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天使投资的新常态

2015-01-14 08:14 · 投资界综合     
   
作为梅花天使来看天使投资的三大机会,我们一直是在关注这三个机会:机会一,消费升级的机会;机会二,改造传统行业的机会;机会三,中国产品/模式全球化的机会。

  2015年1月14日,2014中关村天使投资论坛暨年度天使投资评选颁奖典礼在京举行,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天使投资的新常态》。

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天使投资的新常态

(图为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

  以下为主题演讲现场实录:

  吴世春:刚才清科的副总讲的很多东西已经是天使投资的新常态了,取这个主题演讲的名字也是为了应景,因为这次论坛的主题是新常态、新生代和新未来,所以既然组委会让我做一个分享的话,我就讲讲作为一个天使投资人眼里面的新常态吧。

  我自己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之前有四五次的创业经历,从2008年开始,个人在开始做一些天使投资的事情,投了一些现在看起来还发展不错的公司。今年4月份在一些朋友的鼓励下,终于结束了创业的经历,专职做天使投资,成立了梅花天使创投,从5月份到现在投了差不多50多家公司,算是中关村比较活跃的天使投资机构吧,后面引用的数据,引用的是投中集团的数据(刚才在下面的时候看到符总的数据,可能是清科的数据更加准确一些,下次争取用上清科的数据。)不管是投中集团的统计还是清科的统计,在2014年天使投资都迎来了一个非常爆发的状态,我们见到的投资人互相行内打招呼的话,都在抢项目、投项目、结案项目的状态下,可以看到曲线,2013年到2014年有一个巨大的增幅,如果把2014年当做天使投资的爆发之年的话,是完全当之无愧的。

  我们看到天使投资在行业分布上确实也是大部分集中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领域,因为这两个领域带来的回报是最高的,按照红杉资本的统计,他们过去几年在互联网投资的金额跟非互联网投资的金额,是差不多一半一半,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回报差不多占到85%以上,所以这个就也侧面作证了互联网是创造神话、创造奇迹的地方。可以看到统计数据的话,互联网加移动互联网,就是泛TMT的领域,差不多占到85%以上的份额。

  中国的天使投资的地域分布也是北京占据了半壁江山以上,从梅花和我们一些合作的天使基金的投资案例来看,基本上来自北京的项目差不多超过了60%,第二个是质量明显高于上海、深圳和杭州的一些项目。

  现在天使投资已经成为投资领域一个最热的风口,不断地有原来做PE的老前辈来拜访我,我们也要转向做天使投资、早期投资,能不能向您取取经,其实我本身也是一个做天使投资的新兵,也是在行业里面摸索着学习的,就是PE和VC的资金不断地向早期转移,像经纬投资、策源、IDG等这些知名的VC的话,都在成立早期的投资团队,配置专门的早期基金来投资天使投资阶段的项目。然后原来很多做PE的老前辈的话,也开始成立了这种新的基金,比如说像盛希泰成立了洪泰基金,也是一种趋势吧。

  现在一个创业成功的人,现在也不断地在成立新的基金和参与成为新基金的LP,比如说像梅花天使背后的LP就是一些已经上市的公司,像迅雷,包括还有未上市的一些公司,比如说像美丽说、唱吧的创始人,他们成为新基金的LP。

  还有就是早期投资的高额回报的话,也不断地刺激这个市场向头部集中吧,月来多的这种,聚美的案例,像徐老师获得1400倍的回报,这个是在VC阶段是不可能实现的。2015年天使投资是一个冰与火的时代,如果你爱一个人就叫他去做天使投资吧,因为那里面可能能产生巨额的回报,而且是一个非常正能量的行业,但是如果你恨一个人也叫他去做天使投资吧,因为他千万富翁可能会投成百万富翁,亿万富翁可能会投成千万富翁,我相信天使投资里面很多的项目,实际上是不能走到后续的融资,不能走到退出的阶段的。

  所以我认为像天使投资的分化会变得越来越明显,有更加专业的天使投资机构,会创造一个一个神话和一个一个高额回报的案例,大批涌入的天使投资会为冲动和盲目买单。所以我觉得这个领域还是套用一句老话,投资有风险,进入需谨慎。

  作为梅花天使来看天使投资的三大机会,我们一直是在关注这三个机会:

  机会一:消费升级的机会。比如说7亿的中产阶级,他们原来可能是在郊区游、国内游,现在都开始境外游,梅花在去年投了4个跟境外游相关的公司,类似这样的情景在各个领域都会发生,中国的消费者需要消费全世界最好的咖啡、需要消费全世界最好的服务、最好的各种产品,我们天使投资要关注这样一些机会,把这种服务升级,创造更好的产品当做我们的投资机会。

  机会二:改造传统行业的机会。梅花在去年投了美甲、一些教育和医疗方面的项目,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原来传统行业是一个比较容易过剩的行业,因为各个地方的投资冲动和竞争导致每一个领域都产生大量的投资和产能的过剩,但是互联网可以带来一个行业的颠覆和重组的机会。而且互联网是一个赢家通吃的现象,一旦在里面通过激烈的厮杀产生赢家以后的话,头三名的赢家会获得比较高的市场份额,就是市场份额的集中度,会建立比较高的这种市场壁垒和护城河,这个在传统行业里面是无法实现的。比如说像我们投资的多多美甲,现在经过几个月的发展,已经能做到每天3000单的量,像美甲这么传统的行业,是靠原来的这种模式是无法做到的。

  机会三:中国产品/模式全球化的机会。在几年前无法想象中国的天使投资去硅谷投资硅谷的公司,但是今年四季度梅花天使投资了两个在硅谷创业的公司,而且一个是做社交的,一个是做游戏平台的,以前中国的创业者总是拜读美国的创业者写的书和一些经典的思想,但是我最近听到一个消息,像王兴的《九败一胜》要翻译成英文在海外发行,比如说像印度、像西方的创业者可以百度一下王兴的创业经历、雷军的创业理论,这是一种模式的输出。

  我们也看到因为中国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单一移动互联网市场,它里面的竞争比海外更加激烈,从这里面产生的一些模式、一些产品、一些打法,会在海外获得非常好的模仿和山寨,我们看到有泰国的唱吧、有印度的美丽说,有印度尼西亚的嘀嘀打车,这种中国的模式在海外得到大量的复制和发展。

  机会其实看起来理想很丰满,而且对照中国的这种互联网以及资本市场的发展,我觉得中国缺一个像纳斯达克这样大的,专门为新经济或者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企业提供符合他们特征的资本市场,我相信新三版在中观会成为一个资本市场,而且这个资本市场未来的体量,有可能会超越上海主板加深圳的中小板、创业板的总合。因为中国经济的未来,一定是在这种新经济和互联网企业的身上。

  同样天使投资的现实也很骨干,价格的泡沫开始出现,从去年的年初到2014年的年初到年底,同样规模的项目价格平均上涨了一倍到两倍,我们看到从天使轮到A轮开始变得困难,也是因为天使投资的项目量开始增多,A轮的投资者开始变得谨慎,我们知道现在红杉的母基金的合伙人给中国红杉的合伙人发邮件说,现在需要变得更慢了。然后天使投资的变现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一定需要有这种耐心,你需要有一个长期的计划来保证你投资的现金流。

  现在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些,不管是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一些风口正在消失,比如说像手游的投资机会,现在就变得非常难投了,我自己有一个项目是2009年投的,2013年卖掉的,但是去年上半年我们还投了两个游戏项目,去年下半年我们认为这个机会窗口正在关闭,因为小的游戏团队越来越难脱颖而出了,这种投资成本也变得越来越高了,你投资两三百万给一个游戏团队,可能他的美工成本已经占掉了他大部分的成本。比如说社交的产品的时间窗口也正在关闭,原来像唱吧、陌陌这种获取一个用户可能只需要几分钱、几毛钱的情况,在现在的应用市场上面是不可能实现的,现在应用市场前面好的位置,都被广告位所占据。

  还有很多平台的机会,又重新变成了巨头们的资本游戏,比如说像O2O的一些外卖,大家看到饿了么后面有腾讯,美团后面有阿里,百度的外卖也杀进这个市场,应用市场现在看起来是一个平台性的机会,现在也重新变成了BAT三家的角逐机会。

  还有一个就是在泡沫之下,抢项目变成了一个常态,我昨天还有一个项目被抢了,创业者都已经本来答应过来签字了,昨天晚上突然之间发一封邮件说,抱以最深的歉意,实在是有人出了两倍的价格,不能跟你签协议了。

  我们面对这样的一个机会和现状,我们梅花的对策是依旧看好TMT的早期投资机会,因为我们认为我们是在为三五年后的退出来布局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依然还是有一些风口,有一些机会值得去把握。

  当然我们应该花更多的精力去帮助早期项目拿到下一轮融资,渡过死亡谷,因为天使投资的投资金额非常尴尬,如果在100万到500万人民币之间的话,就是不足以帮助项目去渡过他的试错期,渡过他的死亡期的。所以我们希望帮助很多企业积极地去跟后续的PreA轮的投资人去接洽,利用我们的人脉资源帮助他们渡过这种难关。

  还有是我们愿意跟更多的这种投资机构去合投、合作投资项目,我相信就像麦刚说的一样的,天使投资是一个概率的游戏,只要你能够看到足够多的好项目,最终你的回报肯定会更好。

  把握新常态下的投资机会,希望跟大家一起共勉,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