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破10亿!科幻片救了中国喜剧,坑了沈腾

沈腾可以稳住票房,好的科幻能拯救暑期档。但观众需要的,永远是“下一个爆款”。
2022-08-04 16:44 · 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经旭   
   

‍‍‍‍‍‍‍‍‍‍‍‍‍‍‍‍‍‍‍‍‍‍‍‍‍‍‍‍‍‍‍‍‍‍

沈腾翻车了?

最近开心麻花的喜剧《独行月球》上映,2天18小时票房破10亿,被各行业媒体称为“救市爆款”。

为了带动票房,开心麻花在快递柜上打广告,到农村去刷墙,上映前一日就已经有了1亿元收入。

灯塔专业版上,《独行月球》的票房预测*达到了55亿元,甚至有可能超过《长津湖之水门桥》,拿下年度票房冠军。

但随着票房飙升,《独行月球》的口碑却一天不如一天,豆瓣评分从7.3降到了6.9。

被观众认为是“喜剧*厂牌”的开心麻花,献上100%含腾量,《独行月球》为何还是叫座不叫好?

《独行月球》的反套路,

把观众的期待全毁了

从《夏洛特烦恼》以后,沈腾和马丽已经7年没一起拍戏了。

早期的开心麻花,发掘出了一系列票房爆款套路,它*的是“屌丝逆袭”:

夏洛梦回高中,报复老师、追到初恋,还成了知名作家、音乐人;

王多鱼原本一事无成,突然被富豪亲戚找上门,一夜暴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

观众看得越爽,开心麻花就越是血赚。

而随着知名度的提升,开心麻花的爆款套路升级为“沈马CP”。

其实早在2014年春晚,沈腾和马丽合体出演小品《扶不扶》,郝建和老太太就彻底火了,俩人连着上了4次春晚,郝建的毛衣都被盘出了包浆。

他俩的CP粉被称为“蘑菇”,*的粉头子就是马丽的老公,在《独行月球》的发布会上,他还带头发言:“你俩好甜,我好喜欢。”

以至于2017年底《西虹市首富》定档,台湾演员宋芸桦疑似带资进组,马丽被换,粉丝的怒火瞬间烧上热搜:“没有了马丽,西虹市就没有了灵魂!”

但这一次,《独行月球》疯狂反套路,不让主角逆袭、不搞“沈马CP”。

沈腾演的独孤月,没有一点逆袭的滋味,被人类抛弃、被袋鼠暴揍,除了倒霉还是倒霉。

其实开心麻花的喜剧水准,在这几年里已经被观众摸透了,很多人去影院都没有抱太大期待,就是为了磕CP。

结果俩人的互动全是远程,拍摄时各自对着绿幕。

马丽自己都吐槽:“袋鼠戏份比我多,我们都没有见面,所以什么都没发生。”

沈腾就更夸张:“5个多月,终于有一天在片场看见马丽,感觉跟见了亲人一样。”

宣发里的“沈马合体”变成异地恋,隔着屏幕粉丝磕了个寂寞。

如果说还有什么是让观众觉得爽的,就是在后半程独孤月回归工程师,仅凭一己之力,就能动手造出大火箭。

但是谁又能看得懂他画得那些图纸,和能炸陨石的返回舱呢。

一个人的“独角戏”,

为何成了开心麻花的“印钞机”

一个抛弃了爆款套路的作品,为什么还能拿到40亿票房预期?

疫情对暑期电影的影响,确实让《独行月球》捡了便宜。

2019年暑期档,《哪吒之魔童降世》档期票房47亿,但2020年的《八佰》就只有20亿;到2021年,《中国医生》就剩下13亿票房。

今年疫情导致影院大面积关门、影片撤档,到了7月,甚至有媒体发出“今年没有暑期档”的言论。

越是没人敢上,爆款救市的呼声就越高,主打“喜剧+科幻”的《独行月球》恰好赶上了这个时机。

但在爆冷背景下上映的电影还有《人生大事》、《神探大战》,为何唯独《独行月球》有超40亿的预期?

这其实是因为《独行月球》还推翻了开心麻花的另一个套路:低成本高回报。

早期的开心麻花,因为是从舞台剧转型,没有传统电影公司的大资本支持,作品大多是小成本撬动高票房。

《夏洛特烦恼》的制作成本只有2000万,票房却有14.5亿;成本*的《驴得水》只用1000万投入,就收获了1.7亿票房。《羞羞的铁拳》用7000万元成本,拿到了21.8亿元的票房。

虽然很多影视公司都操作过小成本电影,但开心麻花把以小博大做成了自己的财富密码。

但在《独行月球》上,开心麻花投了1个亿。

有观众发出短评:“本以为这片子顶多带点山寨科幻元素,但万万没想到它竟然真的是部科幻片。”

《独行月球》有95%的镜头都涉及*。

它在青岛启用了15个超4万平米的影棚,100%搭建了月球基地的实景。

在一个6000平米的摄影棚里装了200吨砂石,模拟月球表面的真实环境。

此外,空间站、飞行器等道具的设计,全请了专业领域的专家做顾问,月球车的设计师崔文良曾向媒体透露:“如果时间再多一点,我能让这车跑起来。”

崔文良并没有夸张,那辆月球车总重约4吨,可想而知上面加载了多少“高科技”。

除了必须追求真实的月球车,一些镜头极少的道具也做得认真,比如沈腾用来打袋鼠的加特林,是用3D打印机做出来的。

把钱全花在刀刃上,《独行地球》在科幻制作上是足够惊艳的。

“烂片工厂”开心麻花,

终于被打醒了

投入超1亿元的《独行月球》,是一场十足的冒险。

导演张吃鱼*次执导电影长片,开心麻花*次做科幻,沈腾的多数镜头都是对着绿幕,每个至少演两遍。

创新多了就可能会失控,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险?

因为被观众当做“中国喜剧*场牌”的开心麻花,实际上已经非常艰难了。

自2014年拍摄*部电影《夏洛特烦恼》后,开心麻花从电影上的收入就逐年下滑,2016年同比减少了85.61%,到2019年,它甚至发出退市公告,就连最基本的融资也成了难事。

开心麻花*的问题,就是缺少作品。

实际上,市面上真正由开心麻花出品的电影只有3部。

看起来是开心麻花风格的电影,要么是跟别人联合出品,或者是旗下演员参演,能给开心麻花带来的收入少得可怜。

出品能力有限,是因为缺人才。

自2016年起,开心麻花的两位元老闫非、彭大魔出走,创办新公司西虹市影视,很多演员都被他们带过去了。

这二人原本也是做舞台剧的,《夏洛特烦恼》和《西虹市首富》都是由他们的舞台剧改编。

有好剧本大概率能出好电影,这就是他们能把人带走的原因,到了2018年,魏翔也被他们挖了过去。

惨的不只开心麻花一家,从2015年开始,国内很多家影视公司都开始走下坡路,到2019年,40多家影视公司都从新三板退市。

想活下去,就必须要搞创新,给观众惊喜。

从几年前,开心麻花就开始布局新人,《独行月球》的导演张吃鱼就是这时找上门。

张吃鱼是个动漫爱好者,他拿着一本动漫来到开心麻花,《独行月球》一口气带来两大创新:漫画改编、大手笔砸*。

高难度的剧本和布景,让《独行月球》的拍摄一拖再拖,直到疫情到来,所有影视公司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危机之下,*要打响,风险要分散。

为了保证这1亿元的大手笔不打水漂,沈腾就成了最后的底牌,就算观众不想看开心麻花做科幻,也会有很多人想要看沈腾。

开心麻花的反套路,还是远远不够的。

沈腾可以稳住票房,好的科幻能拯救暑期档。

但观众需要的,永远是“下一个爆款”。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金错刀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