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深圳,又诞生一个储能独角兽

毫无疑问,储能赛道挤满了投资人,已经是今年最热闹的新能源赛道之一。
2022-09-14 16:02 · 投资界  张继文   
   

深圳又跑出一个新能源独角兽。

投资界获悉,用户侧储能公司深圳市德兰明海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德兰明海”)从2021年至今完成4轮融资,累计金额超6亿人民币,投资方汇聚了源码资本、中铝浙江君融基金、鲲鹏光远、达晨财智等知名投资机构,以及产业内知名的头部战略机构。至此,德兰明海最新估值达到10亿美金级别。

德兰明海的掌舵者,是一位有着丰富创业经历的吉林人——尹相柱。2006年,化学专业的他开始进入锂电行业,开启第一段创业生涯。2009年,开始在深圳组建储能研发团队。2013年,尹相柱成立了德兰明海,定位用户侧储能赛道。历经9年,把德兰明海从一家名不经传的创业公司,经营成为微储行业罕见的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

储能,一条眼下挤满了投资人的超级赛道。“储能项目基本上处于被疯抢的状态,头部项目有数百家投资机构在抢,更有不少天使轮项目估值动辄数亿元,太火了。”国内一位关注新能源投资人感叹。毫无疑问,这已经是今年最热闹的新能源赛道之一。

化学系毕业,从吉林到深圳

他干出一个储能独角兽

这是一段东北人南下创业的故事。

尹相柱,出生于吉林,70后草根创业者,北京大学工商管理硕士。2009年左右,已经在锂电行业浸润多年的尹相柱开始萌发创业的念头,首先选择自己熟悉的锂离子电池应用领域。不过,随着国内锂电池市场兴起,锂电池PACK厂纷纷成立起来,内卷严重。目睹这一切,尹相柱意识到锂离子电池应用行业已经步入红海阶段,“整个行业壁垒已经不高,不适合我们的长期发展。”

于是,尹相柱静下心对整个行业做了系统分析,最终决定转型杀入储能赛道,围绕着家庭储能系统领域下功夫。

何为储能?顾名思义,储能就是将能量储存起来,需要的时候再释放出来,类似于一个大型“电力仓库”。储能应用范畴十分广泛,日常生活中的便携式移动电源、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储能电站的超大型电池组,都属于这一领域。

彼时,全球对储能的认知还处于模糊状态,国内储能技术也才刚刚进入产业化探索阶段,尹相柱和团队成员算得上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期间一次偶然机会,尹相柱意外发现了海外储能市场的商机——2011左右,日本发生了一场震惊全球的大地震后,尹相柱团队生产的储能产品在日本市场爆火,这给了他们一个新的市场开拓方向。

但是,当时尹相柱团队卖的储能产品大多不是自主研发,而是外购逆变器、电池包、BMS等关键零部件组装而成,这无疑在产品质量上埋下了隐患。2012年,目睹业内产品接连出现品质事故,这让尹相柱深刻反思。

这次教训让尹相柱清楚地意识到一点:要想做好产品,必须对整个底层的技术进行把控。当年年底,即重新部署了技术团队。2013年,尹相柱带着储能产品线独立出来,创立了德兰明海,专注于用户侧储能赛道。

起初,德兰明海一边做着用户侧光伏储能一体化ODM业务,一边不断加大研发投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德兰明海籍籍无名,企业运营也曾陷入过困境。直至2020年左右,公司产品渐渐在市场中打开知名度,并且十分擅长洞悉消费者需求。尹相柱深知,制造业很卷,但靠近终端用户后,品牌的高附加值与长期壁垒,将使公司有机会成为真正优秀的制造业企业。

2020年4月,德兰明海推出自主品牌BLUETTI铂陆帝,在海外迅速走红。三个月后,BLUETTI铂陆帝AC200户外电源在众筹平台INDIEGOGO上线,取得了不错成绩。整个众筹项目历时48天,众筹金额约670万美金,是目标金额的62098%,获得超过7000人支持。INDIEGOGO官方反馈,BLUETTI铂陆帝创造了几个历史之最:最快速度达到100万美金,最短时间达到300万美金,INDIEGOGO众筹史上排名第10,储能类产品众筹金额创当时历史最高。

如今,德兰明海已经建立了智能化、自动化、信息化的制造体系和全面采用的MES信息化生产管理系统,公司业务逐渐从ODM向自主品牌转变。“做ODM和做品牌差别很大。做ODM时,受控于经销商,毛利率25-30%,做品牌采用DTC模式的毛利率做到50%以上。”尹相柱介绍。

创业十余年,这位创业老兵乘着新能源的东风,将德兰明海打造成储能赛道一匹黑马。

VC/PE云集,产业巨头来了

今年最火爆的赛道

一路走来,德兰明海身后聚集一支颇为豪华的投资人队伍。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德兰明海在早期融资曾经历过一段艰难时光。在2020年之前,尹相柱个人和公司不止一次陷入困境,最严重时工资推迟两三个月才予以发放。

2020年9月,源码资本第一次接触尹相柱团队,“即便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他们的核心技术团队没有一人离职,足以说明这个创始人的人格魅力。”源码资本执行董事王菂向投资界回忆道。

彼时,源码资本已经系统摸底了几个位于深圳的分布式储能项目,而德兰明海的综合能力最为突出。王菂介绍,从ID设计、电池PACK系统到BMS、逆变器等储能行业的关键技术环节,德兰明海有着较为全面的底层技术能力,还有一支经验丰富的研发团队,“从设计到研发再到制造,德兰明海都可以自己完成,让人眼前一亮。”完成尽调后,源码资本于2020 年底参与了德兰明海A轮融资,后来又连续多轮跟投。

从2021年起,碳中和开始席卷创投圈,鲜少曝光的德兰明海开始进入到投资人视野,融资愈发顺利起来。短短一年,德兰明海陆续完成了4轮融资,融资金额超6亿人民币,投资方汇聚了源码资本、中铝浙江君融基金、鲲鹏光远、达晨财智等知名投资机构,以及产业内知名的头部战略机构,山景资本担任过去几轮以及未来长期的战略融资顾问。

德兰明海融资火爆并非个例。当一级市场消费、TMT、企业服务等赛道战略性进入寒冬时期,储能赛道依旧是热火朝天,似乎所有投资人都在看新能源。“两年前,我们几乎没见到过投资人,融资进展也十分缓慢。如今只要我们释放融资的信号,市面上活跃的投资人都会来聊聊。”华南一位储能创业公司创始人透露。

这里有一组数据——根据清科研究中心PEDATA MAX数据,2016-2022Q1,我国清洁能源领域投资案例数主要集中在新能源发电、储能领域,投资案例数占比为别为38%、34%;储能领域投资中,储能锂电池投资活跃度最高,投资案例数占储能领域总投资案例数的75.9%。

储能俨然成为最火爆的新能源赛道之一,这里正在批量诞生独角兽。

譬如中科院的明星项目——中储国能。2018年成立的中储国能是一家储能设备提供商,一家通过科技成果作价入股方式创办的产业化公司,其技术及研发团队均源自中科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今年5月,中储国能刚完成一轮3.2亿元Pre-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华控基金、中科创星、招银国际、联想之星、普华资本、高榕资本、三峡能源、翠微集团、中比基金、新鼎资本等。至此,中储国能完成了3轮融资,估值数十亿。

还有山东云储新能源,今年6月完成了过亿元的pre-A轮融资,由蓝驰创投领投,复星、险峰继续跟投。云储新能源背后是慈松教授,他是国家能源局中国能源互联网发展战略课题组首席科学家,也是清华大学电机系研究员。据知情人士透露,云储这一轮融资同样火爆,“拿了一堆TS”。

“水涨船高,我们明显感觉到今年储能项目的估值体系要比去年高。”王菂分析,差不多的创始团队、相似发展阶段的公司,今年的估值体系比去年要高出30%。当然,比起投贵了,更多投资人更怕错过了。眼下,一批关注消费、互联网的投资人转行看储能,原本火热的赛道更加拥挤。

下一个万亿级市场

互联网后,又一批财富新贵涌现

储能,下一个即将爆发的万亿级市场?大多数投资人坚信不疑。

为何储能这么重要?早在以火电为主的年代,电力的输出和使用两端就无法做到匹配,抽水储能便应运而生。发展至今,抽水储能已成为技术最成熟、装机量最大的储能技术。随着可再生能源比例的提高,煤炭电力逐步退出,电化学储能、机械储能、电磁储能、氢储能以及热储能等技术路线逐步发展起来,储能行业也迎来了一个巨大的发展机遇。

“用户侧储能,尤其是户用储能,因为欧洲能源危机等原因,可以预见在未来2-3年都会以比较确定的高增速渗透,因此获得了投资人的广泛关注。”山景资本合伙人黄沁补充说。

不少投资机构行研中经常提及到一个政策——2022年1月29日,发改委、能源局联合印发《“十四五”新型储能发展实施方案》,设定了新型储能的发展目标;提出到2025年,从商业化初期步入规模化发展,具备大规模商业化应用条件;电化学储能技术进一步提升,系统成本降低30%以上;到2030年,新型储能全面市场化发展。

在投资人看来,政策搅动了储能行业前进的节奏,而能源结构变革的大趋势才是推动行业发展的根本要素之一。

现有火电及水电机组调频、调峰能力难以满足未来电网需求,而风电和光伏属于间歇性能源,要“靠天吃饭”,常常会造成一些能源浪费。以光伏为例,如果遇到雨雪天气和晚上,太阳能便无法发电。

好在储能可以解决光伏和风电这个先天不足的毛病。在光伏、风能、水能等清洁能源充足时,储能技术将电能储存起来,在需要时释放储能的电力。因此,在全球电力需求井喷的大背景下,储能开始变成电力系统的从“源-网-荷”到“源-网-荷-储”的第四大基本要素,成为了电力时代下的重要基础设施。

更令投资人兴奋的是,储能是一个覆盖范围极为广泛的蓝海市场。根据海通证券,储能上游主要包括电池原材料、电子元器件供应商等,中游主要包括电池系统、储能变流器和能量管理系统以及其他配件供应商,下游则包括从储能系统集成商、安装商到工商业、电网公司、风光电站等在内的终端用户。

因此,储能成为一个兼具确定性与大市场的特殊赛道。数据显示,预计2022-2025年国内储能市场规模高速增长,2025年新增装机量有望突破120GWh,市场规模超1,85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近100%。

随着储能火了,造富神话开始悄悄上演。今年4月开始,储能板块一路飙升,7月份更是有多只储能概念相关股票涨停。不止如此,一个个IPO正在赶来。

眼下,“便携储能第一股”华宝新能启动IPO申购,即将登陆创业板。上世纪末,华宝新能创始人孙中伟大学毕业,来到“中国电子第一街”深圳华强北打拼。2011年,孙中伟创立了华宝新能,靠着充电宝ODM业务起家,后凭借着“电小二”和“Jackery”等自主品牌成功朝着便携储能赛道转型。如今,孙中伟、温美婵夫妇带着华宝新能,即将踏上IPO敲钟舞台。

还有移动储能独角兽EcoFlow正浩,已于2021年与中金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境内上市。2017年,27岁的的王雷在深圳创办了移动储能公司EcoFlow正浩。成立至今,EcoFlow正浩不仅获得了李泽湘、甘洁、高秉强等一众教授的支持,还有红杉中国、高瓴创投、中金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入股。

这可能是继互联网后又一批创业新贵。由于这一批备战IPO的储能创业公司大多聚集在深圳,因此被调侃有望带动深圳楼价。

“储能产业涉及的工业设计和组装环节与消费电子产业十分相近。因此,在消费电子产业受挫的情况下,以储能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得以迅猛发展,又为深圳带来一波发展红利。”王菂坦言。

但这不意味着储能投资走向收获期。山景资本黄沁提醒,只要是制造出来的东西,长期看就会面临竞争格局的恶化,行业的增长红利最终会回归到常态。最终能够留在牌桌上的公司,应该既具备制造业成本控制和技术创新的能力,又具备消费者洞察的产品基因。

目前我国的新型储能项目(如电池、氢储能等)尚在商业化初期,2025年将会实现储能从商业化初期向规模化发展转变,直到2030年实现储能全面市场化发展。储能市场化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非一蹴而就。

而最终的胜利果实,永远属于耐心等待的那一群人。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张继文,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9/500506.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