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如何带动产业经济发展

数字化的浪潮一直在持续发生,并不是这两年才有的。整个技术的发展,让软件/工具的能力进一步增强,然后更好地解决了客户在场景上的需求。
2022-09-14 18:12 · 投资界综合     
   

2022年9月7-8日,由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湖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长沙市人民政府、湖南湘江新区管理委员会主办的“第五届湘江金融发展峰会暨2022创投论坛”在长沙召开。本届峰会以“凝聚创投力量·助力‘三高四新’”为主题,盛邀创投、创新、创客各方头部力量相聚长沙,以创投之力剖析湖南机遇,为打造国家区域金融中心和实施强省会战略贡献创投力量。

本场圆桌对话《数字引擎推动实体经济新突破》由希扬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希主持。圆桌嘉宾为:

曦域资本合伙人 李先生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 江澜

元禾厚望合伙人 孙文海

北极光创投合伙人 张朋

数字化如何带动产业经济发展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杨希:大家好,今天我们讨论的主题是数字引擎推动实体经济的新突破,首先我想请各位嘉宾用一分钟的时间,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和自己所关注的领域。

李先生:很高兴今天来这边,曦域主要是投金融科技,一期和二期的基金差不多有30个被投公司,都是在金融科技领域。三期、湘江国投也是我们很重要的LP,我们会投ABCD智能赛道,会把这个范围扩展。

江澜:我2015年1月加入的金沙江创投。我们关注消费,移动互联网,企业服务、产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今天非常高兴来到这里参加这个论坛,很高兴和大家一起交流学习。

孙文海:我来自元禾厚望,元禾控股是苏州工业园区的金融控股集团,在国内的VC和PE行业有非常多的朋友。元禾厚望是在元禾控股旗下,专注于成长期投资的一个平台。这个平台的历史本身并不是很长,是2018年才设立的;但是团队非常有经验,差不多在这个行业里面平均有20年左右的投资经验。元禾厚望平台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大几十亿的管理规模。我们关注的方向主要是两个,一个是硬科技,另外一个就是今天的主题,就是数字经济。我们在这一块已经投了大概有20、30家企业,是相当不错的一个组合,其中里面的一些公司的表现相当不错。今天也非常高兴,能有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

张朋:我来自北极光创投。北极光是2005年成立的专注于早期科技的风险投资机构,目前我们一共管理了6支美元基金,4支人民币基金,管理资产规模300多亿人民币,投资了400多个创业企业。我们是一家典型的早期综合基金,有新技术、新消费和医疗健康三个大板块,我负责新技术领域的投资,今天很高兴参加湘江新区金融发展峰会。

杨希:希扬资本是2015年底成立的,我们主要专注在物联网和人工智能,下游聚焦能源、工业、汽车和智能家居场景,覆盖从零部件、传感器到智能制造整个全产业链的中早期投资。

回到今天的主题,数字化是蛮大的一个主题,本身数字化的技术也有非常丰富的内涵,囊括了各方面的技术。这里我想请教各位嘉宾,你们看到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数字化技术成熟度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都有哪些的技术和产品应用已经走向了产业化和商业化的阶段?

江澜:其实数字化是一个特别宽的领域,在我的理解看来,我觉得就是把原来有很多在指头上的工作,或者断头的工作打通,把信息收集上来,就可以打通。我一开始在支付宝,然后在百度,加起来工作了十年的时间。我真的是感受到信息一旦打通,针对性去改进,对整体工作效率的提升,对于整体管理提升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当时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在我加入到投资领域的时候,我有非常简单的想法,就是我能不能把在互联网总结出来的一些工作经验和工作方法,能够把它移到其他的领域,其他的行业中去。当时我有这样一个简单的想法,但是出来以后,我发现在TO 企业,就是供应链的公司,让他们去做数字化的转型是非常艰难的。大家还在非常传统的工作方式中,大家还在大量的纸质表格填写,然后做邮寄,大家还是用手写的纸条相互传递信息。当时对我的感触很深,所以我其实在2015年的时候,就很希望做企业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那个时候不是这种提法,还没有这些提法。就是想做这么一类,我摸索了一年以后,我发现投不出去项目,因为没有企业需求,也就没有供给,没有人去做,互联网人才也不在这个领域里,所以这个方向一直没有办法落地。所以我们仍然在关注TO B。

到了2018年,我开始发现有这样的变化,先是从消费领域开始这样的需求出来,茶颜悦色也是很典型的例子。有更多跨区域的公司,跨区域的员工和设备去管理,怎么管好它们,需要信息,到手机上和电脑上核查,备货量的情况,订单的情况,消费者的情况,所有的广告投放的效果等这些。所以我觉得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强大的推动力,来推动着你的产业需要进行数字化的改革,进行数字化的提效。

所以从我看来,在2018年以后开始关注,主要是看到人工智能,人工智能越来越应用到各种行业里面。数字一旦收集起来,规律是可循的。把原来人总结非常费力的事情,用计算机算出来,用算法,建模把它算好,给人来作为参考,然后来提高效率。

第二个就是数据库,这么多的数据,海量的数据,怎么把这些数据变得有用,要打好标签,做好标注和分类,来为我的业务所用,所以整个数据库是非常重要的,它的发展也会相对来说走在前面一点。然后就是数据安全,我们有这么多的数据,把它放到网上,怎么保留它的安全,怎么防止坏人把它用来做坏事。所以在这几个方向上,也是我们从18年到现在我们投资的重点,我们把数字怎么收集起来,怎么做好数字治理,怎么做好数据应用,怎么做好数据安全。

孙文海:我觉得江总说得比较全面了,我在这里面稍微补充几点,第 一,数字经济本身是一个非常宏观的概念,可以从阶段上来分。第 一部分是数字信息的产生或者是生产,这是很大的一块。第二部分,它的传输,它的储存。第三,它的经过算法和各种计算,然后用到各个领域,与行业相结合。所以我们可以分为生产,储存,最后是行业的应用,大概是这三部分。

说到技术,数字信息的生产技术与现在硬科技是紧密结合的,比如说传感器。大家每天都离不开的手机,其实就是一个最 好的传感器,这里面所有的零部件,无论是相机,麦克风,甚至里面的地理信息,实际上都反映了一个人在一天的各种习惯,消费习惯和使用习惯,全部记录下来,然后上传到云端,这个是传感器端生产出来大量的数字信息。这是所有技术,或者数字经济的基础。没有数字,没有信息,也就谈不上数字经济,这是第 一步。

第二,江总也谈到了数字信息的储存,以及各种处理算法,处理数据库。这是我们国内相关产业链比较弱的环节,特别是数据库相对薄弱一些。刚才许良总说了一半的程序员是在中国,在算法上中国其实并不弱。

第三,跟行业的结合。这里面就可以看出来有一个特点,就是每一个行业它一定是到了数字化和信息化,到了一定的程度,一定会引起行业的雪崩,行业数字化达到20%的程度,会产生雪崩效应,整个行业会势如破竹向着数字化方向不回头的发展下去。

最早起来的这些行业,都是跟数字连接比较紧密的,比如互联网行业。互联网行业是天然跟数字经济天然紧密结合的。其次是金融行业,金融行业基本上跟数字在打交道,所以金融行业是第二个产生大规模数字化的行业。第三个大的行业,就是零售。整天卖东西,买东西,我要记账,记账的东西也是整个行业的数字化的过程。零售这个行业于是就有了电商,有了淘宝,有了阿里,有了京东等等这些企业。这个行业的数字化由此开始,进而推进零售全行业逐渐数字化。零售行业再往后带动了物流行业:大家每天收的快递,要记录你的发货点,收货点,中间整个过程,所以物流也被带进了数字化进程。物流行业之后就是供应链,然后就是制造业……基本上产业的数字化是一环牵动着一环发展起来的。

总结来说,底层技术是靠从传感器开始,到CPU和GPU等等这种底层芯片技术,以及传感器技术收集信息;到中间的算法也好,软件也好,到数据库,来处理和储存这些信息;到下一步的应用,一环带一环,各个行业达到20%数字化率的时候,就会产生雪崩点,这差不多是产业数字化的一个规律。

杨希:希扬资本在物联网投得比较多,数字经济很多时候需要将实体经济、真实的世界映射到数字世界和虚拟的世界中,比如我们投物联网下游应用有很多偏制造和能源的场景,这里需要依靠传感器的技术、通信组网的技术,将人和物体对真实世界的感知传递到数字世界。作为数字经济底座的物联网技术当前是越来越成熟,举个数据,今年前几个月国内几大运营商,手机用户数大概是16亿多,但蜂窝物联网的终端数也到了15.7亿左右,物体端的连接数量很快就将超过人端的连接数量,这其实代表基于物联网的数字经济发展将迎来一个拐点。

另外,基于物联网有这么多海量、高频的数据获取以后,怎么样去利用好它,怎么变成商业化的价值,这是大数据和AI做的事。AI在国内已越来越成熟,现在已是相对成熟的工具,在各行各业得到了快速商业应用。

现在很多行业都在讲数字化,但不同行业数字化赋能边际效率是不同的,To B业务都需要看投入产出比,想请教一下各位嘉宾,我们有没有看到哪些行业数字化的进展特别好,明显跑得比别的行业快,这里面有没有涌现出来一些新的,不管是创业,还是投资的一些比较大的机遇,这个问题我要请一下曦域的李总和北极光的张总。

李先生:2015年的时候,我们成立的时候,当时也没有想去投哪个行业,我们就是想投一些软件和新型数据智能技术。我们看了一圈,发现其实只有银行、保险和券商这几个公司,他们愿意付钱去买创业公司的软件,同时他们自己的数字化也做得比较好。所以15年开始去投一些创业公司,从大行开始,可以通过这些项目来打磨自己的产品。

到今天为止,我个人觉得银行、保险和券商在各个行业对数字化是最 先的。人民银行要求我们可以实时去查七年的流水,这件事情人民银行讲很容易,但是对银行来说,他要是实时给我们查询七年流水的功能,每年得花几千万在传统的数据库里面去支持这个功能。而且我们可能一年只会查一次,也只是申请贷款的时候去查,像我们投的公司可以解决新一代交易型的数据库,可以帮助银行解决这个问题。包括像负载均衡,可能有点底层技术,平时在用的银行手机AP的时候,有时候会转,就是数据库和算力已经到了一个顶 级,需要实时负载到下一个数据库,这一种其实也有很成熟的产品去做。

之前我们刷脸,现在银行让你刷脸的越来越少,今年也受一些事情的影响,黑客可以通过更厉害的技术去破解银行刷脸,大家又回到了短信和案例码,包括我们投一些新一带的虹膜技术,让银行保险来用得更好。

我自己今年看的几个,我觉得是比较领 先的行业,一是农业,大家觉得我们怎么会去看农业,我们发现银行在做农信贷,保险公司在做农险的时候,他们之前是很难去判断,这一块我们比欧美更先进一点,就是通过利用卫星遥感数据来做里面的监控。因为在欧美,很多这些农场都是上百年的家族企业,他们去申请贷款,因为已经有这么多年的背书,保险公司只需要派业务员去查一下就行,但是在国内很少有个人的农业,是有背书的,所以导致很难去判断,通过风控去做这个事情,我们也是投了新一代的遥感技术,可以通过光学的遥感数据去监控,通过颜色来判断植物长得好不好,如果你骗保险公司,我说我种玉米,其实我种的是土豆,因为没有补贴,这种完全可以通过遥感数据来去解决。

第三,还有公安这个领域,大家发现疫情之后,可能线下抢劫的人越来越少了,现在抢银行之前得扫好几个码,才能进到银行,线下抢劫少了,但是基本上所有的犯罪,包括赌博、传销、炒币都是线上来去做。以前公安在破案的时候,下载一些交易,现在完全可以通过很智能的方式,去做经侦的体系,现在基本上已经超越了其他的体系,大家可以做实时的分析,很快通过数据来去找到最后的犯罪同伙。

最后可能还有像一些行业,比如像(ECM)的方式,以前大家都需要插卡,无人的拖拉机方式就没有办法去运作,现在这些基本上都可以。包括我们也看医院的数据,医院十年前已经上了这些系统,但是信息化和数据化还不太一样,现在医院的数据是非常非常多的,但是真正可以很好的去利用这些数据的医院并不多,包括三甲医院,大家在一个三线城市照的片子,去上海的华山医院,就不认你这个片子,需要把之前所有的东西重新做一遍,医生才给你看病。所以通过数据打通,对于我们每天的生活也有很大的帮助。所以医院和医疗这一块,也是我觉得现在数据是做得比较领 先的行业。

张朋:我沿着这个话题,讲一下我的看法。数字化的浪潮一直在持续发生,并不是这两年才有的。源头是从2012年云计算开始普及时,很多软件可以变成SaaS,变成了云化的产品,数字化慢慢就发展起来了。

随着整个技术的发展,包括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纷纷赋能企业服务软件,让软件/工具的能力进一步增强,然后更好地解决了客户在场景上的需求。比如说以前的单一软件,只能把工作结果记录下来做统计分析,有了物联网,之前统计不到的数据也能够被记录并且纳入统计;再有比如人工智能,以前人洞察不出来的东西,也能以技术的方式洞察出来了。能力是在不断增强的。

回到具体产业的机会,我观察有三个方向:

第 一个是看数字化推进过程中,要看你的客户在哪,你的客户是不是数字化的?如果客户都在互联网上,你要做生意,就一定会连网,这种驱动力是毋庸置疑的。前面几位嘉宾也提到了,零售和金融为什么是中国最快的数字化场景,因为我们的消费最 先上网,用户都在网上,所以线下零售企业也要进行数字化。

如果看传统行业,外贸行业是最早进行数字化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客户都在海外,中小企业又不可能在海外建立销售团队。最早阿里巴巴做的1688,很多公司做的大黄页,都是通过线上的方式跟海外客户进行连接。外贸公司最主要的工作方式,是用邮件跟客户沟通,销售人员对着电脑跟客户联系,这个时候就有了询盘管理,有效的询盘记录,可以大大提升营销效率。

今天的跨境电商受益于物流设施、支付设施的提升,拿走了很多传统外贸的份额。这些电商全部是在互联网上工作,从前端获客,到后端运营管理,再到供应链的组织,整个数字化的程度也是很高的。所以第 一点就是看客户在哪,你的数字化就在哪里。

第二,能够通过数字化直接量化给客户带来的价值,客户也会比较容易买单。你的产品如果可以让客户减少人力支出,增加生产效率,客户基本上都会买单。还有像生产制造里面的质检行业,它是一个典型的劳动力密集型场景。人工智能的“质检员”怎么做产品检测?用光纤相机拍下来,用智能算法来算哪些东西好,哪些东西不好,把瑕疵和不合格的东西进行分类和归组。再加上机器学习,小样本的学习,能发现更多新的东西。这是数字化、智能化比人的能力更强的地方,也可以直接量化。

2017、2018年RPA的软件,把A系统的数抄到B系统,都是人去完成。我们先不讨论产品和场景是不是能规模化、标准化,单说去替代人力的成本,这是比较容易让客户去为产品买单的。再比如港口的场景里,对大宗商品的清点,也能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来完成。对木头、钢、集装箱破损的识别,还有大宗商品的计量和体积测量,都是可以量化的。这是我讲的第二点,数字化给客户带来的价值提升。

第三,政策驱动的行业,对数字化有明显加速的提升。在2016、2017年,国家讲自主可控,先提到网络安全;2017年以后,网络安全大发展,买单的全都是有实力的大客户。还有这两年经常被提到的国产替代,半导体、芯片、高端装备、材料,都是在政策的驱动下,促进了自身行业的数字化发展。再有去年我们讲的碳中和,碳怎么去计量、交易。虽然今天看这个行业还非常早,很多企业不知道什么叫碳足迹,但是一旦政策出来了,大家都会去琢磨。有咨询公司做咨询,有软件公司做方案,有三到五年的时间,整个产业就会加速发展,这就是被政策驱动的行业。还有专精特新,也是通过政策的角度,改变我们整个数字化或者叫互联网行业发展的范式,从模式类创新,向专精特新这些制造业的细分行业里面深扎进去。引导行业不要去做大平台的公司,而是去做填补技术软肋和技术短板的行业,这些行业也能出百亿级人民币市值的公司,对创业、对投资来讲,都是非常好的机会。

杨希:在数字化推动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中,这里有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就是数据的禀赋、数据的要素。当然这里面非常复杂,一方面涉及到一些数据的权属,另一方面涉及到个人隐私、数据安全等,怎么样既能够充分发挥这些数据禀赋、数据要素的价值,同时又合法合规?在这其中,政府会扮演一个非常关键的角色,这里面想请教一下江总和李总,对这个话题有什么一些特别的建议?

江澜:请教不敢当,和大家一起学习探讨。政府一方面是政府,另一方面,对企业来说,也是企业的客户,是企业服务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客户。

第 一,数字政务。我们的企业如何帮助政府,通过数字化进一步缩短办事的流程提高效率,这是一个很大的需求场景,服务我们每个人的场景。数据可以干什么的问题也可以反过来思考,我们现在遇到的一些场景,能不能用数据化的方式得到更好更快速的解决。

第二,吸引人才。政府有很好的引进人才政策,例如专业人才绿色通道,税务减免,创业融资支持或者其他的优惠政策,把人才吸引过来,一起做一番事业。

李先生:我刚才也在下面想这个问题,我个人的分享,首先政府和市场化的职责得分清楚,政府可能有点像搭台,市场是唱戏。政府在政策层面,我个人觉得首先应该先树立好哪些是合法的,哪些是不合法的,哪些该做,那些不该做。大家知道一几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出了很多数据公司,后来就出事,做了太多擦边球的事情。政府是可以把这个服务线设好,可以让创业公司更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是第 一。

第二,TO G可能是软件公司很大的一个客户,多让政府机构的人去学习数字化,多跟市场的这些公司去交流,知道现在大家的需求是什么,包括多做一些PUC,给到一个公平的机会给到创业公司,让大家也可以关注到这些创业公司去发展。因为我们这一期投的项目里面,一半都是服务,TO G的,对于创业公司真的是非常难,因为很多机构前三年没有办法直接去签一些合同,通过腾讯、阿里和华为的业务,然后做了三四年的项目,觉得没有问题了,才能直签,我们也是更开创一点去做这些。希望我们这样的基金可以给各个地方带来更好的项目,这也是大家欢迎的。

杨希:今天我们也是齐聚湘江,探讨数字化发展的浪潮。如何更好把握数字经济的发展机会,我想请各位嘉宾,也给湖南一些建议,给湘江新区一些建议。

孙文海:给地区经济发展开药方,实在是非常有难度。

其实在产业数字化这条路上,大家都是处于差不多同一个阶段。各个省市自治区,都基本在同一条起跑线,并没有明显在哪一个地方更突出。各地要做的,只不过是结合本地原有的优势产业来考量如何更好的进行数字化的过程。

湖南省传统上来说,在先进制造业,在电子产业,以及光伏、新能源行业,都还是有着自己非常突出的一些特点。正好这几个产业也是国内这几大新兴产业主导的方向。

我相信有原有的非常好的几个大的支柱产业为基础,这几个大的支柱产业也都是与现在或者是即将正在进行数字化发展的过程当中;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说是能够更好的去数字化的技术——比如刚才我们提到的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几种技术——与优势产业相结合,我相信湖南整个省在全中国的产业数字化过程当中,会起到一个中流砥柱的作用。

张朋:北极光非常看重和地方政府的合作,希望一起把产业做大做强。我这次来,也是真心希望能够多了解湖南长沙的风土人情,多了解地方的产业政策,以及基金的一些配套政策。

地方政府不光有产业资源、资金,也有一系列配套政策,对创业公司有很好的赋能,这也是我们特别重视跟地方政府合作的原由。

具体到长沙和湘江新区,昨天参加闭门论坛,当时何主任也提了跟主持人一样的问题,粗浅说说我的简单想法。

早期投资最重要的就是对优秀人才的争夺。各个地方政府或者园区,好的人才政策和配套对初创企业来讲是一个非常好的赋能。这种吸引,不只是有一些解决户口、子女上学等问题的政策,还要有一个配套的产业环境。产业环境的培育是个长期的过程,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实现的,而是长期一贯的在某个产业,对人才及企业有优惠和扶持,然后吸引来公司,慢慢形成了在某个产业里面的品牌,一点一点持续做大做强。

当产业环境一旦形成,投资自然而然就解决了,政府不请机构,机构也会来投资,因为这里有最 好的公司,有最 好的人才。

杨希:我们感觉湘江新区有蛮好的发展数字经济的土壤,希扬资本也是通过与湘江国投和歌斐的合作,在2020年底将新基金设立在了湘江新区。目前我们已将两个创业团队从北京迁到湘江新区,它们恰好都是做数字化相关的业务,一个是做电网数字化,一个是做医疗设备的数字化。数字化产品需要落地在特定场景中去开拓和迭代,如果地方政府能够组织本地产业的龙头企业为这些创新企业提供前期落地应用的场景,对于加速它们的成长会非常有价值,比如长沙有名的湘雅医院是非常好的医疗数字化场景,长沙的中联和三一是非常好的智能制造的场景,还有电网等大的能源企业是非常好的能源数字化场景。如果在这方面能够起到更大助力,我觉得对加快数字化经济在本地发展是会有很大帮助的。

那我们今天这一场圆桌讨论就到这里结束,再次感谢各位嘉宾的精彩分享,谢谢大家!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投资界立场。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