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曼红:铁饭碗说不定过两年就消失了 把握未来命脉要用全新的眼光

2017-11-07 23:31· 投资界   
   
我的学生、孩子要考大学,他问哪个专业好,我说一个都不行,因为你现在认为铁饭碗的职业一定过两年就消失了,所以一定要用全新的眼光对待科技创新。

  11月7-8日,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7西安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在陕西省西安市举行。美国、德国等国家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硬科技”领域代表和阿里巴巴、华为等中国科技企业领军人物将齐聚西安,共绘西安“硬科技”发展蓝图。

  中国科学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风险投资研究室主任、中关村天使投资研究会名誉会长刘曼红做出了题为《早期和天使投资:全球性的趋势》的主题演讲,以下为刘曼红发言实录。

刘曼红:铁饭碗说不定过两年就消失了 把握未来命脉要用全新的眼光

  谢谢大家。我今天讲的是天使投资的全球趋势,我用了一些早期的数据。

  首先我准备的是英文的PPT,但是我用中文来讲,这样可以照顾中英文的读者。首先我们看Forbes做了一个预测,2017年做了十个预测,说了很多方面,但比较重要的一条是不管中国的经济有多么低迷,中国仍然是全球投资的一个核心点。

  前一段时间有学者说中国的经济到了一个拐点,但是不管怎么样,中国的经济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坏消息是我们现在遇到了很多困局,好消息是其他经济体比我们还差。所以我们还是非常好的经济体,而且是投资的核心。但今后是不是就两个大的经济体的对峙,还不好说。

  我们调查了全球的天使投资,出了一本书,翻译成《资本与创业》,这本书的发布会也是元和资本赞助的。里面找了一些数据,其中包括世界银行2007年的报告,提出哪些国家和地区在跨国投资方面比较容易,就是我们国家的资本去到其他国家投资,哪些国家的障碍比较小。其中提了十个国家,在我们来看前面都是非常小的经济体,比较惊讶的是美国。美国虽然是比较大的经济体,但投资他们国家的相对障碍比较少。还要强调一点,中国的香港也在其中。

  对中国来说有一个很大的阻力,就是中国的语言障碍,因为在交流的时候,语言上会有一些不太合适的地方,所以中国比较吃亏。如果我们看世界经济论坛,哪个经济体相对更有竞争力?美国排在第三,德国,英国都是相对比较大的经济体。中国并没有在里面,但是这并不是中国现在竞争力就差,由于语言和文化的障碍,许多东西在交流中和翻译中就损失了。

  全球创新系数里,我列出了前面25名,中国在这里面排第22名。中国实际上存在着非常巨大的创新创业潜力,但是我们的确在原发性创新上很缺乏,这一点可能需要在座的同胞更加努力。排在前面那些都是小的经济体,第四名是美国,它在过去是第三名。但是你看美国在竞争力方面,还是相当强的。

  全球各个经济体在成本竞争力上丧失了多少?中国现在是降低了5—9%,当然这里面有很多因素,其中一个主要因素就是货币兑换率,因为人民币前一段走强,走强的那一段成本竞争力就要差一些。不得不承认中国现在劳动力的成本正在上升,材料资本正在上升,能源的资本正在上升,就是成本正在上升,所以从成本上来讲,中国的竞争力正在下降,当然下降得还不是特别大。

  最近谈到整个全球风险投资的状况,北美大约占66%,加拿大、美国,欧洲占21%,亚洲13%。但是这个占比在中国并不完全准确,因为中国把VC和PE混淆在一起,所以不好确定哪一个是VC,哪一个是PE,所以很多时候都归到PE这边。

  有一条大家恐怕心里都明白,就是每个项目的投资平均额,亚洲还是相对最高的。北美、欧洲的平均投资额是564万美金,美国是平均投资额是700多万,而整个亚洲的平均投资额是1365万。美国的风险投资是下降的,但是在2017年处于上升。硅谷风险投资下降了37%,当然不是都在下降,我们原来说的TMT,就是在上升。在健康领域和互联网领域的投资都有所下降。

  2016年第四季度全球投资是在下降,2017年有所上升。中国的数据表明,中国一直做得相当不错。全球早期投资、种子投资还有天使投资的数据也都表明这个趋向,2016年最后一个季度在下降,2017年开始又上升。

  关于投资的项目的数量,天使投资是最多的,因为天使投资投的每一笔都很小,所以同样的钱可以投到很多项目上去。天使投资虽然投的金额很小,项目很多。天使投资是投在濒死的时候、最需要资金的时候。天使投资是在创业创新最需要的时候来到,所以我老说天使投资是雪中送炭,不是锦上添花。

  对于公司来说,或者企业型风险投资,比重越来越大,在风险投资领域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2015年的时候有所居高,2016年有所降低,2017年又回去了。

  中国的天使投资无论是从投资的数额还是项目上,16年没有降低,反而有所增加。我现在说一下天使投资人最佳的10名,年龄都是相对比较低的,最佳天使投资人是一位女性。

  我们觉得有些事情在天使投资上还要强调一下,我只强调一个,影响力投资。影响力投资也是我最近和我的研究生的一个研究方向,我们投资不仅要趋利,而且要照顾社会利益,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经常说共享。投资时要看环境和社会的效益,越是处于发展期,越要在投资和公平上给予关注,中国是很大的经济力量。

  中国现在经济系数非常非常差,前一段财经大学中国政府公布的数据是43%,人家提出的是59%,所以中国的贫富差距非常大。在我看来,发展影响力投资,尤其社会企业的创新创业投资是非常重要的。我现在要提出,我们正在一个拐点,这个拐点上就是今后经济和科技的发展,我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迅雷不及掩耳。

  我的学生、孩子要考大学,他问哪个专业好,我说一个都不行,因为你现在认为铁饭碗的职业一定过两年就消失了。所以一定要用全新的眼光对待科技创新,科技创新是整个现代产业的规模颠覆,我们要走到天翻地覆的时代。

  谢谢大家。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