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夫妻卖牛奶盒,山东新巨丰IPO了

此次IPO发行价格为18.19元/股,开盘后大涨约21.33%。截止发稿前,新巨丰最新市值为86亿元。
2022-09-02 11:55 · 投资界     
   

不起眼的包装盒也跑出一个IPO。

投资界-天天IPO获悉,今日(9月2日),无菌包装公司——新巨丰在深交所上市。此次IPO发行价格为18.19元/股,开盘后大涨约21.33%。截止发稿前,新巨丰最新市值为86亿元。总部位于山东泰安,新巨丰背后是一对律师夫妇——袁训军和郭晓红。2007年,郭晓红和袁训军成立了新巨丰,一头扎进无菌包装行业。此后,新巨丰的无菌包装进入各大乳品公司,至今前五大客户为伊利、新希望乳业、辉山乳业、王老吉、欧亚乳业等,一年进账12亿元。也许你早晨喝的牛奶的包装盒,就来自新巨丰。

不知道新消费品牌赚没赚钱,但供应商肯定赚大发了。今年以来,元气森林的赤藓糖醇供应商三元生物;喜茶、瑞幸的纸杯供应商恒鑫生活;蜜雪冰城的植脂末供应商佳禾食品;农夫山泉、可口可乐的果汁果块供应商田野股份;给星巴克、瑞幸、奈雪的茶做饮品浓浆的供应商德馨食品.....新消费供应商正在排队IPO敲钟。得供应链者得天下,大家都开始争抢供应商。

律师夫妇,干出一个不起眼IPO

市值超80亿

新巨丰的故事始于一对律师夫妻。

招股书显示,妻子郭晓红出生于1968年,丈夫袁训军出生于1974 年,两人相差6岁。30岁以前,郭晓红主要在从事司法相关的工作,当过律师。

和郭晓红的职业轨迹类似,袁训军年轻时也是一位律师。2002年,郭晓红和袁训军曾在秦皇岛同一家律所工作。2003 年,郭晓红去了北京,2007年,袁训军跟上了郭晓红的脚步。

2007年对于两人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根据招股书,这一年新巨丰成立了,律师夫妻开始正式一头扎进无菌包装行业。为何律师背景出身却创业做起无菌包装?这样的转折至今仍然无法从公开信息找到答案。

不过新巨丰团队不乏专业核心人员。这里要提两个人——隗功海和刘宝忠。隗功海材料学科班出身,他出生于1973年,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材料专业,曾在舒乐鹏远、鹏鑫包装、富美纸业等公司工作过,是新巨丰创始团队成员之一。2012年,新巨丰又挖来一位同行业新兴巨头纷美的原厂长——刘宝忠,他从进入新巨丰开始即任总经理,目前仍担任这一职位。

这到底是一门什么样的生意呢?根据《上市公司行业分类指引》,无菌包装属于C22造纸和纸制品业,生产方式是将原纸、聚乙烯、铝箔等原材料通过复合而成的纸质包装。

(新巨丰部分产品,来源招股书)

相比于玻璃瓶、塑料袋以及传统低端的包装方式,无菌包装可以使液体食品在不添加防腐剂或常温的条件下,保持较长的无菌状态。一般液态奶常用的包装方式和对应的储存时长为,玻璃瓶可保存7天,塑料袋可保存21天,百利包约可保存30天,无菌枕包可保存约45-60天,无菌砖包、钻石包可保存180天及以上。

目前无菌包装主要应用于乳品和非碳酸饮料中。随着无菌包装技术成熟及应用推广,也逐渐在生物技术、药品、啤酒、调料品、化妆品、宠物食品、罐头类食品、食品汤汁等不同行业领域中得到应用。

从招股书中得知,新巨丰2008年投资无菌包材一厂项目,2009年一厂建成并投产,取得产品生产许可证。2010年,新巨丰产品进入即各大乳品行业市场,先后与伊利集团、完达山乳业、夏进乳业等签订供货合同。

2015年是一个重要节点——伊利来了,既成为了新巨丰的投资人,也带来了大量的订单。同年,伊利通过增资持有新巨丰20%的股权,直到IPO前,伊利仍持有4.8%股权。目前,新巨丰的最大客户仍是伊利,对伊利的销售各占了主营业务收入的70%以上。

除伊利的支持外,新巨丰也获得了不少投资人的支持。2016年,新巨丰完成股份改制,引入杭州永创、清晨资本、国力民生、阳光大地投资、奋信投资等七家投资机构,同年二厂项目建成。2019年,新巨丰获得黑河集团、厚生资本投资。2020年,新巨丰获得基石资本、茅台建信基金、施能桐投资等投资机构支持。

创业15年,袁训军和郭晓红夫妇终于收获人生第一个IPO,今日开盘大涨,市值超80亿元。

背靠伊利,年卖86亿个包装盒

进账12亿

一个包装盒如何撑起一个IPO?

新巨丰的主要产品为辊型无菌包装,客户是知名液态奶和非碳酸饮料生产商,如伊利、新希望、夏进乳业、欧亚乳业、庄园牧场、王老吉、东鹏饮料等。近三年,新巨丰产品销量明显上升,同时销量带动了营收增长。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2021年,新巨丰的销量分别为63亿包、69.5亿包和86.7亿包。尤其是2021年,产销率高达100.03%。而新巨丰2019年、2020年、2021年营收分别为9.35亿元、10.14亿元、12.42亿元;净利分别为1.16亿元、1.69亿元、1.57亿元。

其中,大多数收入由伊利贡献。这三年,新巨丰对伊利的销售额分别为6.8亿元、7.1亿元和8.6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73.13%、70.77%和70.29%。招股书提到,新巨丰与伊利于 2017 年签署了有效期为十年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2021年,新希望、辉山乳业、欧亚乳业、王老吉分别为新巨丰贡献了11.92%、3.76%、1.99%、1.99%的销售收入。

正因如此,客户集中与关联交易是新巨丰的一大难题。最典型的是,新巨丰超七成营收来自第一大客户伊利,而且伊利也是新巨丰股东之一。此前一次IPO申报撤回的原因之一就是时任新巨丰第一大客户的伊利,也同为其第二大股东,伊利的持股比例和关联交易占比均较高。 而客户高度集中,也是需要警惕的一个方面。

事实上,新巨丰的崛起是国产替代无菌包装发展的一缕缩影。原本无菌包装这一市场主要两家来自老牌瑞典企业利乐和SIG占据。但在政策和乳品企业的支持下,以蒙牛支持的纷美、以伊利支持的新巨丰等为代表的国产巨头正在崛起。

根据益普索研究报告,国内共有约 24家无菌包装供应商。中国无菌包装市场在过去几年经历了快速增长,2015年至2020年,中国无菌包装年均增长达到6.50%,预计未来几年仍将快速增长。

曾经,海外巨头一度占据中国无菌包装市场90%以上市场份额,到2020年,已下降到70%左右。2020年,国内液态奶市场无菌包装供应商销售量市场份额分别为:利乐占比为61.1%,SIG 占比11.3%,纷美包装占比12.0%,新巨丰占比为9.6%,其他供应商合计占比为6.1%。

由于下游常温奶和非碳酸饮料客户的增长,无菌包装的需求也在增长。根据益普索的研究报告预测,2019年至2022年液态常温奶的年均增速约4%,仍保持较高增长速度。预计到2022年,常温奶的市场规模将达到853.7万吨。此外,由于传统包装向无菌包装过渡,无菌包装市场依然有较大的增长潜力。

供应商排队IPO

今年,VC开始看消费供应链

新巨丰的崛起并非个例。如你所见,中国消费品供应商正排队IPO。

今年以来,喜茶、瑞幸的纸杯供应商恒鑫生活、元气森林的赤藓糖醇供应商三元生物,蜜雪冰城的植脂末供应商佳禾食品,农夫山泉、可口可乐的果汁果块供应商田野股份,给星巴克、瑞幸、奈雪的茶做饮品浓浆、糖浆与小料的供应商德馨食品等等,都开始了IPO征程。

先看恒鑫生活。和坐落于山东的新巨丰不同,恒鑫生活地处安徽合肥。这也是一对夫妻创业。1997年,樊砚茹和严德平夫妇从生产、销售宣传画册、资料等印刷品做起,后续引入纸杯生产线,2008年,国家推出“限塑令”,夫妇俩人趁着东风开始生产PLA淋膜纸杯,积累十多年,恒鑫生活得到瑞幸咖啡垂青。

2020年和2021年,瑞幸咖啡为恒鑫生活第一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6.24%、11.57%。目前,恒鑫生活为瑞幸咖啡、史泰博、亚马逊、喜茶、星巴克、益禾堂、麦当劳、德克士、蜜雪冰城、Manner咖啡、汉堡王、Coco都可茶饮、古茗、DQ等企业的纸制与塑料餐饮具提供商。2021年,恒鑫生活的纸杯销量高达18.8亿只,杯盖有12.2亿只,塑料杯也卖了近2.3亿只。今年5月,恒鑫生活向深交所递交招股书申报稿,申请在创业板上市。

从包装盒、纸杯、吸管到原材料等等,消费品公司的崛起“养大”了一大批不起眼的供应商。

随着元气森林崛起,坐落于山东的三元生物也走入大家的视野。三元生物成立于2007年,主要生产赤藓糖醇,是全球赤藓糖醇产量最大的生产商。元气森林是其头号客户。今年2月,三元生物在深交所上市,其IPO发行价为109.3元/股,上市当天涨幅为32.7%,市值一度高达 180亿元。

还有宝立食品。成立于2001年,宝立食品是一家典型的食品供应链企业,主要给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喜茶、必胜客、德克士等提供复合调味料,含炸鸡粉、沙拉酱等。7月,宝立食品成功IPO敲钟,股价11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达到300%。

过去两年,中国新消费投资经历了从热到发烫到跌入冰点的时刻,砍估值的消息一个比一个轰动。在当下消费寒冬下,为数不多火热的景象便是在于供应链上。

深圳某头部人民币基金合伙人透露,最近内部消费组同事集体转岗,转向消费+科技赛道,而新消费品牌基本上不投了。以往看消费的VC们,开始盯上一个新方向——供应链。

案例也摆在这里。今年1月,美妆代工厂芭薇股份获得超亿元的B轮融资,白云金控及丸美金鼎产业基金共同参投;随后,服装供应链SaaS领猫SCM完成3000万美金A+轮战略融资由波士顿投资B Captial Group领投,蜂巧资本跟投,老股东云启资本、GGV纪源资本、百布(致景科技)均持续加码;而在咖啡赛道,咖啡供应服务商“乐饮创新”也获得了近5000万元的融资,由盛景嘉城领投。今年6月,喜茶入股另一家焙炒咖啡服务商——少数派咖啡,持股约12%。

拥有较强供应链的企业也会受到VC的青睐。北京一家消费投资机构合伙人曾表示,“消费投资到了今天这个阶段已经不是单纯的差异化的问题了,本质上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从前端的差异化到后面的品牌成长,都是供应链的问题。”

供应商集体站上C位,这一幕正从新消费渐渐向其他领域蔓延。

本文来源投资界,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9/499755.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