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龙岩,跑出一个超级独角兽:德尔科技估值175亿

以往提到龙岩,大家最先想到互联网两大超级大佬——张一鸣和王兴,却很少关注到这里隐藏着一个超级产业——新材料。
2022-09-20 16:20 · 投资界  张继文   
   

福建最新一个超级独角兽诞生了。

投资界获悉,福建德尔科技宣布完成了20.36亿元Pre-IPO轮融资,领投方为安徽交控招商产业投资,青创伯乐(厦门)、美亚梧桐、支点科技、图灵资管等企业跟投。本轮融资完成后,德尔科技估值达到了175亿元。

令人意外的是,这个超级独角兽来自福建地级市——龙岩。2014年,德尔科技董事长华祥斌结合当地独具特色的金铜资源优势,决定在龙岩市上杭县创立德尔科技,主攻芯片电子化学品材料。短短8年,德尔科技成长为新材料领域的现象级公司,一年前获得了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红杉中国、达晨财智、深创投和国投创业联合领投。

这并非个例。地处闽西,龙岩土地面积仅有1.9万平方公里,却不仅诞生了张一鸣和王兴两位中国乃至全球互联网两大超级大佬,现在还凭借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孕育一大批新材料创业者。随着新材料赛道火爆,我们看到了红杉中国、达晨财智、深创投等头部机构也出现在龙岩。

龙岩超级独角兽,VC/PE豪华

准备去IPO了

这是一只诞生于福建龙岩的硬核独角兽。

1992年,华祥斌从龙岩工业学校水泥工艺专业毕业,随即进入到一家水泥厂工作。期间,他从一名普通的车间工人,一路成长为公司最受重视的工程师之一。《闽商报》曾报道这样一个细节:当时,华祥斌曾凭借过硬的技术,帮助好几个厂子化解产品质量危机,帮助企业扭亏为盈。

积累一定的经验和资金后,华祥斌开始踏上创业之路。2007年,他创立了福建龙氟化工有限公司,致力于发展氟化工下游产品的深加工。当时,龙氟化工的效益不错,但华祥斌深知基础化工原料的发展毕竟空间有限,于是继续寻找新的方向。最终,华祥斌仔细分析了自身能力、地域优势和产业前景等要素,决定朝着半导体材料转型

2014年,华祥斌引进了中国核工业技术、管理和经营团队,在福建龙岩市上杭县创立了德尔科技,目标是“创建世界一流电子化学材料制造基地”。然而,当时的德尔科技只有含氟电子气体一个业务板块和一两种附加值较低的产品,与这个目标相去甚远,华祥斌曾回忆,当时受到不少业内的冷嘲热讽。

就这样,华祥斌在一片质疑声开始二次创业。起步阶段,德尔科技从六氟化硫、四氟化碳两个产品入手,开始了电子特气板块发展和布局。不到两年时间,德尔科技首期两个产品生产线顺利建成投产,并成功进入韩国三星、日本东芝等国际半导体巨头供应链。须知道,行业内企业一般需要五年的磨炼才有可能进入半导体终端应用客户,但德尔科技只用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实现成功导入。

随后几年,德尔科技结合龙岩市的资源优势,不断引进专家团队,逐渐形成了含氟电子气体、超高纯试剂、新能源材料、含能新材料和基础化工等五大业务板块的产业布局,掌握自有核心技术、突破“卡脖子”瓶颈、实现进口替代,产品广泛应用于半导体芯片、高端显示面板、新能源、光伏光纤、特高压输变电和航空航天等国家战略新兴产业。

从2021年起,硬科技投资正当时,一向隐居在福建上杭县的德尔科技开始成为了VC/PE眼中的明星项目。2021年8月,德尔科技完成11.8亿元A轮融资,集结了一个超级豪华的投资阵容——

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红杉中国、达晨财智、深创投和国投创业联合领投,同创伟业、招商致远、兴证投资、国家电网、润科基金、传化基金、派诺资本、北京华控、赛富基金、三行资本、云泽资本、旭辉资本、沃衍资本、鲁信创投、厦门火炬、美亚柏科、汇银资本、深圳高新投、扬子江基金、福建省华兴创投、龙岩市投资集团和闽西兴杭国投等知名机构及产业资本共同参与完成,老股东福睿基金在本轮继续追加投资。

投资界从知情人透露,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和深创投已经提前向德尔科技Pre-IPO轮下重注2.5亿元。

最新的情况是,德尔科技刚刚又官宣了一轮价值20.36亿元Pre-IPO轮融资,领投方为安徽交控招商产业投资青创伯乐(厦门)美亚梧桐支点科技图灵资管等企业跟投。其中,图灵资管旗下企业青岛图灵宏灿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杭纳斯特图灵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投资3600万、3000万元人民币。

至此,德尔科技成为国内化工行业厂商中唯一一家覆盖含氟化工原料全产业链的企业,产品覆盖面国内最广的行业独角兽估值达到了175亿元

目前,德尔科技正在稳步有序推进IPO上市工作,中介辅导机构已进入实质性辅导阶段。随着德尔科技Pre-IPO轮融资完成,接下来福建龙岩将迎来一个超级IPO。

不止有张一鸣和王兴

龙岩还有一批新材料独角兽

以往提到龙岩,大家最先想到互联网两大超级大佬——张一鸣和王兴,却很少关注到这里隐藏着一个超级产业——新材料。

龙岩市是一个典型的山地城市,位于福建、广东、江西三省的交界处,是福建的重要河流源头。其中,上杭县境内基本上是山区,矿床条件较好,矿产资源最多,其中有色金属、贵重金属最多,已开发了百余个矿点,其中金、银、铜、铁矿、锰矿是主要资源,铅锌矿、铀矿、稀土矿也是相当可观的。

基于独具特色的资源优势,龙岩已经孕育了一个千亿市值公司——紫金矿业。紫金矿业是一家县属国有相对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在香港H股和上海A股上市,现在已经是一家在全球范围内从事铜、金、锌、锂等金属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及工程设计、技术应用研究的大型跨国矿业集团,最新市值超2200亿。

最近几年,龙岩市逐步摆脱资源依赖,已经布局发展以锂电池材料、半导体材料为主要方向的新材料产业。同时,龙岩打造国有产业资本投资平台,重点扶持相关领域企业。“这些年我们投了不少金铜、新材料、新能源等产业项目,并围绕当地发展方向,进行产业链招商和强链补链。产业孵化起来后,国有资本会有序退出,根本目的是为了扶持特色产业发展壮大。”当地国投平台负责人曾表示。

与此同时,越来越VC/PE机构开始杀向龙岩。随着新能源和新材料赛道升温,我们在龙岩既看到了红杉中国、达晨财智、深创投等头部市场化机构,也有一众国家队,以及诸多产业资本的身影。

今年9月,兴业证券全资私募投资基金子公司——兴证资本完成龙岩兴证新能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兴证碳中和基金”)的资金募集及工商登记注册工作。该基金是兴证资本首只以碳中和为主题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也是首只落地福建龙岩的碳中和主题基金。据悉,该基金布局新能源汽车、储能、光伏、氢能等绿色产业,沿产业链上下游挖掘优质投资标的

上杭另一个新材料黑马企业常青新能源,便是众多产业资本投资龙岩的典型案例之一。2018年,中国民营汽车第一品牌吉利集团、世界500强企业巴斯夫和中国500强企业杉杉股份的合资公司巴斯夫杉杉,联合紫金矿业共同投资组建了常青新能源,主营废旧锂电池资源化利用和锂电三元前驱体的研发、生产、销售。目前,常青新能源的一期生产线正在高效运转生产订单,今年上半年公司完成了上亿元营收。

当然这只是一个开始,更多龙岩新材料公司正在款款走来。数据显示,2021年龙岩市新材料产业规上企业57家,实现产值415.8亿元,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的13.5%,年均增长40.1%。同时,金龙稀土、福建紫金铜业、太阳铜业、天守超纤等龙头企业不断发展壮大,带动作用明显;清景铜箔、雷生科技、卓尔科技、紫金佳博、晶辉新材料、强纶新材料等中小微企业成长迅速,为产业进一步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曾几何时,一大批龙岩人走出家乡,在全国创办了数十家知名互联网企业,被创投圈称为“龙岩现象”。此前,国内一位知名VC投资人还专程去一趟龙岩考察,感受当地文化,研究龙岩现象。现在,以新材料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崛起,硬科技江湖的“龙岩现象”正在形成。

“冷板凳”火了

投资人在抢新材料项目

VC/PE去龙岩并非偶然,背后是新材料赛道今年席卷创投圈。

这里有这样一组数据——截至2022年7月,2022年新材料赛道已披露国内融资事件389起,融资总额约合人民币500.83亿元。从投资规模来看,今年上半年新材料赛道融资规模达到1亿以上的事件共56起,占比约为14.39%,5000万~1亿的事件65起,占比约为16.71%。

而梳理这一笔笔投资发现,大部分资金都汇聚在同一个方向——新能源材料。“现在新能源的产业创新已经从应用转向材料端,投资方向也要向上游转移。”北京一位长期关注新能源产业的投资人向投资界表示。随着新能源汽车需求上升,上下游供求关系紧张,上游材料依赖进口的问题便会暴露,所以今年投资人都忙着去投新能源材料

尤今年新能源原材料价格暴涨的一幕历历在目。在这个背景下,无论是财务型VC/PE机构还是产业资本都在看材料项目。比如在电池原材料领域,从铜、钴、锂、镍等矿石资源,再到锂盐材料到正极材料等电池材料,宁德时代几乎投了一遍。

比亚迪也没有缺席。今年,比亚迪入手了光伏设备制造公司金石能源、材料公司先导薄膜等公司。

不久前,王传福曾毓群还联手投了一只新能源材料独角兽——杉杉锂电。这家公司的幕后老板64岁浙商——郑永刚,靠着卖服装起家,创立的杉杉股份是中国服装业第一家上市公司。1999年,杉杉股份从服装行业向科技、能源等行业转型,成为了集新能源科技、偏光片、医疗健康、贸易物流等产业于一体的多元化集团,更是国内锂电池材料、光电显示材料的行业龙头,最新投后估值为118.2亿元。

VC/PE也丝毫不逊色。他们早已开始疯狂挖掘优质项目,带火了一批新材料新秀,比如研一新材料。2019年,45岁的创业老兵岳敏创立研一新材料,以开发锂电池新型功能材料为核心业务。成立短短3年,研一新材料便引来了晨道资本、深创投、红杉中国、高瓴创投、CPE源峰等一众知名投资机构。

甚至不少投资机构仔细梳理了氢能、储能、动力电池等产业链,并圈定了几个新材料的技术方向,主动联络高校、科研院所一同孵化项目。

除了新能源材料,半导体材料也同样火爆。在全球芯片短缺向上游传导的过程中,投资人的注意力也开始从下游芯片设计公司转移到芯片上游的硅片、光刻胶、电子气体等环节。

殊不知,一些关键的半导体材料长期被国外垄断。数据显示,硅片、SOI、光刻胶的国产化率都不到5%,光掩模不到10%,抛光液和抛光垫不到15%,靶材只有20%,电子特气表现稍微不错,国产水平在30%左右。“相比于海外,中国半导体材料落后15-20年,确实是非常值得投资的。”国内一位知名投资大佬说,借着国产替代的东风,我国的新材料产业比其他国家跑得更快。

去年,西安奕斯伟材料完成超30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轰动一时。奕斯伟材料是目前国内极少数能量产12英寸大硅片的半导体材料企业,创始人王东升是京东方创始人,被业界称为“中国液晶显示产业之父”。此外,半导体硅片企业「鑫芯半导体」、高景太阳能等生产大尺寸硅片的公司也陆续完成了过亿融资。

沿着国产化替代的思路来看,以往坐着“冷板凳”的新材料终于火了。工信部对全国30多家大型企业130多种关键基础材料的调研结果显示,有32%的关键材料尚属空白,52%依赖进口,主要依赖进口的材料除了半导体材料、新能源材料,还有显示材料、生物医用材料、高性能纤维、高性能膜材料、先进高分子材料等。“关键材料不突破,先进制造、半导体、新能源、医疗医药等产业发展就是空中楼阁。”华南一位关注新材料方向的投资人感叹。

“现在我看新材料的项目常常会问他们:你们的材料技术价值有多高?能否实现进口替代吗?”连着看了两个新材料项目VC朋友总结,她现就职于上海一家投资机构,目前最大的痛苦是找到配备的材料领域专家验证上述两个问题。

创投圈渐渐达成了一个共识:新材料产业是一个值得长期跟踪投资的朝阳行业。“新材料的战略地位不亚于芯片和能源,国际之间的科技战争就卡在材料环节。”现实摆在了眼前,新材料自主可控也是我们必须跨越的一道坎。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张继文,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9/500928.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