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国风直播,我刷到停不下来

因网络一线牵进入直播间的观众在家就能看戏、赏舞、听曲,为重新活起来的传统文化捧个人场、再捧个钱场,岂不乐哉?
2022-07-22 11:19 · 微信公众号:新周刊  王子岛   
   

《梦华录》收官之后,多少观众还沉浸在宋朝人的生活无法自拔?

茶百戏、玩蹴鞠、喝饮子、吃果子……在“吃饭逛街看电影”的周末三件套逐渐索然无味的情况下,宋朝人的娱乐生活显得好生精彩,其实更准确地说是——新奇。

于是,当代年轻人便很自然地开始向历史问寻,穿越千年,找点乐子。

再小众,也有大舞台

“月寒一声深殿磬,骤弹曲破音繁并。”在《梦华录》中,宋引章琵琶作剑的造诣冠绝京城,在现实中,也有像@琵琶_舒儿 这样借流行音乐弘扬琵琶之美的年轻人。

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的舒儿,曾受过系统和专业的琵琶训练,“老师常让我们研读《钢琴演奏之道》,屏蔽掉钢琴两个字,有很多地方可以套进琵琶里,比如手型不能僵硬,不然篇章弹不起来。”

作为科班出身的琵琶学习者,舒儿发现,虽然现代的琵琶教学体系也堪称完备,但在大众中的普及度却远不如古代。“大家对于琵琶的认知多停留在一首《十面埋伏》,甚至还有人会记成《八面埋伏》”。

同样的陌生,也在舒儿的演出中造成一些不时出现的尴尬时刻——有些不明就里的观众,总会将琵琶认作古筝。

为了消除这样的尴尬,也为了让更多普通人能够感受得到琵琶的美,这个年轻人决定,从直播中寻找“解药”。

走进舒儿的抖音直播间,你可能看到姑娘拨动琴弦,手指翻飞间流出的却是李健的《贝加尔湖畔》,“我会跟大家讲解弹奏方式,也会普及相关乐理知识,有听众可能听不懂就会犯困,但只要有人愿意听,我就挺开心。”

这样奇妙的化学反应,也为舒儿和琵琶开启了另一段缘分。

去年,宣南乐队找上门来,向舒儿伸出了橄榄枝。

这个成立于2010年的老牌摇滚乐队,多年来扎根京城市井生活,在已有贝斯、吉他、鼓、主唱看似完备的乐队架构外,他们一直在寻找适合乐队的琵琶。“京味儿其实挺需要琵琶,因为它的融入性更高、也更多元。”乐队风格与创新精神也让舒儿来了兴趣,两边一拍即合,舒儿就成了乐队中*的民乐元素。

高山流水觅知音,直播不仅能让创作者们“玩在一起”,也让古老艺术与青年群体“一起玩”。

平日里,舒儿参加演出与录制的时间不定,粉丝们遇上她的直播也需一点运气和缘分。为此,有些粉丝会专门熬夜,盼着舒儿为漫漫长夜赠一场好梦,听满意的“看官”也会不吝打赏,为这个坚持的年轻人送上肯定与支持。对舒儿来说,线下演出的掌声、喝彩,变成了直播间的打赏、评论,虽然形式相异,但感觉离观众更近了。

此前,观众或是远远地坐在舞台下,或是隔着电视机聆听演奏,很难和她产生切实的联系;而在直播间,不时涌入的弹幕、评论、打赏让她直观接收到每个观众的喜好与情感。

有不少粉丝会专门去上琵琶课,发现好难,回来便更加支持她;直播间管理员——一位正在念研究生的男孩受她影响,真的学起了琵琶,时常给她发来琵琶练习视频。舒儿也乐于当个“助教”,帮他盯着手型,一同见证彼此在琵琶学习路上的进步。

除了在直播中弹奏琵琶、讲解手法技艺,舒儿还常和其他主播连麦“同台切磋”,或与其他乐器演奏者切磋学习、或配乐朗诵相辅相成。

与古琴主播@厚道38-勇晟(号-半山) 的连麦,也让舒儿打开知名度,逐渐累积了如今的11万粉丝。“当时半山老师挺火的,自己鼓起勇气连了他一次,他一首我一首,这种音乐交流的状态特别好。”

一直跳,传承进行时

除了教学模式与观众喜好受限以外,诸多传统艺术对个人条件的高要求,也是让其变得小众的原因。在古典舞创作者@晓晓· 看来,古典舞就不属于“老少皆宜”的艺术。

就像古代绘画、雕塑所展示的舞蹈形象一样,古典舞的学习需要一定身高、身材比例好的先天条件,也对舞蹈基础有较高要求。根据身高、体型和舞感筛选下来,适合跳古典舞的人更加凤毛麟角。

“因为喜欢,可迎万难。”

选择成为古典舞传承一分子的晓晓,除了线下教学外,总是尽力抓住任何一个能在线上展示古典舞的机会。来到抖音直播间后,每天早晚八点半直播,通过一年的经营,如今她一个月能获得975万次观览——不管是与线下教学还是大型剧场辐射的受众相比,都近乎天文数字。

在直播中,晓晓常常身着传统舞蹈服饰,配以古风妆面,以传统民乐作为BGM,只为让观众达到梦回千年前的沉浸式观感。

其实,晓晓也曾数次参演CCTV中秋晚会、BTV卫视春晚,但从大型舞台“跳”进了直播间,直播反而让她感到自己的舞台更大了——直播间不设进入门槛,也无需购买门票,通过一部联网手机即可观看,这让晓晓觉得,古典舞的传播在这里能够打破地理区隔,延伸到更远的角落。

在这个广阔的新舞台上,晓晓愿意让观众成为自己舞姿的欣赏者和评价者。高清镜头下的“C位”展示,也让她在不断磨练舞蹈技艺的旅程中更加自信。

“相比于以前晚会舞台上多是以群舞为主,大家对作品的欣赏更多,但现在直播间是我的个人展示,我知道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是对我个人的肯定。” 每当屏幕上飘过虚拟的美丽花束,她能感受到,这是观众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为古典舞送上“电子演出票”。

今年,她还专门报名了抖音推出的优质主播激励计划。在这个计划中有着更垂直的直播分类,单是舞蹈品类下就细分了民族舞、古典舞、当代舞等类别,让喜欢古典舞的观众能够更容易找到晓晓和她的古典舞直播间。

对于任何一个创作者来说,他们都需要“有一束光是为我而打,有一个舞台是为我而亮”。为她而来的粉丝不少选择打赏支持,想帮助晓晓改善收入情况、坚持传承之路,这也让晓晓有了更多的直播动力。就像她为直播间取名为“总有一支舞蹈适合你”,她很清楚,只要自己一直跳,就会有更多的人知道古典舞、喜欢古典舞,甚至像她一样学习和传播古典舞。

直播让晓晓找到更多观众,而观众们带着激励的打赏也让她感到温暖。如今,晓晓的直播时长从最初一两个小时延长到了三个小时以上。在外人看来,一天中四分之一的时间用来直播跳舞似乎不可思议,但她不过是将每日的练习搬进了直播间。当她专注于打磨舞蹈本身,时间也不过是个数字罢了。

吸引着117万观众的,不只是翩翩舞姿,还有古典舞背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他们又借助其他知识分享、器乐演奏的直播间,拼凑出传统文化更广阔的知识图景。一场关于传统文化传播的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

传统文化的传播与传承需要年轻人。当青年从业者通过直播获得人气与收入,当年轻观众群越来越多,传统文化成为新流行,已是蓄势待发。

活起来,才会火下去

@戏曲人朱登 来自安徽安庆戏曲之乡,这个出身于京剧世家的年轻人,在学习戏曲方面似乎拥有双重buff加持:

十几岁进入艺校、考上中国戏曲学院、本硕学习加上工作经历,朱登的戏曲之路走了近二十余年。对他而言,这是立足社会之本。

2020年疫情暴发后,商演停摆、困于一隅,安徽当地不少黄梅戏主播开始线上直播寻找出路,朱登也是其中的一员。他发挥了自己作为双剧种演员的优势,除了演唱表演之外,朱登还会分享关于黄梅戏和京剧的戏曲知识。

像严凤英大师著名的团扇舞,朱登就专门分了好几集视频细致讲解,单是手持团扇的位置都颇有门道:“需要在扇柄和扇面之间,拿中间或满把攥都会失去美感,又显得外行。”

“我才20岁,好像真的喜欢听京剧,我是不是年龄大了。”直播评论中像这样的“寻医问诊”,朱登几乎每天都会遇到。他笑答:“这说明你的艺术欣赏水平提高了。” 他能感到,直播正在为有意了解、学习传统文化的网民,构造一个立体多维的传统文化图谱,想要获得知识的人,都能自由地徜徉在这个日益充实的场域中,而打赏也随之成为了知识付费的新形式。

“在家里唱戏竟然也有钱。”朱登回忆起自己在某次直播结束后收到的*笔打赏,惊喜之感现在仍有体会。“对于安庆本地的演出市场行情而言,可能演一场下来收到的演出费也就这么多。”一场直播从不足百人到千人观看,从百元打赏到千元稳定收入,对于朱登而言,直播打赏让这个“第二舞台”从此变得更加真实可感。

过去的剧团演出,多是中老年观众,甚至有学者形容戏曲观众“一望无牙”。但如今的许多年轻观众在朱登的直播间留言,“黄梅戏有趣”“韵律真美”“想学”,甚至打赏表达支持,让朱登更感欣慰——戏曲的传承,迎来了春天。

自2010年以后,国家层面弘扬传统文化导向的相关政策兴起,戏曲逐渐走进校园、纳入课程。作为一名80后,朱登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唱戏,却让同龄人觉得稀奇:“大家认为唱戏是爷爷奶奶辈的人才会的事情,是过去的遥远历史。”

如今,朱登不仅是专业京剧学校的老师,也与普通院校合作教授戏曲。“服装扮相是最开始吸引孩子们的地方,因为这跟他们生活里看到的很不一样,也不同于古装剧里的扮相。”朱登从戏服与扮相之美入手,以讲故事的形式讲解剧目,再循序渐进地深入戏曲的表演教学。

在朱登教授的小学生群体中,不只有会唱《孤勇者》的孩子,喜欢戏曲、学习戏曲、会唱戏曲的也不少,从学会唱法到完成一个完整的剧目,甚至可以参与比赛。这些改变找回了现实层面的戏曲沃土,也丰富了戏曲从业者的创收来源。

《2022抖音戏曲直播数据报告》显示,该平台已有231种戏曲开通直播,过去一年戏曲直播超80万场,73.6%的已开播戏曲获得过直播收入。直播及打赏正在帮助像戏曲这样的传统文化构建“线上新舞台”。

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发布的《知识付费新形态——直播打赏与传统文化传播研究报告》指出,打赏作为一种为优质内容点赞的自发消费,让观众从中得到“为传统文化出一份力”的参与感、获得感和荣誉感。在广东念研究生的杜美玲通过直播了解越剧,也为之折服成为“自来水”,多次向朋友推荐越剧《情探》,以及《救风尘》越剧版,看越剧演出已经成为了她生活中一项特别的兴趣。

在古代,街头卖艺人得敲锣打鼓地吆喝“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如今,像朱登一样的传统文化主播,只需要在直播里继续专注自己的本行就好。因网络一线牵进入直播间的观众在家就能看戏、赏舞、听曲,为重新活起来的传统文化捧个人场、再捧个钱场,岂不乐哉?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新周刊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