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创业公司难逃硅谷五大巨头掌心?

2017-10-22 09:07· 网易科技  乐邦 
   
科技行业如今俨然成了巨头们的地盘。10年或者20年前,我们将创业公司视作未来的奇迹,但现在,势头几乎完全转向了那些巨头。

  10月19日消息,《纽约时报》知名科技专栏作家法哈德·曼约奥(Farhad Manjoo)撰文称,在硅谷,小公司过往能够将大公司拉下马来,但如今情况不一样了。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很难逃得出令人畏惧的五大科技公司(亚马逊、苹果、谷歌、Facebook和微软)的掌心。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科技巨头们太过庞大了。那又怎样?不是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吗?

  硅谷的人会第一个跑来告诉你,公司的体量在这里并不重要。每有一个行动笨拙迟缓的歌利亚,就总有一两个更加聪明、更加敏捷的大卫在某个传说中的车库里创业,准备在那些巨人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弑杀掉它们。

  所以,如果你对令人畏惧的五大企业(Frightful Five,亚马逊、苹果、谷歌、Facebook和微软)的权势忧心忡忡,想想曾经盛极一时的IBM、惠普或者垄断时期的微软是怎么跌落凡间的。它们都是“创造性破坏”和“创新者困境”的牺牲者。那两个理论支撑着硅谷对于自己作为开创性的新贵的温床的愿景,在那片地方,让你强大起来的东西恰恰也会让你变得不堪一击。

  创业公司成功概率明显下降

  然而,这一次也许不一样了。

  科技行业如今俨然成了巨头们的地盘。10年或者20年前,我们将创业公司视作未来的奇迹,但现在,势头几乎完全转向了那些巨头。除了它们已经拥有的众多平台以外,五大巨头中一个或以上的成员也已经走在了主导人工智能、语音助手、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机器人、家居自动化以及任何其它将会统治未来的前沿技术的路上。

  创业公司仍然能够拿到融资,仍然在取得突破。但它们的成功概率已经变得前所未有地低(跻身10亿美元估值“独角兽”行列的创业公司不到1%),近年来它们一鸣惊人(尤其是将巨头阻隔在自己的业务领域以外)的概率也明显下降。

  最出类拔萃的那些创业公司总是会被巨头们吞并(比如先后被Facebook收入囊中的Instagram和WhatsApp)。那些逃脱被收购命运的创业公司也面临着残忍甚至不公平的竞争(它们的创新遭到抄袭,它们的项目遭到起诉)。即便那些创业公司取得成功,五大巨头的地位也依然稳如泰山。

  由于今时今日的巨头比起往西的科技巨兽要更加敏捷,对于行业新贵带来的竞争威胁也更加警觉,它们聪明地打造了一个即便自己没能最先想到那些最好的点子,也能够反哺自己的生态系统。五大巨头运营服务器云、应用商店、广告网络以及风投公司,体量小的公司要生存下来就必须要给为它们支付很大一笔费用。对于五大巨头来说,科技创业经济已经成了“我拿掉大头,剩下的归你”的游戏——它们很喜欢创业公司,但这种喜欢跟鲸鱼喜欢小海豹别无二致。

  也许,没有比“阅后即焚”通讯应用Snapchat开发商Snap更能反映这种局面的案例了。虽然它贵为最具创新性的消费级互联网公司之一——Snap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社交网络范式,且最早提出摄像头是人类通讯的未来——但它遭到了巨头们的连续猛击。

  在数年前没能将Snap收归门下以后,Facebook一而再再而三地抄袭它的主要创新功能。今年,Facebook将Snapchat的Stories功能复制到了Instagram、WhatsApp和Facebook主应用上,似乎给Snap带来了致命性的打击。

  不过,Facebook并不是唯一一个试图吞噬Snap的巨兽。1月,Snap与谷歌签署了云托管协议,同意未来5年每年向谷歌支付4亿美元费用。要指出的是,Snap今年上半年广告收入才只有3.3亿美元左右。换句话说,它有一半以上的收入要落到谷歌之手。

  哦,对了,你知道Snap在互联网广告市场的最大竞争对手是谁吗?正是Facebook和谷歌。

  如何在巨头们的夹缝中生存

  当然,小公司不会将自己的市场份额拱手相让。乐观精神驱动着创业圈的发展,我最近几周采访的众多投资者和创业公司的高管都认为,投向创业公司的资本那么多,五大巨头不会占领一整个行业。

  他们说五大巨头旗下的平台降低了创业的成本和难度,并列举了几家过去几年间成功逃出五大巨头魔掌的成功创业公司:流媒体视频服务Netflix、打车服务巨头Uber和短租平台Airbnb。如果将范围扩大到不是家喻户晓的、专注企业市场的公司,那还可以列举出更多的成功创业公司,从Slack到Stripe,再到Square。

  “我想说,在很多方面科技创业还是没有发生变化。”纽约互联网与媒体公司IAC的CEO乔伊·莱文(Joey Levin)指出,“我涉足互联网行业足够久了,以往每次跟创业者会面,我们问的第一件事就是,‘微软为什么会不涉足你的领域?’而6年后,我们问的是,‘谷歌为什么不做这个呢?’现在,则是问‘Facebook、谷歌、苹果或者亚马逊为什么不做这个?’”

  莱文的立场颇为有趣。你可能没听说过的是,他旗下的IAC在互联网领域已经与巨头们斗争了很长一段时间。该公司诞生于媒体大亨巴里·迪勒(Barry Diller)在1990年代的电视控股公司;过去二十年里,IAC打造了一连串寻求在巨头的封地以外占据一席之地的数字品牌,当中包括在线旅游网站Expedia、婚恋网站Match.com、约会应用Tinder、网络搜索服务Ask.com和视频分享服务Vimeo。

  这些公司有的成为了所在领域最大的品牌,有的则在与同时期的科技巨头的竞争中败北。不过,很多时候IAC都能够通过精明干练地绕过巨头谋利。有时候,它会与巨头们进行合作,有时候会跟它们针锋相对,它总是会在巨头们的夹缝中寻找商机,就像聪明的鸽子在野餐桌周围捡掉下的面包屑那样。

  IAC最新的赌注是Angi Homeservices。Angi Homeservices整合了两个针对家居维修和翻修的大品牌Angie’s List和HomeAdvisor,与五大巨头中的两家正面交锋——谷歌和亚马逊都提供服务来帮助你寻找上门安装家具的人员。

  该公司的CEO克里斯·特里尔(Chris Terrill)透露,Angi Homeservices有个专门的团队负责提供比巨头更加出色的服务。但他也指出,公司渴望与其中一家巨头建立合作——例如,联手其中一家语音助手平台——因为携手五大巨头中的一家有望让它更容易跻身大公司之类。

  “我们认为智能语音服务提供商会说,‘如果我想要不惜任何一切地赢下市场,我们会去找最好的合作伙伴’——我们便是他们最好的合作伙伴。”特里尔说。

  在某种程度上,IAC或许是未来互联网公司的一个模范。它显然有着宏大的目标,而不是去追逐市场第二。但它也内化了一种承认五大巨头或多或少是互联网行业绕不开的五座大山的工作态度。它没有押注巨头们的陨落;相反,它押注它们会持续取得成功。Angi要成为赢家,那五大巨头中的一位甚至更多成员也会是赢家。

  互联网还是充满机会的开放领域吗?

  IAC的高层认识到了数字平台过于依赖巨头的危险。“我认为机会仍然存在,但我的确担心部分体量最大的公司将会过度大包大揽,进而扼杀掉行业竞争。”特里尔说道。

  我也询问了另一位前IAC资深高管、Expedia前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看他是否认为互联网仍然是充满创新机会的开放领域,五大巨头是否使得它封闭起来了。

  “对于那个问题,我又喜又忧。”他表示,“我认为创新想法仍然能够存活和繁荣发展,但谷歌、Facebook等巨头掌握了多得多的大众消费者行为方面的信息,因此它们在鉴定这些行动快速的先发者上可能有着不公平的优势——它们也愿意出高价进行收购。”

  8月,科斯罗萨西被任命为Uber的CEO,在该公司他将要更加直接地应付那些巨头。虽然他的公司是当下最具价值的创业公司,但它的成功似乎还远不能确定。它自身的种种问题很多都是它自己酿成的,科斯罗萨西决心要将它们一一解决。

  但跟Snap一样,Uber也受制于五大巨头。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是该打车服务的投资者。但Alphabet旗下的无人驾驶汽车公司Waymo则与Uber存在竞争关系。除此之外,Waymo将Uber告上法庭,控告它窃取无人驾驶汽车方面的商业机密。

  在打车服务和无人驾驶汽车这两个领域,Uber在美国的未来仍不可知。但有一点似乎可以确定:不管Uber能否取得成功,谷歌的巨头地位最终都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