提升总体方案设计能力,将机器视觉解决方案规模应用于印刷包装、显示屏、3C消费电子、铁路交通、新能源等细分行业。

时间走过10年的光阴,在2015年前后,产业界对于工业4.0、智能工厂的讨论愈发深入,但依然处于讨论热烈、落地少见的局面。凌云光基于自身技术优势与客户提出的需求迭代,提出“机器视觉+ AI ” 的工业人工智能路线——当我们讨论如何真正能够在生产过程中让机器替代人工、做到智能化生产,一个大前提是机器对物体、模式能够进行准确识别与检测,因此,机器视觉系统就成为了工业人工智能的前提性、基础性应用,即“为机器植入大脑和眼睛”——这也正是凌云光多年积累所长之处。特别是随着产业客户对如精准度在微米级别上不断提升的要求,未来没有机器识别的帮助,很可能陷入产品生产停滞、没有利润的境况。同时,TO B的人工智能与TO C相比,行业大数据更难以获得,凌云光过往在显示屏、3C等领域积累的海量数据,成为机器视觉识别的宝贵资源,也是一般计算机视觉公司难以进入的高壁垒,成为算法与应用的胜负手。

自此,凌云光沿着从机器视觉到工业人工智能的清晰产业演化路径,持续深耕布局,一方面拓展自动化,将全自动智能视觉设备推向市场;另一方面以深度学习+模式识别的方式,提高机器视觉的数据分析与算法能力;同时还推出GMQM工业软件,以此挖掘大数据商业价值,以对工业大数据进行系统性抓取、分析、进而优化工厂整体产线设计与应用,实现工业4.0与智能工厂的真正落地。

根据Markets and Markets统计,2015年至2020年,全球机器视觉器件市场的复合增长率近14%,预计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147亿美元。另一方面,中国市场已成为全球机器视觉市场规模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根据中国机器视觉产业联盟的统计,预计2020年至2023年,中国机器视觉行业的销售额将以27%的复合增长率增长,至2023年销售额将达296亿元。

时至今日,凌云光已跻身机器视觉行业头部梯队,2020年更是名列中国机器视觉行业销售额第一,斩获了苹果、华为、小米、鸿海精密、京东方、华星光电、宁德时代等一众标杆客户。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凌云光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4.31亿元、17.55亿元以及24.36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样持续增长,分别为0.37亿元、1.32亿元以及1.72亿元。

今日,走过20年风雨之路,凌云光终于站上了IPO敲钟舞台。57岁的姚毅也斩获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IPO。

姚毅感慨,IPO对凌云光而言是一个新起点,也是公司的成年礼。“机器视觉+ AI +自动化,从过去替代人的手脚,到替代人的眼睛和大脑,堪称工业4.0的革命性进步。这条厚雪长坡的黄金赛道,更是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机遇。”

达晨首次:一笔投3个亿

埋头在冷门赛道投出7000亿市值

达晨,是凌云光背后坚定的战友之一。

时间回到2018年,当时北京的创业公司多为信息科技和医药企业,而凌云光专注于机器视觉,在当时是难得的投资标的。达晨总裁助理邬曦,注意到了已在业内小有名气的凌云光。

为此,邬曦来到凌云光,约着创始人姚毅深聊了一番。姚毅对自己所做事情的深刻见解让邬曦印象深刻。“如果一个创业者与投资人一聊天,就说要为投资人带来多少倍的回报,更像是只奔着钱去”,邬曦这样说道,“但姚毅明显有着很大的产业格局,他认为‘为机器植入眼睛和大脑’一定会成功,能带来巨大的社会价值。”而这样有抱负的创业团队,正是达晨所寻找的。

于是,达晨展开了一系列细致的尽调。除去凌云光提供的资料之外,邬曦又带着团队,去接触凌云光的供应商、客户以及一些业内专家,甚至还跑到头部手机厂商的生产线,去看同类产品究竟是怎样落地应用的。“我们前后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形成了一份长达200多页的调研报告,同时将这份报告原汁原味地反馈给了凌云光。”

实际上,凌云光在当时并未有主动融资的意向,但达晨反馈的报告,让他们看到了自己平时看不到的一些问题,也让姚毅意识到达晨在投资与产业理解、企业规划方面的专业性,值得信赖。于是,达晨在坚定判断机器视觉大有用武之地后,决定重注投资凌云光,一出手就是3个亿,显然这与达晨往日的投资风格相差很大。

对于四年前的这张3亿支票,达晨财智执行合伙人、总裁肖冰回忆道:“我们过往项目的平均投资额大多在5千万到1亿元,而这一次要签出去3个亿的支票,当时的心态还是有些忐忑和纠结。”在他看来,达晨决定投资凌云光,付出了足够的勇气,也要求这笔投资“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当时投委会讨论得十分激烈,最终经过反复推演还是决定出手。

令邬曦印象深刻的是,凌云光在接到达晨打款后,第一件事就是宣布中层以上,周末从休两天到休一天。“很多企业拿到钱是松口气 他们倒是加把劲。觉得有投资人了,更要担起责任。”时间也证明了达晨的选择是正确的。随着凌云光成功登陆科创板,达晨作为最大的机构股东,缔造了一笔漂亮的回报。

而凌云光的成功IPO,算是达晨重仓智能制造赛道的一抹缩影。一个月前,铖昌科技挂牌深交所主板,这家企业专注于相控阵T/R芯片研发生产,由上市公司、控制器领域龙头和而泰拆分而来,而和而泰又是达晨更早期的投资手笔。

2018年,和而泰创始人刘建伟考虑收购铖昌科技,给肖冰打了一通电话,后者鼓励他可以做相关产业布局,并一起探讨了铖昌科技未来的发展路径。在和而泰完成收购后,时隔一年多,上市公司分拆上市相关政策出台,达晨便立即联系了刘建伟,成为了铖昌科技的首轮领投方。上市后的铖昌科技也不负众望,在14个交易日内斩获了13个涨停板,最新市值超过120亿元,达晨生态投资的复利再次被证明。

而禾川科技,同样是达晨的一笔经典投资。“我们是不是被骗了?”回忆起第一次去禾川总部走访时的情景,达晨团队至今记忆犹新。这家工业自动化企业位于浙江省衢州市龙游县,达晨一行人坐高铁、搭出租车,走过乡间小道,才来到了企业总部。

很快达晨内心的疑问就被打破了。在与禾川团队交流后,发现其伺服系统产品自2016年推向市场以来,在2017年便打动了日本松下的部分国内客户,这一速度曾被业内人士评价为“奇迹”。

如果说一家企业的专利技术代表硬实力,那么对工业加工工艺及下游行业应用的理解深度,则决定了技术是否可以“软着陆”——要可适配既复杂又具体的各类行业特点和客户需求,“这也是当初最打动我们、决定投资禾川的重要原因,因为它是最有潜力成长为高水平的行业定制化整体解决方案商的工控新锐。”最终,禾川科技在今年4月底成功登陆科创板,短短两个月内股价上涨170%,再一次验证了达晨的洞察力。

如今,达晨在智能制造领域,已累计投资超过91亿元,布局了300多家相关产业链企业,见证近60家企业挂牌上市,走出了如亿纬锂能、华友钴业、和而泰、鹏辉能源、利扬芯片、中望软件、瑞芯微等一批高端制造细分领域龙头企业,累计市值逾7000亿,过百亿市值企业更是有17家。达晨,一幅庞大的中国高端制造投资版图正徐徐展开。

人民币基金主导的时代来了

今年以来,一级市场弥漫着前所未有的焦虑。

我们并没有很悲观,更多是兴奋。”肖冰感叹,过往以高端制造为代表的硬科技赛道一直鲜少有人问津,达晨团队坐了十多年的“冷板凳”,现在无论投资方向还是节奏都特别适合达晨。

而对于美元基金而言,原来成功的路径,现在可能不存在了。创投这个行业有着亘古不变的道理:适者生存。当大环境变化时,适者生存的重要性就更为凸显,作为投资机构一定要积极适应变化,不要让过去的成绩变成了改变的包袱。

过去两年,美元基金开始纷纷募资人民币基金,这一幕肖冰看在眼里,“大概只有几家特别头部的美元基金可能转型成功,还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与门槛要跨过。”

曾几何时,人民币基金埋头于挖掘高端制造赛道,投着一些看起来并不性感的硬核公司,这些都是美元基金以往看不上的领域,相较之下他们还是更喜欢投一些平台型公司,但这种打法在硬科技赛道很难奏效,“不是你挖几个员工、组个科技组就能干成的。”

肖冰常常提醒内部团队,当下不要想太多,就把原来做得好的做得更好就行了,“我们原来擅长的事情正好是现在最有机会的事情。”今年春节后,达晨开启了招聘事宜,目前团队已经200多人,其中一些人是从美元基金同行跳槽过来,这是以往鲜少见到的一幕。

2022上半年,一级市场刹车令人印象深刻,有些VC机构在第一季度还没出手一个项目。不过达晨在投资端并没有刻意放缓脚步,而是更垂直深挖了几大焦点领域,出手了26次。肖冰透露,达晨今年在投资方向上做了减法——核心逻辑是自主可控进口替代,专注于智能制造、信息技术、军工、创新生命科技,跟上述投资主题没关系的,基本谨慎出手或者就不投了。

而在退出端,人民币基金也迎来了历史机遇。“我们主要在A股上市,所以美股受挫并没有影响到达晨,而港股流动性有限,系统性机会还是在A股。”现在美元基金团队也在研究A股上市机制,这是达晨团队过去20多年一直在干的事情。

如果不发生较大的变化,人民币基金开始进入主导时代。”肖冰判断,短期内美元基金在硬科技投资上不会给人民币基金造成太大的压力,因为本土积累很重要,并非一蹴而就。须知道,优质的硬科技项目往往不在一线城市,因此达晨多年前就开始推行“行业+区域”双轮驱动的打法,目前在国内18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地面部队,往往能更早挖掘到水下项目。

“时代变了,投资人不是在办公室里喝喝咖啡、打打电话就能投到优质项目。”此前达晨团队在广东惠州投了亿纬锂能,开始了在新能源锂电池上的投资布局;在山东莱芜投了金雷风电,开启在风电方向的探索;还在四川成都找到了智明达、福建福州挖掘了瑞芯微.....不胜枚举,最终实现近60家非一二线城市企业的成功上市。这是大多数美元基金学习不来的经验。

相较于美元基金的竞争,肖冰坦言更应该注意产业资本和国资投资机构。虽然现在产业资本来势汹汹,但VC和他们还是有很多合作的机会,比如达晨就曾与国内头部半导体产业资本联手投了多个项目;至于国资机构,他们在效率上存在短板,对风险警惕性较高,所以往往参与后期融资。过去几年,产业资本和国资机构抬高估值的现象屡见不鲜,肖冰给出自己的建议:尽量往早投,差异化竞争。

VC是一个周期性极强的行业,投资人有时就像个庄稼汉,有丰年,有欠年,风调雨顺要去播种,狂风暴雨时也得去种地,才有可能逆周期投资,顺周期收获。回望过去22年,达晨在每次危机之后都能迎来爆发一样,这一次,应该也不会例外。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刘博 刘全,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7/495312.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