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玉:中国制造业不必悲观,4大要素驱动时代颠覆和变革

2016-11-25 11:39 · 投资界     
   
中国的制造业,第一有全球最大的市场,国际上愿意跟我们合作的原因也是最大的市场在中国。第二是中国有完整的基础设施,第三,中国有完整的产业链,第四,中国有强大的1亿多人的产业大军,每年还有800万大学生加入大军。

  2016年11月25日,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16第五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在成都举行。会上,康得新董事长钟玉做了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领导,各位企业家,各位代表,大家上午好。接下来我从实体企业的角度,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如何看待这个时代,如何去抓住机遇,实现企业的战略升级,谈一些体会。

  结合康得新的发展,康得新公司2001年成立,2010年成功上市,上市6年来利润增长40倍,市值增长30倍,从上市20多亿到今天大概应该在640亿左右的市值,成为光学膜全球最大的企业、领先者,裸眼3D是全球领先者,柔性材料成为全球领先,碳纤维打破了国际多年垄断,一步实现40年跨越与国际碳纤维企业并肩,成为国内碳纤维龙头企业,通过我们的实践我们来谈谈如何在新的时代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实现企业的战略升级。

  我发言的题目是《创新驱动打造世界级生态平台——浅谈供给侧改革》。

  每个企业在如何面对未来的时候应该首先看看这个时代的背景,我们应该说这个时代是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形容它最准确的词就是颠覆和变革,在这个时代我认为有四个大方面的要素在驱动时代进行颠覆和变革,首先是技术。技术变革正在改变产业和业态,如果企业不关注不跟上可能瞬间就会被淘汰。柯达1990年最先发明数字相机,但是他不愿意失去胶卷相机帝国的地位,索尼的数字相机出现柯达破产。诺基亚垄断全球手机老大十几年,但是2007年苹果率先推出了可触摸的智能手机,使得诺基亚手机王国被颠覆。所以这样一个正处在技术高速发展,技术颠覆性的时代正在到来。

  刚才阎焱讲到,我们现在正在面临一个商业革命的时代。互联网从PC互联到移动互联,再走向场景互联,互联网从1969年诞生到现在已经历经了37年。37年来互联网主要干了两件事,一件是完成了技术开发和技术建设,第二件是完成了初期的应用,就是电子商务。新的互联网的第三个时代到来了。传统互联网企业即将消失,互联网将成为普惠式的工具,互联网的技术、思维将会融入实体,它将会改变实体,产生新的业态。全球由于互联网信息革命正在到来,商业革命正在到来,而且是像风暴一样。Uber六年来没有一辆汽车,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出租汽车公司,市值达到500亿美元,互联网催生新业态的诞生,共享经济在2014年全球已经达到150亿美元,到2025年预计全球由于互联网改变业态的共享经济将会达到3350亿美元,所以时代正在使我们的商业模式到来一场商业革命。

  第二个因素,国家战略驱动。2008年以来全球经济低迷,各国都在想战略改变,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提出了“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德国提出工业4.0,美国提出了新型制造业回归,要通过“互联网+”再用20年再打造一个美国。国家战略也正在驱动和改变这个时代。

  第三个,社会政治因素。众所周知的英国脱欧,美国特朗普当选,特朗普是平民阶层意愿的代表,但是同时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战略也在变成,美元坚挺,人民币贬值等等,正在发生悄然的变化。

  我们谈供给侧改革,首先恐怕重点还是要认识我们自己中国的制造业。一方面确实我们看到,我们的产能在过剩。像钢铁,美国、日本、俄国最大时候产量没有超过2亿吨,中国现在的钢铁产能达到1.2亿吨,当然它也支持了中国的国防、军工产业和工业企业的发展和房地产发展,但是产能利用率只有60%。还有一个重要行业,就是BOPP薄膜,中国现在产能达到500多万吨,中国的需求是多少?只有300万吨,全球产能1100万吨,中国大概占全球产能的50%。但是另外一个重要现象,我们钢铁出口几亿吨,可能我们进口才1000多万吨,进口1000多万吨的价值能否和出口的价值相等?就是我们的钢铁产能过剩的情况下,但有很多高端钢铁自己不能生产。BOPP薄膜更是这样,BOPP薄膜现在产能利用率只有60%,企业大面积亏损,低价竞争,但是相当部分高端的BOPP薄膜需要进口,包括抗菌、保鲜的,还有各种特种膜需要进口,这是我们制造业多年通过投资拉动所产生的问题。

  当然,我们不必悲观,我们应该看到,中国的制造业,第一有全球最大的市场,国际上愿意跟我们合作的原因也是最大的市场在中国。第二是中国有完整的基础设施,第三,中国有完整的产业链,第四,中国有强大的1亿多人的产业大军,每年还有800万大学生加入大军。德勤有一个研究报告,认为中国现在是制造业大国,但是比起制造业强国美国、日本、德国还有差距,但正是因为这个因素,未来5-10年全球最具竞争力的还是中国。

  我们作为实体经济如何实现转型升级和战略升级,我谈谈我们企业应对的体会。

  我认为简单的就是创新驱动,在创新的问题上第一个是技术创新和经营创新。我们的实践案例,首先我们是实现了全产业链的创新,光学膜2011年以前中国做不了,但是2011年我们建成了全球最大的光学膜产业基地,这之前中国每年进口总额大概500亿左右。第二是我们形成了技术整合优势。技术可以不变应万变,我们可以开发各领域的产品。第三就是市场的全球布局,现在产品出口80个国家,国内国际两大市场来支持我们发展。再就是颠覆式创新,这个创新,我们一方面是靠自主研发,另外是引进优秀人才,我们在全球布局,我们在全球9个国家布局了自己的研发中心来形成一个强大的研发能力。

  商业模式的创新。我们过去干房地产就干房地产,但是信息技术的今天,我觉得更多的是搞生态,生态使企业能有更加广阔的领域和附加值的增长。

  组织创新。过去企业的模式都是金字塔式从上而下,在新时代的到来,我们驱动企业发展的根本再不是资本了,是创新。创新靠的是人,所以要靠去中心化。

  我衷心地希望,我们共同通过创新驱动,在一个“未来已来、破界融合”到来的时候助力于中国供给侧改革,为我们国家从制造业大国迈向制造业强国作出不懈努力,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