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学习新东方:直播一周,全员病倒

今年“东方甄选”出来后感觉很受鼓舞,乐视正在努力成为下一个新东方。
2022-09-19 16:32 · 微信公众号: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  棠棠   
   

在舆论场沉寂了一段时间的乐视,前两天因为一个极为辛酸的热搜重回公众视野。

9月15日,乐视被曝其抖音账号近30天直播14场,销售额为2万元。极少有人知道,今年苹果发布会的同一天,乐视也开了一场秋季沟通会。相关负责人在会上表示,今年“东方甄选”出来后感觉很受鼓舞,乐视正在努力成为下一个新东方。

两个月前,乐视因为“没有老板的神仙生活”同样吸引了一波关注。很多人诧异于乐视竟然还活着,而更多的人好奇的是:“贾跃亭与乐视是否还有关系”和“一部《甄嬛传》,能否保住乐视一生荣华富贵?”

乐视上热搜的另一种姿势:没有老板和996的“神仙生活”

01、当乐视开始学习新东方:直播一周,全员病倒

自新东方因东方甄选翻红后,直播带货就成为了一种极富悲情和励志意味的自救方式。

对乐视来讲,这也是一种可能。早在7月,因为“神仙生活”意外出圈后,乐视就顺势发布了主播招聘,欢迎教培行业从业老师和《甄嬛传》十级学者。9月初开始,@乐视 官方和其旗下账号@市场部的日常 在抖音相对频繁地开启了直播试水。

据蝉妈妈最新数据,近30天拥有2.5万粉丝的@乐视 直播11场,销售额3.3万;@市场部的日常 直播7场,销售额1.8万。值得一提的是,该账号原来是乐视旗下一个拍办公室答题短视频的,此前已经积累了200余万粉丝,近一月来处于持续掉粉的状态。

蹲守没什么人气的直播间,可能会收获一种养成系的快乐。

出镜主播都是乐视员工,现身较多的胖虎和眼睛姐就是人力资源部的。尽管负责人扬言“努力成为下一个新东方”,但主播们并没有养成“知识直播”的打法,目前还只是简单介绍商品和优惠活动,话术尚不熟练,甚至多次触碰违禁词。

直播间背景墙的对联很有意思

9月16日,乐视的抖音直播间一晚上被封了4次,弹幕和粉丝群里不乏鼓励和建议的声音,甚至还有乐视前员工现身加油。乐视目前带货的商品,大多是旗下的电视手机小家电以及其他品牌的水果百货等。不过自家商品的单价相对高,很难冲动消费;别的商品又不具备太大价格优势。

销量虽一般,直播间满是欢乐的气息

在热搜上“让大家见笑的”的乐视,9月14日晚单场直播GMV终于破万。两天后,乐视在直播间卖出了*台电视。在该直播切片的下面,乐视官方留言称:直播一周,全员病倒,当主播太不容易了。

目前看来,乐视直播仍处于冷启动阶段,各方面尚不成熟。围观的人大多为凑热闹,或者同为打工人对乐视员工产生了共情。尽管东方甄选也用了半年时间才将粉丝量从0做到了100万,但乐视想要成为下一个“新东方”,恐怕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02、乐视的确还活着:从日常自嘲到“神仙生活”

2017年7月,自曝财务危机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出走美国,从此人们再也没有等到他的“下周回国”。乐视就此陷入低谷,在此后长久的几年中,被催债、裁员、强制退市等负面新闻缠绕。

直到2021年春节,各家大厂瓜分红包的PK潮中,乐视因为“欠122亿”的logo脱颖而出。这次离奇的出圈,使得乐视App的下载量涨了20%,也让自嘲自黑成为乐视近一两年的营销基调。

受到启发的乐视将自家App的图标接连改为“素来高手在民间”、“为俺取名叫乐观”、“罗胖抖音演甄嬛”、“老板造车美利坚”等。乐视直播间背景墙上的对联就是来自此类打油诗,将乐观自嘲发挥到了*。

“抖机灵”终究不能长久,但大半年来乐视的口碑却在意外好转。

一众视频网站接连涨价的大环境中,乐视视频却在今年6月发布公告称“乐视不涨价,也没有资格涨价”。7月,#乐视员工没有996和内卷# 的话题冲上热搜,去年底其在大厂降薪潮中逆势涨薪的消息也被再度讨论。

尽管乐视方面很快回应称,网传情况基本属实,但还算不上“神仙日子”。但多数参与讨论的网友却将其解读为:“不是神仙日子,神仙哪有这日子舒坦。” 舆情如此,还要靠同行衬托。

乐视关于神仙生活的回应

去年底,乐视在内部公开信中宣布:“在不考虑历史债务影响的前提下,乐视已经实现了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 但这句话的前半部分依旧不能被忽略,据乐视2022 年半年度报告,其负债总额已达222亿元。

2021年4月,证监会公布,由于乐视网连续十年财务造假,且2016年非公开发行系欺诈发行,对乐视网合计罚款2.4亿元,对贾跃亭罚款2.4亿元,其余涉案人员罚款3万至60万元不等。因为一直未缴纳,今年8月,证监会强制执行乐视网2.4亿罚款。

乐视则对此回应称:公司当前的*要务是员工稳定,员工稳定公司业务才稳定。至于公司因历史原因是欠122亿或是124.4亿,公司全员都会坦然面对。路终归是一步一步走,债是要一点一点还。

身背巨债,却给整个互联网留下“神仙日子”的印象,这一切多少显得有些荒诞。但这个故事仍然值得关注的原因在于,如今使公司维持运营的,不是“造车美利坚”的贾跃亭,而是你我一样的普通打工人

03、乐视不靠《甄嬛传》,也不再是贾跃亭的

每隔一段时间,被盘出厚厚包浆的《甄嬛传》就会上一次热搜。

拥有播映权的乐视,自然“母凭子贵”,并在今年4月因为#甄嬛传每年播出收益还有上千万#再度成为话题中心。乐视官博不但日常玩梗“甄嬛传”,还直白宣称“有你,是我的福气”。

《甄嬛传》对于平台的引流作用有目共睹,但说它养活乐视的确有失公允。据澎湃新闻援引乐融致新CEO张巍消息,2021年左右,乐融致新与乐视网大约一共有450名员工,每个月支出薪酬大概1000万元,一年的薪酬支出为1.2亿元左右。这样看来,《甄嬛传》带来的营收甚至无法支付员工薪酬

在本月8号举办的乐视秋季沟通会上,乐视方面对“靠甄嬛传和收租生存”的传闻也做出回应。其表示,甄嬛传是乐视网全资子公司花儿影业的版权内容,去年带给乐视网的营收不到5%,去年房租收入带给乐视网公司的收入占比仅为6%。

那么,乐视靠什么活着呢?实际上,我们现在所熟知的乐视品牌主要由“乐视网”和“乐融致新”两家公司构成。

乐视网的主要产品是乐视视频,营收主要来自会员收入、版权业务和电视剧发行等。除《甄嬛传》以外,乐视网手中还握有《幸福像花儿一样》《太子妃升职记》《芈月传》《白鹿原》等剧版权。据乐视2021年年报,报告期内乐视网实现营收4.68亿元,其中会员及发行业务实现营收3.96亿元,电视剧发行收入9559万元,同比均实现正增长。

乐视网“成绩单” / 秋季沟通会披露信息 

而乐融致新曾经是乐视网的子公司,后来独立出来,以硬件生产和内容运营为主要业务。从乐视直播的选品来看,其带货大头主要也是公司自有的硬件产品。

“919乐迷节”是乐视直播带货以来造势已久的活动,官方账号在评论里放话“单场GMV5万”。就目前的情势来看,完成这一小目标仍有一定难度,甚至有网友调侃:贾跃亭回国肯定就不是“14场直播带货2万”的数据。

但创始人贾跃亭,已不再参与乐视网的经营。据乐视网6月20日公告,贾跃亭将其持有的公司 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5.04%)对应的表决权及其他股东权利(除财产性权利)委托给致新云网企业管理(天津)有限公司代为行使。

由此,致新云网成为乐视网新的*大股东、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15.04%。贾跃亭持股比例从21.48%下降至6.44%。乐视网的实际控制人也由贾跃亭变更为刘延峰等四位任职于乐视网和乐融致新的高管。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