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永远在路上的创业者,和他的中国版Flagship

2022-08-05 16:17 · 互联网     

在坐落于上海世纪大道“世纪大都会”的“才金资本”总部会议室的墙上,挂着一幅标注出18个里程碑事件的时间轴,起点是1775年英国外科医师波特(Percivall Pott)发现烟囱煤烟诱发阴囊鳞状细胞癌,中间涵盖1979年人类癌症中常见的肿瘤抑制基因TP53被发现、1984年中国抗癌协会成立、1997年*肿瘤靶向单抗药物被批准用于治疗非霍奇金淋巴瘤以及2015年才金资本癌症医疗产业基金成立……

宫惠民和才金资本对于医疗健康行业的使命感,经由这条时间轴的表达,而有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味道。

优秀的投资者必是勤奋的创业者

和所有创业者一样,宫惠民在认准创新药这个赛道并成立才金资本之前,已参投过一些项目,伴随他能力成长的是惨痛的教训。当时,他的投资一半是消费类项目,一半是医疗类项目。“2014年、2015年前后,重仓了移动医疗、O2O等互联网项目,进入了不擅长的领域,输得一塌糊涂。”

好在与这些惨痛的血泪教训差不多同时发生的,还有一些成功。典型的是湖南益丰药房的投资经历。

当时,宫惠民与同为中欧校友今日资本徐新合作,一起寻找医疗类项目。宫惠民大学是在湖南读的,有相熟的朋友给他介绍了益丰药房的董事长高毅。大家谈了几轮之后,有一次高毅到上海来拜访投资人,徐新把见面地点安排在了金茂大厦。大家聊得很投机,一直谈到半夜12点多,但没有谈定。后来下楼,大家握手惜别,相约继续联系。

没想到,*天一早,宫惠民就收到高毅的消息,说:“我们已经签好投资协议。”他这时候意识到,徐新应该一夜没睡,才把握住了这次难得的机会。一个优秀投资人的执行力,以及快、准、狠地做事情的“霸蛮”魄力,深深地震撼了宫惠民。

湖南益丰药房融资成功之后,云南一心堂直营药店也得到了君联资本的投资。接连发生的这几件事情,让宫惠民赫然发现,药房连锁、创新药、mRNA等,医疗健康产业的每个细分领域,都蕴藏着巨大机会,但都需要投资人有前瞻性,都要比别人看得远。

他翻遍各类专著和学术论文,从中国的人口结构到医疗细分领域的趋势,从美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脉络到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未来机遇……一张巨大的蓝图在宫惠民的脑海中展开。同时,宫惠民也看清楚自己资方在其中的责任与位置。

1.0版才金资本:锁定创新药

从1775年英国外科医师波特(Percivall Pott)发现扫烟囱职业可能带来阴囊鳞状细胞癌算起,*今人类在大部分癌症面前胜算不大。更感挑战的是,一方面,癌细胞随着人体环境的变化快速进化;另一方面一种新药的上市需花上*少十年的研发时间。支撑时间的是资金,而时间与资金结合后,也未必就能带来成功。

也许正因为此,相当长时间内,中国制药选择了“仿制”之路,当然这不是长久之计。疾病的发展、知识产权的保护、老龄化趋势的加速,敦促医药医疗行业必须更有作为。更确切地说,医疗行业必须更大范围、更快集结力量,以创新的方式寻找解决方案。

在庞大的需求面前,资本自然要有所选择。结合自己的投资实践,经过系统学习和冷静思考,宫惠民把方向锁在“创新药”这个赛道。2015年,专注于创新医药产业的专业投资机构的才金资本正式成立。

此后,才金资本先后投资了一批优秀创新医药企业:科创板*家采用“第五套上市标准”IPO的企业泽璟制药、科创板*家新药上市公司也是创新药*股微芯生物,以及海珈健康、海和生物、爱思迈生物、艾德摩生物、芝友医疗、亨利医药、益丰药房、伟禾生物等几十家优秀医药企业。

“很多事,都是做出来的。我们对医药项目估值以及对于行业属性的理解,也有一个逐步成熟的过程。”宫惠民认为,自己的优势,是敢想敢做,“从做事情的角度,认准了方向,选对了赛道,只要把方法论搞清楚了,就可以一直干下去,而且成功的概率是比较大的。”

珉科医药的激发:从加法到乘法

随着深入涉猎创新药领域,宫惠民开始不满足于在投资版图上做“加法”了,他要做“乘法”,而激发他有这个想法的是“珉科医药”的案例。

近几年,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疫苗成为人类抗击疫情的有力武器。但由于中国在疫情控制方面的努力,疫苗生产企业缺少足够数量的样本病例用于临床试验。

在这种情况下,宫惠民与一个有巴西资源的合伙人联合创建了珉科医药,成功地把中国的疫苗带到巴西做临床试验,有意无意中走通了中国医药出海之路。在珉科医药,宫惠民不仅是投资者、股东,还是直接参与运营的创业*、董事长。从“商业机会的挖掘、商业模式的设计、资源的整合乃*一个个客户的获取洽谈”,他全程参与。启动项目并扶助推动它进入正循环后,宫惠民对这个过程进行回顾,有了新的收获:

“以前,我们习惯了欧美药企通过海外授权的方式来赚中国人的钱。现在,一方面中国药企在崛起,另一方面国内药品集采也倒逼中国药企走出去,在这种情况下,珉科医药走通中国医药出海之路意义重大。我们的愿景,是成为帮助中国疫苗、创新药、医疗器械的出海平台。”

现在,斯微生物、博沃生物等mRNA新冠疫苗、腺病毒新冠疫苗在巴西、南美、东欧的临床试验,都由才金资本旗下珉科医药承做;泽璟制药、康泰生物、丽珠集团、以岭药业等企业的肿瘤新药、疫苗等产品的出海,珉科医药也是重要合作伙伴。

同时,把珉科案例放大,宫惠民进一步从中看到了资方作用的进化与价值的放大。

在“珉科医药”的模式中,才金资本也是企业的初创者,事业成功后自然可以收获更大的利益。

不过,该如何清晰定义这种独特性呢?就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宫惠民正好遇到了Flagship的案例——他发现自己已经在做的事情,也正是Flagship在做的事情。

2.0版才金资本:中国版Flagship扬帆出海

Flagship是美国投资界的一个特殊存在。自1999年成立以来,热衷于在“无人区”不断创新的Flagship,已经发起和培育了超过100家生命科学企业,声名大噪的Moderna等知名企业都位列其中。不过,Flagship真正有影响力的不是其规模和业绩,而是其“平行创业”的理念和机制。

Flagship创建并孵化企业的过程,一般包括四个阶段:假设探索、科学验证、新公司成立、外部风险投资。Flagship的员工,既是产业人士,又是科学家,既是企业管理者,又是投资人。

Flagship完整地解释了“才金资本”与“珉科医药”的关系——在珉科医药中,才金资本是机会识别者、项目发起人,拥有被投公司创始人和天使投资人的双重身份,也将从这双重身份中受益。

受珉科医药和Flagship的激励,宫惠民决定:才金资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通过“Flagship”模式,让更多的“珉科”制度化、体系化、批量化涌现。

采访中,宫惠民向我们掰着手指头说,现在是2022年6月,“我们今年要发起成立的项目有三四个,包括疫苗研发企业、mRNA动物疫苗企业、临床CRO企业等,年内可以落地”。

2.0版的才金资本,遇到的更大挑战是人才。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美科技竞争,创新医药领域是一个极其重要、极其大的领域,也是中央和各个地方政府长期重点支持的产业。发起、创建更多的创新医药企业,促进中国医药产业发展,非常符合以上的大趋势、大政策、大方向。”

“我愿意借这个机会,邀请包括跨国药企、民营药企的高管、研发总监等创新医药领域的资深人士,以及看好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的有志之士,来聊一聊,看看我们是否可以一起携手做出点事情来。”

说到这个话题,宫惠民十分笃定。

利他、热爱和傻傻地坚持

宫惠民很喜欢折腾,并且总能折腾点什么事情出来。这一点,从他大学时代就已经显现。

有一次,他买方便面吃,发现里面少了一包调料,顺手就给统一集团写了一封信,从生产标准化写到业务多元化。统一集团的业务负责人给他回信说:你的理念跟我们高度一致,欢迎毕业后来统一集团工作。那时候,他刚读大一、正在参加开学军训。

大学毕业后,他编写了“中国名校”和“自助留学”两套丛书,一边联系出版社,一边对接各大高校和大使馆,全是一个人搞定。那是在2001年、2002年前后,他为这两套丛书都拉了赞助,以现在的眼光往回看,他当时已经在用媒体平台的思路进行商业运作。

给《中国经营报》、《经济观察报》写过专栏、做过FA(财务顾问),尝试过不同的行业和领域。2003年-2005年,作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职团队一员的他,在学院学术氛围的熏染下,还笔耕了两部作品《用人大师》与《与龙共舞》,由经济管理出版社、中华书局等出版社出版了多个版本。

爱折腾,让宫惠民吃过亏。他做过的很多事情,不管写书还是做FA,如果能一直坚持下去,也会取得不错的成绩,但“那时候年轻,很大的劣势,是没有眼光,看不远”。话说回来,没坚持是因为“看不远”,而一旦认准的事情,宫惠民就是会傻傻地坚持下去。

在既是母校也是前雇主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宫惠民被大家亲切地称为“我们的老宫”,“热心、能坚持”是大家对他的一致评价。

从2012年开始,宫惠民便组织中欧校友成立“联洋会”,每个周末带领大家围着世纪公园走路、跑步。每个周末,他都会为跑友争取各类捐赠福利,无论寒暑,他都会亲自将这些物品搬到跑步地点、完成分发和记录。经过十年的坚持,“联洋会”健康跑,已成为中欧校友圈的*品牌;2014年,他拉了中欧寻医问药群,八年*今,该群现已扩*八个分群,覆盖几千名中欧校友。如今,“求医问药群”帮助了几百上千位中欧校友,无论是癌症就医,还是生孩子等。

心有热爱,对世界都会心怀悲悯,除了做好企业,也要积极践行社会责任。宫惠民创办的才金资本与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四川省人民医院合作的儿童癌症公益基金,救助了众多患白血病的儿童。2021年,才金资本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做了大额捐赠,冠名了“才金资本教室”。2022年4月上海疫情,宫惠民自发组织社区邻居,自救自助、积极防疫,打造的《28号楼防疫指南》成为全上海社区学习的模板,点燃了“人类理性之光”。

越是喜欢的事情就越能坚持。宫惠民乐意坚持下去的事情其实便是“服务他人、利益大众”,而这恰是医药健康行业从业者取得成功的核心基因。

爱人者,人恒爱之。相信把“服务利他”确定为自己人生价值坐标的宫惠民,能够撬动“智力”、“资金”、“人才”、“社会力量”等众多资源,并将之有机编入他的Flgaship版图,通过“傻傻地坚持”,让更多人从其商业向善的情怀与力量中获益。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做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