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转型与释放经济新活力:双创是培育经济新动能实现转型的重大引擎

2016-12-10 15:11 · 投资界综合     
   
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辜胜阻表示:我们要用好三大引擎,保持经济可持续健康发展,供给侧结构改革有三大引擎:第一,中国制造2025,推动我们产业的升级。第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第三,“一带一路”。

结构转型与释放经济新活力:双创是培育经济新动能实现转型的重大引擎

  李礼辉:做实综合监管机制 建立统一金融数据库

  大家上午好,我说一个比较具体的话题,金融转型与监管平衡。我们把中国这么多年的金融发展放到全球的维度上进行观察,应该可以得出这么个阶段,前十几年是我们中国金融业发展最好的时期,跟世界其他国家比较,我们也是金融业发展最好的国家之一。现在我们的核心财务指标还是排在全球的前列,一些股份制银行的市场竞争力,完全处于世界和中国领先的水平,移动互联金融业务的发展,我们中国也是领先于全球的。当然有很多原因:第一,国民经济的超高速发展带来的更大更多的市场需求。第二,信息技术的进步打造了更平、更快的金融平台。第三,金融机构的体制改革创新,形成了更强更活的发展活力。第四,金融监管的市场化改革构筑了更宽也更松的金融环境。

  从创新的角度来看,有三个方面做的很有成就,但也还没有到位。第一,金融服务平台从实体柜台到移动互联网的转型。这块转型我们发展的非常迅速,我查了一下数据,2015年全国网络支付的笔数是1324亿笔,占全国电子支付的比重超过了40%。但我们也看到,移动互联金融的发展还存在一些根本性的问题,包括一些金融诈骗等等,还没有解决。所以,移动互联网金融往深一步的发展还是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我们现在网贷的数量是1300多亿,只占全部银行业贷款的0.44%。

  第二,金融服务从大金融主导到大中小微金融并重。在银监会统计的数据,中小型的商业银行在银行业里占的比重是44%,已经超过了大型商业银行所占的比重。但进一步发现,还发现一个问题,中型的商业银行也在找国际化发展的道路,小型的商业银行也不一定以小微业务作为重点。往下看,越是底层越是需要金融服务的地方,金融机构越少,而且金融资源配置也越少,包括信贷资源的配置。

  第三,金融市场从局部开放到全面开放的转型。今年我们又推出了深港通,去年是沪港通,大宗商品人民币计价等等,但我们认真看,我们现在的程度还非常低,我们现在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的境外的人民币资产的总数是3300多亿人民币,比重是只占全国人民币所有资产比重的0.92%,这说明我们开放的还不够。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转型,监管上能平衡,除了企业本身的发展之外,监管、政策的角度,需要做到监管的平衡。第一,市场活力与市场秩序的平衡。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很快,新的互联网金融的形态,比如区块链金融,也正在研发的过程中,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余地。IMF说,区块链技术具有改变传统金融的潜力。从国家来说,我们互联网金融有个包容性的政策,允许包容性的创新,与此同时,还是要把秩序管好,现在在互联网金融秩序方面还是有些问题。我们怎么样能够让小微金融更有活力,更有动力,让小微金融能够发展起来。小微金融发展慢了,好多人不愿意做小微金融,其实这其中有根本性的经济原因,在于小微金融业务的风险太高了,很多人就退出了小微金融的市场。在这方面,国家应该采取一些措施,比如政策性的保险,政策性的担保,要和商业性的保险和商业性的信贷结合起来。期货市场也应该发展,让经营农业的企业能够避免由于市场价格的波动带来的风险。

  第二,分业监管和综合监管的平衡。我们的监管是分割的,不同的机构制定的规定宽严是不一的,一致性比较差,这给市场监管可能会带来一些问题。习近平总书记也特地指出了这个问题,要求在这方面深化改革,按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推进金融监管体制的改革,这事的重点在于,我们要做实金融监管的综合化监管机制,实现功能监管与机构监管的一致性,实现跨市场、跨机构、跨平台监管的一致性,避免监管的真空和漏洞。另外,国家也应该建立一个集中统一的金融数据库,这个数据库要横跨所有的金融平台和金融业,这样才有可能实现有效的监管。

  第三,金融市场开放和金融安全管控的平衡。现在人民币已经纳入SDR货币,实际上人民币在全球使用,不管是作为储备货币还是交易货币,占的比重还很低。现在的情况,我们的流动性不够高,稳定性也不够高,透明度也不够高,交易产品少了一些,行政干预多了一些,税率比较高,这些问题都需要解决。我们在开放市场的同时,很重要的就是怎么样保证我们国家的金融安全,比如现在人民币汇率在大幅度波动,在这种情况下要采取什么措施呢?应该有高效的市场运作的机制,有常规性的政策措施,而且要有符合国际惯例的应急的预案,这样才有可能把我们的市场做的更有活力,又保证我们国家的金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