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近700亿美金的UBER,成了一级市场中最大的科技泡沫?

2017-06-27 09:35· 亿欧网  杨永平 
   
近700亿美金的高估值,让UBER骑虎难下。显然,UBER已经成了一级市场中最大的科技泡沫。

  “在这个世界上,我爱UBER胜过一切。在我人生中这个艰难的时刻,我接受投资者们的要求,选择退出,这样UBER就能回归正轨,而不是卷入另一场争斗之中。” 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离职声明中这样写道。

  相期不日重逢。我们并没有等到卡兰尼克的回归。

  面对已经处于“无人驾驶”状态的UBER,投资人们并没有坐视不理,不遗余力地欲拯救正处于风雨飘摇时刻的UBER。

  已经在上周(6月14日)宣布无限期休假的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6月21日还是在董事会的逼迫下辞去了CEO职务。UBER的投资人们以为拿掉卡兰尼克,便可以重塑UBER,使其获得往日风光。

  然而,作为曾拥有近700亿美金估值的全球第一大非上市独角兽,如今其却难以撑起如此之高的估值。2017年6月,在CB Insights发布的全球最具价值的197家未公开上市私营科技创业公司榜单中,UBER以680亿美金的估值问鼎第一。

  近700亿美金的高估值,让UBER骑虎难下。显然,UBER已经成了一级市场中最大的科技泡沫。

  自2009年成立以来,其已筹集约150亿美元的股本和债务资金。有数据显示,截至目前UBER累计花掉的资金至少达80亿美元。曾经击鼓传花式的投资方们,压力着实不小,对UBERIPO的期待,充满小心翼翼但又忐忑难安。如果上市无望,面对上百亿美元的投资回报,只能是过眼云烟。

  在今年4月份,因受多个负面消息的影响,UBER在私人股票交易市场被投资者看跌,股价跌幅15%,有消息称估值曾一度下降至500亿美元,仅几个月时间估值跌了超百亿美金。

  关于卡兰尼克下台,多数人将目光依然聚焦在了UBER的系列丑闻上,然而这个结论只说明了问题表象。

  UBER作为一家全球化的科技公司,已经在全球近75个国家地区、超过400个城市落地运营,卡兰尼克作为CEO、掌舵人绝不是无能鼠辈。这位曾被认为倜傥非凡的青年才俊,被看做是当下科技圈创业之典范。凭借各种经历与磨练,卡兰尼克之于UBER已经是“神”一样的存在。卡兰尼克和UBER的往日,与现在被揭露的各种丑闻相比,显得十分鲜明且尴尬。

  一系列丑闻可以被认为是卡兰尼克被迫下台的导火索,但业绩不佳才是资方逼迫的主因。

  人们以为卡兰尼克主导下的UBER“问题型”企业文化,导致了后续一系列的变故,最终是卡兰尼克作茧自缚将自己送下了台,实际上,卡兰尼克是为业绩不佳背了锅。

  去年8月,UBER将中国区业务卖给了滴滴,UBER转身继续拥抱全球市场。UBER此举甚为精明,面对错综复杂的中国市场,把UBER中国的包袱甩给滴滴,无疑是止损的有效手段。撤离中国市场后,UBER业务在全球范围内继续扩张,并与各国各地政府周旋、谈判,寻求UBER服务的合法性、合理性。

  据UBER 2017年公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营收为34亿美元,环比增长18%,总订单量增长9%,同期亏损为7.08亿美元。在 2016 年第四季度,UBER的交易额达到69亿美元,环比增长28%,公司营收29亿美元,比前一季度增长了74%,亏损额为9.91亿美元,同比增长6.1%。在UBER在今年4月份披露的业绩中,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总预定金额为200亿美元,营收为65亿美元,净亏损达到28亿美元

  从近期业绩来看,虽然收入保持着增长态势,亏损也在同比收窄,但依然显现着不断亏损的事实。

  营收规模的扩大只是通过城市扩张、用户纳新等方式,以及伴随着成本的线性增长而形成的非规模化增长,是传统的线性增长。成本优化能力与效率优化能力有限,致使盈利能力成为发展桎梏。

  8年时间,在卡兰尼克的带领下,UBER坐上了世界第一高估值的宝座,成了一级市场最为耀眼的初创明星科技公司。在UBER接近疯狂的融资历程中,概念成为吸金利器,投资人接踵而至,相继加持希冀UBER 在IPO的那一天以数百亿市值回馈,这让此轮科技泡沫表现得尤为离谱。科技泡沫主要表现在,实际新兴价值创造有限却因资本市场的赌徒效应,通过市场概念而不断被吹起来的虚高估值。

  如果说无人驾驶是UBER延续高估值的主要故事,那么在与Waymo的官司中因商业机密窃取与滥用以及专利侵权而败诉一事,直接打碎了UBER美好的无人驾驶之梦。

  UBER的商业模式一直是被外界诟病的主要方面。作为一家出行服务公司,UBER在8年时间里,并未开启革命性或者开拓性的新业务以重塑新的商业价值体系。即便到现在,其依然是一家打车软件公司,与单纯地出租车公司服务商没什么两样。目前也只是解决了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在技术驱动的探索上,UBER并没有通过其认为领先的技术创新能力让运营成本足够低,通过边际成本递减到一个平衡点而实现规模化扩张和盈利。

  在6月22日,华尔街日报也撰文提到,“UBER可能会沦为一家出租车公司,而不是科技巨头。不同于像谷歌、Facebook、苹果和亚马逊这样的科技巨头,UBER并没能在其所在的市场筑起护城河。”

  当下,资方看到UBER在卡兰尼克的领导下,投资回报极大的缩水,即便加速IPO ,UBER实现高市值上市也几乎无望。

  对卡兰尼克表示不满的投资人们,着急让还在休假的他匆匆下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当然,卡兰尼克并不孤单,为了缓冲与资方的冲突,在其辞任CEO之前,前 CTO、COO、CFO等人知难而退,先后也离职而去。

  资本天性嗜血与逐利,卡兰尼克的退出代表了投资人们迫切的业绩需求。受700亿美金的估值所累,UBER的股东们显然是不会同意其低于市场估值走向IPO,或者低价找到接盘侠。然而要想超过 700亿美金的市值上市,现在看来UBER的机会不多了。

  媒体爆出的一系列关于UBER与卡兰尼克的负面,直接成为了UBER走向IPO的羁绊。干掉CEO,让UBER不贬值变得更值钱,是当下资方们拯救其估值的选择之一。股东们也只好另寻高人,促使UBER实现2.0转型,找到下一步突破方向。大象转身,何谈容易。按照目前UBER现状,很难实现“去卡兰尼克化”。

  那么,被自己创办的公司炒鱿鱼,卡兰尼克甘心吗?还会回来吗?

  今天上午(6月23日),大洋彼岸媒体Axios传来消息称,1000余名UBER现职员工向董事会发出联名信,要求前CEO卡兰尼克重回UBER。请愿的1000余名职员接近UBER总人数的10%。

  UBER的投资方们现在正焦头烂额,积极寻觅那个可以拯救UBER的“真命天子”。或许新CEO不久后就会到任,到任后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收拾卡兰尼克和股东纷争后留下的烂摊子。

  在1985年时,苹果公司的创始人乔布斯被公司董事会开除。后来据称原因是,1985年在乔布斯的主导下,苹果公司推出的Macintosh Office办公套装成了一个失败的作品,销售量惨淡。最后到1997年时,乔布斯荣耀回归出任CEO,扭转局面,使得苹果走向巅峰。

  然而,卡兰尼克会和乔布斯一样么?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09月22日
      冰狐互娱
      冰狐互娱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蜻蜓FM
      蜻蜓FM
      E轮 10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番茄便利
      番茄便利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国泰慧众
      国泰慧众
      A轮 23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