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岁南大校友干出一个罕见IPO,星环科技开盘大涨50%

和芯片半导体一样,国产基础软件的‘卡脖子’问题同样迫在眉睫。
2022-10-18 11:36 · 投资界  刘博 戴昌洲   
   

国产基础软件刚刚诞生一个IPO。

投资界-天天IPO获悉,今日(10月18日),星环信息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星环科技”)正式登陆科创板,成为国产大数据基础软件第一股。此次IPO发行价为47.34元/股,开盘大涨52.09%,开盘市值87亿元。

星环科技源自创始人孙元浩的一个梦想——“中国需要一个本土大数据基础软件公司”。出生于江苏常州,他早年毕业于南京大学计算机系,后来进入英特尔工作。期间,孙元浩目睹了国产基础软件落后状况,萌发创业念头,才有了后面星环科技的故事。令人意外的是,星环科技虽然知名度不高,但身后除了腾讯,还簇拥着一众国资基金以及市场化VC/PE和产业资本。

“和芯片半导体一样,国产基础软件的‘卡脖子’问题同样迫在眉睫。”投资人感叹不已。国产软件被忽视已久,以致长期落后于欧美同行,现在VC/PE都来了,前赴后继地走上了这个至关重要的硬科技战场。

45岁,南大校友埋头创业

9年做出一个IPO

星环科技的故事,离不开一位南大学子。

1977年出生的孙元浩,来自于江苏常州市,他自小就是一名学霸,凭借自身努力从县里考到了江苏省常州高级中学。在高中,孙元浩迷上了计算机,对编程产生了浓厚兴趣。高考那年,他如愿考入了南京大学计算机系,并在这里度过了7年时光。

2003年7月,孙元浩刚从南大硕士毕业,被招募到英特尔公司工作,成为英特尔亚太地区XML产品部门的一名技术人员。加入英特尔以后,孙元浩一门心思钻研技术,后来升任至英特尔数据中心软件部亚太区 CTO。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了,即使是英特尔这样的巨头也被波及。为此,英特尔决定进行裁员,而孙元浩所在的团队,当时从事的并不是公司的主营硬件业务,面临整体被裁的风险。在孙元浩的努力下,他最终保住了一支10余人的小团队,但却被公司要求独立开发、自负盈亏。

此后,孙元浩带着团队对大数据市场做调研,发现运营商和政府“数据集中化”的痛点,认为可以通过改进Hadoop来解决——这是一个由Apache基金会开发的分布式系统基础架构。很快在2010年5月,孙元浩主导发行了第一个英特尔版本的Hadoop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孙元浩在研发过程中意识到,中国企业的数据量以及应用场景,要比国外多一个量级且非常复杂,因此很少有国外产品能不经修改就在国内顺畅运行。“我认为中国需要一个本土大数据基础软件公司,而我们也希望能打破这个局面。”孙元浩曾回忆道。

2013年6月,孙元浩离开自己工作了10年的英特尔,正式创立了星环科技。有意思的是,公司名称来源于孙元浩最喜欢的科幻小说《三体》,文中太阳系的第一艘光速飞船正是叫星环号

过去多年,国内IT行业历来被视为“缺芯少魂”,其中以操作系统、数据库、分布式系统、中间件、编译器等为代表的基础软件市场,话语权长期被国外巨头所掌握,因此基础软件国产化势在必行。而星环科技所专注的,便是围绕数据的集成、存储、治理、建模、分析、挖掘和流通等数据全生命周期提供基础软件与服务。

2013年11月,星环科技发布产品Transwarp Data Hub 2.0,这是一个基于Hadoop和Spark的一站式大数据平台,包含了一整套Hadoop组件,星环通过改造这些组件,让性能得以提升并变得更稳定。

随后在2016年,星环科技推出了超融合一体机硬件产品,并首次发布StreamSQL技术;2018年,星环科技又成为12年来,全球首个完成TPC-DS测试并通过官方审计的数据库厂商;新冠疫情爆发后,星环科技还在2020年2月,参与了钟南山院士团队《疫情暴发趋势预测》论文发表。

时至今日,星环科技已由一支10余人的初创团队,发展成业内头部企业,已累计有超过1000家终端用户,分布在金融、政府、能源、交通、制造等众多领域,包含浦发银行、东方航空、中国生物、中国石油、上海大数据中心、中国联通、中国移动等标杆客户。

招股书显示,星环科技2019年、2020年及2021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4亿元、2.60亿元和3.31亿元;今年上半年营收则为9758.3万元,较去年同期营收8255.6万元增长18.2%。

毫无疑问,星环科技正处在风口之上,但持续亏损也使其不能忽略的事实。招股书披露,星环科技2019年至2021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11亿元、-1.84亿元、-2.46亿元,对应的净利率分别为:-121%、-71%、-74%。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为4.16亿元。对此,星环科技在招股书内坦承,公司正处于快速成长期,在研发、销售及管理等方面持续投入较大。

历经9年创业之路,孙元浩终于将星环科技带上了IPO敲钟舞台。回顾创业之初,孙元浩曾预言过,“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之内,中国基础软件行业中的核心软件,必然会由中国公司来做。””现在,这一预言正渐渐照进现实。

至少9轮融资,VC/PE云集

他们为何都投了?

在星环科技的背后,站着一支阵容庞大的投资军团。

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星环科技成立至今已完成9轮融资,投资方中既有腾讯、国家军民融合产业投资基金、TCL创投、恒生电子、国科投资等产业资本,也有云友投资、方广资本、启明创投、新鼎资本、中金资本、深创投、基石资本、金石投资、交银国际、国中资本等知名VC/PE机构。

2015年年初,星环科技完成了数千万元A+轮融资,由恒生电子、方广资本、启明创投、信雅达投资。回忆起当年这笔投资,启明创投合伙人叶冠泰向投资界表示,当时中国投企业软件的风向还不如近几年这么热,而启明创投选择大数据软件市场作为企服的第一个投资切入点,是因为中国是智能手机普及率最高的国家,数据的积累量世界第一。

“星环科技的三位创始人都来自英特尔,是我多年前的同事,彼此知根知底。而星环科技对标的三家美国公司都是独角兽,说明产品架构符合市场规律。在尽调过程中,我们做了大量访谈,调研了78家公司,其中有超过65%的公司计划在未来18个月采用类似技术。同时,星环科技也符合了国内‘去IOE’,自主可控的政策方向。”叶冠泰表示。

众所周知,软件开发是一项极其“烧钱”的工作,这一点在2016年体现的尤为明显。彼时,一级市场迎来所谓的“资本寒冬”,孙元浩意识到软件开发的投入非常庞大,但营收还跟不上投入,为此晚上常常失眠,白天则奔波各个城市间去见投资人。

最终在2016年3月,星环科技成功拿到了1.55亿元的B轮融资,由上海瑞力投资、深创投、国中资本、基石资本等机构投资。

谈及这轮融资,国中资本执行总经理史新表示,国中资本始终将基础软件和大数据作为重要投资方向进行深挖布局,星环科技则是国内这两个领域少有的技术领先、产品线成熟完整、客户认可度高的头部企业。正是基于对星环科技技术水平和团队能力的高度认可,国中资本在2016年完成了对星环科技的早期投资。近年来,星环科技的收入实现了近5倍的增长,产品线覆盖了从AI平台、大数据平台、云平台到国产数据库的一站式产品矩阵,在金融、能源、电信等对技术要求高的关键行业市占率长期领先,推动了基础软件国产化和大数据的应用落地。

基石资本合伙人杨胜君同样认为,星环科技是国内领先的数据库基础软件和数据库产品开发服务商,是国产数据库产业的重要推动者,也是基石资本在硬科技领域的重要布局。“数据库基础软件是全球性卡脖子硬科技技术,既是打造自主可控的本土产业链的重要一环,也是面向未来的人工智能、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的底层核心技术。基石资本持续看好数据库基础软件、国产基础软件和工业软件的行业机会。”

紧接着2017年5月,星环科技完成2.35亿元C轮融资,由腾讯领投,前海勤智、基石资本和兴瑞智新跟投。作为彼时领投方,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云总裁邱跃鹏曾表示,腾讯战略投资星环科技,主要基于在私有云、行业云和公有云领域,双方将能够充分发挥战略协同效应,实现优势互补,星环科技大数据平台将与腾讯云服务生态深度融合,满足企业对基于云计算的大数据基础设施、企业数据管理、大数据分析、深度学习等应用场景的更高要求。

随后,星环科技又在2019年10月,宣布完成5亿元D2轮融资,参与本轮投资的包括金石投资、中金资本、渤海中盛和国家级的产业投资基金。这距星环科技D1轮融资,过去了仅仅半年多的时间。

参与星环科技两轮投资的中金资本董事总经理张清曾表示,星环科技在核心基础软件领域历时六年自主研发,实现了分布式核心软件的重构,产品和技术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并且引领了大数据技术的发展方向。

随着星环科技成功IPO,孙元浩的身家也将水涨船高。招股书披露,孙元浩在星环科技IPO发行后将持有9.24%的股份,以最新市值计算,对应的持股市值为7.5亿元。

国产替代

这一条超级赛道迫在眉睫

星环科技成功IPO,堪称当下国产基础软件爆发的一抹缩影。

“在企服软件的所有细分赛道中,数据库拥有王冠上的宝石(Crown Jewel)的地位,具有极高的进入门槛和客户粘性。历史上做软件市值最高的公司,IOE里面的I(IBM)和O(Oracle)都是做数据库的,也说明了这个道理。”叶冠泰如是说。

一份来自IDC的《中国大数据平台市场研究报告-2020》显示:2020年全球大数据软件市场规模达4813.6亿元人民币。其中,前三大厂商微软、Oracle、SAP便贡献了30%以上的市场份额。相比之下,中国大数据市场规模达677.3亿元人民币,其中软件部分仅占13.6%,可提升的空间巨大。

今年6月,武汉达梦数据库正式递交招股书,冲刺科创板。令人惊讶的是,这家公司创始人是一位70多岁的教授——冯裕才。当年在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任教授时,冯裕才创办了我国第一家专业数据库研究所,他也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博士生导师、国家级科技进步奖获得者。一路走来,达梦数据库背后集结了中国软件、中电天津、中网投、武汉市科委一众国资投资机构以及丰年资本。

过去两年,国产基础软件已经成为VC/PE炙手可热的赛道之一。工信部信软司曾在《信息产业发展指南》中指出,基础软件是国家信息产业发展和信息化建设的重要基础和支撑。去年3月,工信部方面透露,将在基础软硬件方面实施国家软件重大工程,集中力量解决关键软件的“卡脖子”问题,着重强调了基础软件的重要性。可以说,中国数字经济的“万丈高楼”离不开基础软件。

如今沿着国产替代的逻辑,一笔笔融资诞生。9月初,中国“数据智能基础软件”九章云极DataCanvas宣布完成C+轮融资,由龙门投资领投,中关村前沿、达泰资本、德本启辰、领沨资本跟投;更早之前,国产基础软件提供商泛联新安获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战略投资;此外,天云大数据今年获得数亿人民币D+轮融资,这轮融资背后出现了不少国家队基金的身影,如北京市国资委旗下的北创投管理,科技部和北京市科创基金旗下子基金远京基金、上海市国资委旗下的苏州吴江太湖新城母基金.....不胜枚举。

“和芯片半导体一样,国产基础软件的‘卡脖子’问题同样迫在眉睫。”这是不少投资人的一致看法。

不过叶冠泰提醒,硬科技领域是不存在砸钱弯道超车的机会的。目前中国人才的积累是最大的瓶颈,如何聚拢足够多的人才来做成几件特别成功、世界级的大事,要比分散人才来做几百件、几千件小事更有价值。目前在市场很热的情况下,半导体领域存在企业多而不强的情况,软件行业也是如此。相比半导体,软件更是需要时间来打磨产品,培育生态和积累口碑。

“目前软件行业没有半导体行业那么热,我觉得对认真创业的企业是件好事,创业者心态上可以当作科研来做,我们要求精,不必求快。”路漫漫其修远兮,基础软件的国产替代征途才刚刚开始,这必定是一场影响深远的战役。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刘博 戴昌洲,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10/502252.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