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晓卉「取关雷军」,入职文远知行

“车间一枝花”赵晓卉,不光选对了朝阳行业,在汽车工业百年未有之大变化中站到了趋势的一方,而且还上车了一家朝阳公司。
2022-09-07 15:16 · 微信公众号:量子位  允中   
   

赵晓卉退赛了,还有了新工作。

并没有选择让“1米8诗人”李诞成为自己的老板,全职加入脱口秀行业。

赵晓卉去哪儿了?她的说法是从广汽辞了职,入职了自动驾驶公司,不过具体没说哪一家。

而智能车参考获悉,她依然在广州,成了明星独角兽文远知行旗下一员,做的是PM方面的工作,涉及项目管理、产品和商业化。

这多少与外界的期待不同,作为风格鲜明的脱口秀“车间一枝花”,赵晓卉会被认为可以通过从事市场方面的工作“引流导流”,但她似乎志不在此,离职广汽多少也与此相关。

而到文远知行,据称得到了全方位尊重,希望能沿着赵晓卉自己希望成为的方向成长,而不是引流消费她。

01、脱口秀“车间一枝花”赵晓卉

赵晓卉是因为参加脱口秀大会火的。

从*季开始,以分享工作、生活和女性视角相关的话题,具备了辨识度和知名度,并且因为工科出身、车厂车间工作,与其清新外表形成鲜明反差。

人称“车间一枝花”,后来因为上节目火了,成了广汽引流卖车的“花瓶担当”。

但实际上,赵晓卉在汽车领域,确实师出名门。

本科毕业于颇具车辆工程底蕴的985高校吉林大学工业工程专业,其后成为了广汽集团员工,负责质量管理相关的工作,也是后来“车间一枝花”的来源。

在每一季的脱口秀大会中,赵晓卉虽然都没有取得特别靠前的名次,但人气、关注度和辨识度,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也是后来屡屡被问起是不是全职进入脱口秀领域的原因。

甚至李诞还在节目中专门问过:是否考虑过辞职?

赵晓卉当时仍在广汽工作,她的回答是“那边工作比较稳定。”

在节目中,赵晓卉还以脱口秀的方式留下过经典段子:

“在我妈眼里,再火的男明星,只要没有编制,就配不上我这种车间一枝花。”

所以一定程度上,女生赵晓卉,对汽车方向的工作始终有兴趣和热爱。

直到最新一次热搜之后。

就在最近的第五季脱口秀大会上,赵晓卉在成功PK后选择了退赛,给出的理由则透露了新工作:

刚刚找到新工作,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所以想专心工作,不再继续比赛……之前想两边都做,但好像两边都没做好。

一时关于赵晓卉的新东家也成了热议所在,她剧透到了自动驾驶领域也成了关注点。

而智能车参考则进一步获悉,赵晓卉在8月入职了自动驾驶独角兽明星公司文远知行,岗位是PM方向,负责项目管理、产品和商业化方面的工作。

还有知情人士说,赵晓卉希望低调做人,努力工作。这一点也得到了新东家尊重,不希望她成为吉祥物和花瓶。

从实际表现上来看,文远知行官方在赵晓卉入职这件事上,基本处于缄默状态,相当克制。

02、厌倦了当广汽花瓶,曾呼唤雷军没得到回应

赵晓卉为啥离开广汽?

在她后来参与的节目中,多少能看出一二。

讲脱口秀、上节目火了之后,她的工作慢慢被调出了车间,广汽利用她的知名度和流量,希望能够转换为产品销量,带货卖货。

但这与赵晓卉自身的追求不同,她也表达过,红了之后没太多活可干,在公司就是当花瓶,没有新工作可推进,也没有实事可做。

在2021年9月,网上流传过她的辞职信:

幽默美女,不想干了。

后来又在一档节目中,赵晓卉自曝想加入北方的造车公司,但没有互选上。

赵晓卉虽然没提那家造车公司就是小米,但“雷军我记住你了”,“自从被拒后,就取关了雷军”等调侃,也基本坐实了小米汽车。

对于这种选择,除了对小米和雷军的倾向性,赵晓卉一定程度上希望回到北方工作——她老家在山西。

后来赵晓卉的求职之旅过程如何,没有再详述,结果就是在2022年8月,加入了文远知行,选择了另一个行业知名诗人CEO韩旭当老板。

从外界看来,脱口秀大会上的明星,最后往往都会成为李诞旗下的演员和艺人,原先的工作很难持续。

毕竟靠流量和名气就能赚钱了,为啥还要“兼职”?

很多演员也是这样的,银行职员House就成了全职脱口秀演员。

但赵晓卉没有选,她继续把脱口秀作为兴趣,依然把汽车方向的工作作为核心。

实际上,即便这种选择更多还是个人选择,但站在更大的维度,选择自动驾驶,基本是站在了时代变革风口之上。

而文远知行,确实也是风口之上的明星公司。

03、谁是文远知行?

对于文远知行,读者并不陌生。

2017年创办于硅谷,后来把全球总部落地在了广州,是中国发展最快、落地进展最多的自动驾驶明星公司。

文远知行主打L4级自动驾驶技术研发,而且是平台级架构的方式,然后把通用自动驾驶技术结合具体场景展开落地。

目前主要有5大方向:

Robotaxi,自动驾驶出租车。

Robo-mini-bus,无人小巴。

Robovan,自动驾驶货运车。

RoboSweeper,自动驾驶环卫车。

以及高阶智能驾驶,与Tier 1*博世联手,把L4自动驾驶技术降维释放到量产车。

但即便有众多落地,文远知行其实人数规模并不多,全员仅有数百人。

这种高人效背后,核心是自动驾驶通用技术平台WeRide One的作用和能力。

而也是这种技术性、产品化能力和落地商用潜力,让文远知行在资本市场不断获得认可,成为中国估值*的自动驾驶头部创业公司之一。

文远知行自创办以来,共计完成了7轮融资,估值超过44亿美元,累计吸金近15亿美元,最近还曝出将IPO提上了议程。

所以从各方面来讲,“车间一枝花”赵晓卉,不光选对了朝阳行业,在汽车工业百年未有之大变化中站到了趋势的一方,而且还上车了一家朝阳公司——即便在更大的公众领域,文远知行可能还算边缘和小众。

但创新力量,往往就是从边缘和小众来到舞台中央的。

有意思的是,文远知行的CEO韩旭,虽然是教授、科学家,但在自动驾驶技术圈内,也以诗人知名。

赵晓卉弃了诗人李诞,但最终还是选了另一个诗人老板。

命中注定,有点意思。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量子位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