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4000元的公司怎么活?中食净化靠这两步起死回生

2017-06-02 18:48· 挖贝网  熊颖 
   
“由70年代的擦一擦就能吃,到80年代用水洗,再后来讲究一点的用蔬果清洁剂,到现在少部分人了解并开始使用食品净化机。”范友健相信,随着消费者观念的不断升级,食品净化机的市场会越来越大。

  2014年,在中国环境保护的年表中被称为水污染危机年。当年4月,甘肃兰州和湖北武汉接连出现重大水污染事件,之后多起重金属水污染事件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年末南京自来水直接检出阿莫西林,“饮水安全”成为全国焦点。

  同年1至4月全国净水设备销售额同比增长45.2%,远高于家电整体市场1.5%的同比增幅。彼时的媒体报道称,水污染使净水器迎来千亿市场,到2020年我国的净水设备的规模将突破1000亿元。

  两年后,“雾霾”催生新的商机。

  2016年12月15日,全国空气污染出现“井喷式爆发”,包括北京在内的71个城市出现重度以上污染,持续时间长达一个星期。

  根据电商平台京东大数据,2016年12月16日至20日的5天时间里,在京东平台共售出超过1500万副口罩和11万余台空气净化器。另一方面,2013年至2016年,我国口罩生产厂商由不足500家增至近千家,翻了一番。

  从水污染到雾霾,从净水设备到口罩和空气净化器,“生命安全”在牵动每一个人神经的同时,也轻易孕育出新的消费需求。

  那么,下一个商机会诞生在哪里?在中食净化的创始人、董事长谭燕看来是——食品安全。

  空气净化器后的下一个“风口”

  2005年“孔雀石绿”;2006年苏丹红鸭蛋;2008年三聚氰胺,随后地沟油、瘦肉精、塑化剂、镉大米等等,近几年主食副食、鸡鸭鱼肉和水果蔬菜,接二连三被曝出安全问题。

  而一提到食品中的果蔬,就不得不说“农残”。科学研究表明,果蔬中残留农药在人体内长期蓄积滞留会引起慢性中毒,给人体健康带来潜在威胁,以至诱发许多慢性疾病。

  农药残留关乎民生健康,国家有关部门为此已经明令禁止使用诸如六六六、甲胺磷、甲拌磷等高毒农药。但尽管如此,因农药残留引发的食品安全事件仍然屡禁不止,诸如毒豆芽、毒韭菜、毒豇豆、毒茶叶、毒生姜等等。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世界每年至少发生50万例农药中毒事件,死亡11.5万人,85%以上的癌症、80余种疾病与农药残留有关。而在我国许多大城市中,果蔬农药残留超标率高达47%。

  如何有效清除果蔬上的农药残留?中食净化的食品净化机应势而生。中食净化常务副总裁范友健告诉挖贝网,“水污染有净水机,空气污染有空气净化器,然而涉足食品净化领域的企业却并不多。”

  中食净化成立于2008年,而在这一年涉足食品净化领域的企业几乎没有。

  以空气净化器为例。近年来,随着全国各地受到不同程度的雾霾影响,空气净化器逐渐成为刚需产品,市场呈现“井喷式”发展。

  根据《2017年中国空气净化产业报告》,我国空气净化市场2016年零售额同比增长17.7%,不光高于2015年的增幅,还远高于家电行业整体增幅;除此之外,2017年第一季度,零售额同比增幅更是高达47.0%。

  污染越严重,净水机和空气净化器销量越好。发现这一规律的中食净化相信,食品安全净化和空气净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未来也是一片蓝海。

  说干就干。2005年开始研发,2008年核心技术“水触媒”诞生,2010年专利成果不断出现,中食净化真正走上了产业化道路。

  结合家用、商用、工业三大领域的不同特点,中食净化陆续推出了保食安食品净化机四大系列产品:家用净化机、家用水槽机、商用净化机和工业净化机。

  食品净化机的核心科技“水触媒”到底是什么?

  以水为原料,又还原为水。“水触媒”通过高能粒子簇射轰击水分子,生成大量水触媒功能团,使水变成具有解毒净化能力的高能水,帮助杀灭细菌、病毒等各种致病微生物,高效降解农药、激素、抗生素等化学残留。

  “‘水触媒’其实并没有那么神秘,这一技术的研发灵感受到大自然的启发。”范友健告诉挖贝网,这和早期人们靠在清水里敲打衣物达到清洁效果的原理是一样的。

  通俗来说,“水触媒”最大的优点就在于,不添加化学物质,也不带来任何污染。

  “试错”险些试出人命

  2017年5月23日,在丰台科技园,挖贝网见到范友健前,范友健正在接待来公司体验食品净化机的国内某知名火锅品牌考察团。

  范友健告诉挖贝网,这家火锅企业想引进中食净化的商用食品净化机,为火锅原材料的食品安全保驾护航。

  看好中食净化食品净化机的餐饮企业还有不少,几乎每天范友健都会接待从全国各地前来公司体验考察的客户。

  清华、北大、协和医院……不少机关单位、学校、医院、餐饮酒店都是中食净化的合作客户。现在的中食净化算得上是“食品安全净化的佼佼者”。

  然而在研发的道路上,中食净化走的却并不顺利。按范友健的话来说“我们是在不断试错中走出来的。”

  没有对标企业,没有对标产品。范友健告诉挖贝网,“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借鉴,中食净化只能自己摸着石头过河。”

  中食净化并不是没有尝试过“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然而这一试,试出了大问题。

  最开始中食净化也借鉴过同行的臭氧食品净化机。“我们当时处于研发的初级阶段,把做好的臭氧食品净化机送给客户、朋友免费体验。”回想起当时,范友健仍然显得有些后怕。

  他告诉挖贝网,臭氧有净化空气的作用,一对老夫妻因为这一原因,在使用时没有遵照说明书,将臭氧食品净化机开了一晚上。“老夫妻呼吸困难,面部水肿,明显是臭氧中毒的症状。”

  老夫妻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臭氧虽然可以净化空气,但吸入过量也会给人体带来危害。

  有了这一教训,中食净化开始思考能不能研发出一款不产生任何副作用的食品净化机,而这就是后来的保食安食品净化系列产品。

  最难时刻,公司账面只剩4000元

  不光走了弯路,2012年的中食净化甚至差点“死掉”。

  “2012年的时候,我们资金链差一点就断了。”回想当时,范友健仍然心有余悸。

  谈话中范友健说得最多的就是企业的责任和担当,他告诉挖贝网,“我们最自豪的一件事就是自公司成立以来从未拖欠过任何一位员工的工资”,然而这次,中食净化差点被自己“打脸”。

  几乎和所有的创业公司一样,中食净化也遇到了资金危机。“产品研发就像一个无底洞,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需要投入多少钱。”

  产品好不好用是成功的关键。在研发投入上,中食净化从不手软,“有需要就投”,然而越来越临近发工资的日子,一向淡定的范友健也开始慌了。

  产品研发投入过大,公司财务捉襟见肘,“工资照不照常发”成了当时公司的头等难题。发,公司有可能无法正常运行;不发,没法给共事的员工一个交代。一向决策果断的谭燕和范友健在这个问题上犯了难。

  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的谭燕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按时发了工资。工资一发完,财务就告诉范友健,中食净化的账上只剩4000元。范友健和挖贝网打趣,“估计再也没有比我们更穷的公司了。”

  没有钱怎么办?“等死”不是谭燕的性格,她想到找朋友融资。

  20天后,谭燕带着200万元回到公司。而范友健和财务也将“公司只剩4000元的秘密”保守了20天。

  “当时大家都以为我疯了。”范友健告诉挖贝网,这20天他度日如年,不给理由,将所有找他批钱的同事都挡了回来,压力很大。

  危机过后,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同事调侃道“当时任何一个员工都比公司有钱。”

  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的中食净化2013年开始发力。2013年10月,保食安家用水槽机投入市场。同年,保食安家用水槽机获得德国红点大奖。

  培育市场,城市包围农村

  创业就像“打怪升级”,攻克一个难关还有另一个难关等着你。

  对于中食净化来说,好的产品已经有了,接下来就是如何把产品卖出去。

  虽然国人已经开始关心食品安全,但饮食习惯仍然停留在“洗洗就吃”的阶段上。“知道食品净化机的人不多,更不要说买来家用。”范友健的担忧不无道理,要想在食品净化领域做出一番事业,培育市场是中食净化的“必经之路”。

  “培育市场的第一桶金是很难赚到的。”朋友认为范友健在做的是费力不讨好的事,劝他趁早放弃。范友健对朋友的话却并不认同,他告诉挖贝网“市场空白,说明这是一片蓝海,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要培育市场。”

  “由70年代的擦一擦就能吃,到80年代用水洗,再后来讲究一点的用蔬果清洁剂,到现在少部分人了解并开始使用食品净化机。”范友健相信,随着消费者观念的不断升级,食品净化机的市场会越来越大。

  如何打开市场?中食净化最先想到的就是广告。然而这个决定让中食净化狠狠地摔了一跤。

  2015年,中食净化河北代理商在河北卫视投入1950万元独家冠名《中华好民歌》,然而节目播完,几千万投入烧完了,却没有给中食净化带来一点水花。

  钱花了却没效果,范友健的压力越来越大。市场战略必须改变,中食净化决定走“城市包围农村”的路线。

  食品净化机的价格并不便宜,大众对食品净化机的了解度也不够高,电视广告的全覆盖推广方式并不适合中食净化。中高端市场才是中食净化需要瞄准的目标客户。

  中食净化把目标看向了北上广深。先在消费观念超前,消费能力较强的一线城市打响品牌。然后再靠口碑向其他城市扩散。目前,北京新天地、上海久光、以及深圳万象城都已分布有中食净化的保食安体验店。

  试水净菜行业

  除了面向家用的食品净化机和水槽机,中食净化还有很大一部分收入来源于商用和工业领域。

  在市场化的销售过程中,中食净化发现,想要卖出一台工业食品净化机并不容易。

  中食净化董秘安磊告诉挖贝网,“中食净化一台保食安工业食品净化机要200到300万不等,和其他品牌的臭氧食品净化机价格差了7-8倍。销售过程中,不少企业嫌贵,拿不出钱。”

  “但是中食净化还是有优势的。”安磊指出使用臭氧食品净化机有两大弊端:一要工人戴防毒面具作业;二要给工人发补贴。而这都要钱,中食净化的优点在于一步到位,节省了后两项额外开销。

  一条路行不通,那就换一条。中食净化想到了合作双赢。

  2016年,中食净化在沈阳成立辽宁大道净化科技有限公司,与之合作的是沈阳的一家连锁菜市场商。

  引进中食净化工业食品净化机后,这家连锁菜市场开始卖净菜。不和其他菜市场比价,生意反而越来越好了。这让中食净化看到了商机,“净菜生意,中食净化是不是可以自己做。”

  2016年9月23日,中食净化携手中国最大的果蔬流通平台新发地,新发地净菜交易中心正式开业。

  从2004年6月29日,“雾霾”一词首次出现在天气新闻中,到今天人们普遍都有防霾意识,积极采取应对措施,“防霾经济”这一仗打得实在漂亮。

  然而,中食净化的食品安全净化之路才刚刚开始。范友健告诉挖贝网,“下一步将进行产业链的布局。”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