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来自印度的比尔盖茨接班人,要在2019将微软市值推向1万亿美元巅峰?

2018-02-04 11:42· 品途商业评论  张叶 
   
萨提亚·纳德拉,这位当年只身赴美、为爱曾放弃绿卡的印度青年,从一名IT技术员到如今市值超6000亿美元的跨国公司CEO,如何实现华丽蜕变?执掌微软帅印以来,如何把微软掰碎了重新塑造?

  2月4日,这将是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被任命为微软CEO整整四周年的日子。

  这四年,他让微软全面复兴,市值超过6000亿美元(截至2017年10月),仅次于苹果和谷歌,而上一次微软市值超过6000亿美元,还是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时候,距此已17年。这四年,他大刀阔斧、重塑微软文化,商业模式上压缩软件服务向云服务转型,重新构建了新产业生态,甚至开始加速布局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

  萨提亚·纳德拉,这位当年只身赴美、为爱曾放弃绿卡的印度青年,从一名IT技术员到如今市值超6000亿美元的跨国公司CEO,如何实现华丽蜕变?执掌微软帅印以来,如何把微软掰碎了重新塑造?

  为爱,从海德拉巴到雷蒙德

  萨提亚·纳德拉1967年出生于印度,他的父亲是一名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政府高级职员,母亲是一位梵文学者。读中学的时候,他们举家迁往了父亲工作的地方海德拉巴,随后纳德拉考上了麦里普大学攻读电气工程。1988年,在21岁生日时他移民美国,后来进入威斯康星·密尔沃基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硕士,此后加入科技公司Sun Microsystems。

  对于纳德拉来说,1992年是极具人生转折的一年。这一年,他与经人介绍认识的印度女孩安努喜结连理,也是这一年,他从Sun离职加入微软。

  在纳德拉《拥抱变革》(Hit Refresh)一书中他曾写道:“那是一段快乐的时光,但移民很快变成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复杂难题”。

  因为纳德拉在来美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以后,已经取得美国永久居留权。婚礼之后,他原本拉打算把妻子带到美国一起生活。然而,美国移民局拒绝了这一移民申请。他的妻子只能获得短期旅游签证,然后在签证过期后返回印度。而当时,纳德拉刚刚进入微软雷蒙德总部不久。

  后来,微软移民律师为他想出了一个巧妙但有很大风险的方法——放弃美国绿卡,重新申请H1B签证(持H1B签证的人员可以携带配偶赴美,无需等待),但H1B签证是临时的,须续签。在被移民局弄得焦头烂额之后,1994年6月,纳德拉终于走进德里美国驻印大使馆,向一脸错愕的使馆工作人员要求归还绿卡。

  “这是美国移民法有悖常理的地方。”纳德拉在书中写道,“但神奇的是,这样的做法确实有用。”

  纳德拉夫妻俩终于团圆。有趣的是,纳德拉这种“非常规”移民一事在微软总部传开,他总是听到有人说,“嘿,那个放弃绿卡的家伙来了”。而最近,纳德拉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H1B签证改革表示了支持。

  “意外”中接任CEO

  1992年,25岁的纳德拉加入微软,他的第一个岗位是担任Windows开发者关系部门活动经理。此后,还分别在微软商业解决方案部门(MBS)负责过Dynamics ERP业务,主导了Dynamics CRM以及Office小企业产品线的开发;并曾亲自带领主导Bing搜索引擎的开发。

  据他回忆,当时前任CEO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要在Windows和Office之外拓展微软新的竞争能力,想要做在线搜索和广告业务,即后来被重新发布命名的Bing。当时史蒂夫来找他负责Bing开发的时候说:“这也许是你在微软最后一份工作。如果失败了,没有‘降落伞’,你可能就直接‘撞地’了。”

  然而,纳德拉在未知情况下接下的Bing搜索开发任务对于微软之后开发公有云服务奠定了重要基础。

  在微软任职期间,纳德拉可谓一直低调。直到2014年2月4日,被正式任命为微软CEO时,他的大名才被世人知晓,甚至很多人对这一结果还颇为意外。因为微软当时有四个CEO候选人,而纳德拉是位居第四,包括福特CEO穆拉利、前思科高管托尼·贝茨以及业绩糟糕的前诺基亚CEO史蒂芬·埃洛普都比他的呼声高。

  在纳德拉的书中,他回忆到,2014 年1月24日,时任首席独立董事、首席执行官遴选负责人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给他发了一封邮件,要找时间跟他谈一谈。“我以为他会为我提供一些关于董事会决策进展之类的信息。但他告诉我,我将成为微软新的首席执行官。我用了好几分钟消化这个信息。我说我很荣幸,愧不敢当,兴奋。虽然语无伦次,但这恰恰是我当时最真实的感受。”

  事实上,纳德拉是在微软一片内忧外患的狼藉局势之下接任的。

  从外围来看,2008年经历股价大衰退之后,微软一直处在迷茫之中,先后错失了互联网搜索、移动、社交等机会,而苹果、Facebook等公司却在加紧“改变世界”,亚马逊也在快速抢夺云市场。而微软内部,多年累积的管理弊病逐渐凸显。此前,在严苛甚至畸形的绩效管理系统下,微软内部充斥着激烈竞争,同事之间勾心斗角,员工无时无刻不想着赢得队友,避免吊车尾。

  为了推动微软高管层(心态)转型,公司每年都会组织的150名最高管年会也在纳德拉接任CEO后开始发生变化。除了一些并不是高管的同事以及被微软收购公司的创始人出席之外,纳德拉甚至还会邀请客户参与,让微软高管们直接聆听客户声音。

  截至2017年9月,在短短三年半的任职期间,纳德拉就让微软市值飙升了2500亿美元,而能够取得这种骄人业绩的CEO数量也只有贝索斯、库克、扎克伯格等寥寥数人。

  火力全开:四年转型,重振微软

  在接掌微软之后,纳德拉最为看重的就是企业转型。

  比尔盖茨在为纳德拉新书《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中作序时,写到: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已经改变先前完全以Windows为中心的策略。他赋予了公司大胆的新使命,不断与客户、研究人员和高管沟通交流;而更至关重要的是,他在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等关键技术上加大投入,这将会打造一个全新的微软。 

  手段一:重拳出击云服务

  上任伊始,纳德拉就将发展云服务定为公司的核心目标,不惜血本投资Azure云计算,将其打造成能与AWS相抗衡的竞争者。要知道,2008年前后,在全球经济危机还没有开始之前,微软股票就开始下滑,而同是在2008年,Amazon已经有超18万名开发者在Amazon云上开发应用与服务,那时微软甚至还没有自己的可商用云服务。可见,纳德拉这一决定也给微软改革带来了怎样的紧迫感。

  在人员配置方面,纳德拉不断找来技术高手以及业务高手,其先后找来世界知名数据库专家Raghu Ramakrishnan等人加入Azure团队,从Office团队调派专家负责制定新的业务拓展计划以及基于云使用量计费的商业模式。

  在业务上,一方面,他停止了Windows Phone,收购领英LinkedIn、斥资25亿美元收购瑞典游戏《我的世界》,迫使微软从过去极度依赖软件授权业务,开始加速向基于云计算的业务转型;另一方面,他放低姿态,联合苹果、谷歌等昔日对手,开发新技术,与安卓、iOS合作,实现Office等产品跨平台流动,并将其搬上云端,将人工智能融入全线产品。整个业务构架中,微软逐渐形成以云技术为中心向全产品线辐射的产业生态。截至2017年9月,微软的企业级云业务年收入已超过200亿美元。

  当然,对于今天微软云的市场地位前任CEO史蒂夫也有重要贡献。在2010年时,史蒂夫也曾对外宣称微软要All In Cloud,尤其是Office软件要首先转型到云端(今天微软能达到6000亿美元市值,与Office的SaaS化有很大关系),当时微软还投入了87亿美元在研发上面。不过,其中大部分与云技术相关,微软那时还缺乏一个比较清晰的云产业愿景。

  而与重力打造云生态相配合、打组合拳的还有另一手段——人员重组。

  上任5个月后,纳德拉实施了微软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计划,宣布裁员1.8万人,其中有大约1.25万人是前诺基亚员工,换句话说,鲍尔默时代收购的诺基亚并过来的人有一半都被“赶走”。也有媒体称,纳德拉这一近乎悲壮的裁员方式似乎是在修正鲍尔默收购诺基亚的战略错误,而他也确实曾对媒体证实,最初其实是反对微软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提议的。

  与此同时,在过去4年,微软基本每年都会进行裁员,且涉及公司每一项业务,这也似乎在成为微软惯例。对于外界,纳德拉一直坚称,微软不断重组的另一个因素是消费者的预期在不断变化,随着云产品需求的不断上升,公司需要一个更大规模的销售团队来帮助销售这些产品。

  手段二:未来科技——混合现实、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

  纳德拉时代,Windows已不再是核心位置,微软7成以上的利润来源于云计算和Office业务。在纳德拉的变革之路上,伴随云生态的构建完成,人工智能成为微软公司的未来,而除此之外,还将包括混合现实和量子计算的战略布局。

  2016年9月,微软组建新的“微软人工智能与研究事业部”,致力于推动微软人工智能的技术研究和应用推广,而这这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之一,是日益渗入到微软产品中的人工智能也正在被高度重视。

  比如,Office软件中微软加入了许多深层的AI功能。在使用PowerPoint时,用户只要输入一个单词,幕后就能呈现Bing关于这个单词的搜索结果;而对于大家熟知的智能助理Cortana,目前拥有1.33亿活跃用户,收到的指令和问题数据已超过120亿条,而微软对它的投入从未减少。至于 HoloLens也应用了如已集成的手势操作等很多识别技术。

  纳德拉说:“我的整个成年生活都是在微软度过的,这是我成长的地方。我本人就是鲍尔默和盖茨管理下的微软产物,我为这一点感到自豪。尽管成为CEO后我做了一些创新,这并不是我故意要标新立异——我只是想按照自己的构想去领导微软。”

  在纳德拉主政下,2014年至2015年间微软的股价整体涨幅为17%,2015年内微软股价涨幅达到了21%。到2017年10月,微软市值突破6000亿美元大关;而就今年1月,微软股价出现新的历史高度90.79美元,这推动其市值达到了7004.1亿美元。另据美国投行Canacord Genuity Group上周发表的一份关于微软的研究报告称,微软这家IT巨头最早将在2019年达到1万亿美元市值。

  纳德拉时代,错过了搜索、移动互联、社交媒体等重要机会的微软,不会再错过云和人工智能时代。微软已经成为一个新的微软。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