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车独角兽,开始量产了

量产才是硬道理,这是新能源汽车留下的教训。能够快速实现量产、并保质保量交付用户,是在赛道站稳脚跟的第一步。
2022-08-08 16:23 · 投资界  纪桂子   
   

这是新能源摩托车极具里程碑的一幕——

近日,达芬骑正式宣布山东淄博智能制造基地落成,并投入使用,DC100小批量试制车正式下线。由此开始,新能源摩托车赛道的竞争进入下一个赛段——量产之战。

成立于2013年,达芬骑被外界喻为“两轮特斯拉”。2021年达芬骑留给创投圈深刻印象,获得数轮融资,开始跻身新能源摩托车独角兽行列。

“早期看产品,长期看量产”,这是新能源汽车发展路径给市场留下的深刻一课。随着山东淄博智能制造基地落成,达芬骑开始量产之路。新能源摩托车赛道正在迅速升温。

国外有哈雷、宝马、本田、杜卡迪等传统厂商赶来,国内有吉利、长城、五菱等车企下场。似乎所有人都坚信,两轮界正在诞生下一个特斯拉。

电动摩托车赛道崛起

VC/PE入场

当新能源汽车赛道的投资神话渐渐落幕,昔日相似的一幕,仿佛又正在新能源摩托车赛道上演。

这是一个隐隐爆发的赛道。有数据统计,受2020年疫情影响,2021年摩托车的全球市场将呈现6.87%的强劲增长,预计市场规模将从2021年的2985.8亿美元增长到2028年的4856.7亿美元,预计2026年全球电动摩托车市场规模将达到69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CAGR)为6.5%。

一个个电动摩托车新物种正在出现。早在2013年,新能源摩托车企业达芬骑动力成立。2021年7月,达芬骑动力发布了纯电重机DC100,这是第一款性能对标公升级燃油车的产品,搅动了整个市场,一举跻身独角兽行列。

当新能源摩托车从小众高端到进入大众视野,各大传统厂商开始竞相角逐。但经对比,各大品牌价格普遍偏贵,且不少新车型是限量预售,仍未大规模交付。

比如美国老牌摩托车品牌哈雷。2019年,哈雷旗下首款电动车正式公布。这也标志着哈雷正式开启十年战略的一部分——积极投资电动摩托车技术。

仔细看哈雷电动摩托车的价格,远高于其同级别燃油车的定价。哈雷第一款电动车Harley-Davidson、售价为29799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0.15万元)。去年,哈雷推出的LiveWire ONE ,售价22799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5.4万元)。今年5月底, 哈雷旗下电动摩托车品牌LiveWire已正式推出第二款车型LiveWire Del Mar ,预售价格为17699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1.9万元),基础款起售价为1500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0.6万元)。

且值得注意的是,哈雷大规模交付的轰动场面并未出现,2021年哈雷卖出的电动摩托车不超过四百辆,距离其提出的目标“2026年LiveWire年销量预计将超过10万辆”还差很远,LiveWire最新车型也仍处于限量销售状态,首发100 台,目前仅根据订单生产。

宝马在做同一件事,但其电动摩托车的价格同样昂贵,目前也未大规模面世。今年5月,宝马第二款量产纯电动摩托车BMW CE 04亮相粤港澳大湾区车展,两款车型预售价格分别14.6万元和17.6万元。这是传统摩托车品牌第一个在国内推出的车型,预计年内上市,然而离规模化交付市场也有距离。

种种迹象显示,新能源摩托车的浪潮已经来临。这一幕正如2020年的新能源汽车,中国新能源摩托车已进入投资机构、地方政府、产业资本群雄逐鹿的时刻,好不热闹。而对于电动摩托车品牌而言,一场关于性能、量产的战争已经悄悄打响。

早期看产品,长期看量产

“早期看产品,长期看量产”,这是新能源汽车发展路径给市场留下的深刻一课。道理不难理解:在一个细分领域出现的早期,产品概念与产品定位决定了是否能成功推出市场,而当产品竞争逐渐激烈之时,量产速度与量产能力则决定了能否扎实地占领市场。

一直以来,市场上出现过很多不同形态的两轮电动产品的尝试,但既能从性能上媲美甚至超越传统油车,又能解决里程与充电速度问题的产品几乎没有。所以当达芬骑推出DC100时,仅这4项参数:3秒多的加速,200km/h的极速,NEDC 400km, 汽车直流快充桩30分钟左右充满,就能在行业和市场引起强烈反响,也引发了VC/PE的兴趣。

好的产品可以让一家公司成为独角兽,而独角兽能否成为一家有价值的公司,核心在于是否有能力量产,并交付市场。

8月7日,达芬骑正式公布山东淄博智能制造基地落成,并投入使用,DC100小批量试制车也正式下线,标志着量产交付进入倒计时。这对于新能源摩托车而言是一个里程碑事件。由此开始,新能源摩托车赛道的竞争进入下一个赛段——量产之战。

量产是几乎悬在所有造车新势力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那么量产到底难在哪里?

对于造车,量产的难度主要在供应链、生产导入,以及资金。每一家新能源车企在量产阶段几乎都遭遇过产能爬坡的灰暗时刻。而对于新能源摩托车而言,产业基础更薄弱,供应链成熟度低,量产是更有挑战的课题。为此,达芬骑动力从产品设计、产线设计、供应链布局多方面充分考虑了量产可行性。

产品设计上,DC100 整车采用 CTC(Cell to Chassis)电芯与底盘一体化设计,工艺上一体铸造成型,外观件 90% 以上都是碳纤维复合材料,省去了传统造车中成本昂贵的冲压、焊接、喷涂环节,降低量产的门槛。同时,整车设计精简到34个零部件组,既减少生产环节和装配难度,也能减少供应链管理的难度,提高生产的效率。

产线设计上,基于工业4.0标准打造的自建整车总装厂,达芬骑可实现全智能化柔性生产。DC100的总装产线由二十多台 AGV 组成,既缩短了产线调试周期,也能根据验证测试及时调整产线变化,为日后扩充产能打下了基础。

供应链布局上,我们看到在达芬骑山东淄博智能制造基地,DC100的总装厂的隔壁就是其电机工厂、电池pack合装线和碳纤维复合材料工厂、精密铸造厂、精密钛合金部件工厂,各个主供环节环环相扣,保证生产导入的效率以及后续大规模量产的效率。

达芬骑一直着眼于全球市场,从研发之始就定位全球市场,通用中、美、欧等多国新能源汽车直流快充桩。而此次落地淄博综合保税区,再次应证了达芬骑在布局全球市场。

放眼全球,具有如此量产能力的新能源摩托车品牌寥寥无几。

新能源汽车留下一个教训:

量产才是硬道理

从新能源汽车的竞争之路我们可以看到,各家车企竞争从最初的拼产品概念、拼资源、拼资金之后,第一个赛点就发生在量产之际。能够快速实现量产、并保质保量交付用户,才是在赛道站稳脚跟的第一步。

从图纸到概念车,从概念车到工程车,从工程车到量产,从量产到交付,这是一段艰难的长征。而回顾新能源车行业的发展,99%的造车新势力就倒在了量产前夕,因此量产的重要性不言自明。

关于量产,产业界有一个“经济适用性(Economical scalability)”的概念,大意是,“如果我们在开发一个产品,就必须确保这种努力不会成为一个科学实验,经济适用性是关键。我们谈的任何事情都必须是可大规模落地和量产的。否则,这就是一个科研项目。”

换言之,量产是一道坎,必须面对产品的功能属性、安全性、一致性,体验等等考验,更重要的是,量产事关企业的生命线,是企业运营的重要一战。

目前争抢两轮界“特斯拉”的公司越来越多,量产在激烈的竞争中显得更加重要。正如我们所见,除哈雷、杜卡迪、宝马、雅马哈、本田等国外品牌,国内吉利、长城等汽车品牌也入局了,纷纷成立公司或收购摩企进入摩托车行业,市场变得愈发热闹,谁先快速占领市场,谁就将率先脱颖而出,而量产无疑是重中之重。

目前从达芬骑的推进速度以及整体规模来看,已经显现出头部优势。现达芬骑量产车型DC100已正式登场,这款车型的发布不仅代表着电动化技术应用的突破,更开辟了轮式机器人式载具这一全新品类。同时,企业也在积极推动新能源摩托车的行业标准,企业与产品准入也在稳步推进,预计今年四季度即可开启量产交付。

值得一提的是,达芬骑DC100一期总装线预计最高可达到单班5.2万台的产能。看得出来,达芬骑的野心并不止于新能源摩托车独角兽,更希望成为能创造千亿产值的全球化创新企业,给整个新能源产业持续注入活力。

有预测表示,目前随着国内对于摩托车严苛的政策被逐渐放宽,未来摩托车市场的增量会逐渐加大。而和燃油摩托车相比,电动摩托车环保、污染小,作为市内代步用途更具发展优势。随着电动车新国标的加速执行和落地,电摩产业迎来前所未有的规范化发展。

未来已来,新能源摩托车已经迎来赛点。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纪桂子,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8/497774.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