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是怎么做实体经济的?

眼下,以京东为代表的新型实体企业们,正迎来一个更广阔的舞台。
2022-11-22 17:10 · 投资界  刘博   
   

京东又交出一份亮眼的成绩单。

日前,京东集团正式发布2022年第三季度业绩:净收入为2435亿元人民币(约342亿美元),同比增速高于同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3.5%的增速;其中,净服务收入为465亿元人民币(约65亿美元),同比增长42.2%,占净收入的比例达到19.1%,创历史新高。

通过这份财报可以看出,尽管经济形势复杂多变,但京东依旧实现了高质量增长。背后则透露出,作为新型实体企业的京东,在多重挑战之下,似乎已经找到了取胜之匙。准确地说,这一切都要得益于京东对经济和行业态势的准确预判。

而刚刚过去的京东11.11,也印证了京东的选择。今年京东11.11期间,近10000种农产品成交额超过10万元;来自广东顺德小家电产业带的商用饮水机成交额同比增长4.7倍;超市、便利店、手机数码店、美装家居店等各种业态超20万家实体门店入驻京东到家、京东小时购上……这一幕幕场景,都离不开四个字——以实助实。

正如京东零售CEO辛利军此前所说:“让我印象深刻的,不仅仅是奋战在天南海北的京东人、耸立在大江南北的京东仓、流通于城市乡村的京东货,更是和我们走在一起,共同发展的大量实体经济企业和从业者。”

京东零售CEO 辛利军

从实体中来,到实体中去。数十万京东人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共同为京东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五年900亿做这件事

首先,我们要先从新型实体企业说起。

所谓的新型实体企业,是指通过技术创新,获得不可替代的、独特的数字能力,从而有效提高整个供应链效率,并带动供应链上下游的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和网络化、智慧化发展的实体企业。

着眼于当下,就如京东集团首席执行官兼执行董事徐雷所言,伴随着新发展格局构建进程,催生并形成了一批根植于实体经济、重视科技创新、并善于通过数字化手段升级传统产业链供应链的新型实体企业,成为加速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力量。显而易见,京东正是一家兼具实体企业基因和属性、数字技术和能力的新型实体企业。

与此同时,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球供应链格局正在重塑,可以说是“危”“机”并存。这也使得新型实体企业围绕供应链打造的基础设施,以及技术服务得以发挥更大的效能、创造更大的价值。

实际上,京东一直以来都在围绕供应链价值低调前行。从2017年提出面向技术转型以来,截至2022年二季度末,京东在基础科学和技术研发上五年半累计投入近900亿元。之所以要持续不断地投入重金,京东的目的就在于要用数智化技术连接和优化社会生产、流通、服务的各个环节,降低社会成本、提高社会效率。

这其中,链网融合是京东打造的重头戏之一。具体而言,京东的链网融合包括“有责任的供应链”和“织网计划”,通过深度融合解耦货网、仓网、云网“三网通”,不仅保障自身供应链的稳定性和可靠性,也带动了产业链上下游生态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和降本增效,增强应对外部风险的能力。

京东这样做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有业内分析师指出,凭借数智化供应链能力,京东不仅能为自身争取更优谈判地位和库存周转效率,同时能带动更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库存周转周期是企业产品竞争力关键之匙。库存周转天数越少,代表周转效率越高,库存管理的效率也越高。截止今年三季度末,在自营商品超过1000万SKU的基础上,京东的库存周转天数继续保持在31.7天的行业头部水平,有力地带动了全产业链效率的提升,这也意味着极快的销售及运营效率。要知道的是,全球零售业以运营效率著称的Costco,虽然它的库存周转天数也在30天左右,但是Costco的SKU仅有几千个。

此外,京东在2018年就开始探索并布局数字化C2M反向供应链,搭建以用户需求驱动生产的C2M平台——京东JC2M智能制造平台。发展到现在,京东已经携手超2000个品牌实现了C2M反向定制合作。这样做的好处是,京东通过C2M反向定制,不止满足了消费者,更让生产者受益,“出道即爆款”也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如此一来,一条“打造爆品-助力实体企业数字化升级-树立产业带降本增效标杆-推动产业质造升级”的路径就此诞生。除此之外,国内消费行业的特点往往是后知后觉,在增速明显放缓后才进行调整。而这恰恰是京东的优势所在——拥有详细感知消费者趋势的能力,并能为企业打通从研发生产到周转各环节的优化,消费者们也能从“有啥买啥”变为“想啥买啥”。

毋庸置疑,京东正一步步践行着自己作为新型实体企业的承诺,就像辛利军此前所提:“京东对供应链的理解,已经进化到有责任的供应链,从商业价值、产业价值,进一步延伸到社会价值。”

护城河又宽了

“链网融合”,还离不开京东手里的另一张王牌——物流。

高瓴创始人张磊此前曾在京东物流IPO敲钟日时感慨:“11年前我们首次投资京东时,就达成了关于物流体系的共识。如今我们欣喜地看到,经过多年来对自动化、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深耕,京东物流提供的高品质物流服务、以及‘仓配一体’综合性解决方案,不但给消费者带来了超出预期的体验,更提升了社会整体的物流效能。”

时间回到2007年,当京东提出要自建物流时,外界对这一举动充满了质疑。在经历了15年的艰辛征程后,京东物流已然崛起成为物流领域的大型企业,拥有超过20万名快递小哥。去年5月28日,也成为京东物流的里程碑之一——成功登陆港交所,最新市值超过900亿港元。

一路走来,京东物流仅在2018年开放了唯一一轮融资,总额为25亿美元,云集了高瓴、红杉中国、凯雷集团、中国人寿、腾讯、招商局创投等知名机构。据悉,参与此轮融资还有君联资本、鼎晖投资、凯辉等。彼时,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感叹:“京东物流后面的融资竞争非常激烈,大家能投进去就赢了”。

最新财报显示,京东物流三季度营收达357.7亿元,同比增长38.9%。其中,外部客户收入同比增长67.8%,占比7成。需要指出的是,通过降本增效措施和精细化运营,京东物流盈利能力也持续提升,在行业淡季的第三季度,成功实现了正向调整后净利润达4.5亿元,环比二季度经调整后净利润增长109.8%。

在亮眼数据的背后,离不开京东物流持续进化的一体化供应链的基础能力。截至2022年9月30日,京东物流运营的仓库数量超过1500个,含云仓在内,运营仓库总面积超过3000万平方米。与此同时,今年三季度,京东物流研发支出达7.9亿元,同比增长9.6%。

正所谓物流通,则商贸兴。在今年京东11.11前,京东物流亚洲一号西安智能产业园2期也已正式启动运营。至此,陕西的西安亚一1期、2期、武功仓,宁夏的银川智能仓、新疆的乌鲁木齐亚一、伽师仓,以及在建的甘肃兰州亚一,形成北斗七星之势。

显而易见,京东打造这“北斗七星”势必要大手笔投入,那究竟为何要做这么重?答案依旧离不开“以实助实”。

随着京东物流“北斗7仓”的逐步落地,西北经济建设圈的产地产业带区位优势则愈加凸显。而且从陕西出发,向西北区域辐射,新疆阿克苏、库尔勒,甘肃天水、平凉、庆阳等地农产品产业带的果品加工、供应和销售由点及面,实现特色农产品的集聚效应。

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京东通过搭建官方主销渠道、共建地标使用标准以及一体化供应链服务,能够为一个地方的农产品打开全国大市场,从而促进农民增收、助力乡村振兴;供应链向下沉市场的延伸,则有利于农村消费者享受到更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促进农村消费升级。一组数据也可以佐证:今年京东11.11期间,京东物流产地产业带的单量同比去年增长了80%。

当然,物流是一门既to B又to C的生意。C端服务的进化能提升物流企业的议价能力,进而反哺B端,降低获客成本。而对于京东物流而言,“内卷”的服务是刻在骨子里的基因。

针对理赔流程多、周期长等行业痛点,京东快递率先推出面向个人寄递场景的全新保价服务“全额保”,不仅在保价范围内进行足额赔偿,也从理赔规则、赔付时效与运营保障等多维度对保价服务进行升级。数据显示,全额保上线一个月,24小时打款及时率达99%,最快的一单仅用时13分钟。这样的表现,放眼全行业都难能可贵。

消费者的反馈也足以说明一切——据国家邮政局最新公布的调查结果,京东快递的服务满意度位居九大快递品牌首位。

不仅如此,京东物流也在悄悄完善自己的“短板”。在成功收购德邦物流后,京东物流得以快速获得一张覆盖全国的快运网络,德邦在大件快递和快运领域的业务优势,将有效提升京东物流在大件快递和快运方面的网络能力,从而逐步释放协同效应。

今天,刘强东在内部信中更是提及,要为十几万德邦小哥缴齐五险一金。目前,各大企业纷纷收缩人工成本,想尽各种办法降本减负,刘强东为何要反其道而行之?其实,这背后也是一个朴素的商业逻辑:企业对员工好,员工才能用真心去服务客户,客户才能用信赖回馈企业。

同样地,正是因为京东物流的敢想敢干,才得以引来一众VC/PE的青睐。

红杉中国合伙人郭山汕也曾表示,作为国内最大的一体化供应链物流服务商,京东物流以“技术驱动,引领全球高效流通和可持续发展”为使命,致力于成为全球最值得信赖的供应链基础设施服务商。“我们相信,京东物流的成功上市只是一个起点,期待企业为进一步推动中国物流供应链的健康发展提供新动能。”

对于京东物流,投资方之一凯辉则认为是物流头部玩家中特别的一个存在——与其它提供标准化服务的物流企业不同,京东物流针对不同行业提供定制化的一体化供应链解决方案,满足不同类型商品的仓储、运输等需求。“同时,京东物流的管理团队由在供应链及物流行业以及管理方面拥有十余年经验的高管组成,也有着创新思维。这也是为什么能够与传统物流企业形成差异化竞争的根本原因。”

毫无疑问,如今应该没有人再会去质疑京东物流了。

从实体中来,到实体中去

时间站在了京东这一边。

回想二十多年前,京东从北京中关村三尺柜台后的一家小企业起家,时至今日成为拥有超40万名员工、超2600万平米仓库的新型实体企业。可以说,京东从成立伊始,就是实体经济的一份子,是了不起的实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也正因如此,京东自身本有着实体的基因和海量实体的应用场景,也更清楚如何以数智化社会供应链深度参与到制造业的精益生产和质造,从而推动实体企业数字化升级。

京东与麦格米特之间的合作,就是一个经典案例。来自浙江台州卫浴产业带的麦格米特,此前主要为传统卫浴类品牌商做OEM、ODM,作为上游工厂与消费者往往距离很远。直到京东自有品牌“京东京造”的出现,让麦格米特第一次意识到,消费者的需求究竟有多重要,背后的利润增长点有多广阔。

那京东为什么要推出自有品牌?京东自有品牌业务负责人王笑松曾表示,单纯从收入规模来看,这个业务对于整个集团的贡献,尤其在初期,是微乎其微的。“所以我们考虑的肯定是更长远的目标:京东能不能给制造业和消费者带来更大的价值?如果不能,坚决不做,挣快钱这种事,对京东来说没意义。”

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自有品牌业务负责人 王笑松

这一点与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之前提出的“十节甘蔗”理论不谋而合。他认为,只有承担价值链上更多的环节,才能创造更大的价值。而京东正是希望以自己多年的供应链积累,能给中国的制造工厂带来新的可能。

的确,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对传统生产方式变革具有重大影响。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赋能传统产业,既能提升生产效率,也能提高产品质量,有助于为企业迈向产业中高端打开新空间。

在与京东自有品牌合作之后,麦格米特在C2M反向定制模式下,推出的京东京造黑鲸智能马桶3年销量翻十倍,依托京东的数字化赋能对消费趋势洞察,实现了客户端到生产端的精准需求对接。

与此同时,还有一块是京东所不能忽视的,即线下消费市场。实际上,现在将京东称作是一家线下零售巨头也不为过。三季度财报披露,京东旗下的七鲜超市已在全国开出53家门店;“京东养车”也在全国160多个城市开设了超1400家高标准门店;京东电器的加盟实体店更是接近2万家;还有位于沈阳、石家庄的京东MALL等等……越来越多的京东线下力量,正在涌现。

京东正是通过全渠道业务,推动线下实体的数实融合,由此激发更大的消费潜力,提升了整个零售产业的融合价值。

正如清华大学五道口学院副院长田轩教授指出,随着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数字化、智能化的供应链以数据要素为基础,在原料、生产、物流、仓储、销售等各个环节建立起网状结构,进行系统化分析、统一化管理,协同性更强、效率更高。京东数智化社会供应链可以实现一体化的供应链服务,加强了企业、产业、区域协同,实现产业集群的数智化和提质增效。

“作为始终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新型实体企业,京东既能为扩大内需贡献力量,也有能力参与到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实体经济实现‘质’的有效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长。”徐雷也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

毋庸置疑,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是财富创造的根本源泉,是国家强盛的重要支柱。眼下,以京东为代表的新型实体企业,正迎来一个更广阔的舞台。属于他们的未来征途,将是一片星辰大海。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刘博,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11/504115.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