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千禧辣妹的鞠婧祎,和她创造的换头神话

我们跟不同程度沉迷鞠婧祎仿妆的女孩聊了聊,她们爱她的什么,又在反感什么?是谁制造了鞠婧祎式美少女/男?
2022-08-09 13:55 · 微信公众号:Vista氢商业  橘总   
   

最近我们写了篇的文章,在tiktok上化成狐狸眼穿成黑魔仙是现在*的短视频模版,由亚洲地区选送的“夏娃”,套着复仇的狗血剧情将“致命黑化”推向疯癫。

上个月中国美妆圈的扛把子也“黑化”了。7月20日鞠婧祎代言XCrossOver首饰的广告片造型引起美妆圈的注意,蓝色眼影和蝴蝶抹胸对标千禧年间街头辣妹造型。

善于造词的博主将其命名“夏日清凉降温妆”“牛仔辣妹Y2K氛围妆”,再次惊叹鞠婧祎炉火纯青的“换头”技术。

半年前鞠婧祎推出“破碎感白开水妆”,已经成为美妆圈统一教材,而这次妆容的改头换面则让一些无感的路人不得不驻足感慨鞠婧祎在化妆方面的造诣。

“这谁?”“看不出来是鞠婧祎但好美”“之前无感,现在路转粉”。“作为女演员,鞠婧祎是我的劫,作为化妆高手,鞠婧祎是我的神”,Luna是“对妆不对人”的那种“鞠婧祎女孩”,她会把鞠婧祎仿妆视频看出包浆,列文虎克式拆解、模仿,但还是会斩钉截铁“我*不是她的粉丝。”

我们跟不同程度沉迷鞠婧祎仿妆的女孩聊了聊,她们爱她的什么,又在反感什么?是谁制造了鞠婧祎式美少女/男?

01、鞠婧祎仿妆区现状

刷了100个鞠式仿妆帖子,总结仿妆*要义是“先抑后扬”。

封面照片一定要放化妆失败“翻车现场”,*是头发三天没洗、刷剧熬到凌晨4点、第二天早上被闹铃吵醒起来上厕所时的造型。

为了更好的先抑后扬,技艺精湛的美妆博主们先“自废武功”,眼线比大腿都粗,眼影比克莱因都蓝,最后用死亡角度定格,文案里强调“我是一个普通人”。

反差感越强,越成功。一方面把猎奇感拉满,评论区热评*条是“吓死了,以为这就是你的仿妆。”,第二条是“姐妹你好美”。另一方面显示技术高超,可达到易容换头的程度。其中一些仿妆博主会标注“内含P图”的提示,但有了这层预期就会降低震惊的阈值。

有些封面上标注暗号:封丑男退,意思封面很丑,提醒男性可以绕道走开。她们并不想被颜值吸引而来的男性凝视,博主Akira对此的解释是“男生只能辨别好看还是不好看,但女性会给予你真正的赞美,表达她们的羡慕,肯定你的技术。”

大部分鞠式仿妆与其说“仿”,不如说是化妆技术和现代科技变装秀,长相各异的美妆博主批量出厂,统一变成鞠婧祎异父异母的亲姐妹。

“反差式变身”历经演变已经细分出各种形态,颜值博主刀小刀的“甩头发换装”视频在2020年抖音全年播放量是1.7个亿,专为男性肌肉博主设计的“光剑变身”模版获得目标受众强烈好评。

今年走红的垫底辣孩沿用变装思路,但找到了另一种反差模式,农村的“土”对应时尚大片的“潮”,并娴熟运用后期技术,以至于传出变身前后不是一个人而是双胞胎的猜测。

在“变身”方面鞠婧祎已经成为一个标杆式偶像,是爱美男女的“学术研究对象”。

灰灰是个资深鞠婧祎脸部研究者,她在社交平台上以解构鞠婧祎从眼珠子到头发丝的“秘诀”而受到追随。

今年3月22日她连载了*篇鞠式妆容:鞠婧祎眼妆*要义——bjd睫毛篇,并在笔记里详尽地论述了鞠婧祎妆容为什么独领风骚:她在2018年水光肌妆容的大环境下一直在走个人雾面哑光妆容风格,在“太阳花睫毛”的流行趋势独树一帜自成“鞠式下垂睫毛”。

每篇图文详识,光是眼妆部分已经更新到第八要义,最近数据*的一篇帖子是灰灰把鞠婧祎参加各种活动、日常营业图里的背景放大,用0.5倍速捕捉细节,在高糊的图片里辨认出鞠婧祎使用的香薰、蜂胶、防晒、面膜、眼线笔都是什么牌子,同款猫粮也被圈出来。

1.4万个粉丝认真研读灰灰制作的如何像鞠婧祎一样变美手册,鞠式教程已经成为一条内容生产产业链。鞠婧祎妆容是上游供应商,美妆博主是中游经销商,下游里有人成了鞠式审美的忠实消费者,因为鞠婧祎妆容安全可靠、品质稳定,“换头”效果肉眼可见,还定期优化迭代,白开水破碎感妆容刚上架半年,又推出风格跟之前迥异的辣妹牛仔妆。

更多人认识鞠婧祎也是因为她的改头换面,2019年12月初在“爱奇艺尖叫之夜”活动中,鞠婧祎以港风复古造型被认为是当晚最美女艺人。

在此之前,人们对她的印象普遍是女团出身、走可爱清秀路线,港风则专属于青霞、楚红这样明艳卦“大美人”,但鞠婧祎打扮后的效果竟然意外不错,甚至也可以达到艳压红毯的程度。

惊讶之余是由此开启模仿的潮流,“仿妆王祖贤很难,踮踮脚或许还能像鞠婧祎”,美妆博主Akira跟女团时期的鞠婧祎外形很像,对方给了她信心,变美是有迹可循的,而且还能逆天改命。

02、是谁制造了鞠式成功学?

鞠婧祎最响亮的名号是“四千年美女”,这本是一场转述媒体报道时的乌龙。2014年底日本2HC论坛出现一则标题为《中国出现4000年一遇的偶像》讨论鞠婧祎和所属的SNH48组合,后来贴子被日本媒体以《中国4000年*偶像诞生》标题进行报道,到了国内,鞠婧祎被冠以“4000年一遇美女”的名号,不自量力的争议随之而起。

“XXX千年一遇”是日本媒体的惯用形容词,前有4000年一遇,后有“1000年一遇美少女”桥本环奈。今天在网上你还能搜到这样的文章:继上海SNH48和广州GNZ48之后,AKB48在中国的第三个姐妹团BEJ48新鲜出炉,而其中一位叫苏杉杉的成员被日本网友评选为“四万年一遇的美少女”。再美就要追溯到宇宙大爆炸、盘古开天辟地了。

在一个严格遵守3秒注意力原则的时代,“冲击力”的美貌是*的工具。

鞠婧祎因为一鸣惊人的变美称为话题焦点,同时被诟病做作虚伪。最典型的例子是她被询问为什么突然拥有一头浓密的秀发,网友猜测这大概率有假发片、发际线粉等修饰加持,鞠婧祎给出最不能让人信服的理由:这是遗传的

“我比较喜欢爱看美女,从美女妆容中汲取经验”,一个强调坚决不是鞠婧祎粉丝,但一直关注鞠婧祎的旁观者Luna说很理解“鞠婧祎式人格”。

Luna对鞠婧祎的喜爱和反感分得很开,被吸引是因为照片漂亮、妆容清透,很有借鉴意义,以及对美的执着精神。她跟着鞠婧祎的化妆师买了同款假睫毛、学仿妆,鞠婧祎整张脸都是干货。

但鞠婧祎对变美这件事讳莫如深的行为,让Luna想起高中同桌,“自尊心很强,不愿服输好面子,会撒一些无关紧要的谎。

有的人喜欢自嘲,但有的人喜欢把自己塑造成*的样子,就像朋友圈里那些爱发高P精致自拍、爱晒高档场所的大有人在,你顶多屏蔽,但不能站在道德制高点讽刺,人家也没伤害到谁,不是有句话叫作人艰不拆吗?”

后天变美的“逆袭大法”才让观众更有探究欲,如果天生丽质则无法给普通人代入感,她们被奉为“天仙”,是凡人不可及的存在。但拆解模仿鞠婧祎相当于给自己一个“改头换面”的机遇。

时常被引用的“前鞠婧祎时期”照片

从鞠婧祎艳压红毯的那天开始,舆论和围观群众的态度也随之扭转。当时豆瓣小组有一篇标题叫《是鞠婧祎本人美商高还是团队审美好啊?头发、眉毛、睫毛绝了》的长文,引发600多条评论。

这篇文章如今已经查不到了,但对鞠婧祎的讨论肉眼可见的从被嘲笑“四千年的美女,就这?”转变为美商讨论。

现在她的每一次妆容更新美妆圈都得放鞭炮吃饺子。人们把鞠婧祎式换头大法统称为“鞠学”,Y2K妆造的成功,进一步扩大鞠学的受众,完成黑转路——路转粉的心态转变。

灰灰从高中就开始累积彩妆知识,长在传统家庭的她小时候并不是一个爱美的人,上封闭式高中之前一直是短发、从没穿过裙子,大学开始沉迷技术流彩妆教程,兼职打工买化妆品。

她喜欢学技术然后应用在自己和室友的脸上,“我喜欢这种能帮人变美的感觉”。现在灰灰的朋友圈里大多都是她给各类彩妆品牌拍样片的工作照,鞠婧祎给了她“创业资源”,通过拆解鞠婧祎,她能对接到很多彩妆甲方,毕竟她可以很自洽地给粉丝们推荐鞠婧祎同款眼珠子。

比起一般美妆博主,女明星因为有更优质的团队资源更容易在变美方面形成碾压优势,小红书上已经不乏大量女明星亲自下场分享变美技巧,从而获得品牌方青睐。林允已经是小红书千万级博主

仿妆博主沿着“逆袭”思路当然也越来越夸张了,她们的换头术视频无不昭示着“变美”是门技术,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成功典范。当然,无论是封丑男退、还是前后反差,都是吸引更多年轻女孩行之有效的流量密码。

现在变美技巧的营销思路变了,它不被宣传为一种“媚男”手段,而是一种“自我赋权和改变自我”的契机。

2015年博主“大码”妮基受到粉丝留言启发,为了表达"化妆并不是为了取悦男人,掩饰丑陋”,妮基上传了一张一半全妆,一半素颜的照片,并打上“the power of makeup(化妆的力量)”的标签妆前妆后对比视频播放量直达4000万次。

已经做7年小透明的美妆博主,妮基因为引领了“半脸妆”一跃成为顶流。左边的脸妮基用了10种化妆品,有Urban Decay Naked Skin的遮瑕膏和 Too Faced Chocolate Bar 的眼影盘,右边脸能清楚的看到毛孔黑头和红痘痘。通过化妆改变外表进行自我完善,观众像喝了碗热鸡汤一样暖心,然后顺理成章地开始学习怎么“让自己变得更好”,购买博主推荐产品。

杂志Real Life曾对美妆博主和美妆公司之间的关系进行论述,Youtubers告诉你这是“basic”款,这是你变美路上的必需品,这到底在追求更美的自己,还是品牌在卖货?文中提到1999年法国学术组织Tiqqun提出“年轻女孩”概念,这个概念并不是针对具体的性别群体,主要代表活在消费主义预设的生活里的人,是资本对青春和女性气质的理想投射。

就像美妆博主和追随者,成为每天都在推出更新款的高光、口红、眼线笔的变美产业链一环,“她是消费者、生产者,是生产者的消费者和消费者的生产者。”

而那些美妆博主的上游供应商、美丽焦虑的更集中化身——女明星们,承载大众矛盾的预期:既要有抱负野心,也能平易近人;既能享受名声又能享受孤独;既要美丽,又要美的不着痕迹。

于是“与素颜和解”的反焦虑话题演变为一场比拼颜值的闹剧,而且对颜值的标准更苛刻了,后天加工的统统退后,天生丽质才是金字塔尖。

2018年鼻祖级美妆博主Michelle Phan断更2年多回归社交媒体,她发布了一条“我为什么离开”的视频,讲述多年来如何抗抑郁症和自我形象焦虑。然后她决定,之后不再使用美颜滤镜,“我敢说 100% 的美妆YouTuber都开过美颜,除非他们做出免责声明。”

她觉得美妆博主有责任让粉丝们知道,她们如何改变了自己的外表,“我们可以尽量正常一点,就算忍不住开滤镜,也要让人们知道,你在相机里的样子并不等于现实。”

“化妆”到底是为了缓解焦虑,还是制造焦虑?有一个网友曾经提出过类似的问题,她因为化妆后被朋友评价“跟不化妆时差别好大”而苦恼,“这难道不是说,我素颜的时候很丑吗?”

在提问下大部分都是“鼓励”的声音:这说明你掌握了一项改变自己的技能,你至少可以去做美妆博主,赚得盆满钵满。

最后Luna问我,“是做个真性情的普通人籍籍无名,还是做一个被光环包围的假美女?”,然后她发了个无奈的表情:大家更喜欢看到后者吧。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Vista氢商业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